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正文 第一四二七章 伯乐
    云柳和熙儿领命而去。

    沈溪打了个哈欠,正准备到面向内城墙一侧窗下的躺椅上休息,何鸿刚好从城墙下上来,后面跟着一队士兵。

    十多名士兵排成个不规则的“一”字形,在何鸿刚带领下,懒懒散散地在城头巡防。

    按照沈溪的吩咐,何鸿不敢泄露头顶上临窗而立的沈溪的身份。

    士兵们被何鸿强迫着赶上城墙走一圈,烈日当头,人在阳光暴晒下行走,很快便热得晕头转向,每个人都热得口干舌燥,无精打采,他们装模作样地四处走走看看,很快便又下了城头,到城门洞和藏兵洞躲阴凉去了,远远地沈溪听到有人发出“龟儿子”、“龟孙子”之类的咒骂。

    等何鸿回到沈溪面前,连坐都不敢坐了,他知道自己带的兵表现太过糟糕,战战兢兢接受命运的审判。

    沈溪压了压手,道:“坐下来说话吧!”

    何鸿这才敢坐下,脸上带着几分不解,问道:“大人,您这是……巡查防务?”沈溪作为两省总督,日理万机,在他看来在城头滞留这么久时间,这很不正常。

    “巡查什么防务,本官是在准备打仗。城西方向,大概有四五千叛军,大概会在半个时辰后发起攻城,这里算是首当其冲的要地!”沈溪郑重地说道。

    何鸿大惊失色,直接站起身:“大人,您莫要言笑!”

    受沈溪召唤而来的王禾,出现在二楼门前,厉声喝道:“谁跟你言笑,坐下!”

    何鸿一看到王禾,便知道这位也不是好惹的主,坐下来,咽了口唾沫:“大人,这叛军都要攻城了,您还……不着急?”

    沈溪笑道:“区区毛贼,没什么值得让人紧张的……何千户今日行事风格,本官很欣赏,你虽然没什么带兵才能,但有向上进取之心,懂得礼义廉耻,这点很好。一个将领必须要知耻而后勇,才能不断进步,建功立业……”

    何鸿听到这话,欲哭无泪,自己害怕叛军前来攻城,沈溪居然在这里对他评头论足。

    王禾见何鸿不说话,厉声道:“大人在说话呢,没听到?!”

    何鸿赶紧道:“小人听到了,只是……小人对建功立业什么的不敢想,当个千户已经很不错了,请大人别消遣小人!”

    “谁消遣你了?本官说的是实话……在此之前,本官调查过宝庆卫所有千户,了解你们每个人的性格,最后才选中你。今日让你前来陪本官坐坐,除了想听听你对城门守备的见解,也想看看你是否可造之才。”

    “这样吧,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回去整顿你手下那些兔崽子,今天让他们跟着你干一票大的,如果你能履行好本官交托的任务,本官就提拔你当个游击将军……虽然这游击将军属于临时性质,但跟在本官身边,怎么都不会亏待你!”沈溪笑道。

    何鸿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了,沈溪居然要提拔他?他一直觉得自己所做所为简直是丢人,他所在的邵阳千户所主要就是负责守卫邵阳城,麾下士兵多是世袭的本地军户,平日主要是种田,而行军打仗反倒是副职。

    由于缺乏严格训练,官兵的战斗意志很差,即便平日执行公务也是敷衍了事。之前他也严格管束过这些人,发现无济于事,根本没人听他的不说,私下里还挨过几次闷棍,干脆跟着混日子。

    混了这么多年,现在居然有人赏识,对他委以重任,而且伯乐还是别人推崇不已连都指挥使大人都要巴结的沈溪,他感觉自己的人生突然有了指望。

    何鸿起身行礼:“大人请放心,小人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拼死也要立下功劳……”

