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夺剑回山出升天【二更】
    宋浩闵捂着脑袋躲到了秦浩轩那里,嘴巴还不闲着:“那上一次仙魔大战是为什么发生的啊?”

    赤魔伸手指了指他,然后道:“上一次的仙魔大战引发的原因,更离谱,就因为魔修跟道修掌管的两个国家发生了点摩擦,然后战况逐渐升级,先是国家打,后来他们的守护教派参与,最后直接发展成了仙魔大战。”

    弟子们发出嘘声。

    赤魔叹了口气:“行了臭小子们,咱们回去吧,掌教的担忧是正确的,这些年魔修道修们都憋着一口气想整治对方,这一次这么好的借口,他们应该不会放弃的。”

    仙魔大战?不会吧……秦浩轩完全没想到自己被人打了一顿,竟然能发展到这个地步,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走走走,回教派喽!”

    眼看着这些人都架起飞剑往天延教飞去,秦浩轩眨了眨眼,自己应该能脱离这些人了吧?

    “走啊大壮,你愣什么?”身子被人从后面猛地一推,秦浩轩踉跄的往前走了一步,转头看向罪魁祸首。

    宋浩闵原本正得意的看着自己的飞剑,那并不是宝剑,只是在普通的飞剑上刻画了无数防御攻击的符文,却也明显比周围弟子的飞剑高级很多。

    但是被秦浩轩一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些发毛,这一抹害怕才刚刚露头,就瞬间被他强大的自负心态转化成了怒火,同时手一挥,一道灵法腾然而出,在秦浩轩的右臂上再次留下一道痕迹。

    “看什么看?一个奴隶敢这么看他的主人,你不想活了?”宋浩闵眉眼带出一股戾气,恶狠狠的说道。

    “我也去?”秦浩轩将那口恶气压在心里,声音低沉的说道。

    宋浩闵嗤笑一声,抬起下巴:“你是我的奴仆,当然得跟着我,放心吧,你是走了大运的,本来注定是一辈子的凡人,但现在有了我,等回到教派后,你也是能够沾我的光修炼,多活个几十年没问题。”

    “不过。”宋浩闵突然压低了声音,凑了过来,“你给我老老实实的,但凡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轨之心,看我不将你剥皮拆骨。”

    秦浩轩暗暗咬了咬牙,真不知道自己该作何表示。

    眼睛看了看远处已经开始往教派飞的弟子,秦浩轩盘算着自己这时候如果跑,生存的几率能有多大。

    各种想法在脑子里转了一圈,然后他发现,根本没有生存的可能,现在的自己仙种破碎,灵气全无,身上还带着大大小小的伤,比凡人也强不了多少,眼前这个小恶魔一出手,自己就死定了。

    为今之计,只有先保住性命,其他事情,只能徐徐图之。

    “高兴坏了吧?”宋浩闵单手一挑,手中的剑就低低的落在空中,他跳了上去,然后施舍的对秦浩轩道,“上来吧,只要你回去后把我伺候好了,做事麻利点,我不会亏待你的。”

    秦浩轩无语的看着宋浩闵。

    宋浩闵抬着下巴看他。

    过了一会,宋浩闵不耐烦了:“你发什么愣呢?不会脑子有问题吧。”

    秦浩轩看着他让出一部分的剑身,突然醒悟了过来,实在觉得好笑,于是就笑了出来,结果惹得宋浩闵大怒,骂道:“你特么不会真是个傻子吧?那我可亏大了啊!”

    “宋师兄,走啊!”

    已经开始腾空的门派弟子对宋浩闵喊。

    赤魔长老也看了过来。

    生怕再被赤魔长老打,宋浩闵没好气的说:“还不赶紧的上来,是个傻子我也认了。谁让我都给你打下烙印了。”

    秦浩轩无奈,为了不让自己死在这,只能上了飞剑。

    不得不说,与同门派其他的弟子比起来,宋浩闵对于飞剑的掌控力,还是非常出色的,最起码,没像其中一个弟子一样,从飞剑上掉了下去,也没像其他人一样行驶的歪歪扭扭,一路平安的回到了天延教。

    作为一个万载大家,天延教的确非常出色,门内弟子很多,更有十数座拥有顶级灵脉的高山,据说他们只差一个天劫,就能够进入无上大教的行列了。

    秦浩轩就像个初入城的乡巴佬,左看看右看看,还时不时的点头赞叹,看着旁边的宋浩闵都觉得自己被仆人丢了面子。

    “你乱看什么?”宋浩闵一脚朝秦浩轩踹了过去,语气很不好的说,“别给你主人我丢人行不行?小心我把你剥皮削骨!”

    秦浩轩利用古武将那股力道卸了,同时身子一歪,踉跄的走向另一边,做出被踹翻的样子。

    “哎,师兄别生气,他毕竟是凡人啊。”

    “对啊师兄,实在气不过交给我,我给你收拾了,保证他连一块好肉都没了!”

    宋浩闵斜眼看着重新走过来的秦浩轩:“大壮,听到了吗?机灵点,再惹我生气,你就完了,会死的很惨的!”

