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四三章 招待礼数
    四月初一,中午时分。

    继前一天在聚落所以南地界与从紫荆关来的兵马会师后,今天沈溪终于领军抵达大同镇治所大同城。

    大同巡抚崔岩、知府王梦宏以及诸多官将前来迎接,百姓更是早早就齐聚城门口等候,场面盛大而隆重。

    沈溪一行抵达时,城上城下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这热闹的场面让骑在马上的沈溪眉头紧皱。

    “看来山西之地,对沈尚书很是礼重啊。”唐寅骑马跟在沈溪身后,用阴阳怪气的语调说话。

    荆越纵马上前请示:“大人,是否即刻进城?”

    沈溪看先头人马已过去接洽,迎接的地方官员已经开始往这边走,不进城说不过去,微微点头:“来都来了,难道还要在城外驻扎不成?传令三军,进城!”

    沈溪策马上前,快到城门口时,人群自动地让开道。

    大同巡抚崔岩主动过来给沈溪牵马,旁人或许不认识,这位官员沈溪却认得分明,乃是之前曾投奔刘瑾,属于阉党的重要成员,沈溪最后一次调任宣大总督时,崔岩就是大同巡抚。

    “沈大人,您可算来了,大同百姓可都期盼您早些归来呢。”崔岩用一脸崇敬地望着沈溪,目光之热切,让沈溪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此人是自己的铁杆粉丝。但奈何沈溪明白,崔岩之所以会有如此反应,全因为此人根本就是奸佞小人,如果信了他的鬼话,指不定将来又会对谁报以同样的目光。

    沈溪翻身下马,随之下马的还有跟随在他身后的一众军将、监军太监以及随从等,与此同时,大同知府王梦宏也带了地方官员前来向沈溪行礼问候,言辞甚恭。

    沈溪一挥手:“本官旅途劳顿,准备进城后早些把麾下兵马安排妥当,之后便好好休息,其他事项等来日再议。”

    崔岩一脸惊讶的表情:“沈大人到了大同府,鞍马劳顿,早些休息本是题中应有之意,但不管怎么说也得先拜访过代王才好吧?”

    明朝驻地为大同的藩王正是崔岩所说的代王,历代代王虽不涉及具体兵权,但有护疆之责,因为跟开国功臣中山王徐达是姻亲,又跟成祖是连襟,所以历代代王在大明诸多藩王中权势熏天,对地方的影响力远超其余藩王,所以崔岩才会提醒沈溪先去拜访一下,然后才好安排别的事情。

    沈溪却摇头:“代王府那边,本官就不亲自过去拜访了,稍后会派专人前去接洽……诸位不必停留于此,如今与鞑靼烽火重燃,百姓出城堵塞城门,若遭遇鞑靼铁骑突袭,当如何是好?”

    崔岩笑道:“这怎么可能?鞑子听说沈大人要来,早就躲得远远了,谁敢到大同城下来撒野?沈大人请放心,卑职早就派人调查过塞外几百里的情况,保证没有鞑子行踪,您放心便可。”

    言语中,崔岩极尽恭维之能事,把沈溪捧为神明。

    沈溪听了一阵心累,这并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场面。

    “没想到刘瑾倒台后,地方风气败坏至此,好在宣府那边有王守仁坐镇,如果也跟大同一样,怕是我那皇帝徒弟会待在宣府乐不思蜀……可即便如此,朱厚照那小子就一定能安心出征吗?”

    越是看到这种状况,沈溪心中担忧越甚。

    在崔岩和王梦宏引介下,沈溪接见地方官员和军将,其中便有刚调为大同总兵的刘宠。

    刘宠是山西行都指挥使都指挥佥事,在目前都指挥使空缺的情况下,他实际上掌山西行都指挥使司事。

    除此之外,还有山西行都指挥使司的一些将领,沈溪之前对这些人做过功课,哪些有能力,哪些只是混饭吃有着基本的了解,本身他也没指望这些人跟随自己出兵,他们的主要任务仅是驻守地方,因此没有过多交流,只是礼节上见面。

    倒是崔岩非常热衷于引介,拼命把每个人的功劳往大处夸,间接彰显他治理地方有方,向沈溪邀功。

    简单见过后,沈溪策马进城,大同府城门口聚集的百姓开始欢呼起来,锣鼓喧天,这场面让沈溪看了直皱眉头,侧身吩咐:“这阵仗能撤都撤,最好请百姓让开道,不然会耽误兵马进出。”

    崔岩笑道:“此乃地方百姓对大人的欢迎,不好劝阻!”

