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六八章 孰轻孰重
    沈溪那边没有任何消息,不但朱厚照震怒,张苑也觉得十分郁闷。

    按照以往的习惯,有消息传回来可以有目的的进行篡改,但没有消息让他凭空编造的话就无所适从了。

    张苑心里恼恨:“这大侄子,诚心报复咱家是吧?居然一点消息都不传回来,这样陛下和朝中文武都以为是我从中作梗,难道跟陛下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这种鬼话陛下能信?”

    张苑迟疑地道:“陛下,九边各地军情,司礼监进行了汇总……此乃详细奏疏,请陛下御览。”

    为了不让朱厚照觉得自己混吃等死,张苑做足了功课,涉及前一段时间边陲遭遇到的袭扰,之前他曾信誓旦旦朱厚照御驾亲征天威浩荡,鞑靼人不敢来犯,但随着长城各处烽烟四起,张苑开始选择性陈奏。

    朱厚照气恼地道:“没看到朕在用膳么?有什么事自行说出来即可,作何让朕看?”

    “是,是!”

    张苑唯唯诺诺。

    丽妃劝慰:“陛下切莫动怒,普通百姓人家都说食不言寝不语,先听张公公宣讲吧!”

    朱厚照没有反驳,继续低下头吃饭,好像张苑奏报的事情根本就无关紧要。

    张苑心里很不爽,暗道:“这女人,君前失仪,更牵涉后宫干政,奇怪的是陛下居然对此无动于衷?”

    张苑只能把九边各地遭遇的袭扰情况详细跟朱厚照奏明。

    朱厚照慢吞吞吃着,一直等张苑禀奏完,朱厚照才放下筷子,疑惑地问道:“之前不是说没有鞑子来犯么,怎么突然之间边塞各处都有危险了?”这话多少带着埋怨,张苑听了胆怯不已,暗忖:“这才说了六七处,没说的怕有几十上百处……若都说出来,我能有好日子过?”

    张苑道:“陛下,其实加起来也没几处,有很大的可能是鞑子游骑,前来刺探我大明虚实……毕竟到现在为止还没哪处说有官兵受伤,足见危害不大。各路人马没有贸然出击,就怕影响整体战略。”

    朱厚照想了下,点头道:“鞑靼人胆子可真不小,知道朕亲自领兵,还敢来犯,简直不知死活……其他还有什么重要军务吗?”

    张苑低头看了看奏疏,又补充道:“再就是三边请求调拨粮草辎重,现有库存已无法支撑下一步用兵。”

    朱厚照皱眉:“之前兵部不是调拨大批粮草过去么,怎么可能会不足?”

    张苑有些心虚,因为沈溪调拨给西北各军镇的粮食,一部分被押送官兵和地方官将侵占,张苑自己也从中分润不少好处,如此一来,朝廷未出钱出粮,许多人反而从沈溪自民间募集的粮草中上下其手,致贪污横行。

    经多次侵吞,三边得到的粮草数目跟实际数字差距越来越大,再加上首辅谢迁就在延绥治理军饷,以谢迁的刻板绝对不容许有任何数字上的缺失,所以催促王琼上疏朝廷请调补足粮草差额。

    也就是说,谢迁明知道西北军政系统从根子上烂掉了,却没有追究当事人的责任,而是伸手向朱厚照讨要。

    张苑可不会把地方挪用和贪墨粮草辎重的事情说出来,谨慎地道:“陛下,可能是沈尚书之前征募的粮草物资数量不足,才出现目前的情况。沈尚书把话说得太满了,什么不用朝廷出钱粮,全凭他自己调拨,这岂不意味着朝臣可以绕开朝廷做事?简直是目无君王……”

    张苑一找到机会就给沈溪泼脏水,不过他很快想起朱厚照先前不允许他挑拨君臣关系,不敢继续胡言乱语。

    不过这话多少让朱厚照听进去了,臣子擅权到底是皇帝最避讳的事情,因此他没有仔细过问为何会缺粮,默认这一切跟沈溪调拨不力有关,随口问道:“既然边塞粮食有缺失,那朝廷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张苑神色间很是为难,犹豫半响才道:“粮食可凭空变不来,只能……从户部征调,如果户部府库也抽调一空的话,就得从各省征收。不过突然搜集粮食,怕是会影响地方安定,本来文官们就反对陛下打这场仗,当初答应好不加征粮草的……”

    “啪!”

    朱厚照一拍桌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要抽调粮食还需要征得那些文官同意?简直荒谬透顶!”

    张苑发现朱厚照动了真怒,随时都可能迁怒于人,赶紧闭嘴,免得朱厚照把责任归在他身上。

    朱厚照道:“粮草该征调还是得征调,不用理会那些文官,传朕的旨意,让户部制定一个调拨粮草的方案,朕不希望仗打到半途出现粮食和作战物资短缺的情况,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另外冬衣也要开始筹备了,不要事到临头束手无策!”

