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三八章 敢于纳谏
    钱宁被打,在他自己看来非常冤枉,不过在张苑和小拧子等人眼中那就是咎由自取。

    朱厚照在这点上还能做到赏罚分明,谁惹他下场很悲惨,由于就在皇帝眼皮子底下,饶是钱宁是锦衣卫指挥使,那些锦衣卫也不敢作弊,每一军棍都打得“噼啪”作响。

    挨过打后,钱宁下地走路都不行了,连睡觉都只能趴着。

    撒气过去,朱厚照把小拧子、张苑、戴义和高凤等人叫来,想商讨下一步计划。

    钱宁这个宠臣挨打是在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情,所有人都不敢随便说话,尤其是不明白朱厚照真实意图的情况下。

    在揣摩上意上,就算常伴朱厚照身边的小拧子、张苑等人,也没法跟当初的刘瑾相比,说话做事克制许多。

    朱厚照来回踱步,一语不发,目光不时瞟向这帮惴惴不安的太监。但一炷香时间过去,一个敢说话的都没有,他们都站在那儿等别人开腔,自己则想混在人群中随大流。

    朱厚照终于忍不住了,发话道:“沈先生就这么领兵离开,本来指望让钱宁那狗东西把人追回来,然后一起出发去宣府,结果却泡汤了……你们且说说看,有什么办法能尽快把沈先生调回来?”

    没人应声,此时包括朱厚照在内,都不由看向张苑,似乎所有人都觉得,你张苑是司礼监掌印,理应站出来挑头,身份越高,责任越大嘛。

    朱厚照见张苑没有回话的意思,瞪大眼恼火地问道:“朕问话呢,你们耳朵聋了吗?”

    张苑一个激灵,他很清楚就算朱厚照这话不是挑明对他说的,但他不回话的话也会有大麻烦,当下支支吾吾道:

    “陛下,您看沈尚书前去的大同,与宣府相隔不远,陛下派人去传话,沈尚书未必会同意,他脾气可不小……”

    “你什么意思?”朱厚照脸色转恶。

    张苑道:“陛下,您看这样如何,咱就直接以兵马往大同镇去,如此出兵之地就定在大同……陛下何必非要往宣府镇去呢?”

    “嗯?”

    朱厚照显然之前没想过这层,被张苑提醒,当即愣住了,好像在思考这个建议的可行性。

    戴义在旁帮腔:“陛下,这主意好,咱就索性前往大同镇,总归要出兵,哪里不可?只要选择好方向抓紧时间赶路,不会耽误大事。”

    高凤则显得很谨慎,劝说道:“陛下,从居庸关到大同,要比前往宣府距离远多了,沿途也更加危险,若是出什么状况的话,怕是没有人马驰援……不若还是去宣府,那里到底有陛下行在,一切方便多了。”

    朱厚照皱眉:“去大同不是不行,但以朕手下人马的行军速度,想在半途追上沈先生,简直是痴心妄想……再者正如高公公所言,大同没有行宫,那里环境简陋,跟居庸关有什么区别?”

    张苑本来还想继续提议,但听朱厚照并无采纳之意,立即沉默下来。

    “陛下让我提建议,我照着做了,只是陛下不采纳罢了……如此事情就跟我无关,反正我动了脑子。”

    朱厚照道:“此路不通,还有什么好办法?最好能找快马去跟沈先生说,让他折返回来,或者转而前往宣府。”

    小拧子问道:“陛下可已派出快马?”

    朱厚照皱眉:“这种事不应该是你们去做吗?怎么,还要让朕来操心?之前让钱宁那狗东西去,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没完成差事不说,甚至连沈先生走的那条道都是揣测,这种混账留着有何用?”

    小拧子行礼:“那陛下当马上派人去追赶才是,多派些人,争取每条道路都有几个人……如此一来,就算沈大人所部行军速度较快,但比之驿马速度还是要慢不少,追上并不困难……”

    朱厚照点头,“亡羊补牢犹未晚矣,就算之前一次没追上,这次再派人去追赶应该来得及,来人啊……”

    就在朱厚照准备下令让人去追沈溪回来时,突然里屋传来丽妃的声音:“既然沈大人已经做出周详安排,陛下又何必非要强行改变呢?”

