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正文 第一七八五章 送行
    当权者任人唯亲可说见怪不怪,但焦芳和刘宇作为阉党的中坚人物,却对刘瑾的决定带有一种抵触情绪。

    以前刘瑾得人心,是因其跟一般当政者不同,没有将身边有关系的姻亲全都安排到朝中任职。

    就算刘瑾重用妹夫孙聪,也因为其在谋略和能力上得到焦芳等人的认可,觉得无可厚非。而且刘瑾刚开始只是任命孙聪为礼部司务厅郎中,这只是个从九品的官职,直到不久前孙聪才转迁主客司主事,没有骤然提拔到很高的位置上。

    平常时候刘瑾总是摆出一副任人唯贤的姿态,赢得焦芳和刘宇等人的全力支持,但因这次刘瑾离京非要任命官职卑微的孙聪出来主持大局,这让焦芳和刘宇两位位极人臣的高官情感上难以接受。

    在刘瑾面前,焦芳和刘宇都没表现出异样的情绪,但辞别归去时二人心底都存有芥蒂,甚至开始暗中筹谋一些事,防止刘瑾失势自己遭到清算。

    刘宇本身就是蝇营狗苟的小人,靠行贿上位,自身没多大本事。

    而焦芳毕竟有以前的声望支撑着,这次回去后,注定会成为文官集团极力拉拢的对象……

    焦芳回到文渊阁,正准备进房间批阅奏本,发现谢迁已在公事房坐着,看样子已经回来一段时间了。焦芳多少有些意外,因为之前皇帝不在禁宫中,内阁票拟大权基本被刘瑾掌控,谢迁不问内阁事情多时。

    “于乔,你这是……”

    焦芳走了过去,面带疑色望着谢迁。

    其实有些话不言自明,这会儿谁都知道刘瑾要离京,正是文官集团重新掌权的绝佳时机,就算焦芳之前依附于刘瑾做了一些错事,但谢迁显然没打算放弃这个老朋友,当下笑眯眯地问道:“孟阳兄今日可去见过刘瑾?”

    焦芳微微颔首,道:“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于乔,但……既已知晓还问作何?可是觉得刘公公失势,想就势将其彻底铲除?”

    谢迁摇头苦笑,他清楚焦芳的为人,此人虽归附阉党,平时做事很刻薄,尤其对南方的文官充满轻视,但此人心眼儿不坏,至少在充当阉党排头兵时没做什么恶事。

    谢迁站起身来,直面焦芳:“阉党当权,朝中文风日衰,孟阳兄乃高儒出身,如今朝中世风日下,难道你不觉当应拨乱反正,重振朝纲?”虽然谢迁平时都一副乐呵呵的姿态出现在朝臣面前,但当其说起大道理来,也是掷地有声。

    焦芳站在那儿,半晌没说出话来。

    谢迁似乎不想勉强,道:“刘瑾往宣府,他回朝后是否还有今日权势,皆是未知数,孟阳兄你好自为之!”

    说完,谢迁起身向门口走去。

    焦芳伸出手来,试图叫住谢迁,但想了想却无力放下。

    因二人政见不合,都没有跟对方彻底交心的意思,等谢迁走后,焦芳幽幽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被文官集团彻底抛弃了。

    ……

    ……

    七月初十,是王守仁和刘瑾出征前往宣府的日子。

    宣府副总兵王全带领不到一百名宣府士兵,连同朝廷委派的二百京营人马,护送两位钦差前往宣府。

    刘瑾得知只有不到三百人护送,心里无比恼恨,觉得这完全是沈溪从中作梗所致。

    “说是咱家当监军,却只拨这点儿人,是看不起咱家还是怎的?若沈溪小儿派人于半道袭击,此番咱家岂非要丧命于前往宣府途中?”

    刘瑾生怕自己出什么危险,愣是通知掌管三千营的魏彬,让魏彬给自己调拨五百骑兵随行。

    但魏彬不傻,二人本就是利益结合,现在刘瑾有失势的倾向,他正在寻求投靠张苑以便脚踩两只船,这种关键的时候,又没有得到皇帝的旨意,哪里敢随便给刘瑾调拨人马?

    刘瑾还没失势,便感受一把世态炎凉。

    当天早晨,刘瑾乘坐马车前往西直门外的军营跟王守仁会合。

    车子走到城门口,一个前来送行的人都没有,跟刘瑾以往进出都一堆人前呼后拥形成鲜明的对比。

    “平时对咱家恭维异常,等咱家稍微遇到一点挫折,连个来饯别的人都没有,这是看准咱家要死在宣府啊!”

