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刺杀之夜已降临【三更】
    秦浩轩按住一脸菜色的纪傲姗,看了看她,道:“算了算了,第二剑你也别学了,只要你能把第一剑学好,就谢天谢地了。”

    纪傲姗揉着自己脑袋,她有心在这个魔修面前争口气,可是真的没有那个资质,第二剑一挥出,自己的脑子里就像骤然下起剑雨,一剑剑直刺的她要疼死过去,别说学习了,连剑招都记不下来。

    “好了,你休息休息,就开始练习第一剑吧。”秦浩轩拍了拍纪傲姗,自己一个人坐到了蒲团上,觉得是真累,比自己学整套的本心坚决都要累。

    怎么她就笨到了这种地步?那橙色仙种难道是假的吗?

    纪傲姗耷拉着脑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手托腮,满脸沮丧。

    那么厉害的剑法……纪傲姗哭丧着想,我怎么就学不会啊,怎么就学不会!

    如果能够学会的话……

    纪傲姗眼睛一亮,但很快的又暗淡了下去,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学不会,或者说仙树境的自己,完全没有学会的可能。

    想起在教派里的时候,听到周围人夸赞的话,就会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以前的自己还不自知的想过,如果教派能够给予我足够高深的道法,一定能够取得比现在更高的修为,甚至以为自己能够冲击道果境,仙婴境,一定不会比一身传奇的秦浩轩差。

    一想到当时目中无人的自己,现在的纪傲姗就满脸羞愧。

    原来并不是教派内不给自己高深的功法,而是自己根本没有比配高深功法的资质。

    就算是冲击到了今天的修为,与之相对应的感悟都没有,也不过是中看不中用……

    “是我根基太差,又不自知。”纪傲姗喃喃的说道,“如果不是遇到这个魔修,一生都那样平和的环境中修炼,我的仙道,也就止步于此了。”

    独自反思了一会,纪傲姗侧头看盘膝打坐不动如山的秦浩轩,眸中带着浓浓的佩服。

    反应过来后,纪傲姗自己都觉得好笑,自己竟然会仰视一个二十片叶子的仙叶境魔修,这是以前做梦都不会想到的事情。

    休息了一会,觉得全身力气已经回来了,纪傲姗拿着剑起身,开始如小孩学习走路般艰难的练习那一剑。

    闭目中的秦浩轩睁开眼睛,看了看在帐篷中比划剑招的纪傲姗,才看了一眼他就闭上了眼睛。

    太笨了!

    怎么能有人那么笨?

    秦浩轩开始怀疑这个女人能不能在敌人动手前学好这一剑。

    不只是秦浩轩怀疑,练了一夜,连剑招都还没弄熟络的纪傲姗也有点不确定了,因为对她而言,这一剑真的太难了。

    “走吧,还有时间,接着练。”秦浩轩看了纪傲姗一眼,招呼她上路。

    纪傲姗垂头丧气的跟上:“如果我保护不好你怎么办啊?”

    “那你肯定比我先死。”

    纪傲姗:“……我一定会努力的。”

    “哦。”秦浩轩随口应着。

    烈冥阁距离天延教上万里,中间隔着绵延的山脉,即便是他们御剑飞行,也得走半月的时间,毕竟霍刀带着的还有仙叶境弟子,速度并不是很快。

    于是纪傲姗就过起了白天赶路晚上练剑的一重不变的生活。

    同样一重不变的还有她对本心剑诀第一剑的掌握程度。

    如果蚂蚁大小的进步也能够算是进步的话,秦浩轩会说这个女人剑法进步了。

    在第六天的夜里,纪傲姗心浮气躁的把剑一扔,带着哭腔的问秦浩轩:“我是不是真的很蠢。”

    秦浩轩非常诚实的回答:“是啊。”

    纪傲姗一下子哭了出来。

    秦浩轩叹了口气,在纪傲姗抽泣的哭声里,皱了皱眉,他心里非常罕见的出现了一丝焦虑与对危机的紧迫感。

    随着出门时间的流逝,秦浩轩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江文雄眉眼间的得意越来越浓,看向自己的目光也越来越露骨,他甚至已经不再虚伪的维持着刚出门之时的友好。

    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有底气?

