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第二二一〇章 希望在你身上
    终于在过了正午后,鞑靼人发动第一轮攻击。

    达延汗似乎没有试探攻击的打算,上来就倾尽全力,把准备数年的“厚甲阵”给拿了出来,力争一举冲溃明军防守阵地。

    所谓厚甲阵,不过是由巨大的钢盾和厚铠组成,整个军阵大概由三千人组成,除了必要的托举钢盾、身着铠甲的力士外,再有便是一千多手持砍刀和长枪,随时准备从保护严密的军阵中杀出来抢夺阵地的用于近战的士兵。

    为防万一,巴图蒙克在厚甲阵前增加了一个由两千多名永谢布部等部族俘虏组成的“敢死营”。

    “敢死营”的任务是冲杀在前,以血肉为后续“厚甲阵”开辟出一条路,这些人死多少,达延部高层不会关心,因为这些俘虏是巴图蒙克“法外开恩”才免于被屠杀的命运。

    草原上弱肉强食,怀柔政策不过是蒙元建立、确定黄金家族神圣不可侵犯地位后逐步推行的一种价值观,随着蒙元帝国消亡,黄金家族统治力削弱,部族间的屠杀事件便屡有发生,尤其是在永谢布部阴谋杀害巴图蒙克二儿子乌鲁斯博罗特的情况下,巴图蒙克此举的确是对永谢布部俘虏的一种仁慈。

    但说到要让永谢布部俘虏去打头阵送死,不免有些血腥和残忍,但因这些战俘不清楚状况,一度以为自己得到了“戴罪立功”的机会。

    但当沈溪派出的斥候混到鞑子阵中,散播消息,带来的冲击可谓无与伦比,许多人半信半疑,就算那些对达延汗充满信心的人,也都存了一个心眼儿,一旦事情不对便逃跑。

    当图鲁博罗特穿上铠甲,准备亲自率领部队攻打明军营地时,国师苏苏哈出现在他眼前。

    此时汗部会议已结束半个时辰,因为临时决定增加使用奴隶军团,使得战事往后推迟了半个时辰,不然图鲁博罗特早已踏上战场。

    “大王子!”

    苏苏哈见到图鲁博罗特非常温驯,上前几步,执礼甚恭。

    此时的图鲁博罗特全身披挂,异常臃肿,虽然他并非“厚甲阵”中一员,但为防止明军火器伤到自己,还是在身上着重甲,甚至连头盔也换上特制的钢盔。

    图鲁博罗特浑身甲胄加起来足足有五十斤重,走路都有些费劲,往苏苏哈身上看了一眼,皱眉问道:“国师来作何?”

    苏苏哈望着图鲁博罗特笨重的模样,有些惊讶地问道:“大王子这是准备亲自上第一线?”

    尽管图鲁博罗特并不想去,却不愿在苏苏哈面前落自己的威风,这也是他作为巴图蒙克继承人必须要做的事情,当即昂首道:“我乃黄金家族嫡系传人,难道会惧怕区区明人的枪炮?这次自然冲锋在前!”

    “不行!”

    苏苏哈断然摇头,语气却很平和,“大汗让我来通知大王子,这次战事不需大王子冲锋陷阵在前,一切交给阿尔洛等前线将领便可,他们自然会完成突破敌阵的任务,而大王子你的责任就是等铁甲兵团攻进明军营地后,指挥后续兵马冲进去,甚至大王子不需亲自上阵,只等麾下将士取得胜利,带着战果出现在大王面前即可。”

    图鲁博罗特皱眉问道:“国师这话是何意?”

    苏苏哈微笑着说道:“你应该问大王是何用意才是……其实用得着旁人提醒么?二王子出事后,大王子您便是汗部唯一继承人,难道大汗希望你出事?你只需要在这一战中建功……就算让人觉得你建功也可!希望大王子能记得今日我的提醒,日后多加照拂!”

    图鲁博罗特是聪明人,当苏苏哈说出这些话后,便明白这是国师在向他示好。

    “苏苏哈本身也有野心,之前他便一直积极争取国师之位,而父汗早有废黜国师、启用济农制度的意思,现在甚至国师和济农同时存在,形势已很明显,就是为拉拢族中有权有势的贵族,彻底分国师的权柄。父汗主意已定,他这时跟我示好,不嫌晚了吗!”

    “嗯。”

    图鲁博罗特点了点头,除此外未有更多表示,显然是不想苏苏哈看到自己的立场。随即他卸下装甲,跟随苏苏哈去见巴图蒙克,这次巴图蒙克在金帐内单独接见图鲁博罗特,甚至苏苏哈都没获准入内。

    巴图蒙克一直看着悬挂于面前清楚记录了明朝阵地布局的地图,背对着大儿子说道:“图鲁,你以为为父真的愿意送你上第一线冒险吗?”

    “儿臣不明白父汗的意思。”图鲁博罗特拱手道,“本来已决定由孩儿领兵出征,为何临时更变?”

    巴图蒙克道:“我已对国师说了,你身体尚未痊愈,无法负重冲锋在前,这次出征会由下面军将完成,你的差事就是最后接收胜利果实……你莫要让为父失望!”

