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圣墟 > 第1352章 吾为天帝谁与相抗
    正文

    “嗯?!”

    楚风猛然倒退,因为在石罐即将触及水面的刹那,他看到一张面孔,虽是他自己,可是却笑的这么妖邪,露出一嘴白生生的牙齿,而且沾着几缕血丝。

    他像是……刚吃过人?那血很凄艳,疑似还带着肉质,显得如此的可怖,阴冷而又瘆人。

    这不像是昔日旧景的重现,并不像是上一世的旧事,而似乎正在眼前发生,这让楚风瞳孔收缩。

    砰的一声,水面破开,竟探出一只苍白的手掌,正是那个他自己,向着他抓来,指甲上带着血。

    楚风极速倒,以火眼金睛死死地盯着他。

    这轮回海果然有问题?!

    湖面静止,又不动了,只显示出他自己,在那里诡异的笑,阴冷而吓人。

    “你若真能奈何我,早就动手了,何必这样恫吓?”楚风冷声道。

    而后,他不再犹豫,提着石罐冲了过去,直接猛然压落。

    他确信,如果对方能够害死他,早下死手了,何必这样费事的吓唬?

    啪!

    晶莹的水面顿时如同镜子龟裂,随后水花四溅。

    水中那张诡异的面孔顿时扭曲了,而后迅速的消失,但随着浪花的冲起,却也有血液溅起。

    “啊……”

    突兀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简直要刺穿人的耳膜,打破原有的宁静,突然的炸开,非常的震撼热心。

    连楚风都吓了一跳,刚才这片地带相对来说还算平静,这样的高分贝突然爆发,简直要将人脑都要贯穿,实在有点慑人心魄。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在那水面下,满身是血,显得很落魄,也很凄凉的样子,披头散发,眼中都在滴血。

    “你终于来了,记起自己是谁是了吗?这世间万物都在轮回往复,包括一粒尘,一片瀚海,一株草,一片无垠的宇宙星海,六欲红尘,诸天界海,你我都在漫天的尘埃中争渡,飘扬在古今长河中,生老困苦,徒劳争渡亦或是百舸争流奋起,要怎么选择?穿过黑暗,蹚过光海,由蒙昧到清醒,你来此与我归一,真正的你我要觉醒了!”

    那水面下,传出这种声音,而那个人竟有种沧桑感,也有种孤独与落寞。

    “你是我?”楚风手持石罐盯着他。

    “是,你我一体,你是我的来生,我是你的前世,在这里等你很多年了!”水下的男子如同真龙蛰伏于渊,等待出渊,重上九霄,那种内敛的凌厉气势渐渐发散,整个人都伟岸起来,宛若高山,犹如苍茫宇宙,越发的慑人。

    楚风摇头,目光盛烈,沉声道:“你若是我的前世,怎么会在这里,转世与否都是一个人,怎么会分出你我两魂!”

    “我怕转世失败,留下一缕残灵,这不算是真正的魂,而是我之执念,在这里守护你我的前世道果,今天,你回来了,我们将再度崛起,将睥睨诸天,要一拳轰穿上苍,重新杀回去!”

    男子声音低沉,到了后来猛然抬头,有种傲视古今未来的霸道气韵,他的眼神像是两道闪电,要映照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这里?有一天会与你再遇?”楚风进一步问道。

    水下的男子道:“因为,你当年的你我足够的强大,屹立在进化路的金字塔顶端,我们能够看到一角未来,看透岁月的苍茫,望穿了时光的阻挡,那一刻的你我,预见了今世的你的到来。”

    “你能预见未来?”楚风露出异色。

    “你或许不知道,当年是你我多么的强大,吾为天帝,谁与相抗?!”水下的男子说到这里时,气势陡升,当真要震慑三十三重天,无人敢撄锋!

    楚风严重怀疑,他身上若是没有石罐,是否会在这种气势下直接炸开,或者说瘫软在地上簌簌发抖。

    然后,楚风看到了一副震撼性的画面,在昔日的旧景中,那人气势太盛了,摊开一只手掌后……竟将宇宙抓断,黑暗碎裂,那庞大的指掌进入另一界

    这是何等的伟力?抬手间,截断两界,只手撕天?!

