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五七章 姑嫂情
    沈溪走后,云柳心里非常失落,怔怔地站在那里,直到熙儿进到正堂出现在她面前。

    “……师姐,大人走了吗?你可有跟大人提及马昂妹妹的事情?”熙儿关心地问道。

    云柳道:“大人不让我们管,显然对那女子有很深的爱意,坚持要把她留在身边。”

    熙儿咬着牙道:“这女人,居然抢夺大人的宠爱,师姐,咱们这不成了养虎为患吗?要不连夜把她送走,就说她自己逃走的!”

    云柳怒道:“这种话你也敢说?违背大人的意愿自行其是,若消息泄露,你还想留在大人身边?”

    熙儿撅着嘴,显得很不甘心。

    “也罢!”

    云柳道,“无论这女子是谁,接近大人的目的又是什么,至少她得到大人的怜惜,这是她的福气,我们本就不是大人内宅之人,没资格过问这些,大人现在对我们已是礼重有加,还能强求什么?”

    熙儿想了想,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点头。

    云柳有些担忧地道:“你可不能对此女有任何不敬,既然大人不让我们管她的事情,那就彻底撒手,若让她找到机会告状,对你我没有任何好处……还是按照大人的吩咐,按部就班行事便可。”

    “知道了,师姐,我就当她不存在还不行吗?管她做什么呢!以后她得不得宠,跟我们姐妹没有任何关系。”

    ……

    ……

    马怜寓居的小院内,一直到日上三竿,马怜才起床。

    虽然之前已在朦胧中知道沈溪离开,但因当时太过困倦,她没有起来相送,而且她不太喜欢离别时的伤感,索性便让自己睡饱才起床。

    等她整理完毕后,帮她整理头发的丫鬟称赞道:“夫人真好看。”

    “就你嘴甜。”

    马怜嗔骂一句,对着铜镜里的自己,微微斜着头看了看,摇头道,“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没法吸引大人……大人身边的红颜知己太多了,每一个都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丫鬟瞪大了眼睛,颇不以为然:“奴婢不信,这世间还有比夫人更漂亮的女子。”

    马怜回过头看着丫鬟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世上的美人儿多不胜数,我不过是兄长送给大人的礼物,并不是什么夫人……记得在大人面前切不可如此称呼。”

    恰在此时,门口传来老妈子的声音:“少奶奶,之前探望您的那位夫人,现在又来了。”

    马怜稍微整理一下妆容,站起身来,亲自出去迎接自己的嫂子。

    但见一名娴静的女子提着个篓子,缓步进到院子,马怜上前行礼:“见过嫂嫂。”

    妇人浅浅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道:“这是哪里的礼数?应该是妾身给你行礼才是。”

    马怜赶紧过去相扶,随即姑嫂二人进入屋内,妇人看了看凌乱的软塌,惊讶地问道:“都这时辰了,你才起来?”

    马怜道:“大人昨夜留宿于此,走得很早,我因为很晚才睡,因而未能早起相送,便这样了……”

    说到最后,马怜发现妇人目光中有种“会意”的神色,随即娇颜染赤。

    妇人放下篓子,从里面往外掏东西,“你兄长前两天又送来消息,说是二月中回京,朝廷三四月便要出征塞北,到时候你兄长会跟着一起出征。”

    “嫂嫂,这些是……?”

    马怜看着眼前的东西,非常惊讶,因为眼前不但有黑米、花椒、风干牛肉等土特产,还有金银首饰等值钱的东西。

    妇人道:“权当是给你的嫁妆……你兄长带回信来,特别说明,给你就等于是给沈大人,沈大人对老爷多有提拔,正愁没地方给大人送礼呢。”

    马怜摇头:“只管拿去给大人,送到我这里作甚?”

    妇人笑道:“给你是一样的,夫妻本为一体嘛。再者,你需要这些东西傍身,以后你若想更进一步,进到沈家内宅还得靠这些东西打点……另外,你还可以拿这钱买一些胭脂水粉什么的,女人应该多一些笼络男人的手段。”

    马怜道:“不求进沈府,待在这里等候大人归来也挺好的。”

    “你个傻丫头,才多大点儿?对于男女之事都是一知半解,之前没教你,是让大人见到你生涩的一面,男人嘛都有一些偏好,现在你不再是黄毛丫头,一些事情也该教给你,也是为了让你以后在沈大人跟前多些争宠的机会。”

    妇人白了马怜一眼,随后凑近神秘的笑道。

    马怜争强好胜,听嫂子说得自己就跟个孩子一样,有些不太高兴,当即道:“嫂嫂还是留着手段笼络兄长吧,我不需要这些,宁可用真心对待大人,这才是我认为最好的固宠方式。”

    妇人笑了笑道:“此话听来都觉得天真,若靠一颗真心便能把男人笼络住的话,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独守空闺的女人……你也不好好想想,你会用真心,难道沈大人家里的女人就不会?沈大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外宅,他在外面养多少女人你知道?”