    沈溪点头嘉许。

    他不会在城头久留,一旦开战,城头必然成为叛军围攻之所,尤其是在放弃城门,城墙又没有天险作为屏障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沈溪收拢何鸿,其实是为了稳定军心士气。

    有几名将领带兵搏杀,才能保证城墙不失,这也是完成对入城叛军合围的先决条件。

    如果城墙、城门全线失守,即便能在城内以单兵素质和优良的武器装备对叛军形成压制,叛军也能依托城防,做到进可攻退可守。

    相反,只要城墙掌握在明军手里,哪怕城门一时失守,也可以自上而下发起反扑,截断叛军的退路。

    一直到午时过去,城外仍旧没动静。

    虽然邵阳西门洞开,叛军依然未直接从邵水渡河,或者说是在临近城池的一段河面渡河,以免被城头守军发现,丧失进攻的突然性。所以由始至终,城头都没有发现叛军的任何动向,炽热的大地静寂得吓人。

    此时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沈溪下了城墙,由于墙体隔绝了河风,走在街道上一阵酷热难耐,沈溪恨不能跑到附近的古井边,提起一桶水给自己浇个透心凉,以此来解暑……这鬼天气,他不知要熬到何时。

    马九带着几名侍卫过来,到了沈溪跟前,恭敬行礼,道:“大人,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安排下去,随时可以开战!”

    沈溪满意点头,道:“做的好,现在战事的主动权不在我们手上,城内布防完成后,一定要保证伏兵的隐蔽性。跟将士们说明,此战事关重大,战事中但凡有退却的,战后一律以延误军机问斩,不论胜负!”

    沈溪给军中将士下达了死命令,因为他知道麾下多是新兵,战斗经验为零,数量也比不上叛军,如果士兵再消极畏战,这一战会非常困难。

    这也是之前云柳和熙儿质疑沈溪作战计划的根本原因,完全没必要把自己立在险地打这一场仗,可以稳扎稳打,但沈溪却选择这种上来便短兵相接的方式,而且作战环境还如此险恶,云柳和熙儿都看不到此战胜利的希望。

    马九领命,带着人去布局,沈溪则决定去知府衙门走一趟。

    无论如何,他也要在战前跟府衙方面知会一声,如果这一战遇到什么问题,府衙和县衙还能号召城内军民共同进退。

    若不打招呼,府衙那边完全不知情,战事开启后,听闻城门失守,很可能官员会带头逃走,那时城内就会一片混乱。

    ……

    ……

    未时三刻,天气异常的炎热。

    邵阳城南门外桂花村北的草丛中,一群身上披着茅草,身着藤甲的人,顺着茅草覆盖的沟渠,一点点靠近城门。

    邵阳城南不时有斥候进进出出,城门处于半封闭状态,这在叛军看来,是最好的攻城时机。

    这群穿着蓑衣藤甲的人,数目大概在六七十左右,当他们推进到距离南门不到百步的地方,突然从草堆中钻了出来,若猎豹一般向城门口扑去。

    时值盛夏,又是下午最热的时间,这些人即便出现,城门楼上的观察哨也未第一时间发现端倪,这六七十人很快便冲到城门处,最先发现叛军踪迹的反而是躲在城门洞里纳凉的官兵。

    “啊!”

    没人发出预警,横七竖八躺在城门洞两边的官兵,见到有人袭击,第一反应也是迅速爬起来,帮助城门卫的官兵关闭城门。

    但铸铁的城门太过笨重,这种时候他们根本来不及合上,大喊大叫中,眼见叛军越来越近,这些人顿时一哄而散,如同丧家犬般转身就逃。

    六七十名身着蓑衣藤甲的叛军精锐,见状气势高涨,挥舞手中的兵器,冲进了城门洞,一部分人去推城门,更多的人则通过两扇铁门的缝隙,杀了进去,准备将城门洞内的官军斩杀干净,为后续部队到来赢得宝贵的时间。

    但当他们冲进去后才发现,负责镇守城门的明军早就逃得一干二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