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第二二〇二章 漫长的等待
    榆溪河,迅速成为战事的焦点之地。

    云柳和熙儿还在榆林卫内帮沈溪筹措船只,同时准备沈溪点名需要的火药,至于沈溪要做什么,并非云柳和熙儿能理解,沈溪也不想告诉她们。

    六月二十四,天还没亮,沈溪所部已开始继续往榆溪河方向挺进。

    这次一口气要急行军一百五十里,按照既定计划,在兵马抵达榆林河前,中途将不会再进行休整。

    就在同一天早晨,几千里外的张家口堡,同样喧嚣,因为这天乃是朱厚照既定跟鞑靼人决战的日子。

    当天早晨朱厚照起来得很早,丽妃先帮他换上戎装,然后自己也到后院更衣披甲,俨然跟当日朱厚照指挥出兵的场面相同。

    至于张苑则早早下达军令,为了防止有人在朱厚照跟前乱说话,张苑直接把胡琏调派出城去。

    胡琏亲率一万人马为先锋,先行探路,至于王守仁那边,张苑则觉得差不多已经收服妥当,所以还算放心,将其留在朱厚照跟前。

    在朱厚照从正屋出来时,张苑已经等候很久。

    “陛下,车驾都已经准备好……陛下随时都可以登上城楼,指挥作战。”张苑上前用恭维的语气道。

    朱厚照蹙眉道:“朕不要上城头,朕要亲自带兵出征!”

    张苑连忙应声:“是,是,陛下要御驾亲征,不过亲征前总需要上城头将鞑子的军情调查清楚,为接下来的出兵做准备……陛下以为呢?”

    “嗯。”

    朱厚照对张苑的答复虽有不满,但终归没有反驳,在整理身上不那么合身的盔甲后,朱厚照带着丽妃、小拧子往宅院外而去。

    院子外面,钱宁、许泰和王守仁已在等候,却不见兵部两位侍郎以及其他官员将领的身影。

    朱厚照无心去问,直接带着丽妃上了车驾。

    马车往城北方向而去,走了一路,最终停在城北门楼下,此时陆完和王敞等官将早一步在此等候。

    朱厚照从车驾上下来后,不由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会儿才是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下意识地问道:“什么时辰了?”

    张苑道:“陛下,五更天还没过去呢。”

    “这么早?”

    朱厚照好像对如此早出兵有些不太满意,这时众多官将过来行礼问安,朱厚照一摆手道,“不必多礼,朕今日要领兵出征,暂且先上城头等候前线敌情回报,众位卿家随朕一同上去等候便是。”

    朱厚照近乎是被人簇拥着上了城楼,从城头往下看,城内和瓮城都已经有大批将士准备出征。

    至于城外则一片风平浪静。

    朱厚照指了指远处,问道:“还没派出兵马作为先锋出塞吗?”

    “回陛下,宣府巡抚胡琏胡大人已先带一万人马出征,陛下的二十万大军,接下来会分三批出城,其中陛下率领的中军会在第二批出城!”张苑笑道。

    虽然出兵计划并非张苑制定,但他还是尽量把跟皇帝有关的事情记下来,也是防止朱厚照轻视他。

    朱厚照释然点头,在城头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继续问道:“敌情刺探如何了?鞑子现在是否也派出兵马迎战?对了,鞑子军营距离这里多少里?”

    光是一个简单直观的问题,已经把张苑给问住,他对于军情全然不知,属于旁人教他说什么便说什么。

    不过张苑脑子转得飞快,笑着回道:“鞑子知道陛下要御驾亲征,且知我军兵马强盛必能一战得胜,所以鞑子早早示弱,这两天已撤出五十里开外。”

    朱厚照满意地道:“中间有五十里作为缓冲,这样三军就可以顺利出关外狭道,直抵草原开阔地带,便于我军布阵……如果鞑子不撤那么远,直接堵在狭道前,就怕咱大明几十万雄兵摩肩接踵,反而施展不开呢。哈哈!”

