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正文 第一八七七章 另请高明
    朱厚照终归还是被刘瑾当枪使了。

    刘瑾很会挑时候,趁着朱厚照想去吃喝玩乐、心烦意乱时前来说事,他知道朱厚照的软肋,专挑一些能入朱厚照心坎的话,把王鏊等人说成一群意气用事不顾家国社稷之徒,如此一来,朱厚照觉得这些大臣冥顽不灵,不堪造就,于是王鏊这个请辞者中官位最高的存在,顺理背锅,就此致仕。

    王鏊提出乞老归田,朱厚照又表示同意,这件事经刘瑾之手,马上就传得朝野皆知。

    此番从朝中退下来的大臣一共有两位,除了王鏊属于非正常致仕外,谢铎属于正常新老交替。

    谢铎年迈体衰,明显感到做事力不从心,沈溪几次前去探望,都发现谢铎精神不支,这次退下,没多少人觉得意外。

    但王鏊的致仕,却不可避免引发朝廷轩然大波。

    好么,你这个当皇帝的不称职,我们跟你反馈一下,用提请致仕的方式让你警醒,你倒好,直接顺水推舟让忠直的内阁大学士王鏊致仕?

    你这个皇帝怎么当的?

    御史言官愤愤不平,于是乎之后几天,关于王鏊致仕之事,有不下五十份奏本呈奏到司礼监,奈何这些奏本基本到不到皇帝手上。

    退一万步说,就算朱厚照看到了也于事无补,只会让更多的人受到牵连。

    王鏊致仕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这让谢迁非常懊恼,认为乞老归田的事情本应由他这个文官之首的首辅来做,正是他的退缩才让老友从朝中退下来,心里非常过意不去。

    旁人纷纷上门劝说,希望首辅大人有机会向朱厚照进言,挽留王鏊。

    可惜的是,谢迁根本没机会面圣,就算他写了奏本呈递上去,最终也要过司礼监一关,根本就没有与皇帝沟通的桥梁。

    ……

    ……

    正月二十这天,谢迁到了兵部衙门,希望通过沈溪去见朱厚照,提出此事。

    见到沈溪后,谢迁神色黯淡:“……若非一念之差,必是老夫跟陛下提出乞骸骨,而以老夫首辅身份,陛下定会做一番思量,而不至于牵累济之。”

    沈溪摇头道:“王中堂请求致仕获得陛下准允,乃是预料中的事情……就算换作谢阁老,怕是同样的结果,没有转圜的余地。”

    “你说什么?”谢迁皱眉打量沈溪,“你觉得此番陛下是有意为难阁臣?还是刘瑾在背后搞什么名堂?”

    沈溪神色中带着一丝无奈:“二者皆而有之吧……陛下本身对于阁臣便有成见,这源自陛下继位之初发生的一些事情,自那之后陛下便一心提拔内监以挟制内阁,对于阁臣要求异常严苛……但凡阁臣以陛下过错施压,很容易适得其反,谢阁老应该早就想明白这一点才是。”

    谢迁脸色越发不善,诘问道:“你这么一说,倒是老夫做错了?”

    一句话,便把谢迁藏在心底的秘密给泄露了。沈溪之前便有猜想,以王鏊中庸的性格应该不至于出来当出头鸟,多半是有人在背后怂恿,现在终于知道谢迁正是始作俑者。

    沈溪道:“陛下的心思,刘瑾远比其他人猜得更透彻,他肯定会利用陛下的弱点做文章……”

    谢迁恼火地道:“看来你倒是挺会揣摩上意的嘛……若是你作奸犯科,怕是比刘瑾之流更可怕!”

    这话听起来好像是在讽刺和挤兑,但沈溪却知道,谢迁一旦愤怒起来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如果谢迁发怒时还在说客气话,那就说明他没有把这个人当做自己人。

    沈溪板着脸呛声道:“阁老这话,未免有些太伤人了吧?”

    谢迁脸色很不好看,盯着沈溪半晌后才说:“无论怎样,王济之不能从朝中退下,否则谁跟老夫一起与阉党相斗?”

    沈溪心想,你谢老儿把王鏊当作盟友,王鏊或许还巴不得早些从朝中退下去呢。

    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为了跟阉党相斗可以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不顾?

