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正文 第一三〇一章 虚位以待
    朱樘反复思量,最后终于点头首肯:“既然如此,那就委命沈卿家为户部右侍郎,领正二品俸禄!”

    朱樘在未征得在场大多数臣子同意的情况下,就单方面定下沈溪为户部侍郎。 更新最快谁知道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刘健身旁的李东阳已上前一步,匆匆行礼后呛声抗议:“陛下,此事不可!”

    皇帝已经拍板的事情,按照道理来说,大臣不得提出任何异议。

    但在本朝,弘治帝发话,很多时候都会被他的大臣反驳。按照以往的经验,若没有人提出异议,反倒会显得皇帝行事草率,大臣们都懒得发声,回头很可能会有无数的奏本上呈,上陈事情不妥。

    其实朱樘话语出口后,就意识到自己的决定可能有些草率了。

    主要还是因为之前沈溪所部献俘的事情让人感到震撼,心潮澎湃之余,弘治皇帝便忍不住想要在朝中给沈溪谋个好位置,犒劳功臣,非如此无法做到奖罚分明。

    但问题是沈溪的年岁太轻,并不足以担任六部部堂这样可谓屈指可数的官职,这也就难怪会有人出来反驳了。

    朱樘有些无奈地望向李东阳,其实他很不想听取李东阳的意见,一来李东阳是文官集团的代表人物,跟刘健从来都是共同进退,之前刘健曾向皇帝建言,一旦他卸任首辅,请求让李东阳接替自己的位置。

    其实不用刘健说,朱佑樘已经有这打算,因为刘健已经到了不得不退位让贤的年岁,李东阳入内阁比谢迁早,之后无论谁增补进入内阁,但无疑都应该由资更老的李东阳来接替刘健的位子。

    李东阳现在站出来发话反对,基本意味着现任首辅和继任首辅都站到了皇帝的对立面。

    朱樘不悦地问道:“李先生,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差事,安排给沈卿家?”

    李东阳正要上陈自己的看法,突然听到皇帝的问话,微微一怔,因为皇帝这话说得很是巧妙,其中带着几层意思。

    皇帝先是称唿他为“先生”,意思是表达对他的尊重……你既然是先生,就应该提一点建设性意见,别总拿沈溪年少来说事,就算年纪再小人家也立下大功,非得给予褒扬不可!朕现在要的是以理服人,而不是以你们那些陈腐的规矩来说事。

    皇帝说寻找更好的差事安排给沈溪,强调的是你反对沈溪担任户部侍郎可以,但你得给他安排一个让朕和沈溪都感到满意的官职!

    李东阳的政治觉悟很高,他原本要出口的话突然变得有些难以启齿,下意识地看了刘健一眼,这才回道:“陛下,沈溪如今年未弱冠,虽在外建功立业,但也不足以担当户部侍郎之职,不若外调湖广,镇守地方,加强军备建设!”

    文官集团一向的准则,是将异己发配到外地,让其到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别让这些人涉及到权力核心便可。

    沈溪现在已然被刘健和李东阳当作了重点打击对象,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沈溪继续当督抚可以,但回京城没门!

    虽然之前刘健和李东阳也曾谈过沈溪的官缺问题,但思来想去,还是把沈溪外调地方最合适。

    户部侍郎这差事,很容易让沈溪小小年岁便掌握到朝廷的核心大权,且在他们眼中,沈溪目前并不具有成为顶级文臣的资格。

    朱樘脸色非常不好看,他已经暗示过李东阳,让李东阳别胡乱发话,但似乎李东**本就没顾念他这个皇帝的尊严。

    朱樘皱着眉头看向刘健,用低沉的声音问道:“刘少傅,你以为呢?”

    刘健顿时成为众矢之的,他其实心里也明白,皇帝留沈溪在朝的目的,很可能是用来制衡他,打破文官集团铁板一块的状况,因此他并不适合发话,但他却不甘心,让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违反文官集团一向论资排辈的传统。

    刘健颤颤巍巍地出列行礼,然后道:“老臣……并无异议!”

    刘健不说是对皇帝的意见无异议,还是说对李东阳的意见无异议,等他说完之后,旁边很多大臣心里都在想,都说油滑莫过于尤侃侃的谢迁谢大学士,原来真正的老狐狸是这位啊。

    朱樘全当没听到刘健的话,打量谢迁,问道:“谢卿家以为呢?”

    谢迁一下子感到很为难,暗自琢磨,谁都知道沈溪小儿是我一步步举荐上来的,现在问我的意见,陛下到底是准备重用沈溪,还是准备将其发配?如果是发配,直接同意李宾之出的主意做可,作何来问我?

    谢迁有所迟疑,道:“陛下,微臣以为,沈溪小儿年方十七之龄,就此出任六部部堂,确实有些不妥,但户部侍郎之位,总要有人接替,如今与鞑靼的战争行将结束,京师户部亏空,需要有人出来主持打理,若李大学士认为沈溪小儿不适合胜任此差事,却不知何人合适?”

    李东阳没想到谢迁刚开始的时候是顺着自己的意思说,最后却给自己出难题,他差点儿脱口而出把王守仁的名字说出来。

    在朝那么多“年轻”后辈中,他最看好的就是王守仁,这次对鞑靼一战,王守仁同样立下了功劳。

    而且王守仁一向在六部中做事,先在工部观政,而后在兵部和刑部中任差,中途还去过江西、湖广之地,可说是出去增长过见闻,丰富了履。如今让王守仁以兵部郎中的身份继任户部侍郎虽然有些冒险,但在李东阳看来,王守仁怎么都比沈溪合适得多。

    但李东阳再一想,论功劳,王守仁远不及沈溪。

    论功名,沈溪跟王守仁同为弘治十二年进士,但沈溪却是三元及第的头名状元,声名显赫。

    论资,沈溪这几年在外南征北讨打了多场战事,在地方上多有建树,比起王守仁强太多了,甚至沈溪还有在翰林院供职的经,乃是世人皆知的太子之师。

    在户部侍郎这空缺上,王守仁跟沈溪相比,根本没丝毫优势可言。

    朱樘不知道李东阳心中所想,冷冰冰地问道:“李大学士,你为何不做言语?”

    因为李东阳“不识相”,朱樘对李东阳的称唿改了回去,就这个小小的称唿变化,就让在场很多大臣明白过来……皇帝现在对李东阳之前的反对声音,非常不满,甚至可以说是恼怒。

    李东阳回过神来,略一回想,便道:“南京户部左侍郎王俨,做事得体,于钱粮布库调度上是把好手,下臣以为,以此人进调京师,最为稳妥!”

    李东阳突然举荐王俨,朱樘愣了好一会儿,仔细思索后才知道李东阳说的人是谁。

    ********

    2017年4月1日~4月7日期间,本书将在qq阅读客户端和起点读书客户端限时免费7天时间,一点小福利,也算回报一下这么多年来众多书迷对天子的支持,喜欢天子的朋友可以下载客户端看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