    朱厚照在笑,张苑、戴义和钱宁等人则陪笑。

    随即朱厚照问道:“现在情况如何了,莫非一点鞑子的消息都没有?”

    “回陛下的话,胡大人已带兵出去一个时辰,您瞧现在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如果有紧急军情的话他一定会派人回来奏报,除非这位胡大人……刺探不到什么有用的军情。”张苑下意识地把责任推给别人。

    此时张苑心里有些发怵,因为这两天无论是他手下那些人,还是王守仁给他的反馈,都说鞑靼人好像失踪了一样。

    张苑不由看了旁边的王守仁一眼,心道:“之前王伯安主张派人出城好好打探,最好能走出百里,被我直接驳回,现在不会因此而出什么状况吧?鞑子既然打了胜仗,难道还会当缩头乌龟拒不出兵?”

    可转念一想,张苑心里便稍微安定了些:“鞑子不出兵也好,这样我便可以对陛下说,这是陛下龙威浩荡,把鞑子给吓跑了!边境相安无事,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样我也不用陪同陛下冒险。”

    此时张苑有些得意,觉得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哪怕出现一些变数也完全在可控范围之内。

    朱厚照等了一会儿,突然一阵无聊,转头四顾,问道:“哦对了,之前朕不是让两位兵部侍郎到张家口来调度人马,他们……”

    “陛下,微臣在此。”

    陆完先一步出列,跟随他身后的是另一位侍郎王敞。

    朱厚照指了指陆完,突然想起什么,笑着问道:“陆卿家,还有王卿家,好些日子没见了,看你们身体还算健朗,到张家口后生活可还习惯?”

    陆完和王敞听了心里都有些不太舒服。

    我们到张家口后就被晾在一边,连面圣的机会都没有,我们又不是来享受的,还问生活是否习惯?

    陆完不想回答,王敞接茬道:“回陛下的话,老臣住得还算习惯,只是军情紧急……”

    听王敞提及军情,张苑有些不满意,喝止道:“两位大人,陛下问什么你们便答什么,暂时不需要你们奏报军情……你们又不是斥候,对于前线情况一问三不知,自问会比陛下更强?”

    朱厚照一摆手:“张公公不得无礼,两位卿家乃是朝兵部侍郎,一直深得沈先生器重,在军事上有独到见解,只是因为沈先生到现在没有消息传回,估摸是出塞后出了什么状况,朕不得不把两位卿家请到身边来参谋军机……王卿家,你之前说及军情,想告诉朕什么?”

    本来王敞想借机跟朱厚照告小状,打击一下张苑的嚣张气焰,但他到底是在朝中混久了,一看张苑说话完全不顾忌场合,连皇帝在旁都不许怕,心里便有些发怵,想说的话不自觉改口,道:“如今我大明兵马已出塞,相信很快就会有军情传来,老臣恭祝陛下旗开得胜。”

    “哈哈,好,借王卿家吉言。哈哈!”朱厚照心情大佳。

    因为看不到鞑靼人身影,再加上胡琏那边也没有回报说与鞑子交锋,朱厚照觉得自己手下兵强马壮,一定不会再跟上次一样出现问题,再就是登高望远,心潮澎湃,不由多了几分洒脱。

    可惜的是枯等让人烦躁,朱厚照在城头伫立一会儿,忍不住没话找话,再次看向陆完,问道:“陆卿家,你说说看,当前军情如何?”

