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真仙落地化凡胎【九更】
    正文

    普光阁的剩余的弟子,修为低直接昏死了过去,几个还能撑得住的老祖相互扶持的来到达明老祖身边,头深深垂着,不敢表露出一丝不敬。≦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

    有人探头朝那一片深渊看了眼,心有余悸。

    在九座道宫的强者出手之前,这里是连绵的山脉与茂密的森林,而现在,全部变成了深渊。

    强者残留下的力量还在深渊激荡,森寒阴煞之气从地下涌出。

    太可怕了,这是九座道宫的威势,天地人皆可灭!

    “敢问老祖,那个小畜生……”普光阁长老怯懦的问道。

    达明老祖面再无一丝表情,浓重的阴影将他彻底笼罩,他微微散发出神识,粗略的将整个深渊一扫,转身离开,只留下了四个字:“魂飞魄散。”

    普光阁的老祖听了这个消息,彼此看了一眼,也不敢答话,只能恭敬的将达明老祖送走。

    他们静默的站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有人眨了眨眼,呼出了一口气。

    “刚刚我有一种要被斩杀的感觉。”有长老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道。

    “唉,这场战斗太惨烈了,副掌教他……”

    “最起码秦浩轩也死了,我们把这个消息报阁主,然后给副掌教大葬吧。”

    普光阁这次触动了六个道宫境老祖以及一个副掌教,战到最后,秦浩轩的确死了,可是他们这边的人,只剩下三个,如此惨烈的付出,即便最后结果如他们所愿,也有点笑不出来。

    “走啊,你在做什么?”两个老祖已经要返回,转头却看到宿逢老祖立在原地。

    良久,等那两人都有些不耐烦了,宿逢才露出一个放心的表情,跟了去。

    “你刚刚在做什么?”

    “我在用神识查探一番这里,生怕秦浩轩还有生还的可能。”

    “结果呢?”

    “虽然有达明老祖残留力量的干扰,但是我能确定秦浩轩是死了。”

    “真是多此一举,达明老祖怎么可能出错,他可是九座道宫,半只脚都踏仙王的宝座了……”

    “不好,我们快走!”突然其一人对其他人大喝一声。

    ……

    普光阁的人刚刚离去,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天边刹那而至。

    自在魔主看着脚下一片狼藉的土地,怒气一点点充满他的双眼,他望向普光阁所在的方位,全身杀意弥漫,随手一挥,无数高山倒塌,狂风乱卷!

    随即,自在魔主转身离开。

    黑夜白天轮番转换,这一片地方只余狂吼的呼声。

    在这片深渊的最外面,一道格外深的阴影,小影尸王表情严肃,全身僵直的靠在影子里,而在他竭力遮掩的身后,昏迷的秦浩轩浑身血污,面色惨白,呼吸弱不可闻。

    在影子里待了很久,小影尸王感受着秦浩轩身越来越虚弱的气息,有些着急的推了推他,却丝毫不见反应,他想了想,从自己口袋里掏出灵石放到了秦浩轩的嘴边:“吃,吃。”

    可昏迷的秦浩轩根本给不出反应。

    影尸王有些忧虑的看看秦浩轩,然后又望了望外面的天,皱眉思考了很久,自己又钻进了被打成废铁一般的龙鳞剑,从里面找出了曾经剩下的一些泉水,然后兴冲冲抱着泉水跑出来,倒进了秦浩轩的嘴里。

    感受到嘴边的清凉,秦浩轩终于给出了一些反应,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唇角,眼睛艰难的动了动,全身像是被碾压一般的疼痛,刺激的他眉头微皱。

    小影尸王看着重新昏睡过去的秦浩轩,面忧虑更浓。

    夜,渐渐的深了,小影尸王从巨石的影子里探出脑袋,仔细侦查了一番,确定没人之后,他才费力的将秦浩轩也拖了出来,朝远处的一条小河旁走了过去。

    努力的将秦浩轩扔到了河里之后,小影尸王站在岸边看着,手里拽着秦浩轩破碎的衣袍,一旦发现他要彻底的掉进河里了,将他往拽拽。

    这样折腾一晚,小影尸王昏昏欲睡,越过高山日光又让他觉得不舒服,于是把手里破碎的衣服栓到了一旁的树,自己躲进了一旁废铁般的龙鳞剑。

    秦浩轩费力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到全身都浸泡在河水,稍微一动,全身各处传来揪心的疼痛。

    他皱了皱眉,强撑着剧痛从河水里坐了起来,满头汗水的靠在河岸,秦浩轩仔细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断裂的骨头在这几天里自己长好了,他苦笑了一声,随后想要聚起灵气查探灵根受损情况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仙宫被碎,一身修为尽毁,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坏的情况,却没想到,身体的实际情况更加糟糕。

    努力的想要聚集天地灵气,可是这些灵气好像滑过指尖的风,根本无法聚拢到身体之!