    刘瑾愈发担心,感到此行无比凶险,心里懊恼:“早知道听克明的,去跟王德辉见上一面,至少让王德辉指点一下他儿子,别让王伯安在路上给咱家使绊子……王伯安到底是受姓沈的小子差遣,若半道对咱家下手,那这一行就太过凶险了。”

    刚出西直门,刘瑾正在闭目思虑王守仁的事情,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刘瑾火气很大,当即把头凑到车窗前,喝道:“怎的?为何不走了!?”

    在前面开路的随从一路小跑过来:“公公,有人拦住车队去路。”

    一听有人阻拦,刘瑾怒气冲冲喝问:“谁敢拦咱家的去路?立即把人轰开,若是轰不走,把腿给他打折了!”

    随从显得很苦恼:“公公明鉴,不是不想把人赶走,实在是……来人太多,点明要见公公您……公公还是亲自过去看看吧!”

    刘瑾掀开前面的车帘,探头一看,因为有雾,看不清前方是什么人,不明白一大早晨怎么会有人前来拦路。

    刘瑾悚然一惊,内心不由胆怯:“不会是有人想借机刺杀咱家吧?”

    就在刘瑾心生迟疑,甚至想叫马夫调转车头逃跑时,远处有人过来,看样子是锦衣卫装束,刘瑾顿时放心许多。

    等人走近,刘瑾看清楚来人,眉头皱了起来……来者不是旁人,正是一直依附于他,在他跟前“小人长小人短”的钱宁。

    “刘公公,您前往宣府,怎不说一声,让卑职恭送?”钱宁笑眯眯说道。

    刘瑾见钱宁自称都改了,心里憋着一口火气,不过他马上意识到问题没那么简单,当即问道:“你来作何?”

    钱宁凑到马车前:“不是卑职想来送行,而是……有贵人至此,卑职只是奉命前来护送!”

    ……

    ……

    听到钱宁的话,刘瑾连滚带爬从马车上跳下来。

    钱宁赶紧上去相扶,此时刘瑾对钱宁没有了之前那种冷漠的态度,待站定后,对钱宁道:“还等什么,快扶咱家去……”

    钱宁看了眼地上散落的鞋子,没有吭声,扶着赤脚的刘瑾往车队前走去,等到了一处草棚,刘瑾没见到他朝思暮想的皇帝,而是一眼便看到沈溪,沈溪身旁站着的赫然是接下来要跟他一起前往宣府的王守仁。

    显然这是一次提前安排好的会面,只是刘瑾自己不知道罢了。刘瑾站定不走,似在思考此事背后隐藏的讯息,钱宁催促道:“公公为何不进去?”

    刘瑾没多言,瞪了沈溪一眼,这才带着恼恨在沈溪似笑非笑的目光注视下,进入草棚内,见到一身便装正坐在一张桌案后喝茶的朱厚照。

    草棚以及周边,除了朱厚照、沈溪、王守仁、钱宁、张苑和一干锦衣卫外,已没有旁人,刘瑾当即跪下来磕头:“老奴参见陛下。”

    朱厚照放下茶杯,捂嘴打了个哈欠,这才挪挪脚转过身子,打量跪在地上的刘瑾:“这里不是朝堂,起来说话吧。”

    朱厚照说话行事显得很干脆,却让刘瑾心里一阵温暖。

    但随即,朱厚照又一抬手:“沈先生不必站着,坐下来听这奴才回话。”

    刘瑾正要起身,听到这话心里恼火异常,只能曲着身体,低着头站在一边去了,他故意站在朱厚照身后,好像要彰显自己皇帝亲随的身份。

    “咦?站到朕身后作何?到前面来叙话!”朱厚照一抬头,发现刘瑾没影了,再一看,人已经到了他身后,顿时皱起眉头厌烦地喝斥。

    刘瑾这才往前挪动几步,到了朱厚照正前方,发现自己在那儿立着,而沈溪却可以跟朱厚照共桌而坐,这让他心底非常憋屈。

    沈溪手里拿着茶杯,慢悠悠喝下一口,放下杯子后笑眯眯打量刘瑾。

    朱厚照道:“刘瑾,是这样的,朕本想御驾亲征,但沈先生分析过,这场战事朕不适合去宣府,刚才朕和沈先生已对王卿家交托作战计划,嗯,总的来说,这次主要是以防守为主,如果有机会跟鞑靼人正面开战,也会主动出击……”

    这边朱厚照不知不觉便开启长篇大论模式。

    也是因为朱厚照一向喜欢显摆自己军事上的才能,所以碰到感兴趣的话题便会滔滔不绝,而这些话说给刘瑾听,却有对牛弹琴之嫌。

    刘瑾的心思根本不在朱厚照说的话上,一直想怎么对付沈溪,眼睛时不时往沈溪身上瞄。

    “……能在宣府将鞑靼人击退,取得歼敌五千以上的大捷,那你们就是大明的功臣,凯旋后朕会给你们加官进爵!”