    陆完没有像王敞那样敷衍,道:“几日内都不闻鞑靼军情,或许城外情况有变,请陛下及早做应对。”

    朱厚照皱眉,先看了看旁边的张苑。

    张苑已忍不住开口:“陆大人,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情况有变?还有做何应对?这为陛下参谋军机大事,光靠一张嘴随口乱说可不行,这可不是你插科打诨说胡话的地方。”

    这次朱厚照没阻止张苑的“无礼”。

    陆完心中有些气恼,但仍旧保持心平气和,拱手道:“六月十二战事结束后,这十几天再未有鞑靼人进犯张家口的报告,而张公公又极力阻止派出斥候调查塞外百里的情况,以至于到现在只可以确定张家口北边五十里内无鞑靼兵马活动……若鞑子早就撤兵,岂非说明其另有图谋,之前一战不过是虚晃一枪?”

    “大胆!”

    张苑忍不住斥责起来,“陆大人,你这话分明是危言耸听!”

    朱厚照一抬手打断张苑的话,忍不住埋怨:“陆卿家说得很有道理,张公公你别随便乱插话……朕且问,这几天都没有鞑子的消息?”

    他环顾一下在场官将,似乎想求得一个答案,但没人出来回答他。

    张苑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陛下,之前的战事结束后,老奴怕有人贸然出兵再遭败绩会对大明边军将士威名有损,所以就安排固守城池……这正是陛下您做出的安排啊。”

    朱厚照有些惊讶,问道:“朕只是说不让随便出兵,斥候是斥候,他们不去刺探情报,朕在城内当睁眼瞎吗?你的意思是否意味着,这些天没有鞑子进一步军情传来,是吧?”说完他又环顾一圈,还是没人回答,但也变相等于承认这个说法。

    朱厚照脸色漆黑,暴跳如雷道:“感情今天朕要出兵,连鞑靼人在哪儿都不知道,那几十万大军出去后,不是睁眼瞎到处找人?这不是胡闹么?”

    张苑赶紧劝谏:“陛下请息怒,这不胡大人已经带兵出去,他手下人马过万,这么大规模出击,怎么也能刺探到有用的情报……到那时陛下不就知道鞑子安的什么心?”

    朱厚照听到这话,情绪稍微好转些,一甩袖道:“两军对垒,情报异常重要,知彼知己才能百战百胜,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们都不懂?真让朕失望!”

    朱厚照俨然是兵法大家,教训人的时候颇有条理,旁边陆完、王敞和王守仁等人沉默以对,丝毫也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意思。

    随即朱厚照站起身走到城垛口,侍卫识趣地让到了一边,朱厚照往前方眺望一番,蹙眉问道:“怎么一点音信都没有?莫不是鞑子真的撤兵了?”

    张苑之前一直想找机会上前跟皇帝阐明他的立场,现在终于逮住机会,赶紧凑过去道:“陛下,鞑子撤兵是好事啊,这叫做不战而屈人之兵,陛下龙威所到之处,番邦哪里敢不低头?”

    朱厚照斜着瞅了张苑一眼,破口大骂:“你话说得轻巧,朕是御驾亲征平定草原,鞑子撤军在你口里倒成了好事?那以后朕要平鞑子,只能带兵满草原去找寻鞑子的踪影?那可是他们的地盘,我们去哪儿找人交战?现在朕把话撂在这里,此番一定要跟鞑子在张家口堡决战,若最后结果不是如此,你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要承担责任!”

    本来张苑满心欢喜,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但在朱厚照说出这番话后内心动摇了。

    朱厚照的态度非常强硬,且已说明必须要在张家口堡决战,而战争的结果也不是为了让鞑靼人撤兵,而是要直接把鞑靼人全灭了,那张苑之前盘算的一切事都要落空。

    张苑心中突然变得异常紧张,心道:“鞑子撤不撤兵谁能控制得了?若鞑子撤兵,莫不是我还要跟着受牵连?”

    朱厚照在城垛之前看了好一会儿,直到站累了,才又回到椅子上坐下,随即把王守仁叫到身边。

    “王卿家,你负责节制宣府和大同军政,这几天你可有收到鞑子活动的情报?”朱厚照问道。

    一时间王守仁很难回答,就在于他这边的消息几乎断绝,无从答起。

    王守仁正踟躇不知该如何作答,张苑又站出来说道:“陛下,王大人有什么情况,都是直接告知老奴,老奴也都将情况告知于陛下。”

    张苑之所以这么说,是把王守仁告状的路径给堵上,同时变相告诉王守仁,我们是一体的,应该共同进退,你别还没过河就开始拆桥。

    朱厚照皱眉问道:“是这样的吗?”