    图鲁博罗特不知怎么跟他的父亲应答,因为达延汗在族中地位太过尊崇,他根本无法挑战父亲的权威。

    巴图蒙克继续道:“这一战能直接获胜自然最好,如果不能得胜,应当机立断撤兵,不能把所有人马都折在里面。为父虽然很有信心,但也要看到我们的对手是谁,那个曾让草原各路人马头疼不已的人,不是那么好对付。以刚得到的线报看,的确是沈溪派人烧毁榆溪河渡口的船只,这也意味着,他很可能是主动断掉后路跟我们打一仗!”

    “父亲,这一战若不成,我们还有机会?那么厚重的铠甲和盾牌,耗费了汗部多少资源,要是就此遗弃在战场上,以后很难再组织起这么强大的重装部队!”图鲁博罗特有些激动地说道。

    巴图蒙克抬头看了看帐篷的顶部,好一会儿才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为父自然希望以最小的代价拿下这场战争,铁甲阵正是计划多年的秘密武器,能成功的话固然皆大欢喜,部落勇士折损少,我们能够保存绝对实力,用来后续征服草原上那些不愿服从汗部统治的部族。”

    “可是,一旦这一步行不通,那还有坚持的必要吗?首先我们要明确一点,保存部族实力才是第一要务,其他都放在次要位置上!付出一定代价,只要沈溪死了,我们不再担心明军会威胁草原,那就是胜利!反之,我们则要慎重考虑接下来的战事,撤退也是选择之一!”

    图鲁博罗特显得很失望:“所以说……父汗,您现在并没有入主中原的想法,是吗?”

    巴图蒙克没有回答儿子的问题,其实等于是变相承认。

    图鲁博罗特道:“我一直以为,父亲是要争做中原之主,草原之主有什么值得好期待的呢?只有入主中原,恢复大元雄风,黄金家族才可以复兴……大好河山就在眼前,我们为何不去努力争取呢?”

    巴图蒙克摇了摇头:“如果只是防备明军进攻草原,只需杀一个沈溪便足够,可若想入主中原,则要面对更多的困难,中原有识之士多不胜数,除非我们能得到很多善于领兵的文臣武将投诚,还得趁他们虚弱时才有机会……但这可能吗?”

    “我们必须要认清一个现实,只有统一草原,才有机会入主中原,这一天为父可能看不到了!为父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你平定草原,而你的任务就是休养生息,攒足力量,最终一战而定天下,恢复我大元鼎盛时的疆土!”

    图鲁博罗特虽然心情沮丧,但也明白这些年连年内战,草原各部族消耗巨大……仅以兵马数量论,早年间草原抽调三四十万大军攻打明军没有任何问题,但这些年随着卫拉特部、火筛部、永谢布部等相继灭族,现在连凑足十万大军都很困难,要攻打拥有数百万军队的明朝非常困难。

    因此,图鲁博罗特没有再发表看法,向巴图蒙克恭敬行礼后,便退下去准备出兵了。

    ……

    ……

    战斗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开始。

    跟以前鞑靼人作战不同,这次他们显得很低调,没有大张旗鼓,甚至连冲锋在前的永谢布部“奴隶军团”都拿着盾牌和趁手的马刀、长矛等兵器,以步行方式往明军阵地接近。

    鞑靼人舍弃以前惯用的骑兵突袭战术,而是让步兵徐徐推进,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

    但显然打头阵的永谢布部奴隶没有那么强的战意,他们几乎是被人驱赶着,亦步亦趋往明军阵地前进。

    双方营地间的实际距离不到五里,当永谢布部兵马出击时,双方迅速靠近,明军前线阵地上气氛凝重,第一道战壕里的官兵将火铳搁置在留下的射击孔处,只等一声令下便开枪。

    全军主帅沈溪站在第三道战壕后的其中一个高台上,全神贯注盯着鞑靼人的动向。

    双方距离逐渐拉近,明军阵地上一片死寂。

    气氛肃杀,双方都显得很冷静,好似对这场战事早有准备,只等接战那一刻到来。

    鞑靼人的行进是一路小跑,但冲在前面的人不时扑倒在地,当然不是因为中什么埋伏或者陷阱,而是这些人想以这种方式躲避拼死搏杀的命运,等候战事结束皆可,但他们却被掺杂在阵中的达延部军官用棍棒打起来,继续往前冲。

    “大人,鞑子来了!”

    刘序在此战中,跟唐寅和马昂同时作为沈溪身边传令官听用,不需要到第一线战壕冒险。

    此时高台前面,也是盾牌如林,因为要保证敌军重弩不会危及沈溪的生命安全。

    “早就算好的事情,有何意外?”

    沈溪望远镜不离身,认真打量着敌人一举一动,摇头道,“冲在前面的,不出意外便是永谢布部战俘,他们队形不整,速度拖拉,可见没什么战意,等敌军进入阵地前方一里时,便命令炮兵开或!先把他们阵型打乱,才好浑水摸鱼!”