    朱厚照精神亢奋,几乎是手舞足蹈把话说完。

    刘瑾心里无比奇怪:“为何陛下不能亲临边塞,却对此战如此热衷,难道又是姓沈的整出的幺蛾子?”嘴上却迅速表达忠心,道:“陛下放心,老奴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将那些鞑子悉数歼灭,让陛下的龙威可以光照草原,令四夷臣服!”

    沈溪继续保持缄默,朱厚照侧过头来,问道:“沈先生,您对刘公公有何交待?若是没有的话,该送他们上路了。”

    沈溪微微摇头:“臣对刘公公并无交托,刘公公曾担任臣的监军,他的做事能力,还是值得信任的。”

    虽被沈溪夸赞,刘瑾却一点荣幸的感觉都没有,心想:“要你在这儿装好人?咱家可是司礼监掌印,需要你在陛下面前说我的好话?”

    朱厚照笑道:“沈先生没什么话,但朕有,朕在接下来一段时间,会持续关注前线战事,如果朕有什么想法,会着人送到王卿家和刘公公面前……你们不得违背朕的意愿!”

    刘瑾心里不由打鼓:“难道陛下是想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陛下有这本事吗?不会是让姓沈的小子在京城遥控指挥这场战事吧?哪里有在几百里外指挥作战的道理?绝对不能让沈溪小儿得逞。”

    刘瑾道:“陛下,俗话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老奴……不,是王大人在外领兵,总不能全数听从京城的调遣吧?”

    朱厚照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瞪着眼问道:“刘瑾,你的意思是不准备听朕的?”

    “老奴绝无此意,绝无此意啊!”

    刘瑾吓得身体一个激灵,不敢再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他本以为是沈溪要指挥这场战事,所以才提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理论,但现在终于知道,原来是朱厚照打算在京城遥控指挥作战。

    刘瑾心里着急:“还是姓沈的小子会玩,怪不得陛下会突然对这场战事如此上心,甚至亲自出城来送别,感情是姓沈的小子又找到陛下喜欢的东西,让陛下当主帅,调兵遣将……哼哼,你沈溪再有本事,能让陛下真正体会到运筹帷幄的快意?”

    至于沈溪是怎么安排的,刘瑾完全不知,只能凭经验,判断沈溪玩不出更大的花样。

    “陛下沉迷逸乐不是一天两天,你想利用这次的战事来吸引陛下注意,就应顺着陛下的意思,让陛下来一次御驾亲征,既然你没有让陛下领兵,还想让陛下走出豹房,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刘瑾想到这里,内心多了几分淡然,“只要陛下在我离开京城后,仍旧维持以前的状态,就算你沈溪小儿再玩什么花样,陛下依然会器重我,等我凯旋归来后,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朱厚照道:“朕的命令,王卿家听从就是,至于你刘瑾,听不听无所谓,反正领兵的不是你,你在前线不得干涉王卿家领兵作战!”

    刘瑾赶紧点头哈腰:“陛下说得是,老奴岂敢干涉王大人的领兵方略?老奴只是在王大人身边当个马前卒罢了。”

    “你可是堂堂监军,当什么马前卒,无此必要!朕觉得你只要能安守本分便可。”朱厚照没太生气,似乎有别的事情期待,“王卿家,刘公公,时候不早了,你们先行出发吧,朕要回城去了。”

    王守仁拱手领命。

    刘瑾一脸不舍,跪下来向朱厚照磕头,以哭腔道:“陛下,老奴就要去了,接下来一段时间,老奴不能在您身边伺候,陛下可要多保重龙体啊,老奴到了宣府会烧香拜佛祈求老天保佑陛下安康……”

    朱厚照显得很不耐烦:“行了行了,就会捡好听的说,以为朕会被你几句话便更改之前的决定吗?记好了,刘公公,此番前去宣府,若你不能将功折罪,就不用回来了!”

    刘瑾一怔。

    前一次朱厚照说这话是在私下场合,可以收回,但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正可谓君无戏言,如果此番不能得胜凯旋,那便真有可能回不来了。

    刘瑾心里发愁,除了对此行的结果忧心忡忡外,他还担心沈溪在京城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以前我在京师,陛下一举一动都在我监视之下,不会出什么差错,但现在我要去宣府,陛下做什么,怕是不能第一时间传达于我知晓,姓沈的小子玩什么花样我也无法及时做出应对!”

    “不过好在有妹夫,他聪明睿智,擅长临机应变,定能做出妥善安排,我不必太过担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