    王守仁行礼:“近来所知鞑靼军情的确太少,一切均已上报,微臣并无隐瞒。”

    当王守仁把这番话说完,张苑那边明显松了口气,此时他又打起如意算盘来:“就算出了事,陛下要怪责,也只会怪责具体经手人,我不过是个居中传话的,只要王守仁承认我这边的话都是他上奏,那出事就该由他来承担,不会怪到我头上。”

    张苑一脸关切之色:“陛下,您看这太阳都出来了,您至今尚未用早膳,不如先到城楼内,让人准备些简单的膳食,吃过再准备御驾亲征事宜?”

    临打仗了还要先吃饭,张苑的话让周围的人一阵厌恶。

    朱厚照正要应允,陆完阻止道:“陛下,战前不适合用餐,乃是怕剧烈运动时身体不适,将士们到现在都未用饭。”

    朱厚照对于这些细节完全不了解,原本已经站起身准备往城楼里走,闻言不由惊讶地问道:“是这样吗?那不是全体将士此时都饿着肚子?”

    张苑死死地瞪着陆完,觉得陆完真是多事,不希望他继续说下去。

    陆完道:“三军将士都在昨夜用过饭,吃饱喝足后到今日,全都准备空腹上战场。”

    “原来如此。”

    朱厚照释然地点点头,“三军将士都没吃早膳,朕作为统兵之人岂能搞特殊化?不过想想也是,如果饱餐后再出征的话,无论是骑马还是快步行走,都会让身体不舒服……看来朕领兵还有很多要学的地方,那就继续在这里等候吧!”

    说到这里,朱厚照重新坐下来,看起来神色平静,但其实已经很不耐烦,毕竟前线什么消息都没传来。

    ……

    ……

    到太阳蹿出地平线,辰时到来。

    朱厚照在城楼上已经等了一个时辰,这会儿越发不耐烦,不过好在等来了前线的消息。

    讯息很零散,每次都不是直接汇报到朱厚照这里,而是由张苑先去问清楚,再过来跟朱厚照说明,甚至有时候还凑到朱厚照耳边细声说,故意不让周围人听清楚具体情况。

    “……陛下,这位胡大人领兵出去两个多时辰,已经往城北走了五十里以上,尚未发现鞑子身影,他说已派出斥候找寻,但老奴觉得,他未必会上心,再者这么分兵很可能会被鞑子分而破之,不宜分兵,不如让他领兵到各处走走……”

    张苑当着在场官将的面讲解军情,掺杂了许多自己的意见,俨然把自己当成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周瑜。

    朱厚照沉思不语,旁边陆完又开口了:“陛下,前军已经出击五十里,后军至今尚未出城,很容易会造成三军前后脱节,所以先锋人马不宜继续进兵,当令其原地驻扎,派出大批斥候往各处刺探军情。”

    张苑恼火地道:“陆侍郎,就你懂,什么都要逞强……这种事需由陛下定夺,岂容你在此胡言乱语?”

    陆完神情自若,不为张苑之言所动,朱厚照抬手打断张苑的话,点头道:“陆卿家说得很有道理,现在前军两个时辰走出五十里,行进速度已很快,如果尚未有敌情的话,实在不该继续前进。传令下去,让胡卿家的人马原地驻扎,先把鞑靼人的情况搞清楚。”

    “得令!”