    沈溪见崔岩根本没有劝退百姓的意思,只好端起架子来,大声呵斥:“糊涂啊!军中携带有机密火器,若百姓中隐藏有鞑子细作,可能会将我方绝密情报窃取走,这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

    崔岩一听愣住了,随即与一干属官看了几眼,这才安排官差去劝退百姓,不让百姓靠得太近。

    ……

    ……

    即便有官差维持秩序,沈溪领军进城还是引起不小波澜。

    百姓们并非是官府强迫出来迎接,而是发自内心欢迎沈溪领军到来。

    众所周知,沈溪领军以来,尤其是在西北之地从来没打过败仗,这次战事沈溪选择大同府为始发地,等于说大同府一线多了一位让鞑子惧怕的名帅,如此一来大同镇也就成为九边军镇中最安全的一镇。

    而且百姓也想知道,大明如今最是声名显赫的能臣到底长什么模样?

    沈溪因为年岁小,再加上学识、战功和履历显赫,早就成为朝野的神话传说,在民间属于“偶像级”人物。

    尤其沈溪两次调任宣大,跟大同府关系千丝万缕,地方百姓觉得这是从他们身边走出去的英雄,现在这位大人物领兵前来,自然心甘情愿出来夹道欢迎。

    百姓越热情,官兵进城越麻烦。

    沈溪毕竟不是只带一队随从进城,包括上万人马和后勤运送粮草的人员,车驾多,而且纷繁复杂,其中就有很多沉重的火炮、枪械等,就算这些东西基本用油布包裹着,但还是拦不住百姓想一探究竟的冲动。

    百姓们拥挤着往前冲,被官差拼命拦了下来,最后甚至需要士兵手拉手充当人墙进行保护,这才避免车驾被人袭扰。

    崔岩骑马跟在沈溪身边,见场面几近失控,面子稍微有些挂不住,侧过头见沈溪黑着脸,心中一沉,感觉自己好心办了坏事。

    沈溪正要往城北军营进发,崔岩请示道:“沈大人远道而来,城中没有好的宅院安顿,不如先在巡抚衙下榻?”

    “不必了!”

    沈溪摇头道,“这一路风餐露宿,突然让本官睡那高床软枕,一时间有些不适应,本官随便找个地方落脚就好……哦对了,崔中丞,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崔岩听说自己能帮忙办事,喜不自胜,赶紧道:“沈大人但说无妨。”

    沈溪道:“距离开战可能需要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这期间城中所有兵器作坊,可能都要被本官征用,再就是需要巡抚衙门帮忙调拨城中所有制造火药的原材料……因为我们使用的弹药,需要自行配伍,这没问题吧?”

    “呃……”

    崔岩听到这话,有些为难,不过稍微迟疑后,马上应允,“沈大人放心,卑职这就去安排,兵器工坊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这火药的原材料……城中存放不多,木炭倒是要多少有多少,就是硝石和硫磺……可能需要从民间征集……”

    沈溪摇头:“如此重要的物资,怎么可能从民间征集?主要还是靠军需供应吧……大同镇辖十四卫,乃九边数一数二的大镇,焉能缺少原材料?事关整体战局,无论如何都要拜托崔中丞帮帮忙,就算把府库的硝石和硫磺调拨干净,也要保证火药生产……此外本官还需要一些铁匠,打造兵器。”

    崔岩笑道:“这好说,沈大人想要多少铁匠都行……”

    沈溪一听就知道对方是瞎扯,大同镇虽然屏蔽京师,地理位置重要,但也不能说要多少铁匠就有多少,根据他调查所知,大同镇工匠总数在三千左右,但扣除木匠、瓦匠、石匠、银匠等,铁匠总数估计不会超过四百人,扣除老弱病残的话两百估计差不离,当即道:

    “也不需要太多,两百名足矣,但必须是熟手……有一点,不得扰乱民生,人手一概不能从民间征集摊派,你可明白?”

