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正文 第一九〇六章 不速之恶客
    杨武说是早有准备,但其实根本就是仓促应对。

    巡抚衙门附近有私宅可以征调,条件还算不错,杨武觉得可以安排张文冕和江栎唯住进去,不想二人留在巡抚衙门碍眼。

    谁知张文冕一点儿都不识趣,板着脸喝问:“这就是杨大人的待客之道?”

    杨武闻言身体一震,张文冕这话分明是在向他施压,心想:“张炎光是刘公公跟前的红人,如今阉党做大,若我得罪此人,他回去后跟刘公公说我的不是,那我岂非乌纱帽不保?”

    杨武立即赔笑道:“在下本想让张先生住得更舒服些,所以才安排外面的深宅大院……若先生不嫌弃寒舍简陋,就住进巡抚衙门东厢吧。”

    “东厢?”

    张文冕脸色越发难看。

    杨武心中直骂娘,却只能再次改口:“当然是后宅……哎呀,看看,在下太过着紧,居然不知该如何说……来人啊,为张先生和江大人收拾房间,再将之前本官精心准备的待客之用,一并送过去。”

    张文冕脸色这才好转,道:“杨大人,可别怪在下没提醒你,若这次在下差事没完成,公公那边定会怪责……这次可是陛下亲口吩咐下来的……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杨武点头哈腰回道。

    “在下带了一些人手来,稍后还要劳烦杨大人代为妥善安排……接下来的日子,在下就留在巡抚衙门,有很多事情不方便抛头露面,请杨大人多照拂!”

    说完,张文冕一脸倨傲之色,在领命前来的巡抚衙门下人引领下,跟江栎唯一起出了大堂,往后院去了。

    杨武站在那儿,一时间没回过味来,等张文冕和江栎唯的背影消失在月门后,一种难言的羞辱感才涌上心头。

    就在杨武内心备受煎熬时,之前他安排专司负责接待张文冕的幕僚文祥晋出现在眼前。

    闻讯匆匆而至的文祥晋非常小心,见杨武神色有些不对劲,便知道今日雇主心情不佳。

    “大人不是刚去见过沈之厚么?”文祥晋试探地问道。

    杨武瞪着文祥晋喝斥:“沈尚书乃帝师,他的名讳也是你一个酸秀才能随便称呼的?”

    文祥晋被这句话呛了回去,讷讷半晌,才又道:“莫不是大人您在沈尚书那边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杨武随手将面前桌子上的茶杯掀在地上,只听“哗啦”一声,摔得四分五裂,文祥晋惊得身体跟着一颤。

    “哼,不是让你迎接刘公公派来的使者吗?怎么人到了巡抚衙门,你还浑然不知?”杨武气冲冲地喝问。

    文祥晋这才知道张文冕已经来了,下意识地往周围看了一眼,确定没第三者后,才松了口气,道:“这也正是鄙人来见大人您的原因,鄙人刚知道刘公公身边的幕僚张文冕抵达宣府镇……”

    “注意你的称谓!”

    杨武脸一黑,提醒道,“现在乃多事之秋,本官不想招惹麻烦,不管是自己还是身边人都务必小心、再小心……人已到后宅,本官安排人去收拾宅院给他和一个叫江栎唯的人住……你去接待的时候,顺带查查这个江栎唯是什么来头!”

    “是,大人!”

    文祥晋感觉一个头两个大,只能连声应是。

    最后杨武站起身来,面色不虞:“若你接待得不好,本官有何差池,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说完,拂袖而去。

    ……

    ……

    文祥晋前往后院的路上,依然在回味杨武所说的一番话。

    “我不过是个幕僚,连巡抚衙门帮你做事,至于要背负那么大的责任么……就算刘公公在朝中权势再大,还能杀了你这这样的封疆大吏?冲着我说这些威胁的话,有意思吗?”

    这边文祥晋一路腹诽到了后院,恰好碰到杨府管家从里面走了出来。

    管家姓孙,直到现在文祥晋也不知道这位孙管家具体名讳,只知道是杨武从河南道监察御史任上带来的随从。

    孙管家仗着是巡抚亲信,平时对文祥晋这样的门客爱答不理,但这次孙管家却主动点头哈腰迎上前来。

    “文先生可算回来了,小人找了您好半天,巡抚衙门没了您可真不行……”孙管家上来就给文祥晋戴高帽。

    从孙管家的态度变化,文祥晋便知道张文冕和江栎唯这两个不速之客有多难缠,如果不麻烦的话,孙管家不会如此低眉顺眼。

    文祥晋眉角跳了几下,轻声问道:“孙管家找我何事啊?”

