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大楚怀王 > 第七百八十五章 兵临南郑
    “将军,末将未能抓获公孙郝。”

    “将军,在下没有见到公孙郝。”

    一番厮杀之后,桓臧找遍了整个战场,也没发现公孙郝的踪迹。

    得到这个结果,桓臧脸色不变,大军混战中,谁也不知道公孙郝长啥样,公孙郝一心想走,没抓到公孙郝再正常不过了。

    想着,桓臧立即下令到:“传令,大军追杀秦人,降者免死。”

    “诺。”

    随后,两军一追一逃,迅速往西方而去。

    入夜之后,桓臧这才下令大军停止追杀,原地休整。

    当日夜间,昭雎率领大军赶到。

    “君上,你怎么亲自率领援军来了。”桓臧见昭雎亲来,大为惊讶的问道。

    “这汉中是我楚国的汉中,本将怎么不能来!”昭雎笑道。

    桓臧拱手道:“君上来此,上庸那边···”

    昭雎笑道:“无妨,如今宋墨困守孤城,即便本将不在,他也不敢出城。更何况,如今我楚国还有两万大军在城外驻扎,秦军即便想要出城,恐怕也难。出城一战,人少了则打不赢,大军尽出,则上庸城不守。此时此刻,上庸的秦军出不来了。”

    桓臧闻言松了一口气,接着问道:“君上来此,不知所为者何?”

    昭雎听得桓臧询问,脸色一正,冷笑道:“本将为南郑而来。”

    “南郑!”桓臧一怔。

    昭雎点头道:“南郑的探子来报,南郑的秦军果然已经全都去了巴地。我等远在汉中,巴地的消息太过缓慢。但是,以本将的估计,从南郑前往巴地,需要的时间大约是一月左右,而充国那边起事反秦,再派出大军前去堵住米仓古道,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桓臧脸色一变,看着昭雎道:“君上的意思是。”

    “巴蜀恐有反复。”昭雎笑道:“若是秦军顺利抵达巴地,然后平定充国,接着大军西进蜀国,蜀国肯定顶不住。而大王派去巴国的军队,却只有五千人,大军救援蜀国肯定来不及。

    故,本将打算趁南郑空虚,且秦军刚刚大败之际,长途奔袭南郑。只要我军抵达南郑之外,无论能否攻下南郑,都可扭转巴蜀的战局。”

    桓臧一脸慎重的道:“君上,那汉中的溃军,以及上庸的秦军怎么办?”

    昭雎应道:“本将在昨日已经请大王派出援军了,到时等郢都大军一到,上庸汉中便可平定。”

    桓臧闻言点了点头。

    接着,昭雎立即下令道:“传令,大军即刻休息,明日三更造饭,五更出发,奔袭南郑。”

    “诺。”

    次日,五更时分,昭雎在大军中挑选出万人,匆匆往南郑而去。

    另一边,秦军临时营地。

    公孙郝此刻正愁云惨淡,昨日他手中还有近两万秦军,不想今日一觉醒来,手中的军队已经只剩下两千出头。

    其他的秦军将士,也不知是被楚军杀了,还是被俘虏了,亦或者是向其他地方逃亡了,方正是看不到人影了。

    晃兮惚兮,好似做梦一般,太假了,难以接受。

    “将军,该用早膳了。”

    见亲卫递来一碗粥,公孙郝顿时无语。

    昨日还是肉羹,今日就是米汤了。

    接着,转头向四周看了看,见大部分的将士正翘首望着他,长叹一声,摇头:“尔等先用吧,本将现在没胃口。”

    “诺。”

    亲卫将粥放在一旁,并没有离去。

    “可曾派出士卒去东面收拢溃卒?”

    “回将军,已经有人去了。”

    “可曾派出斥候打探楚人的踪迹?”

    “也有人去了。”

    “嗯。”公孙郝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然后便沉默了下去。

    亲卫见状,开口道:“将军,我军已败,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公孙郝沉吟道:“先尽可能多的收拢溃卒,等楚军追来,我等就立即回南郑。”

    说完,又是一声落寞的长叹。

    过了一会儿,公孙郝突感腹中饥饿,正欲饮粥充饥,拿起米粥,才喝了一口。突然,一个斥候慌慌张张的跑来:“将军不好了,昭雎率军杀来了,距离我等还有十里。”

    “什么?”公孙郝大惊,手一抖,碗突然跌落在地,洒满一地。

    “可曾看清楚,是昭雎亲自来了?”

    “将军,看清楚了,是昭雎率领的大军,大约有万人左右。”

    “昭雎,这···”公孙郝脸色一白,接着什么也顾不上,直接转身就跑,跑了四五步,才开口下令道:“走,立即西撤,去南郑。”

    秦军退走不久,昭雎率军抵达,见此处留有大量的残碗,又见不少地方还隐隐有些火星,见此,笑道:“秦军刚走不久,追。”

    一追一逃,三天时间就过去了。

    “将军,我等到回到秦地了,前方就是城固城。”

    公孙郝闻言,一双浑浊的眼睛顿时再次散发出光彩,接着向周围一看,却见身边只剩下三百多人,脸色微微一僵。

    刚刚逃亡的时候,身边还有两千余人,五天时间,虽然楚军没有追上来,但是,还是有人不断地掉队或者逃亡。

    或许,公孙郝心中暗暗猜测,大部分消息的人,应该都是见势不妙逃亡的。

    “将军,我等是否进入城中休整?”

    听到亲卫的询问,公孙郝再次看了看周围的士卒,见大部分人都已经疲惫不堪,不禁摇头道:“不,城固的秦军已经全都被调走,我等已经急需休整,无力再战,进入城固,无疑会被即将抵达的楚军抓个正着。”

    说着,公孙郝咬紧牙根,下令道:“传令,直接去南郑。”

    “诺。”周围的亲卫有气无力的应着。

    “传令,派一人去通知城固的官员,就说楚军杀来,让他们闭门自守。”

    “诺。”

    片刻之后,昭雎率领八千楚军杀到城固外。

    “传令,攻城。”

    这一次,昭雎没有绕道而走,而是选择了攻城。

    因为这里已经不是楚国汉中地了,这里是秦地,此刻,他们已经是在敌国作战。

    昔日秦楚两国在汉中对持,楚国依靠的是长城,而秦国依仗的就是这座卡在要道上的城池。

    这不仅是秦国的战略要点,也是楚军的唯一的退路。

    若是事有不协,而那时城固城依旧在秦国手上,等他们撤退之时,恐怕就要从汉水游回去了。

    攻城半个时辰后,这座原本秦军的要地,便在无军可守的情况下,落入楚国之手。

    接着,昭雎留下两千人防守城固城,再次率军向南郑而去。

    次日。

    再次攻下两座小城,两次分兵之后,昭雎率领五千楚军抵达南郑城外。

    南郑。

    此时,城墙上的秦人看着城外的楚军,彻底被震住了。

    此时此刻,决定巴蜀之地归秦还是归楚的,不是巴蜀战场,而是这里。

    这里···楚军五千,而秦军还有两百败兵,外加数万百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