    此时朱厚照下达的命令,已严重违背出兵前他对朝廷的承诺,打算顷全国之力来打这场仗。

    张苑就算心里有想法,也不敢说,而且这件事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

    “是陛下出尔反尔,又不是我,如果陛下违背诺言,那朝中官员一定会把罪状记在我那大侄子身上,谁会认为是我办事不力?而且趁着调拨粮草辎重时我可以狠狠赚上一笔,那时根本就不需要沈之厚出面帮扶我儿子,以现在我的身份,赐他们锦衣卫百户、千户当当难道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么?”

    突然间张苑把很多事想通了,没必要一定拉拢沈溪,只要保证自己的利益就行了,沈家的兴盛可以从他的手中实现,并不一定要依靠沈溪。

    朱厚照每说一样,张苑都殷勤应允,最后朱厚照吩咐:“让京城教坊司送一批女人过来,朕在这边烦闷得很!”

    张苑一听不由惊讶地道:“陛下,这……怕是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就算过不了几天朕就要出征,也可以让那些女人在宣府行宫等着,朕一旦凯旋随时都可以临幸……再者,难道朕就不能在宣府长期设行在?朕发现这里夏天要比京城凉爽得多,倒是个避暑的好地方。”朱厚照道。

    张苑这才明白,原来朱厚照有长久留在宣府的打算。

    除了天气因素外,或许是朱厚照在豹房呆久了,想换个环境,再加上这里有诸多人竞相给他找乐子,朱厚照自然觉得宣府比在京城有趣多了。

    朱厚照再道:“这行宫太过寒酸,必须要妥为修造,朕过几天就走,让宣府地方调拨银子建造……朕下一次光临的时候一定要确保建设完毕,最好扩建一下,这些事要由你去安排!”

    张苑打从心眼儿里喜欢这种大兴土木的事情,因为这其中有大把油水可捞。

    不过张苑也在暗暗担心,因为这笔钱不知从哪里筹集,光靠朱厚照的御旨不能解决问题,之前宣府行宫之所以能立起来全靠刘瑾筹钱,现在可没了舍得为朱厚照大手大脚花钱的人。

    就算张苑认为可能会遭遇阻力,但嘴上依然恭敬应允下来。

    朱厚照兴致勃勃,跟张苑把修造行宫的事情确定好,包括哪里需要补充什么,院子怎么扩建等等,好像一切都想好了,尤其各处殿宇增加的一些布局,全都根据京城豹房的格局安排。

    最后朱厚照看着丽妃道:“……丽妃,你觉得朕的安排如何?只要行宫拓宽,设施完整,咱们就可以长期住在宣府,不用急着回京城,多享受几天清静不也挺好么?”

    丽妃笑着点头,心里却一点认同都没有……她要的并不是在豹房和行宫里快活,而是早日入宫当个受朝廷册封的妃嫔。

    从丽妃这里得到认同,朱厚照再一摆手对张苑道:“既然已经听明白了,回去把朕的要求一一落实,再安排人去做,眼看就要出兵,说起来朕真有些荒怠军政,不过想到马上就要在草原上骑马驰骋,朕隐隐又有些期待,就是鞑子的女人丑了点儿……”

    张苑心想:“这还没出征,陛下就一定确信这场战争赢定了?如果败了的话,陛下不会拿我开刀吧?”

    丽妃在旁陪笑道:“陛下的风采一定可以光耀草原,不过要实现宏愿的话需要各路人马配合,陛下应该早些下御旨催促各军镇出兵,就算缺少粮食物资,也不能有任何拖延……陛下以为呢?”

    朱厚照想了想,微微点头:“说得是,不能只下一份御旨,得多下几份,面面俱到。张苑,多草拟几分诏书,催促九边各军镇准备好出兵事宜,朕要统领大军,一战功成,谁阻挠就是逆贼,朕决不姑息!”

    ……

    ……

    朱厚照脾气很大,但涉及具体落实,却权责不明。

    因为朱厚照对于各军镇情况完全不了解,所以就算各路人马没法及时抵达约定地点,他也没辙,最多下旨督促一下。

    张苑面圣后,出来时见王守仁站在门口,此时已入夜,但王守仁没有离开的意思,张苑趾高气扬地走了过去,王守仁见到张苑就算心中有再多怨怼,但尊卑有序,只能表现出足够的礼数,恭敬行礼。

    张苑道:“王大人可真够坚持的,咱家实在佩服,不过你做的事情咱家就看不过眼了,难道你觉得沈之厚出兵是正确的选择,不怕到最后大明边疆有难?”

    王守仁一时间没想到,张苑这样的奸佞居然会到自己面前来讲大道理,简直是班门弄斧。

    王守仁恭谨行礼,一个字都没跟张苑强辩。

    张苑冷笑道:“王大人做的事情,让咱家充分意识到什么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或许在王大人心目中,咱家跟刘瑾是一个德性,欺瞒圣听,处处以自己的利益为先,但王大人别忘了,现在是谁打理朝事,地方上出了危难,光靠一股忠心是远远不够的!”

