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第2148章 纠纷
    正文

    王琼亲自下台阶搀扶,此举竟然让谢迁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在一种莫名的情绪,被人簇拥着进入总督府大门。

    总督府内已开始掌灯,王琼没有带谢迁进正堂,而是先去了厢房,准备先给谢迁安排住所。

    谢迁摆手道:“德华,你不必如此劳碌,老夫只是过来跟你打一声招呼,稍后便会去驿馆落榻。”

    跟沈溪一样,谢迁到地方后也没有专门办公的衙门,本来他只是到总督府跟王琼打个照面,沟通一下公事,由于有正德皇帝下达的互不干涉的旨意,所以谢迁心里有着遇冷的预期,但其实还是希望能得到礼遇,到底他是当朝首辅,尊严不容侵犯。

    王琼急道:“谢阁老这是说的哪里话?既然到了延绥,这总督府便是您老住所……来人,还不快给谢阁老安排房间?”

    很快便有总督府的差役和仆从帮忙安置行李,因为一切都要临时准备,所以动静很大,这让谢迁怀疑王琼之前在门口迎接他时的那番话是否发自内心,“既然一直苦盼,未曾想过先给老夫安排好起居问题?”

    王琼环视一圈,觉得厢房这边太过嘈杂,摆手道:“谢阁老先到里面客厅说话……这一路颠簸,辛苦了吧?来人哪,为谢阁老准备饭菜……”

    谢迁被王琼请到客厅,这里桌椅板凳齐全,谢迁终于有机会在椅子坐下来,长长地舒展了下懒腰,怎么都不想起身,等热气腾腾的饭菜端到面前,他忍不住抿了口口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琼关切地问道:“谢阁老长途跋涉,实在让人不忍,在下能做的实在不多,请谢阁老先用膳,一切等吃过后再说。”

    谢迁本想故作姿态,先跟王琼说说接下来的战局还有自己肩负的差事等,但见到饭菜后,再也没心思说其他的事情,拿起碗筷便吃了起来,最初还能保持细嚼慢咽,到后面已经顾不了那么多,狼吞虎咽起来。

    王琼一直在旁看着,等到谢迁接连吃了两碗饭,惬意地打了个饱嗝后,王琼才起身亲自为谢迁倒茶水,殷勤备至。

    谢迁放下碗筷,把茶水接过来,抿了一口,感到唇齿留香,这才摇头叹道:“走了一路,直至到你这儿,才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王琼苦笑道:“谢阁老这话说出来,让人好生酸楚,您老如此年岁,却要承担如此重任,实在让人不忍心!”

    “哎……”

    谢迁长长地叹了一声,摆手道:“你当老夫愿意来?不是被一帮奸佞小人在陛下面前恶意伤么?老夫从开始未支持对夷狄开战,又怎会主动请缨调到这等苦寒之地?老夫又不是嫌命长了……”

    王琼不太适应谢迁说话的方式,本来他以为谢迁会客气两句,谁知来开喷,虽然谢迁所说内容他早了解。

    谢迁喝了几口茶,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整个人又活了过来,才好整以暇地问道:“德华,老夫这一路虽然也了解了三边一些事,终归不清楚具体情况,你把当前局面跟老夫说说。”

    王琼想了下,为难地道:“一时间不知该从何说起……以目前得知的情况看,陛下已抵达宣府,兵部沈尚书所部也已到大同,至于三边之地人马也集结完毕,随时等候出击的命令。”

    “半月前陛下曾下谕旨,让九边各路人马配合沈尚书所部行动……不过沈尚书具体用兵时间和方向,尚未传达到延绥来,因而在下并不知晓……”

    王琼简单几句把谢迁想知道的重点和盘托出。

    谢迁稍微思索一下,问道:“出兵日子定下了么?”

    王琼摇摇头:“还在等候宣府的圣旨,不过以在下所知,即便定下出兵时日,也是先由大同镇出兵,其余各路人马行进速度和方向都会有所不同,以实现对鞑靼兵马的合围。还有便是出兵后各路人马仍旧以防守为主!”

    谢迁听得连连点头:“对,一定要先保证大明关塞不失,至于是否能平定草原,并不是重点,只要三边和宣大之地安然无恙,算有小败,朝廷也可从容布局应对。”

    王琼虽然未必全部赞同谢迁的话,但还是点头表示明了。

    谢迁叹道:“老夫千里迢迢而来,实在太过困倦,本来还想跟你商议粮草调配之事,不过……看来只能改日再说了。”

    王琼听明白了谢迁想要表达的意思,当即道:“谢阁老先去歇息吧,有事等来日再说不迟!”

    谢迁一抬手,道:“算有些事情不说,但老夫还是要提醒一二,一切军令都以皇令为先,所以……无论大同方面发来如何指令,你都不得遵从,这点你可明白?”

