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 > 第九百思十二章 欺负老人
    听到郭大路说这部戏里所有人都是主角,张冉将信将疑,这句话要是别人来说,他肯定不信,但是从郭大路嘴里说出来,却分外的与众不同。

    别的不说,单说之前《疯狂的石头》这部电影,从里面就走出来好几个当红演员,如今依旧红火的不得了,这部戏里虽然有主次之分,但是主角的表现固然精彩,可配角也是非常出彩,一部电影里竟然能捧出来好几个演员,估计也郭大路有这个能力了。

    这次郭大路说在这部电影里大家都是主角,张冉还真的就信了。

    在猜测出郭大路可能将这部《人鬼情未了》打入国际市场的时候,张冉与花若彤两人那是铆足了劲的投入表演之中,就连睡觉的时候,两人都在揣摩这部电影里人物的内心活动,在青年演员中,若论敬业程度,这两人已经可以称得上其中的佼佼者了。

    与以前的电影一样,郭大路在将西方电影转换成东方的作品之后,都会将其里面的西方元素进行了全方位的改变,比如在电影里,男主与女主曾买了一个天使雕像放在了家里,而为了安置运放这天使雕像还特意花费了一些镜头,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为主角成为鬼混之后还能驻留在人间的行为提供了一些隐隐的解释。

    而到了郭大路这里,天使雕像直接被郭大路改为了观音菩萨的雕像,将西方的元素一笔抹掉。

    在原本的剧情当中,每当因为男主的原因而导致恶人身死后,就会有恶魔出现,将这些死去的恶人的灵魂拉扯进了地狱,而到了郭大路这里,拉鬼魂进入地狱的不再是恶魔而是牛头马面这样的怪物,一样的给人一种十分惊悚的感觉。

    至于能够通灵的巫婆,也就是臧青青饰演的角色,郭大路也将具有华夏特色的巫婆搬进了这个故事之内,总体上来说,故事梗概不曾有过什么变化,但在背景元素上,却全都被改成了华夏风格,并没有破坏故事的完整性。

    这毕竟是一个打着恐怖旗号的爱情故事,惊悚元素什么的大可以忽略不计,也几乎用不上什么特效,在电影拍摄的成本上面,也就张冉与花若彤两人的片酬占了大头,其余的投入也就三四百万而已。

    而为了接拍郭大路的这部戏,张冉与花若彤两人特意拉低了自己的片酬,两人每人都向郭大路报出了一百万的片酬,这样两人加起来才两百万块钱,而平常时候,他们两人的单个片酬都达到了三四千万,即便因为郭大路的缘故,最近演艺圈里已经做出了承诺,将会将演员的片酬定在一千万以下,张冉与花若彤两人的片酬也都得处于最顶端的位置。

    当然了,他们这种最顶端只能与一线艺人相比较,与宋清云、郭大路这些国际著名影星相比,还差了很多。

    一个是国内,一个国际,这几乎就没有可比性。

    这天正将这部戏拍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郭大路的助理王凤山忽然急急忙忙的跑到郭大路身边,一脸焦急之色:“郭爷,出事了!”

    郭大路一愣,急忙将现场交给副导演接手,起身走到一边,向王凤山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凤山作为郭大路的助理,做事情非常有分寸,也非常有眼力劲,从未出过差错,也从未在不适当的时候出现在郭大路面前,这一次竟然在拍摄现场就来打断郭大路的工作,这必然是发生了极为重大的事情,不然他不会做出这番举动。

    面对郭大路的询问,王凤山犹豫了片刻,道:“朝天又打人了!”

    郭大路舒了口气:“打人?是什么原因?这小子这几天不是跟着他姥爷姥娘出去玩去了么?怎么又惹事了?”

    他这两个儿子他是非常了解的,虽然老大郭朝天脾气暴躁了一点,但在做人做事上面却非常能立得住脚,并不会轻易与人发生冲突,而且即便是发生了冲突,也不可能仗着家传功夫肆意欺凌人,现在听到他们两个打人了,倒是不以为意,能被他家这两个小子打的人,那必然有该打的缘由。

    王凤山道:“那个……朝天打的人是一个老年人!”

    “老年人?”

    郭大路吃了一惊:“这兔崽子怎么打起老人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郭朝天人虽小,志气却大,如今已经七八岁了,早就有了自己的世界观与人生观,因为有郭大路这么一个非同一般的老爹,导致郭朝天与郭朝阳兄弟两人天生就是挂逼一样的存在,无论是习文还是练武,都是远超同侪,渐渐的两人也都意识到了自己与别人不一样,在郭大路的言传身教之下,两人相比小时候,都收敛了很多,已经不怎么张扬了。

    当一个老虎处于羊群之中时,觉得别的羊儿也同自己一样是个老虎,那就会发生很尴尬的事情,就连小朋友之间互相打着玩,郭朝天兄弟两个都得好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量,否则将会有打伤人的危险。

    现在这两个孩子都已经很少与人动手了,幼小的时候还觉得打人有成就感,可随着年龄的增加,发现别的同龄人都是不堪一击时,这种成就感就渐渐的不复存在,自然也就没有了打人的动力。

    现在两个孩子已经找到了新的挑战方向,一个开始对文娱方面的事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另一个则是对科学研发有了好奇心理,至于打架什么的,在他们这两个小屁孩眼中,那已经是十分幼稚的事情了。

    没想得到郭朝天这小子一两年不打人了,现在竟然又开始了暴力行为,而且打的人还是一个老年人,郭大路顿时惊讶起来:“嘿!竟然还欺负起老人来了,真有种啊!等回家后,看我怎么削他!凤山,你具体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凤山道:“是这样的,朝天与王老爷子他们在南方旅游的时候,图省事,也为了见识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并没有坐保镖们的专车,而是选择了乘坐公交出行。谁知道在这辆车上,有一个老人坐过站了,非要司机半路停车,出租司机不到站不停车,想让老人在下一站停车,老人不愿意,双方就争吵起来了,最后见司机还是不停车,那名老人直接就开始了跟司机争夺起了方向盘。”

    他说到这里,一脸的心有余悸:“事后我们调取监视录像的时候,才知道但当时有多危险,当时这辆汽车正行驶在跨江大桥上,这老人一夺方向盘,整辆车都开始走了蛇形,好几次都触碰了大桥护栏,场面十分惊险。”

    郭大路皱了皱眉头:“后来呢?”

    王凤山道:“后来朝天就出手了,跳过去踢了那老人一脚,当场将那老人踢飞,手臂……手臂当场给踢断了!”

    他说到这里,补充道:“是真的踢断了,跟刀子砍的似的,一脚下去,老人的胳臂就断了,好像被斧子砍断了一样,人飞出去了,手臂却掉在了方向跑上。”

    他呆愣愣的看着郭大路:“郭爷,这打人的事情我们还好处理,可是这一脚斩断对方胳臂的事情怎么解释啊?那可是连衣服都一起踢断了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