    孙管家故作惊讶地问道:“文先生不知?不是大人让您负责接待京城来的贵客?文先生,莫耽搁了,快些进去吧,贵客来头太大,小人哪里有本事迎接?”

    “你……!”

    文祥晋正想说什么,孙管家扭头一路小跑走远了,来了个临阵脱逃。

    “这都什么人啊。”文祥晋骂骂咧咧,刚跨进院门,便见有丫鬟自主屋及两边的耳房出来。

    这些丫鬟拿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包袱,显然是原杨府内宅女眷所用。

    文祥晋好奇地问道:“你们这是……?”

    为首的丫鬟见来者是照过几面的文祥晋,施了一礼后回道:“老爷说让贵客住进后宅,夫人和小姐只能搬到东厢去住。”

    文祥晋不由皱眉,摆摆手让几名丫鬟去了。

    文祥晋往堂屋方向看了几眼,但见里面不管是丫鬟还是仆役都行色匆忙,嘴里不由嘀咕开了:

    “这刘公公派来的到底是什么人啊?不像是来办差的,倒好似明火执仗打劫的强盗……想那刘公公权倾朝野,用的怎么是此等不守规矩的幕僚?”

    带着满肚子疑惑,文祥晋来到正堂门前,见到正站在那儿东张西望的张文冕和江栎唯。

    “不是让你们尽快安排好住所吗?鬼鬼祟祟作何?”张文冕以为来人是巡抚衙门下人,出言不逊。

    文祥晋上前行礼:“这位是张大人吧?鄙人乃巡抚衙门幕僚,奉命过来接待二位。”

    他上来便表明身份,我并非是杨武家中仆人,你们最好对我客气一点,毕竟这年头能当幕僚的都是功名在身之人。

    文祥晋是个秀才,早年考过几次举人,都未得中,这才出来当幕僚。

    张文冕斜着脑袋打量文祥晋几眼,道:“巡抚衙门的幕僚?来得正好,本人正要有一些生活中的琐事要交待,你既然是杨巡抚派来的人,应该可以替他做主吧?”

    “这……应该是吧……”文祥晋有些不确定地回答。

    “里面说话吧!”

    张文冕一摆手,先一步入内,文祥晋只能无奈地跟着一起进去。

    ……

    ……

    堂屋旁的小花厅,张文冕压根儿没把自己当外人,直接坐到主位上。

    江栎唯在客椅上坐下,文祥晋只能站在那儿听候吩咐。

    张文冕道:“本人从京城到宣府镇,一路旅途劳顿,到了地方你们必须要保证一日三餐……”

    文祥晋一听,这还不简单?

    一日三餐嘛,这么大个衙门,还能少得了你这一份不成?但转念一想,或许是张文冕在吃食上有什么禁忌,才特地提出,于是问道:“不知张大人对这三餐有何要求?”

    张文冕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本人在外,素以公事为先,岂能贪图个人享受?每天饮食,只管解饥便可!”

    文祥晋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要求不高嘛,跟张文冕之前留下的傲慢无礼的形象简直大相径庭。

    “呃……关于饮食大人早有安排,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具体事项却不是鄙人经手……”文祥晋心想,如果你吃喝拉撒的事情都需要我来安排,那我不是要忙死?

    张文冕脸色转冷,喝问:“既然你不负责,那来这儿作何?”

    这下文祥晋不知该怎么回答了,杨武让他接待张文冕一行,而且勒令必须把事情做好,想来饮食上的事情也得操心一二。

    但话已出口,不便收回,于是文祥晋拱手道:“张大人若有公事上的安差遣,比如需要人手,或者要打探消息,只管跟鄙人说。”

    “这些事若是都交给你来做,那本人干什么?”张文冕板着脸问道。

    文祥晋不由愣住了,心想,这人态度变化可真够大的,先来个下马威,紧接着和颜悦色,似乎平易近人,但这一转眼功夫又开始拿乔。

    江栎唯道:“找个能管事的来,现在在下要把生活上的事情交待清楚,不得有丝毫马虎!”

    文祥晋无奈地叹了口气,深鞠一躬,“这些事……只管跟鄙人说。”

    张文冕站了起来,走到一边对着窗口的位置,似乎在欣赏院子里刚刚冒出新芽的垂柳。文祥晋无奈,只能看向江栎唯。

    江栎唯跟着起身:“既然你能做主,那本官就直言了,每餐只管送上六菜一汤,荤素搭配适宜,最好是每餐都有山珍海味……张先生远道而来,可不想在宣府镇吃寡淡无味的素食,中午和晚上必须准备好酒水,且是二十年以上陈酿……”

    当江栎唯开始说出条件,文祥晋才知道自己太过天真了,这哪里是没要求?简直处处都是要求!