    “大人,不是说要劝降吗?”唐寅问道。

    沈溪回答:“就算要劝降,也要先把对方打怕才行,现在这些不是永谢布部精兵,而是失去战斗意志的战俘奴隶,一旦他们觉得胜利可期,肯定会激发骨子里的赌性,希望靠一时冒险获得永远的自由……”

    “要是这些永谢布部的战俘玩命突击,就算不会对我们阵线造成冲击,但也会把我们面前这些陷马坑、铁蒺藜、拒马和地雷给破坏掉!后续鞑靼人的厚甲阵会跟着冲过来!所以先要让他们感到害怕!”

    刘序望着沈溪的背影,道:“既然如此,何时开炮,请大人下达命令便可!”

    沈溪看了看前线阵地两翼,用手指了指:“榆溪河上下游派去喊话的人可以出发了,拿上话筒,让永谢布部的人避开前方死亡地带!不过他们中部分不信邪想建功立业的人,不出意外要死上一批!”

    过了大约一刻钟,就算永谢布部的俘虏再磨蹭,依然推进到一线阵地前方大约一里半的位置。

    “开炮吧!”

    沈溪下达命令,“立即以阵地前方一里为基准,向鞑子冲击阵型腹心开炮!”

    唐寅惊讶地道:“可是敌军尚未进入火炮真正射程!”

    沈溪放下望远镜,侧头瞥了唐寅一言,大喝一声:“威慑懂不懂?在这里不需要你们质疑,遵照命令办事便可!”

    ……

    ……

    鞑靼先锋兵马,也就是永谢布部降军尚未到明朝一线阵地一里的火炮射程时,明军营地中央的火炮群便开炮了。

    “轰——”

    当火炮落到地上,此前埋设的土雷因为被巨大的震动触发,相继发生爆炸,一时间明军阵地前尘土飞扬,轰隆声四起。

    永谢布部的战俘本来还对不知何处来的口口相传的做炮灰的传闻半信半疑,依然有着建功为自己摆脱奴隶身份拼一把的想法,但看到这架势后,顿时明白过来,为何大汗会给他们这样一次机会……根本不是让他们戴罪立功,而是让他们送死。

    前面的人看到这种情况不想冲,后续的人则在达延部军官的驱使下,推着他们冲,总会有一些人不可避免进入明军火炮打击范围。

    此时鞑靼厚甲兵团距离顶在前面的先锋尚有一里左右的距离,而永谢布部战俘就算走得再慢,也正式进入明军阵地前一里之地。

    “轰隆隆!”

    又是爆炸声四起。

    这次不再是以声威来恐吓面前的敌人,而是用死亡进行震慑,本身炮弹击中的人不多,毕竟前线阵地宽广,永谢布部的人在进入明朝前沿阵地后便自动散开,这是他们以前袭击大明边关遭受城头火炮打击后得到的宝贵经验。

    因为有了躲避火炮的心得,使得首轮炮火命中的永谢布部战俘不多,但后续被火炮引爆地雷造成的原地爆炸的杀伤效力,却着实让鞑靼人心惊肉跳。

    “轰……”

    随着一发火炮落地,又是两枚地雷被触爆,弹片飞舞,爆炸覆盖范围内二十多个永谢布部士兵直接被炸飞上天,后面的人还没看到残肢断臂落地,后续又有人因为踩中陷马坑,被坑底的竹刀刺穿脚背,发出凄厉的惨叫,让人心惊肉跳。

    这一幕,被立在鞑靼一方高台上的图鲁博罗特看到了。

    “怎么会这样?”

    苏苏哈也站在高台上,跟图鲁一起负责指挥前方战事,当他发现明军只是用远距离攻击的火炮打击所造成的杀伤,便引起先锋人马一阵混乱时,便体会到身在前线那些战俘的无助和绝望。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图鲁博罗特见苏苏哈满脸震惊之色,不由晒然一笑:“有何好惊奇的?这是沈溪,不是一个籍籍无名的明军将领,我们在跟他开战前,就应该做好万全的准备。”

    苏苏哈道:“大王子,看这架势,很难用那些不成器的永谢布部战俘来为我们踏平前方阻碍,难道就这么让身披铁甲手持厚盾的勇士贸然冲进火炮打击范围内?会不会……”

    图鲁博罗特厉声喝道:“有厚重的盔甲和盾牌保护,你还怕什么?实在不行的话,国师你亲自带骑兵冲杀,用铁骑把明军阵地前方的机关全都扫除,不是更好么?”

    这会儿图鲁博罗特威风八面,说话根本不考虑照顾苏苏哈的面子。

    苏苏哈也没想到这个未来的草原之主脾气会如此暴躁,不过想到这场战事是由图鲁博罗特指挥而他只是个旁观者,心里也就释然,暗忖:

    “大王子奉命调动铁甲军团,却遭遇如此困境,看来他是担心完不成大汗交托的任务,怕在汗部中丢脸。我去跟他计较作何?如果他这边名誉扫地,至少我还可以去投奔三王子……我又不是跟他争夺储位之人,犯不着怄气!”

    .。着笔中文网m.

    @R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