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三七章 皇差不好当
    朱厚照的确是睡着了,不过沈溪也没有打诳言,回去后直接整兵出发。

    为了不让战事向着对大明不利的方向发展,就算朱厚照不着急前往宣府,沈溪还是迫不及待率兵出了居庸关,准备走美峪所、鸳鸯口、徐家庄堡前往大同。

    当朱厚照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分,这会儿沈溪所部兵马已进八十到一百里,对于沈溪手下这批从东南沿海一路走到华北的将士来说,这样的行军简直是小儿科,没有任何压力。

    这不过是京城周边地势较为平坦的道路,就算是东南闽浙一带山峦丘壑纵横之地,一天行军七八十里也属家常便饭。

    跟着沈溪打仗,将士们都很有觉悟,那就是必须得吃苦耐劳,就算身体再疲惫,依然干劲十足,问题就在于不是每个士兵都有机会跟着沈溪打仗,能跟随沈溪这位当代军神出征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

    朱厚照打着哈欠起来洗漱,小拧子颤颤巍巍站在旁边,手上捧着沈溪交给他的奏疏,不知该怎么跟朱厚照呈奏。

    朱厚照对于沈溪领军离开之事懵然无知,手头动作不紧不慢,不时打两个呵欠。恰在此时,钱宁出现在门前,遥遥弯腰禀报:“陛下,您终于醒来了……沈尚书领军西去已有一天时间。”

    “什么?”

    朱厚照脸只洗了一半,听到这话,诧异地抬起头,先看了看旁边愣住了的小拧子,再瞄一眼满脸谄媚笑容的钱宁,一伸手让旁边侍候的太监把干布递过来,随便往脸上擦了擦,然后扔进盆子里,信步走到桌案后坐下,招呼道,“进来说话吧!”

    钱宁这才进到朱厚照下榻的房间,低着头,脸上带着一抹晦涩难明的窃喜。

    朱厚照一拍桌子:“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宁正要回答,小拧子突然“噗通”一声跪到地上,“陛下,奴婢真的劝过沈大人,请他务必留下,不过沈大人执意要走,让奴婢把奏疏呈奏陛下,可陛下睡得正香,奴婢只能……陛下,奴婢真的出面挽留过……”

    朱厚照这才留意到小拧子手上原来一直拿着奏疏。

    等小拧子膝行上前呈递奏疏,朱厚照仔细看过后,脸色变得铁青,一拍桌子,喝道:“小拧子,昨夜朕让你去跟沈先生传话,你没如实告之?”

    小拧子一副要哭的表情:“陛下,沈大人说了,此去宣府不会有危险,所以让陛下……在胡大人护送下自行前往宣府去便可。”

    朱厚照怒道:“朕是让你去跟沈先生说这些吗?分明是让你告诉他,朕改变主意了,准备全军合兵一处,自宣府启程,由张家口堡出塞,讨伐草原之敌……朕不想分兵,你明白吗?”

    小拧子不停磕头,显然不认为朱厚照有跟他说过这番话。

    身为奴才,没办法反驳皇帝,所以小拧子就算占理也只能跪地磕头求饶。

    钱宁则得意洋洋:“陛下,以臣所知,沈大人一大早便来见陛下,当时臣去跟沈大人说,让他回去,等候陛下安排,谁知沈大人不听劝,一直坚持留在外面,若不是拧公公多事,出去见过沈大人的话……沈大人没机会把奏疏呈递陛下,或许就不会走了。”

    朱厚照打量小拧子,生气地呵斥:“看看你做的好事!”

    小拧子继续磕头,心里把钱宁恨死了,却不敢为自己辩解。

    朱厚照道:“好在沈先生出发没多久,快马去追应该来得及……立刻派人去向沈先生传朕的口谕,着其立即折返居庸关,沈先生率领的人马可以继续向大同进发,但本人无论如何都得回来,朕要跟他一起出兵!快去!”

    钱宁笑道:“陛下,这件事交给臣去办便可,臣一定把沈大人追回来。”

    “好!”