    等说完吃喝,就是日常出行,“……出入要有轿子,也不求多好,四抬宽轿便可,至于远行的话则要有马车。”

    “晚上睡觉,则要有熏香的暖被,每天要有专人暖被窝,你可明白?”

    就算文祥晋再迟钝,也知道这暖被窝的必然不能是男子,而是妙龄女子,这让他几欲骂街,心说:

    “吃喝用度堪比王公贵胄,女人更是每天都要,比之帝王生活也差不了多少……这到底来的是使者,还是活祖宗?”

    文祥晋苦笑道:“明白是明白,不过鄙人得回去请示我家大人,有些事鄙人无法做主!”

    张文冕闻言转过身来,厉声喝斥:“你回去请示的时候记得跟姓杨的说,下次让他派个能做主的人来,简直是耽误在下的大好时间!”

    文祥晋灰溜溜跑去请示杨武。

    杨武听到文祥晋奏禀的情况,火冒三丈道:“来请示本官作何?这些事你自己不能处置?他要吃什么,用什么,睡什么,只管照做便是,他要女人,从城内的秦楼楚馆找就是,难道还要本官亲自出马不成?”

    文祥晋委屈地道:“可是……大人,这样高的规格,花费可不是笔小数目……更有甚者,若他们食髓知味,进一步提出无理要求呢?”

    “宣府镇乃边地,物资供应本就不畅,他们还能提出什么无理要求?”杨武打量文祥晋问道。

    文祥晋凑上前,小声提醒:“大人难道忘了,张文冕来宣府,可是奉了刘公公之令暗中刺杀沈尚书……沈尚书乃帝师,若大人掺和进去,岂能讨得了好?另外,修建行宫的费用还得由地方筹措,这一来二去,板子不都落在大人身上?”

    杨武摆摆手:“本官接任宣府巡抚不久,素来不管事,让他找旁人去。”

    文祥晋摇头苦笑:“张文冕来势汹汹,目标明确,沈尚书不先发制人已经不错了,岂会帮他?大人,您还是先想好对策,若是沈尚书在宣府出了事,怎么跟朝廷交差吧!”

    听到这话,杨武火冒三丈,几乎想暴起揍人,但终归忍住了,沉思良久后道:“他们要什么,先满足再说,总归这些不是什么难事,若他提出谋害沈之厚,或者让本官出面筹措钱粮,到时候再具体商议……你先把他稳住,后续事情不需你来操心!”

    “是,大人,鄙人这就去办!”

    文祥晋听说不用自己操心,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大半,不过他还是担心招待不好张文冕和江栎唯,会给杨武招来麻烦。

    烦忧大半天,晚上落榻时文祥晋忽然想明白了,自己只是临时充当一下巡抚衙门的管家,帮两个大爷跑腿办事便可,何必自寻烦恼?

    ……

    ……

    张文冕抵达宣府后,每天吃好喝好玩好,小日子过得无比逍遥,故此没有急着刺杀沈溪。

    这会儿沈溪已知道对手隐身宣府巡抚衙门内,也没有提前下手的打算。

    三月二十六,王守仁离开宣府镇返京。

    原本王守仁决定在沈溪抵达宣府次日起行,不曾想宣府官员纷纷设宴饯行,其中有不少共事过的边军将领,王守仁盛情难却,一直耽搁到今天才成行。此时他已把该交接的事情,全部交接完毕,之后不管出什么问题,都要沈溪来承担责任。

    仅仅过了一天,惠娘和李衿带着商队抵达宣府镇。

    沈溪没有把惠娘和李衿安排住进总督衙门,这里到底不是他的地头,行事必须小心谨慎,尤其惠娘和李衿身份敏感,他把二人接来,除了身边需要有人照顾外,更多的是因为要进一步完成商业布局。

    当天晚上,沈溪直接在总督府外过夜。

    惠娘和李衿所住院子,并非是由沈溪安排,而是惠娘提前派来打点的仆役购置的,如此也是为了避嫌。

    惠娘带着儿子前来,因路上水土不服,沈泓感染了风寒,李衿留在后宅照顾,沈溪在书房跟惠娘谈一些商业上的事情。

    “……老爷要把买卖做到宣府来,莫非是为了跟鞑靼人做买卖?据说朝廷并未答应开放口岸,这里的买卖……都由地头蛇负责,妾身怕力不能及。”

    但凡涉及生意,惠娘绝对是个实事求是的女人,有什么说什么,在这个问题上从来不做隐晦。

    可涉及感情问题,惠娘则显得优柔寡断。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