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缘法天地间
    韩立出了密林,只觉四周一下子变得开阔了起来。

    他目光四下扫了一眼后,继续往前走去,不多时,便来到了一片由各种各样嶙峋怪石形成的宽广石林。

    而在那片石林正中,有一座方圆约莫千丈,高百来丈,通体呈苍青色的圆形石台,和下方山峰浑然天成的连接在一起,上面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裂缝和青苔,看起来有些年月了。

    韩立见此情形,眉头微微一皱,隐隐觉得眼前这高台有似乎有几分眼熟。

    他略一沉吟后,身形蓦然间一跃而起,飞落在了石台之上。

    石台之上并无太多陈设,地面上遍布龟裂纹路,里面有许多青色藤蔓延伸而出,纵横交错地爬了满地,不过一些特别的是,整个石台之上似乎充斥着一层淡淡的时间法则之力。

    另外,在不远处的石台边缘,还伫立着一座百丈来高的巨型石碑,上面同样生着青苔,爬满了一道道青色藤蔓。

    韩立走到近前,才发现藤蔓之下,还遮掩着几个以金篆文铭刻的暗金色大字:

    “法言天地”。

    他眉头紧皱,再回头一看四周,只见山峰周围弥漫着浩瀚无边的云海,恍然大悟道:

    “原来是这里……”

    这座石台正是他当年通过晶壁看到大耳僧人,也就是弥罗老祖向其弟子讲道的地方。

    当时,他不过是听了弥罗老祖高深莫测的八句半讲经,就周身神通自行运转,后面更是一口气连开了八处仙窍,让他获益无穷。

    可惜的是,自从那次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得以再从晶壁中见到这一幕景象了。

    不过机缘巧合之下,他又再次来到了这里,或许正是冥冥中的天意安排,让他有机会再现当年弥罗老祖讲道时的情景。

    想到这里,韩立随即双手一掐法诀,身后金色光芒大作,真言宝轮悠悠悬浮而出,滴溜溜旋转起来。

    下一刻,其身形一掠飞上了高空,悬空而立。

    当年他受晶壁影响,无法窥得整个石台全貌,今日自然是要选个好的方位。

    只见他手上法诀一变,默然念诵道:“凝”。

    此字一出,其身后真言宝轮上的数百图案时间道纹顿时纷纷亮起,悬于正中的真实之眼霍然睁开,里面一颗金汁浇筑般的巨大眼珠滴溜溜一转,从中射出一片金色光芒,投映在石台之上。

    只见青色石台沐浴金光之后,其体表竟也自行生出淡淡金光,在虚空中交错之下构建出片片光影,从中浮现出一个个熟悉身影来。

    “果然……”

    韩立见此情形,口中喃喃自语了一句道。

    他的目光从那身穿黄袍名为木延,长着稻草般头发的木人,到之前在水衍宫见到的五尺高大头幼童,再到那**上身浑身火纹之人一一扫过,最终停留在了那个身披红色袈裟的肥硕大耳僧人身上。

    其目光和善,随意的盘膝而坐,手中轻轻捻动着一串碧玉佛珠,嘴唇缓缓开合,不疾不徐地讲述着什么。

    伴随着其每一次开口,唇齿之间就有一连串五色符文飞出,化作一道道五色流光升入高空,继而引来天地共鸣,浮现出诸多异相。

    尽管已经是第二次看到这副场景,韩立心中仍是觉得惊叹不已。

    只是不同于上一次,这次的场景重现之中,看到的都是真实之眼复原出来的虚无幻影,并非实时发生,所以并没有之前那次感受的玄妙意境,韩立身上从头至尾也并未出现任何异状。

    他眼见高空风起云涌雪落霜生,生出重重奇异变化,层出不穷,心中却越发疑惑起来。

    有能够拥有如此无上妙法的弥罗老祖在,真言门还会毁于一旦,那位覆灭真言门的时间道祖,又该强大到什么地步?他无法想象。

    片刻之后,那黄袍树人开始问道,大耳僧人笑语释疑,引来五位弟子一一顶礼膜拜。

    大耳僧人继续讲经,说道半路之时,忽然停了下来,口中发出诧异之声,目光望向虚空中的一个方向。

    韩立目光旋即望向那边,却见那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他正疑惑间,就看到其余那五名弟子从先前沉醉的意境中醒悟过来,也循声望向那边,其中那名为木延的黄袍树人更是站起身来,朝着那边发出愤怒之声。

    韩立这才恍然大悟,这不正是自己当年偷听讲道,被人家发现时的场景嘛?