    朱厚照点头,“如果能追回来,朕算你大功一件!”

    ……

    ……

    钱宁异常得意,觉得自己肩负皇命,终于有机会在沈溪跟前耀武扬威。

    “你沈之厚不是急着出兵吗?当时在隆庆卫指挥所大门外,对我不屑一顾,说我是什么不相干的人,现在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嘿,到时候我要求你跪在地上听宣,好好羞辱你一下!”

    钱宁领命后离开朱厚照的房间。

    在钱宁看来,沈溪走不了多远,就算行军速度再快,他以快马追赶,一晚上绝对能把人追上。

    可钱宁忽略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根本不知沈溪走的是哪条道,也没问守关士卒,事实上就算他问了也没人能回答他,因为前往大同的路有好几条,更有许多乡间小道,如果不是经常关注宣大一线地势地形的人,很容易便会错过。

    钱宁出来时,恰好遇到前来奏事的张苑。

    张苑看钱宁笑容满面出来,心里顿时来气,这会儿他正跟钱宁暗中争斗,为此甚至不惜跟丽妃达成和解的协议,目的是拆散丽妃跟钱宁之间维系的松散联盟。

    钱宁趾高气扬,面对张苑这位内相,居然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错身而过,这让张苑越发气恼。

    张苑进入房间,见小拧子跪在地上,朱厚照坐在椅子上一语不发,好像在生闷气。

    张苑虽然拥有不经传报直接面圣的权力,但朱厚照此时正在气头上,当即皱眉问道:“张公公,你来作何?不是也想说沈先生领兵自顾先行之事吧?”

    张苑上前行礼,然后恭敬说道:“老奴也是刚得到消息,沈尚书直接领兵往大同去了,好在他并未从陛下亲率人马中抽调……”

    朱厚照打断张苑的话:“沈先生在你眼皮子底下带兵出征,你不知道前往阻拦一下?”

    张苑心想:“这都能怪到我身上?不是在您老眼皮子底下走的么?他早上来见过驾,你既然不想分兵,直接召见然后下道谕旨即可,此时怪我有何用?”

    张苑小心翼翼地辩解:“陛下,是这样,老奴得知情况后立即前来请见,希望陛下下旨阻拦,却被锦衣卫拦在外面,说是陛下尚未醒来,老奴怕耽误大事,以军情紧急为由硬闯,结果……却被钱指挥使拦住!”

    “什么?”朱厚照不由皱眉。

    跪在地上的小拧子哭丧着脸道:“陛下,奴婢来见您时,也是被钱指挥使拦住,他说,就算城破人亡也不许打扰陛下清梦。”

    小拧子很有眼力劲儿,如今张苑在朱厚照面前主动攻击钱宁,他自己也早就对钱宁不满,理所当然借力打力,跟着张苑一起落井下石,可笑钱宁还得意洋洋出关却追沈溪,却不知自家后院已着火。

    如果只是张苑或者小拧子中某一人攻击钱宁,朱厚照或许不信,但现在两人同时这么说,再加上他们都是与朱厚照朝夕相处的近臣,也就当二人所说是真的。

    朱厚照黑着脸道:“钱宁好大的胆子,谁给他的权力,居然阻拦你们觐见?”

    小拧子委屈地道:“不但如此,连沈大人之前求见陛下,也是被钱指挥使阻挡在门外,还不允许我们通传……”

    朱厚照瞪着张苑问道:“张公公,可是如此?”