    大明这帮获取功名的读书人,除了年轻气盛者,其余都得过且过,说是阉党专政,不过是你谢老儿在那里干吆喝罢了……看看朝中那帮人对刘瑾和焦芳之流的恭维便可知晓,骑墙派多不胜数。

    沈溪想了想,问道:“阁老希望我去跟陛下提及此事?”

    “你能见到陛下?”谢迁皱眉反问。

    沈溪直接摇头:“恐怕阁老得另请高明,对于面圣我不敢做任何保证,而且我相信就算满朝文武都见到陛下,甚至以死相谏,也一点作用都没有……陛下的固执远超想象,行事基本不留余地,尤其涉及君臣间的矛盾和隔阂。”

    谢迁怒火中烧,“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就跟被激怒的老牛一样。

    这头老牛要做什么,沈溪全然不知,也不想过问,因为每次他都会被出难题。谢迁喜欢把一些难题转嫁别人身上,而一向能出些鬼点子甚至拥有化腐朽为神奇本领的沈溪,成为谢迁主要求助的对象。

    “这件事老夫绝不善罢甘休,老夫这就去想办法面圣,总归要把问题给解决了!”说罢,谢迁扬长而去。

    ……

    ……

    谢迁到兵部一趟,没取得任何成果。

    沈溪不会贸然出手相帮,因为很多事帮忙只会适得其反,等于白白在朱厚照那里触霉头。

    其实要说见朱厚照的方法,沈溪有很多,只是他觉得还没到时候……这会儿去见朱厚照根本便是于事无补,谁面圣替王鏊求情都属于火上浇油。

    以沈溪所知,谢迁离开兵部后,便到处寻求途径跟朱厚照当面沟通的途径,可惜处处碰壁,事情陷入僵局。

    当天下午,沈溪从兵部衙门出来,准备打道回府,却见谢铎的马车已在兵部门口等候,却是谢铎准备离开京城,特地过来跟沈溪告辞。

    “……谢老屈驾前来,学生实在是受宠若惊。”沈溪没想到谢铎会主动来见他这个后生晚辈,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知道谢铎致仕的消息后,沈溪便想去拜访一番,但知道老先生离开国子监前有很多事要交代清楚,自己实在没必要前去烦扰,他派人打探谢铎行程安排,准备在谢铎离开时前去送行。

    没想到谢铎还没把国子监的事情交待妥当,就先来见他了。

    “之厚,你太见外了……走吧,找个地方坐下来聊聊。”谢铎显得很洒脱。

    知道自己即将离开国子监,而且今生不可能再入朝为官,谢铎多了几分轻松自在,就算这辈子大多从事教育工作,但岁月不饶人,一个正常的人到六十岁左右就应退下来,而谢铎经年过古稀,今年都七十二岁了。

    沈溪很难想象,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如何面对平时的工作。

    这不同于在朝混日子,国子监教书育人任务繁重,而且谢铎还出了名的负责,除了教学工作,几乎国子监内所有事情谢铎都会过问,力争做到不出纰漏。

    谢铎临走前,沈溪想让这位大明教育界的第一人帮忙指点一下,于是请他去了军事学堂,看看有哪些不足。

    到了地方,谢铎到处走了走,此时学堂尚未开学,正在大兴土木,到处都乱糟糟的。

    谢铎捋着胡子笑道:“学堂规模成倍扩大,看来之厚你是有心栽培人才啊!”

    沈溪惭愧一笑:“岂能跟桃李满天下的谢老相比?学生不过是想栽培一些合格的军官,在征战中不要犯低级错误。跟谢老流芳百世相比,远有不及。”

    谢铎没有跟沈溪客套,一起进入刚完工不久的书斋,环首四顾,发现一排排书架上摆满了书,颔首不已:“之厚,你这里藏书倒是不少。”

    “跟国子监的藏书根本没法比,不过这里从古到今的军事著作基本上一网打尽,还有许多山川地理堪舆典籍,学生闲暇时常到这里来徜徉书海……这些藏书很多都是绝版书,市面上难得一见,这段时间我亲自整理并指导作坊印刷出来的。”沈溪介绍道。

    谢铎不由哈哈大笑:“这不是你的老本行吗?”