    马怜香腮紧绷,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妇人再道:“男人心思都一样,身边养着女人,还老想着外面的野花,有权有势后女人就更不会少了,家里养外边也养……你兄长虽未纳妾,但之前在延绥他手头宽裕时外面少了女人吗?不过没纳进府罢了。这次他得沈大人垂青,立下军功,回来后得到实缺,相信要不了多久便会纳妾。”

    马怜脸色不悦:“我本就没指望大人一直留在这里。”

    “所以我才说让你有一些手段,能笼络沈大人。”

    妇人道,“这位沈大人,在朝可说呼风唤雨,之前民间都在传,说刘瑾倒台后必然有人接替专持权柄,最有可能的便是沈大人,你现在留在沈大人跟前,那是因为你年少无知而且身上带着一股纯真无邪,你这样的女子,就算生下一儿半女也无法走进他心里,再不争宠的话,将来你只有跟孩子在这里日思夜想,但可能一年半载都见不到他一次……”

    马怜低头不语,她是聪明人,知道妇人没有威吓她,所说问题非常现实。

    妇人继续道:“何况你未必能有一儿半女,你得大人垂青才几次?你这年岁,并非生儿育女的最好时间,就算侥幸怀上,孩子未必能长大成人,若连孩子都没一个,那你可能彻底失宠,无人问津,连嫂嫂我都不如!”

    马怜道:“嫂嫂现在日子不是过得挺很好吗?就算兄长纳妾回来,嫂嫂也是一家之主母。”

    “呵呵。”

    妇人脸上带着自惭的笑容,轻叹道,“很多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知为何我时常来看你……算了,有些事不说了。该教给你的东西,必须要教,不然我这个嫂嫂就是害你,而且你兄长也希望你能得到沈大人垂青,有你适当吹些枕边风,你兄长才更有机会上进,毕竟春暖花开后对北方蛮子一战,将是你兄长真正建功立业的机会。”

    “嫂嫂,如果你不想,还是不教了吧!”马怜虽然也知道妇人所言未尝没有道理,但她还是不想听从旁人指点。

    妇人站起身来,走到马怜跟前,用手指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你当我是害你?现在我能来见你,过些日子怕就不行了,今日来的时候有人跟着,分明是在监视我,以后你住在哪儿都未必知晓,那时只能靠你自己。”

    马怜目光中有些不舍:“我会跟大人说的。”

    妇人摇头道:“你还是弄清楚沈大人几时过来,最好的方式,莫过于让沈大人对你有更多眷恋……你兄长这人,为了得到权位几乎是不择手段,可马家还剩什么?除了你之外,不就是我了?”

    “嗯!?”

    马怜是聪明人,立即醒悟过来,花容惨淡。

    妇人又轻轻叹了口气:“对你兄长来说,只要能得到权势,你我都是可以牺牲的,这位沈大人是英雄豪杰,嫂嫂对他也是仰慕已久……”

    言语间,妇人用一种热切的目光望向马怜,不过这次马怜却主动把目光避开。

    妇人不依不饶道,“让嫂嫂见到沈大人,对你对我对你兄长都是好事,我能说的不多,咱姑嫂二人能相处的时间有限,赶紧把该教给你的说出来,免得以后没机会相见。”

    “嫂嫂,兄长他……实在太过分了!”马怜咬着牙道。

    妇人苦笑道:“一切都是为家族的利益,换了谁也不可能拒绝,你兄长现在已尝到甜头,这次家书中再次催促,你当我为何每次都来?唉!咱们女人命苦,必须得依靠男人生存……不要把所有希望都放在男人身上,他们对你好的时候甜言蜜语,百依百顺,反之长年累月都不来看你一下……”

    马怜点头:“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时间不多,把事情交代完我就该回去了!”