    张苑本想点头,但想到朱厚照平时的性格,还有沈溪之前的提醒,立即警觉过来,摇头道:

    “老奴当时不在这里,所以……并不知晓情况,若知道的话,老奴一定会帮沈尚书见陛下,如此陛下才好亲口下旨,阻止沈大人分兵之举。”

    朱厚照脸色不太好看,不过却没说要惩罚钱宁或者怎样。

    小拧子和张苑心头雪亮,无论朱厚照对谁有意见,首先考虑的都是这个人做事的动机,如果是出于对他的忠心或者忠于职守,那就算再大的错误也可以饶恕,此前张苑便借助这一点顺利坐稳司礼监掌印之位。

    朱厚照道:“这件事暂且不提,看看钱宁是否把沈先生追回来,无论如何,朕都要跟沈先生一起进兵……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张苑道:“陛下,老奴还有要事启奏。”

    “说!”朱厚照气冲冲道。

    张苑有些犹豫,说话吞吞吐吐:“陛下,大军自京城出发后,地方奏疏一概呈递通政司,再转呈陛下跟前,现在奏疏尚能及时送到居庸关,但……要是再送到宣府,怕是太过折腾……”

    朱厚照皱眉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留在居庸关帮朕打理朝事?”

    “老奴并无此意。”

    张苑见朱厚照又有发火的倾向,语气越发慎重,“老奴之前听闻,一些地方上的奏疏被京城各衙门自行扣下,通政司那边并没有收到,老奴不知什么人在背后作梗……”

    朱厚照道:“这种事也要请示朕?你自己去调查清楚,再来跟朕启奏不行吗?”

    张苑显得很为难,“老奴并非不能处置,不过听闻事关阁臣以及吏部何尚书,年前至京城参加吏部考核的地方官员,如今都在主动向何尚书靠拢,再加上内阁两位大学士……还有新晋进士……听说有人想在京城组织小朝廷,绕过陛下旨意办事!”

    朱厚照怒道:“岂有此理!这件事你去彻查清楚,如果真有人想自行组建小朝廷,朕绝对不轻饶!”

    张苑再道:“陛下,老奴还有一事。”

    “能一次性说完吗?如果再这么啰嗦,朕把你推到一线去跟鞑子拼命!”朱厚照怒道。

    张苑小心翼翼地道:“陛下,老奴得知,军中似乎有人跟草原部族私通,这件事尚未调查清楚,不过好像……跟陛下身边亲信有关。”

    朱厚照本来很愤怒,听到这话后,神色变得谨慎起来,道:“张公公,有些话你最好别胡说,如果查无实证,你知道该当何罪吧?”

    张苑低下头:“老奴一定会查清楚,而且掌握确凿的证据后才敢在陛下面前呈奏,现在只是得到只字片语,请陛下给老奴权限,让老奴可以彻查此案。”

    朱厚照想了下,点头:“朕御驾亲征军中都有人敢跟贼人私通,胆子可真不小,难道想诛灭九族吗?这件事……事关重大,朕不想让人知道朕怀疑身边人,就由你去查,小拧子,这件事你不得透露任何风声,知道吗?”

    这边朱厚照不清楚张苑的用意,小拧子却心知肚明,张苑分明是找机会打压异己,张苑很可能会把这把火烧到钱宁或者是他头上,但在朱厚照冷厉的目光下只能俯首领命:“奴婢知晓了。”

    朱厚照再次提醒:“张公公,无论你查到谁,都不许轻举妄动,一定要把罪证拿给朕看,由朕来定夺。如果你真查出有人这么狼心狗肺,朕重重有赏……要是没别的事情,你们退下吧,朕需要静静!”

    “是,陛下!”

    张苑和小拧子领命后,从朱厚照的房间退了出来。

    ……

    ……

    张苑很得意。

    他之所以突然去找朱厚照说事,是得到臧贤的提醒。

    之前张苑把臧贤留在京城,但出来后很快发现势单力薄,便派人去把臧贤叫来,臧贤一到就为张苑出谋划策,肯定张苑跟丽妃交好乃上上之选后,还给张苑出了个主意,让张苑找机会跟朱厚照奏事,获得超越律法的“监察权”。

    这权力看起来不大,只是调查军中将士跟鞑靼人私通,但因为有了朱厚照授命,张苑就可以上查皇亲国戚,下查文武大臣。

    这是个跳出朝廷框架外的权力,让张苑可以掌握主动权,牢牢把控中军的话语权。

    看谁不顺眼,就把谁往叛逆的身份上扯,反正大明官场栽赃诬陷的例子比比皆是,因为大明有着独立于朝廷监察制度的特务系统存在,使得大明官场充满黑暗和潜规则。

    出了朱厚照住所,张苑本想离开,但很快便把目光留在跟他一起出来的小拧子身上,笑着调侃:“小拧子,你倒是挺机灵的,咱家刚说一句,你立马就帮咱家攻击钱宁……钱宁那小子太过嚣张,你也觉得他该死,是吧?”