    王琼一怔,随即明白什么,点头道:“谢阁老请放心,此战,在下一切听凭圣旨调遣!”

    谢迁到延绥后,什么事都不做先封堵沈溪拥有的调令三边兵马的大权。

    在谢迁看来,朱厚照御驾亲征不可怕,可怕的是军权尽落沈溪之手,一旦出差错,九边兵马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必须防患于未然。当然,谢迁也未将沈溪调令一棍子打死,言明只要有宣府皇帝的准允便可执行。

    既然是御驾亲征,那该由皇帝来指挥全局,算沈溪安排战略战术,也必须要先过君王的眼,征得同意,不能由沈溪自行决定。

    这将带来一个麻烦,本来大同镇地处宣府和延绥之间,沈溪发布军令,要先过问宣府方面的意思,先不论军令是否会在宣府因朱厚照的疏忽而耽搁,单说增加的传送距离,还有审批天数,要从大同镇直接下达命令繁琐许多。

    沈溪最担心的是消息的不通畅,然后谢迁这一条死命令压下来,使得消息传递会更加滞后。

    ……

    ……

    滞留大同的沈溪,很快得知谢迁入延绥的消息,清楚地知道首辅大人住进了总督府。算沈溪不知道谢迁给王琼施加怎样的压力,却笃定谢迁不会尽心竭力帮他完成这场战事。

    “……谢老儿只是想让这场战事雷声大雨点小,最好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和和气气一场大战结束,目的达到了,他为的是保持国家短时间内安定,不要出什么差错好,而我追求的却是北疆安稳后大明的民生、经济发展……”

    沈溪看着云柳自外面传回来的战报,心里多少有些感慨。

    面对桌案摆放的孤灯,沈溪心情落寞。

    “……在谢老儿看来,我如此激进没有半点好处,殊不知大明要发展经济民生,必须要保证一个外部的良好环境,如果大明北疆三天两头被外夷袭扰,如何去完成内部的发展?国家将始终处于战争状态,谈何发展……”

    沈溪放下手里的情报简报,继续看面前的地图。

    地图标注很多点,全都是他计划的行军路线,当然他不会把真实意图表现在地图,一方面是防备军细作把消息外泄出去,另一方面则是计划还未最后确定,需要进一步推敲。

    恰在此时,侍卫传报,说是张永求见。

    张永进来后心急火燎地道:“沈大人,宣府行宫那边传来消息,陛下有军令传达大同。”

    沈溪惊讶地问道:“陛下发来军令?张公公是如何得知的?”

    张永先是一怔,随即意识到情报络遍及大同各处的沈溪尚不知道有这么回事,连忙出言解释:“沈大人莫不信,咱家也是刚听说的,军令应该是下给大同巡抚衙门,咱家本以为这边也会有一份……”

    沈溪神色淡然:“陛下大概是吩咐大同镇配合本官行动吧?想来这件事不用张公公劳心。”

    沈溪越是说得轻描淡写,张永越感觉问题多多,不过看到沈溪没有跟他继续探讨的兴趣,张永很识相,道:“那咱家不打扰沈大人了,这回去休息……沈大人深夜还在忙碌公务,实在是勤勉典范,但如今大明安危系于大人一身,还是要保重好身体才是。”

    “多谢张公公挂念。”沈溪起身行礼。

    张永摇摇头,告辞离开。

    等张永走了一会儿,沈溪喝道:“来人,去将荆将军叫来。”

    不多时,侍卫已把荆越叫到沈溪跟前。

    之前沈溪给手下这批将领分配任务时,荆越并不负责练兵,主要承担大同城以及北部几个重要关隘的安保重任,而跟荆越一起领命的还有王陵之,这两位都是沈溪手下悍将,但沈溪考虑到二人性子太过急躁,没让他们练兵,而做一些基本的防卫工作。

    荆越本为换防之事火,得知沈溪召唤,匆匆赶来,神色间满是愤懑,向沈溪行礼时都带着敷衍。

    “……大人,卑职来了。”荆越问道,“不知何事召唤?”

    沈溪道:“老荆,进城有些时日了,大同的事情我没太多问,不知安防可好?再者,你们跟大同本地城防衙门相处如何?”

    荆越愤愤然:“好个屁,那帮兔崽子没一个愿意配合,现在给他们下达命令,还得先问过巡抚衙门……怪了,平时他们在城门和关隘设卡检查,难道也事无巨细都要去问巡抚?犯得着吗?”