    王守仁昂着头,权且当没听到张苑说话。

    这让张苑非常郁闷,他苦口婆心跟王守仁讲道理,结果对方连一个字都吝惜跟他讲。

    张苑几乎有打人的冲动,不过仔细思虑后,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因为现在毕竟是在行宫前,王守仁又是宣府排名前三的文官,他出了问题,肯定会惊动朱厚照,少不得有苦头吃。

    “你就继续执迷不悟吧!”

    张苑气急败坏地吼道,“咱家还要去处置国家大事,没时间在这里陪王大人磨蹭,不过咱家这里提醒你一句,就算你能面圣,跟陛下说出你想说的话,结果也绝对不会如你预期的那样,陛下乃圣明君主,做事自有一套,你想以你的方式去干涉陛下的决定,简直是痴心妄想!”

    说到最后,张苑发现王守仁侧过身体,然后退了几步,似乎要跟他划清界限。

    “哼!”

    张苑气得一跺脚,冷哼后直接离开。

    等张苑走远,王守仁才松口气。

    行宫门口一名锦衣卫百户过来说道:“王大人,您真的不必等候,陛下没有赐见之意,在这里等下去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且上更后行宫周边街道要清场,若您留下来的话,就是给我们为难!”

    王守仁道:“本官绝不会给行宫安全造成任何妨碍。”

    锦衣卫百户道:“这可不好说,规矩是这么定的,我们没办法,王大人您还是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小人物。”

    王守仁本想继续坚持,但看到这些锦衣卫目露凶光,想到之前张苑那骄横跋扈盛气凌人的模样,摇头叹了口气,怏怏不乐离开。

    ……

    ……

    张苑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得知王守仁已离开行宫,长长地舒了口气。

    此时站在张苑面前的是臧贤,担心受到训斥,臧贤不敢多说话,完全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张苑道:“一个沈之厚还不够,现在又有人跳出来跟咱家作对……王守仁跟他爹一个样,怪不得他爹没资格当辅政大臣,就因为这不合群的高傲!”

    臧贤知道王华的事情,没有贸然评价,在他看来,那是宦官和文官集团之间的争斗,跟他这样的小喽啰没多大关系,他已不把自己当成张苑的心腹,已经在为如何脱离张苑掌控而筹谋。

    张苑见臧贤不说话,皱起问题问道:“让你去调查沈之厚跟他率领的兵马的情况,不会到现在也没任何消息吧?”

    臧贤苦笑着解释道:“公公,不是小人不查,而是沈大人太过狡猾,大同巡抚那边几次传信都说沈大人人马出了关隘后便消失无踪,不知道的都觉得沈大人已遭遇兵败,全军覆没了!”

    张苑皱眉道:“沈之厚不是要各路人马驰援么?现在这个样子如何个驰援法?鬼才知道他领兵去了何处,怎么把鞑子引进他设想中的包围圈?中军这边什么消息都没有,贸然出塞的话,没有呼应,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么?”

    “这个……”臧贤也回答不出来。虽然他给张苑出了不少主意,但能力跟刘瑾的两个幕僚孙聪和张文冕有不小差距,那两人即便心思不是用在正道上,至少能为刘瑾出谋献策,只有在对上沈溪时才稍落下风,输赢仅是毫厘之间。再就是刘瑾的盲目自负造成了最后阉党的覆没。

    张苑道:“之前让你派侦骑出塞寻找沈之厚踪迹,按照吩咐做了吗?”

    臧贤依然苦着脸道:“之前去函让大同巡抚派人,据崔巡抚说,他已遵命派斥候去关外找寻,不过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张苑眉头深锁:“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沈之厚领兵出塞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呃……”

    臧贤稍微斟酌了一下措辞,然后点头,“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简直胡说八道!沈之厚领兵出塞,麾下可是有上万人,就算旁人总说他用兵很神,那无法做到神出鬼没吧?他难道不吃不喝?总要拉屎撒尿吧?一万多人的行踪,真的可以完全消除?分明是崔岩不肯帮咱家做事,故意找借口来推搪!可有查过,此人跟沈之厚有来往吗?”张苑怒气冲冲地道。

    朱厚照给张苑施加压力,他自然会把压力甩给旁人。

    臧贤迟疑地道:“这位崔大人,的确跟沈大人有单独来往,至于是否投诚……还真不好说,大同镇官将多有想投奔公公您的,暂时没人反馈崔大人对公公您有不轨行径。”

    “不能再信他!”张苑气道,“这边派人,分别自大同、宣府出塞打听,咱家就不信了,出了关塞真的就什么都查不到……除非沈之厚投敌,否则一定会有消息传来!”

    臧贤应道:“公公息怒,小人这就去办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