    小拧子神色拘谨:“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张公公不用如此抬举小人。”

    张苑笑呵呵道:“咱们都是一路人,东宫出身,再加上咱们是太监,心连着心,怎么都比钱宁那狗东西亲近……小拧子,我看你不妨就此跟着咱家,管保你在司礼监步步高升,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在朝堂呼风唤雨,你看如何?”

    小拧子抬头看了张苑一眼,低下头时目光中满是鄙夷,但语气中却没有表现出来,小心翼翼说:“小人没那福气,能在陛下跟前侍候,为陛下端茶递水跑跑腿,就已经是天大的福气,别的事情小人不敢想。张公公若要提拔亲信,还是从那些能力卓著的老太监中选吧,小人不想离开陛下。”

    “你小子倒是挺忠心的嘛,别嘴上一套心里一套才好。”

    张苑恶狠狠地盯着小拧子,“别的不说,先把钱宁那王八羔子拉下马来,你可得出大力才行,你也知道钱宁现在有多嚣张,如果你不肯帮忙的话,咱家就当你跟他是一伙的,把你们一起解决了!”

    小拧子故意装作受到惊吓的样子,俯身道:“张公公说怎样,便怎样,小的听从您的号令便是。”

    ……

    ……

    钱宁去追沈溪。

    一天一晚下来没有任何结果,于是派人四处打听,才知道沈溪跟他走的不是一条道,至于具体是哪条道他茫然不知,最后只能灰头土脸回居庸关去跟朱厚照回禀,而此时朱厚照人还滞留关内,对于领军前往宣府的事情好像已抛在脑后。

    朱厚照对前来质询的胡琏等人的说法,是要等沈溪回来后一起走。

    钱宁返回居庸关已经是三月二十六晚上,他跪在朱厚照面前,把情况大致一说,朱厚照暴跳如雷。

    “……你去了足足两天,居然连人影子都没看到?难道你每到一处驿站不先问问,就这么蒙头蒙脑去追?”

    朱厚照显得很不可思议,觉得再蠢的人也不会蠢到钱宁这种地步。

    钱宁苦着脸道:“陛下,臣打听过了,可惜一无所获。沈大人领兵不按常理出牌,多在荒野驻扎,所以沿途驿站一问三不知,微臣硬着头皮往前赶,结果足足走了三百多里还是杳无踪迹……臣觉得沈大人居心叵测,不然的话他为何不走官道而专挑那些没人的小路行进?”

    朱厚照“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怒不可遏:“自己没本事,却喜欢给别人头上扣屎盆子?沈先生领兵去大同,数来数去就那么几条道,你自个儿找不到还说旁人有阴谋……朕眼瞎了看错你这狗东西,昏聩无能之至!”

    钱宁耷拉着脑袋,一句话都不敢说。

    过了好一会儿,朱厚照气稍微消了些,又才问道:“你真认真找过了?不是逛遍朕吧?”

    钱宁道:“回来后臣找隆庆卫指挥使问过,他向臣介绍了几条不见于地图的小路,沈尚书应该是走北边那条道,沿途要过几条大河,让人实在想不明白……沈大人一定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以战代练,一定是这样,沈尚书跟朕讲兵法时说过,练兵最好的时机就是行军打仗路上,如果单纯在校场上练不会有多少成效……”

    朱厚照先侃侃而谈几句,随即破口大骂,“你什么东西,有资格让朕告知你这些?不过是个谄媚小人,不断在朕面前攻击这个攻击那个,朕看你才不是忠臣。来人,拖出去打二十军棍,以儆效尤!”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