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六〇章 联合告状
    正文

    五月初九,张苑派人把发往大同镇的圣旨送出宣府。 至于其余军镇的调兵谕令,张苑准备延后几日再发,以此打乱沈溪制定的作战计划。

    张苑得意洋洋,觉得这么做万无一失,算事后被追究,也可以把责任推到他人身。

    沈溪战败的话,有很大的几率留在塞外,可说死无对证,算沈溪活着回来,也是罪臣,失败者的辩解之言有几人会相信?

    若沈溪得胜凯旋,则没人计较时间的差别,张苑不觉得朱厚照在欣喜若狂的情况下会自己找不痛快。

    张苑打好了如意算盘,圣旨将由快马传递,基本可以保证在一天内送到大同,这样沈溪得到圣旨后只有几个时辰作准备。张苑甚至对驿使交待,一定要等初十晚子时过后再送达,让沈溪来不及思索太多。

    此时的朱厚照,完全不知情,还在行宫内跟江彬刚找回来的女人鬼混,丽妃和小拧子全都被张苑蒙在鼓。

    在朱厚照昏天黑地时,被冷落的丽妃没有在寝宫久留,返回自己的院子。等她跨进院门时,几名侍卫已等候在那儿。

    “干娘……”

    丽妃直接到堂屋坐下,过来一人磕头,正是之前拜丽妃为义母的锦衣卫百户廖晗,其余侍卫则是廖晗手下。

    丽妃微微颔首,没有让廖晗起来,问道:“怎么样,让你查的事情可有眉目了?”

    廖晗道:“儿子查明,大同镇那边沈大人原本计划五月初九出兵,可不知为何奏疏没传到陛下跟前,到宣府后即被司礼监扣了下来。陛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派人去函问询出兵时日,因时间太过仓促,沈大人便把出兵之期延后两日!沈大人奏疏所列乃是五月十一,而希望陛下出兵的日子则是五月十五。”

    丽妃蹙眉:“为何之前张公公呈奏的奏疏不是这么写的?”

    廖晗摇了摇头:“这个儿子不太清楚了,难道是沈大人送出了两份不同的奏疏?亦或者是有人篡改了沈大人奏疏的日期?”

    丽妃沉默下来,凝眉思考,越想越觉得事关重大,沉声道:“本宫说嘛,沈尚书不可能把出兵日期定得那么晚,居然把他跟陛下出兵的日子错开半个月之久,分明是有人从作梗……只是本宫怎么都没想到,那人竟胆大妄为到这等地步!”

    廖晗道:“儿子还查到,司礼监拟好的诏书,迟迟没有发往九边各处,直到今日才派出信使送往大同镇……”

    丽妃冷笑不已:“若本宫没猜错的话,张公公送往大同镇的诏书,根本没写具体日期,如此一来沈尚书便以为,陛下让他按照既定的五月十一出兵!”

    廖晗道:“这个……儿子尚未查明,只是把了解到的情况告诉干娘。不知干娘还有何吩咐?”

    丽妃微微点头,脸露出赞许之色,道:“你做事愈发稳妥了,这很好,功劳本宫记下了,这两天便会跟陛下陈情,争取把你提拔为锦衣卫千户!”

    “儿子不敢奢求,惟愿孝敬干娘,算只是当个普通士兵,也心甘情愿。”廖晗惊喜异常,却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小心翼翼地说道。

    “该你的功劳,一分都不会少!”

    丽妃一摆手:“你先回去吧,管好手下的嘴巴,切记不要把消息泄露出去,若出了什么状况,别怪本宫事前没提醒你。”

    廖晗俯首道:“这是自然,儿子跟手下这帮人是过命的交情,不会耽误干娘的正事。”说完,廖晗恭敬告退。

    等人走后,丽妃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其肯定有问题!”

    丽妃心想,“这件事张公公做得破绽百出,完全是门外汉所为,连以前刘瑾做的那些天衣无缝的坏事都瞒不过沈之厚,难道这次沈之厚竟全无察觉?仅仅因为他人在大同,跟陛下不在一处,消息便此断绝?”

    丽妃心存在诸多疑惑,却不知该找谁倾述,左思右想之下决定跟小拧子道明情况。

    “我一次两次跟陛下献策,陛下会采纳,但每次都是我来说,陛下恐怕会认为我是后宫干政,别有用心。其实由陛下身边近侍建言,最恰当不过,因为这些太监是陛下的家奴,维护主子的利益乃是本份!”