    妇人言语中带着唏嘘,不得不赶紧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有些事,我只能大致告知你,剩下的需要你自己慢慢领会……”

    妇人在说,马怜在听,才不多便已面红耳赤,连连道:“嫂嫂,还是不说了吧?”

    妇人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怎么?听听便觉得害羞了?嫂子还没觉得怎样呢……这些在闺房中对女子来说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你当嫂子是害你?”

    “可是……我还是不能接受。”马怜撅着嘴道。

    妇人无奈道:“把东西教给你,听不听是你自己的事情,没人逼你学,等失宠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些多有用了。沈大人身边那些女子,都是大家闺秀,论出身和谈吐哪个不比你强?但她们比你更拘谨,这才是你的优势所在。”

    马怜蹙眉道:“嫂子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些军户或者是平民出身的女人,最大的优势就是不要脸?”

    “话虽难听,但事实便是如此!”妇人用严厉的口吻道,“为何你大哥仍旧对外面的女人念念不忘?不是因为我没有尽到妻子的责任,而是外面的女人比我更没脸没皮!认真学,如果你现在不想学或者学不会,那可能嫂子会亲自教你!嫂子也不想走这一步!”

    马怜这下更觉得委屈了。

    一个纯真无邪的少女,突然见识到世道险恶,打从心眼儿里抗拒这么多黑色和灰色的事物。

    之后妇人再说什么,马怜便不再带着羞涩的心态去听,神情隐现羞愤,觉得这些事对女人太不公平。

    妇人见小姑子心不在焉,也未加勉强,最后轻叹道:“该说的差不多就是这些,之前未整理过,或许有疏漏之处,回头想起再告知你……如果你以后住在深宅大院出不来,记得找人送封信出来……就算家里面见不到你的人,让人给你传递书信也是可以的,你毕竟识字。”

    “嗯。”

    马怜点了点头,看向妇人问道,“嫂子若知道大人几时来,会……来吗?”

    妇人先是沉默,半晌后点头:“会!这是你兄长的吩咐,身为妻子,就该体会丈夫的难处,我已是马家人,为了马家中兴,任何牺牲都值得,而且……这种日子我过够了,或许能改变一下呢?”

    马怜不由皱眉,而且越皱越深。

    最后妇人看着马怜道:“你放心,嫂嫂不是那种恬不知耻之人,将来不会跟你争什么,况且以沈大人的为人,应该不会做出强占人妻女的事情,要争宠的人是你,不是我,我做任何事都是帮你,整马家。”

    “嗯。”

    马怜生在一个畸形的家庭中,虽然心底很不情愿,但对于一些事的忍耐程度,却比普通女人高得多。

    妇人站起身来:“东西全都拿出来了,篓子我带走,你看还需要什么,以后有机会我给你一并送来。”

    马怜道:“贵重物件儿不必往这边送了,我只想吃嫂子做的枣花糕。”

    “就知道吃,跟小时候一样,简直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妇人有些怨责,“咱姑嫂二人相处时候不短了,我一直把你当闺女看待,虽然咱们年岁相差不多,但自从进马家门开始,不都是这么过来的?有些事,你别怨嫂嫂,这世道不由人,没有谁愿意走到这一步。”

    马怜贝齿咬着下唇,走过去,跟妇人轻轻拥抱一下,随即拿出一些东西来,都是沈溪让人送来的精致布料和一些首饰。

    马怜道:“这是我送给嫂嫂的,兄长不会疼人,但我会,在我心目中嫂嫂是这世上最知情守礼的女人,没有谁能比嫂嫂更有魅力。”

    妇人不由莞尔:“瞧你这张嘴,跟以前一样甜,那么讨人喜欢,等你面对沈大人的时候也记得小嘴甜一些。”

    马怜或许想到什么,羞赧地低下头。

    “走了。”

    妇人道,“不知道还能见你几回,一定记得问大人几时过来,以后你兄长全靠你了,你跟了沈大人,就好像入宫当了嫔妃一般。”

    “嫂嫂,不必说了,我记下了!”马怜一跺脚,羞恼地道。

    妇人不再多言,无奈摇头后,出得门来,马怜亲自相送。

    刚走出门口,姑嫂二人不由停下脚步,门前站着一个女子,马怜认识,正是沈溪身边得势的云柳。

    *************

    ps:今天租住的地方停电四次,每次写到一半就断电,稿子清零,折腾死人了。

    浏览阅读地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