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正文 第一九五二章 君臣同乐
    朱厚照素以荒唐怪诞而闻名于世。

    在宫市赐见大臣,也算开创历史先河,当沈溪、刘瑾、张彩、曹元、杨一清、魏彬、张永、仇钺、王陵之等人到朱厚照跟前时,周围全都是围观的太监和宫女。

    “参见陛下。”

    由刘瑾带头,所有人面向皇帝行礼。

    刘瑾下跪,魏彬和张永也都下跪,仇钺和王陵之作为武将单膝下跪,沈溪、杨一清、张彩和曹元等文臣则只需拱手行礼便可。

    “参见陛下!”周围的太监和宫女不明就里,见眼前几位贵人都下跪了,只能跟着下跪。

    朱厚照伸出手来,笑着说道:“免礼,今日不必太过拘谨,就把这里当成市井便可,朕今日与民同乐。”

    刘瑾在曹元相扶下站起身来,奉承道:“陛下真乃圣君明主,体贴民生疾苦,与民同乐,理应受万民仰慕……老奴代天下万民叩谢天恩。”

    说完,刘瑾再次跪下来磕头,显得非常恭敬。

    受刘瑾感染,在场大多数人都跪了下来,连张彩和曹元也都下跪,唯独沈溪和杨一清没有随大流,在二人看来,眼前这一幕就跟场阿谀谄媚的闹剧一般。

    “免礼免礼,朕都说免礼了。”

    朱厚照虽然催促众人起来,但脸上的笑容显而易见。

    可见平时这位皇帝对于这种恭维话没什么免疫力,等众人起身后,朱厚照目光落到沈溪身上,点头道:“沈尚书,好些日子没见,上次见面……朕都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

    刘瑾往沈溪身上瞄了一眼,脸上依然挂着自得的笑容。

    沈溪心想:“你这作皇帝的也是记性不好,上次见面正是在朝堂上,我站出来弹劾刘瑾,你回护有加,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被发配到宣府……年纪轻轻就老眼昏花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沈溪正色道:“微臣往西北大半年,除安稳地方军务外,再就是领兵平息叛乱,但在微臣率军抵达宁夏镇前,叛乱已被平息,此战功劳应为杨中丞和地方军将所有……”

    毫无征兆和来由,沈溪一上来就奏报军功,而且言明首功跟自己无关,如此一来不但朱厚照没料到,连刘瑾都很意外,刘瑾从来都是拿自己那套去揣度别人,心说:“沈之厚居然如此豁达,轻轻松松便把首功让出去了?如果他要争取的话,怕是没人能跟他竞争。”

    朱厚照脸色稍微有些尴尬:“沈尚书,关于军功之事,到宴席上再说,先陪朕在宫市走一走,感受一下不一样的市井之乐。”

    “对,对!”

    张苑蹿出来,眉飞色舞地道,“陛下为今日赐宴,已准备多时了。”

    他不站出来还好,这一卖力表现立即遭致很多白眼,尤其是刘瑾,皱着眉头想:“这狗东西怎么跑这儿来了?不是打发他去做事了么?”

    朱厚照一摆手:“沈尚书,诸位爱卿,请吧?”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正德皇帝把沈溪摆到了最前面,但其实在场文官中地位最高的乃是吏部尚书张彩,但张彩对自己的分量掂量得很清楚,知道朱厚照对自己没多少欣赏,不敢跳出来争夺什么。

    “请。”沈溪做出请的手势。

    朱厚照看了在场几位,突然有些好奇:“对了,怎没见谢阁老和焦大学士他们?今日赐宴没请吗?”

    刘瑾立即想起朱厚照派出去发请柬那些人,多数被他拦了下来,赶紧解释:“刚得到消息,谢阁老等人说正在病中,今日不便赴宴。”

    “怎么会同时生病?”

    朱厚照不由皱眉,似乎又在琢磨刘瑾说话是真是假。

    刘瑾生怕朱厚照怀疑自己,再次出言为自己辩解:“或许是诸位大人觉得不适合出席这种场合,便称病不来吧。”

    朱厚照正在兴头上,加上刘瑾刚才对他的阿谀奉承很得他欣赏,也就没有过多怀疑是刘瑾从中作梗,再被刘瑾如此一挑拨,马上想到那些文臣满肚子的意见,也就觉得刘瑾说的可能是事实。

    刘瑾见朱厚照仍旧愁眉不展,当即看着沈溪,挑衅地问道:“沈大人,您说是否如此?”他有心试探沈溪是否会跟他作对,眼神里满是杀气。

    沈溪不冷不热地笑了笑,回道:“在下刚回京师,朝中之人一概未见,怎知京师内这许多官员的私事?刘公公问错人了吧!”