    丽妃有了主意后,马去见小拧子。

    此时小拧子没有伺候在正德皇帝身边,因为朱厚照跟女人厮混时不希望有外人打扰,小拧子怎么都算得半个男人,算皇帝不觉得尴尬,那些女人也会害羞,所以朱厚照干脆让小拧子回避。

    小拧子正守在殿外,哈欠连连,不知该自己该做什么,见丽妃到来,赶紧起身相迎。

    丽妃把小拧子叫到附近的妙手回廊,见左右无人,便把她让廖晗调查到的事情,详细说给小拧子听。

    小拧子惊愕地道:“丽妃娘娘,你说的事情关系重大,这……难道真有人敢把沈尚书的奏疏给篡改了?”

    丽妃摇头道:“现在不敢确定是否有人伪造了奏疏,不过可能性非常大,不用说你也应该知道是谁所为吧?”

    小拧子低下头,一边琢磨一边感慨:“可是……张公公这么做的话,有何好处呢?”

    丽妃道:“再明显不过的事情,谁都容不下沈尚书……之前便听说朝大多数官员都不支持出兵,从谢阁老,再到六部部堂,除了兵部外没人站在沈尚书一边,不过最后出兵之事还是定了下来,因为陛下杀鸡儆猴,一怒之下把谢阁老发配到三边去治理军饷。”

    “是有这么回事。”小拧子点头道。

    丽妃再道:“本宫还听说,张公公当司礼监掌印后,便跟谢阁老过从甚密……张公公本来跟沈尚书便有芥蒂,或许谢阁老为了大明江山社稷,不会故意拉后腿促成沈尚书兵败,但张公公说不一定了,以他的为人,若恨一个人的话可以不择手段!”

    小拧子打了个寒颤:“丽妃娘娘您莫要说了,太可怕了!”

    丽妃道:“现在事情已发生,有什么可避讳的吗?沈尚书五月十一会出发,而陛下要到五月底才会出兵,间间隔可不是三五天,而是二十天,多出来的这半个多月内,怕是几场大战都结束了吧?”

    “张公公一直在陛下跟前晃悠,必然会对出兵之事百般阻挠,以陛下的秉性,行军速度肯定快不了……怕是会跟从居庸到宣府那段路一样,拖沓延后,沈尚书作为诱饵,在塞外无法得到主力支援,那时恐怕……”

    小拧子非常着急,近乎要哭出声来,道:“丽妃娘娘,您可要想个对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然的话战败事小,大明十几年积累的北疆优势将荡然无存!”

    丽妃心想:“此前朝廷不过是在西北打了几次胜仗,谁给你说大明在北疆有优势了?草原部族可说生生不息,汉唐时有匈奴和突厥,其后蒙元兴起,算间暂时没落,但要不了多久也会快速崛起!”

    丽妃叹道:“这个,本宫能查到这些已属不易,其他的恐怕力不能及。柠公公不妨设身处地想一想,本宫身份尴尬,其实没资格跟陛下建言……后宫不得干政乃是太祖遗训!”

    小拧子突然跪到地,磕头不迭:“丽妃娘娘,陛下跟前您最受宠,若是由您揭破的话,陛下定欣然采信,到那时张公公的劣迹必会被陛下注意到……小人算想去说,也没那本事,陛下会怀疑小人的用心,认为是觊觎张公公司礼监掌印之位而进谗言!”

    丽妃不由着恼,心想:“我本想让你跟陛下进言,免得惹火烧身,你倒好,反把事情推在我身来了!”

    丽妃摇头道:“妾身一介女流,哪里能承担如此重任?拧公公,无论是以前刘公公得势,还是如今张公公掌权,你说什么陛下都会采信,因为你才是最受信任的近臣,为何这次……却打退堂鼓了呢?”