    崔岩笑呵呵道,“大人只管放心,巡抚衙门必定全力支持。”

    沈溪点点头,“那一切就拜托崔中丞了,若此番出征凯旋而归,在下定会向朝廷表功!”

    “明白,明白!”崔岩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沈溪见交待妥当,策马径直往营地而去。

    大同城主要面对来自北方的敌人,所以最大的营地建在城北,沈溪这一万人马驻扎进去,非常轻松就安排下了。

    沈溪巡视一圈觉得没什么问题,这才放心出营来到隔着一条街的临时行辕,这是个普通院落,原来的主人为躲避战争到了京城,于是官府便征用下来。

    沈溪进门时,发现前院摆了大大小小不下五十口箱子。

    荆越过来道:“大人,怎么都拦不住,末将跟朱兄弟在外挡人,谁知道来送礼的人越来越多,只能等您回来决定怎么处置。”

    沈溪往门口的朱鸿看了一眼,朱鸿报以苦笑。

    作为沈溪的近卫队长,朱鸿应付这种送礼的事情少有经验,而在荆越等军官看来,给上官送礼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就算沈溪三令五申不让属下送,但也不代表地方官员会遵守这项禁令。

    荆越等人觉得,反正都是贪官污吏的钱,不要白不要。

    沈溪皱眉道:“先把礼物清点清楚,然后去把大同巡抚崔岩叫来。”

    随后沈溪没有继续管礼物的事情,直接进入正堂,发现里面有人正在收拾。

    桌椅这些东西,沈溪军中所带极少,到了目的地设临时行辕,自然需要大批桌椅板凳,至少得满足开会时所有人都有座位吧?而因为沈溪没有提前通知地方官府准备,只能到外面找一些旧桌椅充数。

    不过好在沈溪手下这些人知道沈溪不会计较太多,只需按照沈溪吩咐行事即可,毕竟军中带有木匠,如果需要的话,临时修造也来得及。

    沈溪本来已经很疲乏,不过他没心思休息,很多事还等待他处理。

    现在恰恰是沈溪最忙的时候,前线战报源源不断汇聚而来,粮草辎重调度,大明各军镇兵马备战情况,甚至还有京师兵部衙门来文等等,趁着手下收拾时,他坐到靠窗的书桌边仔细阅读起来。

    过了差不多一炷香时间,崔岩气喘吁吁出现在沈溪面前,恭敬地道:“卑职没有亲自送大人到衙所,实在是怠慢了,不知沈大人叫卑职前来,有何吩咐?只要卑职能做到的,定当竭尽全力。”

    沈溪打量崔岩,崔岩也在看他,沈溪几乎察觉不出这双眼睛有什么不真诚的地方。

    沈溪道:“先前是本官让崔中丞回去的,并非你不尽心,所以无需挂怀。倒是本官住进来后,发现满院子都是礼物,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崔岩稍微惊讶,反问道:“有人给沈大人送礼吗?卑职不是很清楚,或许这些不算是什么礼物,只是让大人在大同住得更舒心些罢了。”

    沈溪笑了笑道:“难道崔中丞就没派人来送礼?”

    “呃……这个,卑职这边都还没时间回衙,至于手下是否来送礼,尚不清楚。”崔岩一脸笑容。

    沈溪把手上的案牍放下,站起身来绕过崔岩到了门口,把房门关上。

    崔岩环视一圈,发现房间里只有自己和沈溪,感觉这位大人物有什么要紧事说,这让他稍微有些不安。

    沈溪回到座位坐下,道:“崔中丞,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记得之前刘瑾诬陷本官,说剿灭地方叛乱不力,当时……你可是帮刘瑾说话,甚至公然造假……哼,连地方叛乱的事情都敢虚报,你胆子不小啊。”

    崔岩大惊失色,没想到沈溪居然会这么直接跟他翻旧账。

    很简单的道理,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沈溪对此有意见,也不该在这个时候说,毕竟这儿是崔岩的地头。

    崔岩短暂慌乱后,马上想到沈溪另有目的,既然说出来那就代表沈溪没有继续算账的意思。

    崔岩赶紧跪下,行礼道:“卑职一时糊涂,当时刘阉权倾朝野,朝中那么多人都要看他脸色行事,以卑职的处境,实在是迫不得已!”