    他苦笑一声后,目光再望向弥罗老祖这边,眼角余光却瞥见木延原先盘坐的蒲团边上,竟然有一只浑身油光锃亮的肥硕老鼠,正呈现双足直立之姿,也朝着那边望去。

    “老鼠……这模样,莫非是……”

    韩立心念一动,下意识就想到了当年在蛮荒界域那处深渊中见到的那只绿色巨鼠,其除了体量大小与眼前这个相差悬殊以外,简直一模一样。

    正疑惑间,那黄袍树人已经重新归位,抬手在那肥硕老鼠头上轻弹了一下,后者立即被打得骨碌碌地滚开数百丈远。

    结果,就见其一个翻身爬起之后,竟是一溜小跑,窜至弥罗老祖身旁,如人盘坐一般贴着他的衣角坐了下来。

    弥罗老祖眉眼低垂的看了它一眼,并未伸手赶他,继续开口讲道。

    黄袍树人见此,也没有再去为难那只老鼠。

    韩立虽然无法像当年那样受益,但仍是专心致志的看着弥罗老祖为其众位弟子释道解惑,并将老祖及其弟子的一举一动都记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待弥罗老祖讲道完毕之后,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笑意,目光从所有弟子身上一一扫过,挥手令他们自行散去,各自闭关悟道。

    韩立目光盯着弥罗老祖,心中诧异不已,方才恍惚之间,他竟然觉得弥罗老祖的目光似有似无地在自己脸上停留了片刻。

    虽然只是一刹那的功夫,但这种感觉十分微妙,似乎其目光中带着某种深意。

    难道他不仅发现当年偷听讲道的自己,还发现了当下复原此处景象的自己,并想和自己说些什么?

    韩立略一思索后,又觉得不太可能,只得摇头苦笑自己想得太多。

    待所有弟子连同那只肥硕老鼠,全都深深施礼离去之后,弥罗老祖仍是没有起身,盘膝静坐半晌之后,才将手中念珠收起,缓缓站起身来。

    他肥硕夸张的身躯缓缓转动,面向那面镌刻着“法言天地”的石壁静静观望片刻,忽然一抬手掌,并指朝那里一指。

    一道金光便从其指端迸射而出,一闪而逝的钉入了那个“言”字之上。

    而后,那大耳僧人便负手而立,仰头望天,身形逐渐模糊,似乎消融于周遭的天地之间,直至消失不见。

    不知为何,韩立看着其背影,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人生天地,渺如芥子”的孤寂之感,久久出神。

    待所有异相彻底消失之后,韩立这才一掐法决,收起了真言宝轮,身形直掠而下,来到了那面石碑前。

    他手中袖袍一扬,一股轻风一卷,将碑面上的青苔藤蔓清除开来,露出了中间那个大大的“言”字。

    接着韩立双目之中紫光一闪,九幽魔瞳运转而起,仔细朝其上打量起来。

    在那“言”字最顶端的一点上,果然有一层朦胧金光闪烁,内里竟似另有乾坤。

    韩立单手探出,右手中指和食指并如刀锋,向内一插,就轻而易举地刺入了石壁之内,双指夹住一只青玉竹简,缓缓扯了出来。

    他将玉简捧在手心,低头一看,就见其上以金篆文刻有一行金色小字:

    闻道朝夕时,缘法天地间。

    韩立心念一动,催动仙灵力把青玉竹简炼化,将神识投入其中,闭目查看起来。

    片刻之后,他双目霍然睁开,眼中洋溢着满满的惊喜神色。

    这竹简之中,记载着的赫然是《真言化轮经》的九重功法,和一段名为《须弥感应篇》的古怪文字。

    《真言化轮经》功法韩立自然不陌生,很快查阅了一遍之后,却发现里面有些段落与自己这些年习得的内容有些细微出入,不知是不是文法表达上的差异,所幸问题不大,不至于影响到功法修行,更不至于导致走火入魔。

    并且,在这九重功法之中,韩立还发现了之前他从木延那里,已经得到过的“法言天地”神通的详细记述,内容上同样存在着细微差异,不过无伤大雅。

    至于那《须弥感应篇》,韩立就完全看不懂了,其上记录的文字不过数千言而已,内容却晦涩难懂,看起来既不像修炼功法,又不像神通秘术。

    查看半天后,韩立也没能搞清楚其究竟是什么东西,只得作罢。

    他将九重《真言化轮经》又仔细查看了一遍,压抑下心头喜悦和想要就地修炼的冲动飞身而下,再次落在了那面石碑前。

    韩立深深望了一眼,石碑上“法言天地”几个大字,朝着那个早已经消失不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深深施了一礼,随后身形飘摇而起,朝着山下飞掠而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