    小拧子是聪明人,马醒悟过来,丽妃是想拿他当枪使。

    从本心讲,小拧子也不想跟张苑明火执仗地对着干,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得悉一些消息却没有跟朱厚照说,那他有欺君的嫌疑。

    “那小人……也不知该怎么办了!”小拧子心情沮丧,几乎要哭出声来。

    ……

    ……

    最终两人商定的结果,还是小拧子向朱厚照禀告。

    小拧子别无选择,丽妃可以装糊涂,他却不行,为皇帝探听外面的真实情况本来是他的责任。不过仔细一想,小拧子又觉得这是扳倒张苑的一次绝佳的机会,或许可以努力一下。

    小拧子不敢在朱厚照花天酒地的时候奏事,便守在宫殿外面,可一直等到天色渐明,仍旧不见朱厚照出来,只能试着进殿去查看一下情况,进去后才知道原来朱厚照已在脂粉堆里睡着了。

    小拧子只能悄无声息退出来,本想跟丽妃商谈下后续计划,却没有找到人。

    小拧子十分懊恼:“我若现在去惊扰陛下清梦,陛下非把我的皮给拔了不可……还是等陛下醒来后再说吧。”

    因担惊受怕,小拧子没敢去打扰朱厚照,只能守在殿外苦苦等候。

    但一夜未眠,小拧子昏昏欲眠,坐在椅子兜着手,靠着椅背,本想闭目小寐一会儿,但很快进入深度睡眠,完全忘记了时辰。

    临近午时小拧子才惊醒,发现旁边有个人站在那儿打量他,当即怒道:“没个规矩,你要把人吓死吗?”

    那人是小拧子手下的小太监,委屈地道:“公公,宫外有几位大人联名求见陛下,是否给通传?”

    小拧子稍微惊讶一下,道:“是那几位大人?知道具体是谁吗?”

    小太监想了下,道:“好像是……宣大总制王守仁王大人带了几个人前来,小人眼拙,剩下的不认识。”

    小拧子听到后不由暗自窃喜,心想:“我没法跟陛下奏禀关于张公公篡改沈尚书奏疏的事情,但这些大人可以,我只需帮助把他们的话传到陛下耳便可,让陛下决定是否见他们……这样我也算是尽到了责任!”

    想到这里,小拧子欣喜莫名,不再急着去找朱厚照禀告,而是想先出去看看这些官员,探明他们是为何而来。

    等小拧子出了行宫,见王守仁、胡琏、杨武等督抚都在,心里更加踏实了,不过他还是摆出不明所以的样子,走过去问道:“几位大人,陛下还在休息,您们来这里所为何事?”

    王守仁官职最高,他认得小拧子,连忙前道:“拧公公,在下有紧急军情跟陛下启奏,请代为通传,这件事事关到草原一战的胜败……”

    小拧子看了看在场之人,等他看到杨武和一些地方官员神色阴晴不定,相互间不断递眼色时,直觉告诉他这些人不是跟胡琏和王守仁一条心。他此前大概听闻一些事,知道现在地方的官员都在巴结张苑,事情没想象那么简单。

    小拧子故作为难地道:“陛下无心见诸位大人,此时请见……实在叫人为难,要不你们去请示一下张公公?”

    王守仁道:“但此事跟张公公有莫大的干系,按理他应该主动回避……请拧公公进去通传,我等可以在这里等候!”

    小拧子这才点头:“既然如此,小人只能进去传报一声……陛下是否肯赐见,请诸位大人不要报以太大的希望。”

    说完小拧子快速往内而去。

    有了这些大人物撑腰,小拧子有底气多了,终于有胆子打搅朱厚照的雅兴……这会儿朱厚照已睡醒,正在跟那些烟花女子嬉闹。

    小拧子的到来坏了朱厚照的兴致,眼见一班女子退到一边,朱厚照瞪着小拧子喝问:“你来作何?皮紧了?”

    小拧子道:“陛下,三边总制王大人,还有巡抚胡大人等人在行宫外求见,说是有关系草原一战胜负的大事启奏,奴婢不敢怠慢只能前来请示……若陛下不想见的话,小人出去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不必等候是。”

    朱厚照皱眉道:“这些人会小题大做,什么事情会关系到草原之战的胜败?他们是吓唬朕吧?”

    小拧子看得出朱厚照非常不耐烦,知道此时不为王守仁帮腔的话,他们莫说见驾了,很可能会被朱厚照降罪,如此一来小拧子也不再藏着掖着,凑前道:“好像是跟沈尚书呈奏的出兵奏疏有关……似乎时间跟张公公所奏不符。”

    “嗯?”

    朱厚照眉头紧皱,看了看周围的女人,虽然还没尽兴,却也知道关系重大,当即一摆手,等这些女子都弓身退下,他这才说道:“让他们进来等候吧……朕先梳洗一番再出去见他们!”

    “是,陛下!”

    小拧子非常高兴,赶紧安排人帮朱厚照梳妆打扮,而他则出去跟王守仁等人传话,让他们先进行宫再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