    沈溪拍拍崔岩的肩膀,“如果你是诚心的话,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到今天仍旧坐在大同巡抚的位子上?”

    崔岩继续磕头:“是是,卑职感念大人宽宏大量……若非大人提携,怕是卑职如今不但不在官场,还可能被下狱问罪,卑职结草衔环也不忘大人的恩德。”

    “起来说话吧。”

    沈溪语气中有些傲慢,就好像崔岩下跪理所当然一样。

    崔岩道:“卑职不敢起来,卑职能跪在沈大人面前说话,也是无比的荣幸,就让卑职继续跪着听大人训示,当作对之前所犯错误的赎罪。”

    沈溪冷冷一笑:“你想跪着,没人会阻拦,本官见你,只是跟你申明一件事,那就是本官不是刘瑾,你不要拿应付刘瑾那一套来对待,这套不管用。”

    崔岩赶紧道:“沈大人在朝中声望卓著,公正廉明,岂是刘阉那种祸国殃民之徒能相提并论?卑职送礼,不过是想让大人您在大同府过得舒适些,聊尽地主之谊!”

    沈溪点头:“你的好意,本官心领了,但若本官日子过得太舒适,你让陛下怎么想?你让三军将士怎么想?本官可是要跟他们同甘共苦的。”

    “啊?”

    崔岩不信这个世界上真有不贪腥的猫,辛辛苦苦做官哪里有不贪钱的道理?以为这是沈溪收买人心的一种方式,暗忖:“都说沈溪用兵如神,看来有其原因,他若不收买人心,谁替他效命?”

    “对,对!”

    崔岩忙不迭应声道,“大人劳苦功高,深得将士爱戴,陛下对大人更是信任有加。”

    沈溪道:“既然你知道了,就该明白怎么做……把礼物收回去吧,这种虚伪的礼数最好免了,本官不想让将士知道,他们的主帅是一个大贪官……你瞧瞧,到地方后收受这么多东西,要是留下不洁的名声怎么办?”

    崔岩点头:“大人说的是,卑职这就让人把礼物带回去。大人还有何吩咐?”

    “找几把椅子来,顺便把书桌也换了……这些桌椅板凳摇摇晃晃的,说是要跟士兵同甘共苦,但也不能太委屈吧?至于军中缺失,还得要地方补充,尽量让士兵们过得舒服些,本官也能跟着一起享福……”沈溪道。

    崔岩抬起头来,笑呵呵道:“沈大人说的是,卑职回去后就让人订制一批桌椅,还有床榻这些东西,不知大人可还需要别的?这西北之地,风干物燥,南方来的官兵或许会水土不服,大人身边也需要有人照顾,大人以为呢?”

    沈溪看着崔岩,眼睛半眯起来,道:“看来你照顾人挺有一套的。”

    崔岩道:“对旁人卑职可不是如此,谁让大人对卑职有再造之恩?卑职希望能跟着大人上战场,建功立业。”

    沈溪摇头:“上战场就不必了,你的任务是留守大同,本官在大同城停留的时间不会太长,出兵后短时间内恐怕很难再会面……不过功劳簿上是否记下你一笔,就看你是否忠于职守了。”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崔岩笑呵呵道。

    沈溪道:“起来吧,回去安排妥当,本官领军初来乍到,地方上不太熟悉,需要崔中丞多提点些。”

    “卑职哪里敢当?”

    崔岩站起身后往沈溪身边凑,低头哈腰,“大人,除了之前点名要的东西,伺候您的人……”

    沈溪笑了笑:“既然崔中丞一片好意,本官就却之不恭了,这里先谢过。”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