    传令的活最轻松不过,许泰主动站出来承担,尽可能在朱厚照面前表现自己。

    等许泰往城下去,朱厚照突然想起什么,道:“朕想起来了,胡卿家带出城去的兵马数量不足,那第二路人马也该跟上才是,许将军……”

    朱厚照大喝一声,才想起许泰刚离开,面子多少有些挂不住,张苑凑过去道:“陛下您只管说,由老奴通知许副总兵便可。”

    朱厚照点头道:“让许将军带一万骑兵,为第二路人马,接应胡卿家统领的前军,不过让他跟前军间保持距离,不能太靠前,不过他可以在驻扎后把骑兵分散派出去,把方圆几百里内的情况都给朕打探清楚,尤其是要弄清楚鞑子兵马的具体驻扎位置和动向,朕要做到知彼知己!”

    在张苑听来,朱厚照安排得非常有条理,执行起来并不困难。

    但此时他却满怀警惕,问题就在于朱厚照在行军布阵上参考了陆完和王敞等人的意见,对他所说的话置若罔闻。

    张苑在下城楼找许泰传达命令时,心里琢磨开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如果陛下不听我的,就算这场战事取胜,那我的功劳也不大,一定要把最大的军功抢过来。”

    ……

    ……

    许泰作为第二路人马统帅领兵出击。

    尽管许泰贪生怕死不想出城去,但奈何这是皇帝亲自下达的命令,他没有别的选择。

    等许泰这路人马也出城,朱厚照的精神终于振奋了些,因为许泰出兵是在他眼皮底下完成,骑兵队列整齐,鱼贯出城,声势非凡。

    朱厚照在城头上看着,有种检阅三军的畅快感。

    就算没开战,朱厚照也很喜欢这种掌控一切的豪迈。

    可当许泰率领骑兵远去后,城头又陷入死寂,长久都保持风平浪静,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太阳升起来,朱厚照身体有些燥热,有了上次的经验,他不想在城头上继续等候,环顾一圈后一摆手:“移驾到城楼里去吧,至少那儿不用忍受烈日曝晒,还站得高望得远……几位卿家随朕一起进去吧。”

    到底是六月天,虽然炎夏已进入尾声,但穿着一身厚重铠甲在太阳地里也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所以没人拒绝皇帝的好意。

    一行人随同朱厚照进入城楼,来到二楼上,朱厚照在露台阴凉处高坐,不过这次朱厚照没上次那么不近人情,让侍卫去城下搬椅子上来,以便跟随一起进来的太监和文官可以落座,只有军中的人需要继续站着。

    今天没有风,城楼二楼上依然闷热,每个人额头上都渗出豆大的汗珠。

    朱厚照这边自然有人帮着扇风,他拿着望远镜看了一圈,忍不住抱怨:“这可真是稀奇透顶,怎么出兵这么久,都快到要晌午了,前方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不会又跟上次一样,鞑子突然从哪个方向杀出来吧?”

    张苑道:“陛下不必担心,胡大人和许副总兵领兵经验丰富,应该早有防备,即便遭遇意外也能临场应变。”

    张苑这番话的意思是把责任推给胡琏和许泰。

    本来张苑收拢许泰的意愿很强烈,但随着许泰得到朱厚照一些“特殊关照”,再加上其又跟王守仁、胡琏等人暗中来往,让他对这个人生出厌恶感,已经不再生出把许泰收拢麾下的念头。

    朱厚照点点头,又继续等候。

    前线依然不断有消息传来,不过这些消息都涉及胡琏和许泰二人所部情况,鞑靼人动向依然成谜。

    如此到中午,仍旧维持旧状,陆完请示道:“陛下,天已近晌午,官兵们已在太阳地里暴晒了近三个时辰,是否让将士分批轮换喝水,顺带吃些东西?”

    张苑冷笑不已:“陆侍郎之前不是说,大战前不能吃饭吗?陛下到这会儿尚未用早膳呢。”

    朱厚照一抬手:“陆卿家说得有道理,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让将士先吃饭,不过最好只吃一些流食,比如稀粥这些,既能解饿,又能解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着笔中文网m.

    @R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