    这是秦浩轩百思不得其解并且为之焦虑的原因。

    他不知道江文雄的杀招是什么,他只知道江文雄不是一般的自信能够除掉自己。

    “行了别哭了。”正在思索的秦浩轩被纪傲姗呜呜呜的哭声搅得更加心烦意乱,他冷声道,“三岁小儿都能够学会的东西,你这个无上大教出来的有色仙种,学了五天都参透不了,什么脸在这哭。”

    本心剑诀秦浩轩当初只看了几眼就会了,实在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蠢到了什么地步,学了五天了,竟然连剑招都没学好!

    一听这话,纪傲姗眼中泪流的更凶了,却不再敢发出声,握着剑的手紧紧的攥起,手背上青筋都露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晚上秦浩轩的话对纪傲姗刺激太大还是怎么地,蠢笨如猪的纪傲姗竟然开窍了。

    等到了第十天的时候,纪傲姗一剑挥出,已经能够有本心剑诀第一式威力的三四成。

    当挥出那一剑的时候,纪傲姗自己都没想到竟然成功了,她还呆愣了很久。

    秦浩轩服气的看着双眼发亮的纪傲姗,不想毒蛇,但是又实在是忍不住的说道:“我真的是从未见到,从未见到如你这般的……”

    最后的话,秦浩轩也懒得说了,叹了一声,就准备与众人一同启程。

    本来因为练成了还蛮高兴的纪傲姗,也一下子被打落低谷,耷拉着脑袋跟在他后面。

    这一次在赶路的时候,秦浩轩那种危机感越来越重,几乎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候。

    而且,他好像真的感觉到了有一双不知道藏在何处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秦浩轩相信自己的直觉,像刚刚那一瞬的感觉,他只在很少的生死危急关头体验过。

    一扎好帐篷,纪傲姗自觉的进入开始练剑,秦浩轩走进去,没好气的说:“今天敌人就要来了姑奶奶你就别练了,就你那点水平,多一天少一天也没差了,还是留点力气保护我吧。”

    纪傲姗听了这话,立刻有点紧张抱住剑:“啊?今天敌人就要来了?!”

    秦浩轩看着她这么一副呆样子,头疼的揉了揉头,实在不敢相信这丫头能保护得了自己。

    在扎起帐篷的时候,秦浩轩已经在帐篷外面设下了防御阵法,为了以防万一,他又在帐篷内设置了一个阵中阵。

    “这能够困住那些敌人吗?”纪傲姗好奇的问。

    秦浩轩拍了拍手:“你傻啊,当然不能,只希望能够拖住杀手一段时间。”

    “到底谁要杀你啊……”纪傲姗问题不断。

    秦浩轩翻了个白眼:“我如果知道还用得着这么提心吊胆?”

    “那你怎么知道他们今天就来啊?”纪傲姗继续问。

    秦浩轩服了:“我又不像你一样的蠢,当然知道,从那个家伙的表情中就能推断出来啊!”

    “今天一定会有杀手啊?”纪傲姗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帐篷,有些担心的问。

    “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纪傲姗想了想:“那你现在就这么紧张……”

    秦浩轩来到纪傲姗的身前,扶着她的双肩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别在这里展示你的蠢了好吗?你难道想说我应该赌明天他们才来,然后今天晚上咱们俩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人给杀了是吗?你实话告诉我行不行,你其实是那些杀手派来折磨我的卧底吧?”

    纪傲姗抿紧了唇,一个字也不说了。

    秦浩轩放开纪傲姗,重新检查帐篷:“而且这一路上每一次启程前,我都会在自己住过的地方设下一个小小的隐蔽阵法,当阵法被毁,我是能够感觉到的。。”

    “那个毁去我阵法的人,手法非常特殊我活了这么多年,都没遇见过,这让我不安。”

    布置好一切后,秦浩轩心里的焦躁感并没有消失,他侧头看了看坐在蒲团上,双手撑着飞剑正一副神游状态的纪傲姗,叹了一口气:“指望你真的太不靠谱了,太不靠谱了……”

    说着,秦浩轩就朝帐篷门口走去,纪傲姗一愣:“你干嘛去啊?”

    “你在这呆着。”秦浩轩留下这句话就出了门。

    秦浩轩去了霍刀的帐篷。

    霍刀盘膝坐在蒲团上,看到秦浩轩来也没有意外,只是淡淡的看他一眼:“有事?”

    秦浩轩看着霍刀,长枪直入的说道:“师父,我今晚应该会被刺杀。”

    霍刀挑了挑眉,眸中带着几分惊讶:“你确定?”

    按照霍刀的推算,自己这个弟子的劫难也是在这几天,只不过没有精确到哪一天而已,没想到他自己倒是算出来了,有点意思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