    虽然这回答稍显敷衍,但好歹沈溪没有揭穿刘瑾的谎言。

    刘瑾脸色先是一沉,随即冷笑一声,再用媚笑望向朱厚照。

    朱厚照摆摆手:“不来也罢,今日是宴请功臣,有诸位来朕就很高兴了……诸位卿家,请吧!”

    ……

    ……

    朱厚照走在前面,引领大家闲逛,很快宫市便恢复以往热闹喧嚣的场面。

    不过这跟朱厚照最初来宫市时氛围有很大不同,主要原因在于在场的太监和宫女都知道皇帝和大臣们就在身边,战战兢兢,根本放不开手脚,一切都好像是在演戏,失去了真正市井的味道。

    即便如此,朱厚照也饶有兴致,不断给与宴诸位介绍宫市各建筑的用途和妙处。

    在场除了沈溪外,基本都在恭维朱厚照,尤其是刘瑾,从始至终奉承话都没断过,好像要防止沈溪和杨一清出来插话。

    “沈先生,你觉得朕的宫市如何?”

    朱厚照发现沈溪不怎么说话,注意力逐渐放到了这位深得他赏识的前东宫讲官身上,更愿意得到在他看来学究天人的沈溪的认同……在场这些人中,有着朱厚照先生身份的人只有沈溪一人。

    年岁小,但出身和资历实在太过显赫,这也是刘瑾忌惮沈溪的最根本原因。

    沈溪语气淡漠:“集市非集市,宫廷非宫廷,陛下若真要与民同乐,为何不深入民间,而非要留在宫中?”

    这话基本秉承文官直谏那一套,在朱厚照听来很不中听,不过这话仔细想想其实无从反驳……你既然标榜要与民同乐,那就应该去真正的民间,现在在宫里凭空创造出一个假的市场来,说白了这只是满足你的特殊癖好罢了,跟与民同乐拉不上半点关系。

    刘瑾终于抓住机会,讽刺道:“沈大人,您这话说得可就不中听了……陛下正是要体查民生疾苦,才在宫里创造如此场景,感同身受……以陛下尊贵的身份,怎可轻易出宫?若被歹人袭击当如何?”

    朱厚照没有说话,间接赞同刘瑾的说法。

    沈溪微微拱手,没再继续说下去。

    如此一来等于说沈溪自讨没趣,刘瑾显得很得意:“这小子还是这般不识相……看来他已经憋得很久,若非我提前派人将他府宅围住,以其家人安危进行威胁,这小子一定会在陛下面前弹劾我,安化王谋逆所打旗号也会被他拿出来作为攻击的佐证。”

    朱厚照本来大好的心情,因沈溪的劝谏而消失不见,他环视一圈,忽然不想继续在这虚假的市场内徘徊,因为他也发现,这市场里的人根本没有一个是在正常交易的,那些太监、宫女扮演的商家和顾客,面带惧色,战战兢兢,哪里有一丝一毫市井小民的影子?

    宫市原本的喧嚣热闹,荡然无存,好似所有一切都是逢场作戏,朱厚照一时间难免有些意兴索然。

    “算了,入席吧!”朱厚照皱着眉头吩咐。

    刘瑾赶紧劝谏:“陛下为何不多留一会儿?这市场多有趣?火树银花不夜天……老奴还想给自己买点东西回去……”

    刘瑾可不想轻易让朱厚照离开,既然沈溪对宫市有意见,他当然希望沈溪能犯颜多提一些,这样君臣间的矛盾就会更加激烈。

    “想买自己留在这儿买吧,朕觉得累了,要进去歇息!”朱厚照好似把怒火发泄到刘瑾身上,气冲冲地喝斥道。

    刘瑾心想,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沈之厚得罪你,你去跟沈之厚较劲去,怎么到最后却变成我错了一样?

    但见朱厚照气势汹汹往酒肆而去,刘瑾只能收拾心情赶紧跟上去,生怕沈溪趁机跟朱厚照进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