    说话间,丽妃从里屋走了出来。

    朱厚照侧头看了一眼,见丽妃身上一袭青衫,好像个文质彬彬的书生,头上带着顶小圆帽,看起来潇洒飘逸,不由眼前一亮。

    在场几名太监见到丽妃出来,都低下头来,不敢随便行礼问候……毕竟朱厚照没把带着丽妃出征的事情公开,就算他们看出眼前这位就是丽妃,还是装作不认识。

    朱厚照道:“你出来作何?朕正在商议军国大事。”

    丽妃道:“陛下要问策,身边人都可以进言,不是吗?”

    朱厚照这才想起来,当初之所以答应丽妃跟随出征,就是想听到不同的意见,尤其是一些逆耳忠言。

    朱厚照不由皱眉,有些懊恼……其实他留丽妃在身边主要还是为了好玩,至于进言什么的,以他一贯的大男子思想,并不愿听女人说什么。

    丽妃没给朱厚照反悔的机会,分析道:“陛下出京后已几次改变行程,这对整体战局进展有着极其不利的影响,若陛下此时领兵赶赴宣府,时间尚来得及,否则沈尚书抵达大同,临出兵时,宣府兵马还未就位,九边各处无法配合,很可能导致一场大败!”

    朱厚照脸色越发难看。

    他让丽妃进言,并不代表丽妃可以当众指责他,就算老师沈溪说什么他都不想听,更何况丽妃这个他眼中只是花瓶一般的女人。

    几个太监都有芒刺在背的感觉,低头不言,场面凝滞。

    朱厚照道:“朕只是略微改变计划,让沈先生随朕一起出征,其他并未有大的改变,怎么就不务正业导致战局恶化了?你说话前最好考虑清楚!”

    丽妃不依不饶地道:“陛下,请三思而后行,计划早就拟定好,当时陛下也是准允的,如果临时变动,敢问陛下可有考虑清楚后果?”

    “沈尚书到宣府来,那大同兵马归谁统调?如何做到两支兵马相互呼应?沈大人本要以身为饵引诱狄夷来犯,若陛下与沈大人同在一军,是否会大大增加陛下的危险系数?如果鞑靼人见我大明兵马强盛悄然退却怎么办?”

    丽妃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朱厚照听了目瞪口呆,在场太监也都傻住了。

    朱厚照本想骂丽妃多管闲事,但在丽妃这些问题出口后,一时间哑口无言,丽妃考虑的事情很全面,让他有一种甘拜下风的无力感。

    最后,丽妃总结:“沈大人几次跟鞑靼人作战都能凯旋而归,就在于受到的钳制很少,此番目标比以前更宏伟,当然要有完善的布局才行,如果临时变化,必会打乱之前部署,导致最后功亏一篑。恳请陛下以大局为重,按照之前的行军计划,早些去宣府。”

    朱厚照黑着脸道:“朕还没考虑清楚,你的意见,朕只能作为参考。”

    丽妃突然迈步走到朱厚照跟前,在几名太监好奇的目光中,凑到朱厚照耳边说了几句话,朱厚照听完脸色一变,至于他是要发怒还是怎样,几名太监没法预判,因为丽妃的出现已经出乎他们预料,而表现更是出人意表。

    丽妃说完话便退到一边,朱厚照一摆手,丽妃聘婷行礼完就退到后堂去了。

    朱厚照立在那儿,好像已有决定。

    张苑请示:“陛下,是否派人去追沈尚书?”

    “不着急。”

    朱厚照道,“其实刚才……咳咳,朕的谋士说的对,如果一味改变计划,恐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如战局恶化,天下人都会把责任推到朕身上,到时候朕有理也说不清。”

    张苑等人就跟见鬼了似的,一脸惊恐地看着朱厚照。

    如此任性的皇帝居然会被一个女人说动,这是他们怎么都预料不到的事情,朱厚照平时倔强起来几头牛都拉不回。

    朱厚照继续道:“朕并非昏君,对局势有着清醒的认知,现在看来,应该加快行程,早些抵达宣府才是……明天一早就出兵吧!”

    张苑急道:“陛下,这御驾仓促出关,兵马准备不充分,不妨休整几日。”

    本来行军与否,在张苑眼中无关紧要,可是就算他已决定跟沈溪合作,也不想太配合,现在朱厚照突然被丽妃说动,不管用的是什么手段,张苑都觉得不妥,他本来就对丽妃有很大的戒心,情不自禁就想阻止某些事发生。

    敌人支持的,自己就得反对。

    朱厚照道:“朕的话就是军令!马上出去传旨,明天一早出兵,每天行军必须六十里以上,如果有人在半道耽搁……哼哼,一律军法处置!”

