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正文 第一四一一章 至孝
    朱厚照刚到坤宁宫,就被张苑现,迅送到张皇后身边,母子重逢,朱厚照便上演一次装病的好戏。?

    朱厚照天生胡闹加演技派,装个病根本不成问题,小脸化妆之后就跟真的病入膏肓似的,再加上张皇后早就买通太医院的人伪造病例,并出面作伪证,剩下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

    朱祐樘就此成功在自己的臣子面前保持了威仪,让刘健和李东阳在一众翰苑臣子面前折了面子。

    朱祐樘精神大振,太子平安归来,无惊无险,感觉病情似乎一下子好了大半。但他不知太子是真的生病了还是装病,等刘健等大臣探病结束离开,朱祐樘赶紧到床前,关切地询问儿子的病情。

    张皇后抹着眼泪笑着回答:“皇上,皇儿没事,他……他只是在装病,为您圆谎。多亏太医院宋院判帮忙遮掩,还有张苑张公公找来乔装打扮的东西,帮助皇儿成功伪装!”

    朱祐樘长长地舒了口气,道:“真令朕好生担心,万幸万幸!”

    突然朱祐樘意识到自己对儿子太过仁慈,刚才是一致对外,所以必须要演戏,但现在他可不能让儿子以为自己真的不再追究了。

    朱祐樘脸色一变,朝着朱厚照火道:“你这逆子,说!这些时日你往何处去了?人都走了,你还敢躺着装病!起来,朕要好好审问你……”

    即便朱祐樘想火,但现自己在很多事上有心无力,就好像对待太子,因为他最关心的不是太子去了哪里,而是想知道太子身体如何,一路上是否遭遇辛苦,顺道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心和爱护。

    可话到嘴边,说的就是另外一套了,这让朱祐樘自己也觉得没面子,但这就是他的真实性格使然。

    朱厚照却仿佛知道自己做错事一般,身子一翻,从床上下来,跪在地上,磕头道:“父皇,儿臣胡闹,之前离开京城去了地方,走了很多省份,看过黄河长江大运河,领略过地方风土人情,增长见闻……”

    “擅自离开京城,确实是儿臣的不对,但儿臣也是想为父皇掌管好天下社稷,黎民百姓,绝非是出去胡闹,望父皇明鉴!”

    朱厚照出去走了一趟,回来后说话条理分明不少,找到的理由虽然牵强,但至少在朱祐樘听来极为受用。

    朱祐樘看了看张皇后,问道:“皇后,是你教他如此说的?”

    张皇后一脸冤枉之色:“皇上,皇儿刚回来,臣妾一直在念着让他快些装病瞒过那些个阁老和翰苑讲官,未曾对他说别的……”

    朱祐樘突然想到一个关键问题,喝问:“你……是如何回京城的,沿途是谁护送你回来?当初,又是如何离开的禁宫和京城?”

    这下朱厚照可就没之前那么“老实”了,因为这事关他将来能否再次出宫的问题,而且他不想把刘瑾给抖露出来,朱厚照铁了心要“讲义气”,至于去见沈溪还有沈溪派人护送他回京城的事情,他也没准备说。

    朱厚照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狡狯地说:“父皇,儿臣是从宫门回来的……”

    朱祐樘真想一巴掌拍在儿子脸上,你不是从宫门进来的,难道是翻墙进来的?

    之前对儿子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悦已经抛诸脑后,朱祐樘怒不可遏:“你这孽子,再说是如何回来的?”

    朱厚照看这架势,必然是要抖露出一些“秘密”才能顺利交差,想了想道:“好吧,儿臣老实交代。儿臣乃是伪装成小太监,从宫外混进来的,当初儿臣也是这么溜出宫门的。儿臣用父皇的赏赐,攒了一点家当,出宫去后在京城当铺把东西给当了,再拿银钱游历四海,为的是见识一下大明……”

    “编,给我好好编!”

    朱祐樘气得直咳嗽,他怎么都不相信朱厚照是从伪装成小太监宫门处正大光明进来的,因为他觉得以紫禁城的警戒力度,御林军不可能如此松懈。

    朱厚照道:“父皇,真的是这样!”

    朱佑樘咳嗽加剧,张皇后见状赶紧上前搀扶丈夫,轻拍他的后背。张苑适时上前,手上捧着一套小太监的衣服,道:

    “陛下,这正是之前奴婢见到太子时穿戴,陪同太子一起进坤宁宫的,是临时安排在东宫值守的奴才,他们不认得太子,在被打棍子之后,招供是被太子所戏,太子逼着他们带到坤宁宫……”

    朱祐樘将信将疑地看向朱厚照,问道:“你这孽子,果真如此轻易便进出宫门?”

    朱厚照嘟着嘴,故作委屈道:“父皇,其实儿臣之前就现,只要太监持有出宫腰牌,进出宫门通常不会受到阻挠,甚至那些侍卫也不会加以盘查。儿臣之前曾出去过,因而知道路径,这次进出宫门都很顺利,甚至宫门前的侍卫混熟了,还跟我打招呼,以为我就是宫里的小太监……或许是儿臣的年岁跟那些新进宫的小太监相仿,模样也有几分相像吧!”

    堂堂太子,居然说自己像小太监,朱祐樘气得够呛,很想几步冲上前去,打儿子几耳光,但可惜他的身体却不允许他做这些事情。

    张皇后劝道:“皇上,皇儿能回来就好,皇儿,还不快给你父皇请罪……”

    朱厚照立即磕头不迭:“父皇,儿臣听说外祖母病重,心中挂念得紧,想早些回来陪伴她老人家左右,谁知返家途中,听闻她老人家已仙逝,儿臣心中无比哀恸!早知如此,当初儿臣就不该离京,以至于连外祖母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朱厚照为了表示自己孝顺,用张皇后母亲的死来做文章,其实他是在得知金夫人死讯后才动身,被他一说,却好像提前便动身一般。

    千算万算,熊孩子却没算到,金夫人病重时,皇宫从未对外公布事情,一直到金夫人亡故,朝廷才丧……朱厚照自以为聪明,但其实聪明反被聪明误。

    可惜的是,朱祐樘患病在身,根本无心思考朱厚照言语中的错漏,张皇后还在旁帮腔:“皇上,皇儿虽然荒唐胡闹,但念他一片孝心,你就原谅他吧……”

    朱佑樘一直以仁孝治天下,所以历史上他去世后庙号“孝宗”,谥号“建天明道诚纯神武至仁大德敬皇帝”,便是对他最中肯的评价。在他眼里,任何人犯了错误,只要有仁孝之心,那可以原谅,甚至罪大恶极也可法外开恩。

    朱祐樘轻叹道:“也罢,太子久出归来,暂且对外宣称再在内宫养病一段时间,待三五天后,将他迁回撷芳殿,若再有离宫之事生,朕不但要杀了他身边的常侍、侍从和宫娥,连他的……太子之位也要一并废黜!”

    就算是吓唬朱厚照,朱祐樘也找不到更好的切入点,只能恐吓说要废太子。但这种出口,他自己都不信,因为他的情况太过复杂,如果太子被废,他没其他儿子来继承皇位,难道真要把皇位传给尚且不到两岁的小公主?8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