    秦浩轩暗暗的将心中那股恶气给吞了,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他看着瞬间得意的宋浩闵,眯了眯眼睛,臭小子,等我恢复过来的那一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宋浩闵看也不看秦浩轩转头就走了,后面那些想要追随他的小弟跟了上去,却被不耐烦的宋浩闵冷着脸吓走了。

    跟着这些人进了他们各自的院子,秦浩轩发现,这个教派中人形的奴仆竟然不少,而且有很多都是被俘虏的道修,被刻上了不能反抗的烙印,魔修也有,凡人基本没有,所有的仆人都像是哑巴,安静的厉害,一个字也不说,而且秦浩轩发现,他们很多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伤。

    被安排进一间杂货房,宋浩闵恶狠狠的说:“老实呆着,都学学其他的仆人是怎么干活的,学不好,杀了你。”

    留下狠话,宋浩闵就走了。

    秦浩轩终于能把自己攒了一路的白眼翻了出来。

    真是嚣张跋扈的臭小子啊!

    从杂货房出来,秦浩轩出神的看着来来往往做事情的仆人,发现他们也不是看守炼丹的房子,或者打扫卫生,或者采集灵草灵药灵田,干的完全是太初教小金带领猴子们做的那一切啊。

    “唉,还是得早点脱身才好。”秦浩轩幽幽的看了看天,想着半路上被那臭小子抢走的龙鳞剑就一阵头疼。

    自己所有东西都在龙鳞剑中,除了资源财务,更重要的是刑也在那里面,幸运的是,龙鳞剑虽然被打废了,但是那几滴龙血跟龙鳞还没有完全失效,与自己的联系也在,除非自己出手或者有道宫境的人出手,根本打不开。

    而且那小子试了无数方法,根本打不开龙鳞剑上的法阵,于是就将龙鳞剑当成了一个废弃的法宝,只收着好玩,根本想不到里面还有一片惊人的空间。

    “要先把龙鳞剑夺回来,然后悄无声息的逃出去,而且不能暴露自己身份,否则,就真可能被大卸八块了。”

    宋浩闵直到半夜才回来,修炼了一天甚至都忘了自己还有个仆人,直到第二天早上,看到别人遣使仆人干活才想起来被自己关在杂物房的大壮。

    于是,才清闲了一夜的秦浩轩,开始他的奴仆生涯。

    每天一睁眼,就得被指使的团团转,能够修炼的时间少的可怜,更可气的是,从第二天开始,秦浩轩就被赶去了奴仆居住的大杂院。

    那是一间非常简陋的房子,整个房屋是用稀疏的木头构架而成,外面覆上一层草皮,门大开着,甚至能够看到里面的大通铺,上面满满当当的挤了二三十人,还没进去,仿佛就已经感受到了里面不好闻的气味。

    见到这个房子的时候,秦浩轩脸色微变,然后对身边的宋浩闵道:“我可以住杂物房的。”

    宋浩闵斜眼看他:“不行,我师弟说了,奴仆都应该住在这。”

    秦浩轩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我还以为凡事你说了算呢,让我住哪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吗?怎么还听别人的?”

    碰!

    宋浩闵没有丝毫预兆的又朝秦浩轩踢了一脚,同时面上的表情也瞬间冷了下来:“在主人面前,有奴仆说话的份吗。”

    秦浩轩顿时什么话也不说了,弱肉强食的世界,计谋在实力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他只有快速的恢复修为,才能把眼前的这家伙给收拾了。

    面无表情的冲宋浩闵点了点头,秦浩轩朝那房子走了过去。

    里面的情形就如自己想象的一样,甚至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光纤不是很好,但是能够看出来床铺上的位置已经被占得满满的,而且秦浩轩一进去,就感觉到了来自床铺中那些人带着考量的眼神。

    秦浩轩走到门口,顿了顿,他看着里面的一群人,有一种恍惚此刻的自己仿佛与当初初入太初的弟子重叠了。

    同样的一间简陋房子,同样的抢床位,同样的彼此敌视。

    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了徐羽,而自己,也不再是那个对未来一切都不确定的少年。

    “新来的?”一个有些尖的声音从房子里面传来,“磨蹭什么?挡着咱们三哥的光了知道吗?”

    秦浩轩在心中叹了口气,然后一脚踏了进去。

    这间木草屋里的气味竟然比自己想象的要好,秦浩轩意外的挑了挑眉,看向了屋子里的人。

    正面面对屋门的一伙人正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粗略扫过去,他们或坐或站,大约有十多个人,站在人前的那人,身材干瘦,脸上神色却意外的凶狠:“臭小子你乱看什么?不想要那双眼了是吗?”

    秦浩轩淡淡的瞥了那人一眼,见他不过是一介凡人,虽然面上表情凶狠,但是眼睛却总是往后飘。

    顺着那道视线看了过去,秦浩轩见到一个赤膊的汉子,正半躺在通铺上,鼓囊囊的肌肉夸张的立在他的身上。

    “三哥,你说,这小子咱们怎么处置!”一开始用尖尖的声音咋呼的小个子昂着脖子问。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