    几个太监面面相觑,朱厚照态度前后转变太大,他们一时间适应不了,却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朱厚照对身边女人的宠爱程度,要比他们这些近侍更高。

    对于小拧子和戴义等人来说,虽然不知道朱厚照跟丽妃谈话的内容,也没有打探的想法,张苑就不同,离开朱厚照居所时,心里琢磨开了:“丽妃到底在陛下面前说了什么话?不行,我得去试探一下,看看她有何反应……她不是说要合作吗?问清楚总归对自己没害处。”

    张苑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回去后马上把臧贤叫来。

    “……张公公,您的意思是说,丽妃娘娘简单几句话就让陛下回心转意,决定马上出兵?”因为张苑能力不强,又喜欢在手下面前摆谱,以至于他说的话,需要臧贤好好理解才能明白其中之意。

    张苑皱着眉头问道:“你觉得那女人会说些什么?”

    臧贤知道张苑平时的傲慢,除了朱厚照和张太后外,没谁放在他眼里,不紧不慢地推测道:“陛下之所以改变主意,大概是丽妃娘娘的话迎合了陛下的喜好,亦或者所言在理吧,毕竟只有赶到宣府,才能保证战局不发生变化,陛下其实还是希望手下人进谏时说一些逆耳的忠言,所以……”

    本来臧贤分析得好好的,不过当他抬头发现张苑看过来的目光带着几分不善后,便知道自己失言了,赶紧低下头来,不再说话。

    张苑道:“这女人,愈发让人捉摸不透,她进入豹房的时间不长,却能得到陛下如此宠爱,豹房那么多女人之中,她入宫为嫔妃的可能性最大,陛下有可能会册封她为正式的妃子……”

    “难!”

    臧贤摇头道,“以小人所知,这件事并不完全由陛下做主,还得有太后和皇后娘娘的准允才行,您觉得,两位贵人会同意让宫外的女人进宫?丽妃是什么出身,到现在也没人知晓,小人努力过,但对于她入豹房前的情况,可说一无所知,这个女人就像是凭空出现的……”

    张苑怒道:“让你办个事都拖泥带水,这个女人莫非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成?”

    臧贤为难地道:“张公公,如果是陛下下旨彻查的话,应该能查到,但现在厂卫那边阳奉阴违,你让我有什么办法?听说丽妃娘娘是京城某个世家大户豢养的外室,但这种女人比比皆是,大户人家多如牛毛,从何去查?”

    “这女人……不会是他想办法塞到陛下身边的吧?”张苑突然嘀咕起来,因为说话的声音很小,指向也不明确,臧贤根本没听清楚,当下好奇地问道:“张公公说什么?”

    张苑一摆手:“先不论这女人的来历,总归不简单,她之前已对咱家示好,看来也是觉得钱宁这小子不可信任……既然她有办法随同陛下出征,还能能力改变陛下的主意,那利用一下她应该没什么坏处吧?”

    “呃……这个可难说。”

    臧贤中肯地说道,“既然连张公公都觉得丽妃娘娘不简单,就不存在谁利用谁的问题,或许她也是想借助公公您的力量来铲除异己,比如说那些在豹房跟她争宠的女人……”

    张苑马上想到花妃,也想到之前花妃对他的示好,当即皱眉,“豹房里的女人好像都在找外面的人帮忙,这些女人想要入宫,野鸡变凤凰,必然要跟宫里的管事太监或者外面的大臣联系才行……之前丽妃有钱宁相帮,现在钱宁目中无人,这才是她拉拢我的主要理由吧?”

    张苑道:“咱家准备去见丽妃一次,从她口中探知一些消息,你有什么好提议?”

    臧贤没想到张苑对他如此倚重,无论做什么事都来询问对策,臧贤除了觉得荣幸外,心中也隐隐感觉有些不安,因为这意味着张苑不能独自挑起大梁,这对他这样依附于张苑的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臧贤带着复杂的心情,中肯地提了几条建议,张苑连连点头,一脸恍然的模样,但臧贤心中却没底,不知张苑是否听进心里去了。

    张苑离开时,臧贤还想提醒一下,但想到张苑能力不强却很自负,不喜欢别人啰嗦,也就把话收了回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