    而在他张嘴间,亿兆星辰暗淡,随着他的呼吸,时光长河紊乱,最后,他径自迈步,一步一纪元,逆着光阴,搅乱了古今,只身杀向界外而去,看那万界染血,看那满天繁华落尽,在一片血色的夕阳中,他进入永恒未知地,贯穿了黑暗,横渡过光明,进入变数之地……

    楚风双目中金色符号剧烈闪烁,火眼金睛发光,将威能提升到极尽看着这一切。

    “你我有还未完成之心愿,你所看到的,只是我们的半程路,我们失败了,倒在半途中,在意外而殒,还有半程路没有走完,今生要接续断路,杀过去,到达那真正的目的地!”

    水面下的男子说道,目光坚定,举拳一震,在轮回的岁月中,他打穿诸天!

    楚风无声,静静地看着他,过了很长时间才道:“既然你能够看到未来,那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吗,我究竟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自然是与我归一,或许你心中有抵触,但是,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而你我融合后,我最后的执念将彻底消散,所有的过往都会成云烟,从此这一世就是你来行走。你所要继承的,是我们的道果,早一些让你归位。你的实力太弱,这样怎么走到终点,那些断路如何接续,你不知道将来究竟要面对什么,那些生物,那些物质,那些存在,弹指即可让一界流血漂橹,让天上地下大乱,让古今未来都不得安宁。”

    楚风听闻后又沉默了,过了很久才道:“那我要怎样做呢,如何与你归一?”

    水面下,传来一声叹息,然后,浪花翻涌,一具雪白的骨骼浮现出来,晶莹透亮,宛若羊脂玉石,如同艺术品,似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唯一较为可惜的是,仔细去看,那雪白的骨骼上有许多细小的裂痕,随着它渐渐浮出水面,可以看到许多骨头都折断了,可以想象当年的战斗多么的惨烈。

    在昔日的画面中,他是那样的强大,而现在随着骨骼不断浮出,完整的出现,他竟然残缺不堪,越发显得过去的杀伐气的猛烈与恐怖。

    即便无穷岁月过去,这具骨架上的刀痕剑孔等,还在弥漫出让人直接要炸开的能量气息,让人惊悚。

    此刻,石罐发光!

    一具骨骼,它上面的伤痕等流转的气息竟让石罐有了这种异变,怎能让楚风不惊?

    楚风震撼,石罐发生异变的时刻真的很少见,在轮回路上它有过特殊的变化,面对通曾经的一座木城时,那里一剑断万古的残痕,它也曾异变。

    而现在,它又如此!

    轰!

    突然,楚风动了,手持石罐,猛然向着这具雪白而满是裂痕的雪白骨架砸去,突兀而又猛烈,没有一点的手软,无比的决绝。

    “你在做什么?”那个人轻叹,没有反抗。

    喀嚓一声,石罐直接撞在了骨架上,让它剧震不已,而后解体,散掉了,不能成为一个整体了。

    楚风目光坚毅,手持石罐,盯着散掉的骨架。

    “我就知道,正如同当年看到的那一角画面,你不相信自己的前世,只认准了今生,不过没关系,我依旧给予你一切,因为你就是我啊,我就是你!”

    这时,那散掉的骨架间,蒸腾起阵阵黄金霞光,太绚烂了,也太神圣了,宛若一轮骄阳升起,普照万物,暖洋洋,充满了勃勃生机。

    “这是你我的前世道果,给你!”那人伤感地说道,接着轻语,无比落寞,道:“我就此烟消云散,你始终都只是你,好好的活下去,战斗下去,你还在路上,今生你会完成我与另外的人当年没有走完的旧事!”

    光芒绚烂,如同宇宙洪炉压落,盛烈而滚热,拥有磅礴如海的能量,就这样铺天盖地的覆盖过来。

    那男子渐虚弱,双目暗暗,面孔渐渐模糊,带着最后的黯然之色,道:“保重,希望今生你安好,打通断路,走到那个地方,希望来生你不留遗憾!”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