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正文 第一三五三章 秀才遇到兵
    总督衙门除了沈溪这个正牌总督,其余之人都没有品阶。 更新最快

    沈溪跟前以长史名义办差的杨文招,早就被总督府内外的喧嚣给惊醒,早早穿戴好衣物。此时听到外面的喊声,慌慌张张迎了出来,看到苏敬杨鞠躬抱拳,一副见不到沈溪本人便不离开的架势,赶紧上前,支支吾吾道:“沈大人……出去了!”

    苏敬杨之前也以为沈溪离开总督府衙门了,结果出去打探后才知道,压根儿就没见过总督大人的身影。

    苏敬杨心想,身为两省总督,沈大人怎么可能连随从都不带便出总督府?且此时城中兵荒马乱,沈溪又跟布政使司衙门和地方官绅起了冲突,只身在外行走必然很危险,那最有可能的便是沈溪找地方躲了起来,总督衙门无疑是最好的藏身之所。

    “沈大人去哪里了?”

    苏敬杨不相信一个看起来怯弱卑微的总督府吏员嘴里说出的话。

    这次杨文招彻底回答不上来了,本身他就没见过大场面,沈溪突然玩消失,以他那点见识,根本就无从应付这种场面。

    沈溪身边人中,也就马九能挑起担子,但此时马九也忽然失踪了。

    见苏敬杨呆住了,他身后一名经司经出列询问:“苏大人,下一步如何行事,还请您示下?”

    苏敬杨道:“还能如何?根据沈大人交待,先将城中各衙门和士绅的府邸控制起来,不走失一人……我就不信了,事到临头了沈大人还能撒手不管不成?”

    此时苏敬杨还真怕沈溪撂挑子走人。

    不管怎么说沈溪也是湖广和江赣两省总督,没有谁规定他一定要在湖广承宣布政使司驻地武昌府办公,沈溪其实可以去江赣省治所南昌府。

    苏敬杨知道自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除非有沈溪担着,否则他扛不起这责任。

    苏敬杨带着人马从总督府出来时,暗自嘀咕:“我这般得罪武昌府官员和士绅,先不论朝廷追究,官绅们一定不会放过我,这些地方上的势力盘根错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比黑暗,连藩台大人都敢暗杀,更何况我这个武夫?”

    已经被逼上绝路的苏敬杨,即便现在找不到沈溪,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刚刚骑上马,苏敬杨突然想到崔涯,转身询问身后跟着的武昌左卫一名百户:“崔召平何在?”

    百户突然听到自家指挥使的大名,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崔召平”是卫指挥使崔涯的字号,当即道:“回都指挥使大人,崔指挥使说去藩司衙门了!”

    苏敬杨怒道:“嘿,居然敢跟我玩阳奉阴违这套,让他在总督府这边守着,莫非这个节骨眼儿上了他还想闹点什么事情出来不成?苏庆,你速带二百亲卫前往藩司衙门,把崔召平给我拿下!”

    苏庆是苏敬杨的堂侄,目前在苏敬杨身边任亲兵统领,迅速上前领命。

    都司衙门下属的经司经赶紧站出来提醒:“大人,崔指挥使可是您属下,咱军队自己可先别内斗啊……”

    苏敬杨恼火地道:“这是内斗吗?沈大人不在,这里由我做主,立即按照本将军的命令行事!”

    湖广都指挥使司指挥使苏敬杨,居然跟武昌左卫卫指挥使崔涯先对上了。

    其实苏敬杨早就知道崔涯跟布政使司衙门关系不错,之前他为了迎合地方官绅,主动派崔涯代表都司衙门迎接沈溪便是证明。但眼下既然翻脸,自然擒贼先擒王,先行把军队牢牢地掌控在手中才行。

    苏敬杨带着人马抵达布政使司衙门,直接率领官兵冲了进去,不管男女老幼,一律先擒拿下来再说。

    轮到布政使司左参政郭少恒,士兵们没了底气,怎么说郭少恒也是从三品的朝廷大员,且是文官,在右布政使从“重病”到“暴毙”,左布政使出缺及其后马中锡到任“染病”不能理政的情况下,郭少恒主持布政使司事务已有半年。

    苏敬杨以正二品都指挥使的身份都不敢得罪郭少恒,更别说是下面的士兵了。

    布政使司衙门大堂,郭少恒怒气冲冲从后门冲出来,向环绕身边的将士喝斥道:“你们要干什么?这是要造反吗?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岂能任由你等粗鄙武夫横行不法?”

    郭少恒在湖广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沈溪和马中锡到任前,他一直是湖广最高行政长官,说话底气很足,就算是在苏敬杨面前,他也敢指着鼻子骂。

    都司衙门的官兵围着郭少恒,不敢上前拿人,全都忍不住回头看向苏敬杨,想得到苏敬杨的确切命令。

    苏敬杨没有见到沈溪,有了铤而走险的心态,大喝一声:“将阴谋毒害马藩台的郭参政拿下!”

    郭少恒原本算准沈溪不敢在没证据的情况下乱来,但他没想到上门来拿人的不是沈溪,而是苏敬杨。跟武夫讲道理,纯属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你……”

    郭少恒感觉一阵无力,正要出言叱骂,已经被两名士兵上前来一左一右架住双臂,他始终是个文臣,没办法跟这些强壮的兵士较劲,忽然想起崔涯前脚刚到,此刻正在后院,完全可以让崔涯出来与苏敬杨打对台戏,忽然听到大堂后传来一阵喧哗声,原来崔涯也被人押送出来了。

    崔涯没弄清楚局势,无比紧张地问道:“苏大人,您这是要作何?”

    苏敬杨怒不可遏:“作何?你们阴谋毒害马藩台,文官和武将私下里勾连,意图谋害沈军门,如今本将军奉命带人来将你等捉拿归案!”

    郭少恒气得浑身发抖,努力挣扎一番,冲着苏敬杨大喊大叫:“苏指挥使,你可别胡乱攀咬人……再说你一个区区都指挥使,没有朝廷谕令,有何权力捉拿一名从三品的藩司大员?”

    苏敬杨根本不在乎郭少恒说什么,一摆手:“将人押去总督衙门!”

    一众官兵从布政使司衙门出来,将浩浩荡荡的一班“案犯”往总督衙门押送而去,至于其余官兵,则继续围困各世家大族的宅邸,只等一声令下便开始拿人。

    苏敬杨想得很透彻,无论如何,这案子都该由沈溪来审理,他作为武将可没资格断案,尤其他要审讯的对象还是从三品文官。郭少恒在湖广之地权势熏天,官绅们基本以郭少恒马首是瞻,若郭少恒悍然反击,苏敬杨也不敢保证自己麾下官兵有多少会倒戈。

    在前往总督府的路上,苏敬杨一直担心沈溪不在,怕新任总督大人跟他玩阴的,人熘了却让他来承担恶果。

    来到总督府大门前时,苏敬杨翻身下马,抓住一名留守百户的衣领,喝问:“沈大人可在?”

    那名百户有些莫名其妙,赶紧回答:“沈大人去了何处,卑职并不知晓!”

    就在苏敬杨心里一沉,觉得自己可能会有大麻烦缠身时,突然身后街口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苏将军是在找本官?”

    苏敬杨连忙转过身,只见沈溪卓然地站在那儿,顿时有种见到大救星的感觉,赶忙上前行礼:“沈大人……您这是自何处返回?”(未完待续。。)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