    “不过按照大人吩咐,现在大同北门和外长城几处关隘的控制权我已带人顺利拿下来,不过这几天大同地方官员和将领似乎在串联,大概是想逼迫大人把这些地方放开,让他们的人把控……”

    沈溪看着荆越,笑着问道:“看你这样子,火气不小嘛。”

    荆越抱拳:“大人别计较卑职火气大小了,本来卑职脾气挺好的,不过连续几天闹腾下来,什么心情都没了。小王将军那边更火,差点儿跟大同总兵手下那帮将领打起来,还是卑职拉住的。”

    沈溪蹙眉问道:“那你们之前为何不报?”

    “是大人您吩咐的,出了事先自己担着,别什么都跟您说。”荆越委屈地道,“大人近来经常彻夜处理公,卑职没敢来烦扰,其实认真说起来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事,没有外敌来犯,到现在也没有巡抚衙门的人出面,是总兵府那边有人一直捣乱。”

    沈溪点头道:“来之前,我便听说大同总兵官治军不严,那些个将领都是老兵油子,觉得咱们是外来户,想以地头蛇的身份逼迫我们范……保持克制是好事,我不希望听到大明军队内讧的消息。”

    荆越道:“大人请放心,不管怎么说卑职手下那帮兔崽子还是听使唤的,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总被人挑衅,谁心里没火?”

    沈溪微微颔首:“那回头我派个人去帮你们,是之前在我手下做事的唐寅,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听听他的意见。”

    “大人是说唐先生?”荆越听到唐寅的大名后神色有些古怪。

    “怎么,给你调个人过去帮忙,你还不满意?”沈溪板起脸问道。

    “没……没有……”

    荆越连忙解释,“这位唐先生平时老爱喝酒,还总喜欢叫卑职陪他一块儿喝,卑职每每都回绝,这里毕竟是军营,按照规矩是不能饮酒的,而他却不听……不过在公务,卑职愿意听从唐先生建议。”

    沈溪这才知道原来唐寅在将士心目的形象不那么高大,这跟他平时喜欢喝酒,无所事事总喜欢在营地里瞎蹿有关,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沈溪没给唐寅安排太多差事。

    沈溪随即派人去把唐寅叫来。

    唐寅过来的时候,身酒气浓重,脸色通红,走路摇摇晃晃,一看醉得不轻。

    “沈尚书找在下来,有事吗?”唐寅睁着惺忪的醉眼,看了看荆越,再打量沈溪问道。

    沈溪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军几时允许饮酒的?”

    唐寅一怔,道:“在下又非军将士,且之前沈尚书也未对在下提过不许喝酒,现在怎突然指责起来?”

    说话间,唐寅还恶狠狠瞪了荆越一眼,似乎是在怪责荆越告密。

    沈溪一摆手:“好吧,法无禁止即可为,但我现在下个命令,从今日开始,不许你在军饮酒,同时安排个差事给你做……我所带兵马,跟大同地方驻军出了些小矛盾,你帮荆将军处置,记得要和气,不能起太大冲突。”

    唐寅皱眉不已:“大人,在下并未打算常年在军旅,您突然宣布禁酒,是否不那么合适?”

    沈溪板着脸道:“要是能够办好差事,我可以陪你喝,但你一事无成还成天在军喝酒,这算怎么个说法?军将士会怎么想?难道要被人说我治军不严你才满意?”

    这下唐寅没话可说了,他喝酒主要是因为太过无聊,沈溪平时很忙,关于行军布阵方面的事情基本没过问他的意见,他到大同府后好像失业一般,不喝酒还真找不到什么乐子。

    沈溪转头对荆越道:“荆将军,遇到事情请听从伯虎兄吩咐,尽量保持克制,不要拿我的名头去欺压人,日后大同防御以及外长城关隘始终要归还给地方人马,我们不过只是暂时控制一段时间而已。你先下去吧。”

    沈溪让荆越先离开,想跟唐寅单独聊几句。

    等荆越出门,唐寅摆起了朋友的架子,“沈尚书,这是你的不对了吧?怎么让在下一介人,去处理武夫之间的纠纷?”

    沈溪没好气地道:“不用人的方式解决,难道让一帮武夫内讧不成?大同府我们只是临时驻扎,再过些日子要出兵草原,唐兄如果不想跟着一起出塞的话,恐怕咱们相聚的时间不多了……”

    唐寅扁嘴道:“谁说在下不跟着沈尚书你一起出塞的?”

    仗着酒劲儿,唐寅说话很有股英雄豪杰的大无畏气概,可等他跟沈溪四目对视时,气势立马弱了下来,显然心里没底,对于前线的决心不像他话里那么大。

    沈溪笑了笑:“唐兄不想去战场拼杀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既如此,先把眼前的差事办好,总归让我觉得,没白请唐兄来一趟大同,你看这件事……”

    “既然沈尚书让在下去,在下有何可推脱的?不是几个大老粗么?武斗不行,斗他们非输不可!”唐寅自信满满地拍着胸脯说道。

    (本章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