    一句话就把沈溪的思绪带回少年时代,那时为了赚钱,没少做印刷出版之事,没想到现在谢铎都记得。

    沈溪道:“谢老准备回江南老家么?”

    “嗯。”

    谢铎微笑着点头,随便从书架上拿下本书,一边翻阅,一边说,“既然已退下来了,就应回归故里,就算这一路颠簸些也值当。对了,之厚,听说王大学士要从朝中退下来,你可有听闻?”

    沈溪点头,语气变得极为凝重:“之前谢少傅来过,希望学生能去面圣,请陛下收回成命,只是我觉得,这事儿……似乎已无法转圜,便一口回绝了。”

    “唉!”

    谢铎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无论朝廷吏治清明或者黑暗,你都要守住本心,不以为喜不以己悲。切记切记。”

    ……

    ……

    谢铎致仕,对沈溪来说无太大影响,毕竟谢铎只是作为大明士子精神领袖存在,对于朝政影响不大。

    无论文官和阉党斗得多激烈,谢铎都严守中立,从未牵扯进党争,沈溪只是对朝中少了一位让人尊敬的长者而可惜。但想想谢铎年岁,早些回乡颐养天年也是应当的,应该多祝福才是。

    沈溪没有请谢铎回自己府宅,毕竟谢铎事务繁忙,尽快得把南下事宜处置妥当。

    既然已经见过,谢铎离京那天沈溪不打算送行。

    以谢铎的人脉,届时国子监的师生和翰林院的官员必然蜂拥而至,沈溪作为兵部尚书,前去送行恐怕会引起一些波澜,让谢铎南下之途变得坎坷难测。身居高位后,无论做什么沈溪都会顾及影响,衡量利弊,不会以一时好恶行事。

    谢铎离开京城的次日,也就是正月二十三这天,谢迁派人前来通知,让沈溪去一趟谢迁位于长安街的小院,有事相商。

    沈溪很早便赶了过去,可惜谢迁不在家,沈溪等了将近半个时辰才见到人。谢迁一见沈溪便问道:“王济之离京之事,你已知晓了吧?”

    王鏊是吴县人,致仕后跟谢铎一样,选择举家返回南方,这几天正是谢迁心情最糟糕的时候。

    沈溪点头:“刚听闻。”

    谢迁叹息:“昨日老夫亲自将济之送走……之前跟陛下呈奏事情,却未有回应,看来挽回济之已是不可能的事情,现下要议的是新阁臣人选。”

    沈溪暗忖:“内阁现在有四名大学士,难道还不够?非要再增加几人?”当即问道:“这些事,阁老不应该找我商议吧?”

    “知道你就没什么好的建议?”

    谢迁脸色有些难看,盯着沈溪好一会儿,才失望地道,“你放心,此番不会让你入阁,钉在兵部衙门就好,现在大臣跟陛下见不着面,才让人头疼……老夫准备到豹房候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必要时甚至会……死谏!”

    沈溪对于谢迁所说方法非常不认同。

    随随便便跑去豹房这种非正规场合要挟皇帝,还说什么死谏,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豹房的人谁敢把外面的事情告诉朱厚照?倒是去豹房门口堵朱厚照比较靠谱,因为朱厚照年后这段时间,时常外出游玩。

    沈溪道:“去豹房……怕是不那么合适,到底非朝堂……”

    谢迁黑着脸问道:“那怎么办?你可有更好的主意?”

    沈溪想了下,神色平静:“过些日子该藉田了吧?不知今年朝廷有何安排?”

    谢迁一怔,微微思索,随即摇头:“陛下登基后,对籍田一向不闻不问,想以此面圣怕是不那么容易。”

    “而且有上元节前车之鉴,陛下即便答应出席籍田仪式,也未必会现身。”

    沈溪道:“始终要尝试一番,阁老如此便打退堂鼓,可不应该。寻求让陛下藉田,总归比去豹房外等候见驾要靠谱得多吧?”

    谢迁嗤笑一声,笑容甚是苦涩,最后无奈点头:“那老夫便试试。”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