    秦浩轩闭眼睛,开始细细查探自己的身体。

    丹田之内,一股灰败的气息流淌,原本生机勃勃的仙种,正在一点点的枯萎下去,在它的正间,一道裂缝赫然在,秦浩轩聚起的灵气聚拢过来,没入仙种,却又从仙种身的裂痕散逸而出。

    “不会这么倒霉吧。”秦浩轩苦笑着抬起头,天明晃晃的太阳晒得人眼花脑晕,他全身浸泡在河水,竟然察觉到了冰冷。

    坐立良久,秦浩轩叹了口气,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但下一瞬,一股阻力从背后传来,他差点一头栽进河水。

    诧异的回头,一条由他身破烂的衣袍捻成的绳子直直的绷着,一头在河岸的树,另一头……

    秦浩轩扭着头看向自己后背,另一头拴在了自己身。

    咬了咬牙,秦浩轩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他人命的顺着绳子爬案,费力将那个不知打了多少结的衣袍打开,然后来到全身乌黑,如同被铁匠打磨坏了的废铁一般的龙鳞剑前,慢慢坐了下来,伸手弹了弹它:“我说小家伙,你挺会玩啊。”

    正昏睡的小僵尸听到秦浩轩的声音,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竟然还敢笑。”秦浩轩又弹了龙鳞剑一下,然后惹来小僵尸更大的笑声,然后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秦浩轩心的那点郁闷也散了,毕竟修为尽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是从头再来而已,这点魄力,自己还是有的。

    靠在一棵大树,秦浩轩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周围,心里约莫有了计较。

    “我现在应该是被打飞到了魔界地盘了。”秦浩轩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有些纠结的想,“仙种被毁了这还是头一回……这应该怎么修补呢。”

    “道心种魔**吗?”

    秦浩轩默念着口诀,运起功法,可不过一炷香他泄了这口气,如最开始的那样,灵气根本无法聚集在身体内,道心种魔**连运起来都没办法,更别提去修补仙种了。

    正当秦浩轩准备试着用太初的心法再练一次的时候,肚子突然响了起来,他瞬间愣住,然后很是新的摸了摸肚子:“竟然饿了……这种饥饿的感觉,有两百多年没出现过了吧。”

    “哎。”笑着叹了一口气,秦浩轩用身边黑乎乎的龙鳞剑支撑起身子,开始到处查探,看看周围有没有能果腹的东西。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属于魔界一大宗派统领下的凡俗世间,身边的小河从远处山顶蜿蜒流下,流向更远方,周围树木虽然多,但是并不密集,而且生长的随性,看得出这里是很少有人来的地方。

    秦浩轩沿着小河而,他能够看到有白色的炊烟从远处山飘起。

    “山里人家,看着近,走起来是真远。”

    秦浩轩走了半日的世间,全身都被汗水湿透,而那个被他认定的做饭的小村子,却好像还在远方,彼此距离一点都没有变过,想着自己修为还在的时候,这点距离,从来都是眨眼便到。

    “这是仙凡之别。”

    一步步的走着,看着小路两旁随性生长的树木,听着小河汩汩流水的声音,感受着初冬季节细微的冷意,秦浩轩倒是有了不同于修仙之时的心情,那时候的他太忙了,从南到北,几千里的距离,从来都是刹那而过,根本没有好好看一看的机会,更别提去好好感受了。

    走的累了,秦浩轩停下休息休息,本想着给自己换一套衣服,结果却发现,现在的自己如同真正的凡间俗人一般,身半点灵气也无,连龙鳞剑都打不开了。

    实在有点忍受不了身脏乱的衣袍,秦浩轩将破碎的外套脱了下来,在河水冲刷几下,然后用沾着河水的衣袍将自己稍微打理了一下。

    整理完毕后,他探头看向河水自己的倒影,登时笑了。

    河水里的那个人,头发蓬乱,即便用河水洗了脸,还是不干净的样子,灰扑扑的,脸颊布满了细碎的伤疤,脖子周围更是青青紫紫,好像被人拖着走了一路,这时候若是说自己是修士,别说其他人,连自己都不信。

    “真是狼狈啊。”

    秦浩轩摇了摇头,从河边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腹饥饿的感觉更浓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