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四七章 特殊的门路
    江彬回到蔚州卫兵马驻地,也就是宣府城西北角的校场,犹豫着是否进去。

    “本指望能以此为契机,青云直上,谁知道却被人坑……损失二十两银子倒是小意思,但怎么能通过关系跟皇上见面,那就难了。”

    就在江彬心中懊恼时,突然前面人影晃动,江彬抬起头一看,只见几个人急匆匆过来,江彬一个激灵,立即把手按在腰上佩刀的刀柄上,可等他看清楚来人穿着后,才知道自己多心了。

    “你们是……”

    江彬很惊讶,不明白为何有军队的人拦路堵他。

    走在前面一位,身材较为瘦弱,走近后依靠上玄月朦胧的月光看过去,却是个相貌英俊的少年郎,他身后跟着的军士,外穿对襟罩甲,内配窄袖,肩臂有甲片,乃是御林军的装束。

    走在前面那少年笑着打招呼:“你就是蔚州卫指挥佥事江彬?”

    如此直呼姓名,江彬顿时警戒起来,手重新按回到刀柄上,问道:“在下是不是,跟你们有何关系?”

    那少年哈哈一笑:“怎么会没关系?有一位贵人让咱家来找你。”

    听到对方自称,江彬又惊又怒,又带着一抹莫名的惊喜,因为他知道称呼自己“咱家”的只有宫里的太监,而现在宣府最受人关注的事件自然是帝王亲临,能随驾而来的太监哪个都不是善茬。

    “这位……公公,不知如何称呼?”江彬眼睛里冒光,期冀地问道。

    “你可以称呼咱家拧公公,咱家平时在陛下跟前做事。”对方回道。

    江彬喜出望外,连忙说道:“原来是陛下身边的红人拧公公,久仰大名,小人给您磕头了!”

    江彬是个真小人,连无官无品的太监跟班臧贤都能被他敬若神明,就更别说是朱厚照跟前的常侍太监小拧子。

    说着,江彬果然跪下来给小拧子磕头,额头着地,每一下都很用力,故意磕出声音来。

    小拧子紧忙去扶,笑道:“江大人实在太客气了,起来说话……起来说话吧。”

    在小拧子搀扶下,江彬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问道:“拧公公,不知您老有何吩咐?”

    小拧子道:“是这样的,咱家听说,江大人办事很利索,说起来……就是能力很强,咱家想得到江大人这样的能手帮忙,你看……”

    江彬简直是感激涕零,声音几近哽咽:“能得拧公公欣赏,乃是小人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您老只管吩咐便是,小人必肝脑涂地相报!”

    小拧子笑道:“怎么,你不怀疑咱家的身份了?”

    江彬一怔,随即他想到,眼前这个少年郎也有可能是民间人士假冒皇帝身边红人来蒙骗他,利用的就是他太过迫切想得到皇帝召幸而利令智昏,但他马上又意识到,对方既然这么提醒他,应该不会是假的。

    江彬道:“拧公公身上富贵雍容的气度,岂是常人能比拟的?小人看一眼便相信拧公公的身份。”

    小拧子哈哈大笑:“行,算你嘴甜,咱家很受用。这样吧,找个地方说话,这大晚上的又是在街路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匪类聚首呢……”

    江彬毕竟是宣府人,自小在这座城市长大,对于宣府内街巷布局了若指掌,很快便带小拧子到蔚州卫兵马驻地旁的一个宅院,先进去用火折子把油灯点燃,再请小拧子进屋,然后为小拧子摆好座椅。

    小拧子一点儿都不客气,施施然坐下。

    小拧子问道:“江大人似乎对宣府街巷无比熟悉?”

    江彬搓着手陪笑道:“小人生于斯长于斯,加上总督府衙门召集开会时小人经常前来,自然熟悉……拧公公您放心,这里绝对不会有外人打扰。”

    “嗯。”

    小拧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咱家就不跟江大人兜圈子了,咱家前来,是想让江大人帮忙做一些事,尽量讨得圣上欢心,从此之后你可以飞黄腾达,咱家这边也能跟陛下交差,以后你呢……”

    话说了一半便顿住,直直地看着江彬,意思是在等江彬表态。

    江彬连忙拍着胸脯道:“小的愿受柠公公驱驰……您老只管吩咐下来,只要小人能办到,必义不容辞。”

    小拧子道:“别您老您老的,咱家年岁不大,只是因为自幼便在东宫任常侍,伺候陛下久了,才有今日的地位……其实咱家找你做什么事情,江大人应该有所了解吧?”

    江彬显得很好奇:“拧公公是要为陛下找一些民间的乐子吧?这个小人可以帮上忙,只是小人有些不解,拧公公您是怎么找到小人这里来的?小人不过是蔚州卫不起眼的一个末流将领罢了。”

    在江彬看来,虽然对方来头很大,但同时也是来者不善,尤其是他冷静下来后,自然会去考虑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对自己有何利弊。

    他千辛万苦去收买司礼监掌印太监张苑身边的幕僚,却未如愿以偿见到张苑,这边小拧子也是个大人物,不但破格赐见,甚至还是主动来见,这就让他感到太过匪夷所思。

    小拧子笑道:“你且放心,咱家不要你一文钱,反而会给你钱,所以不用担心会蒙骗你,让你蒙受不必要的损失……呶,这里是二百两银子的大明宝钞,你收着吧!”

    说着,小拧子从怀里拿出几张钞纸来,递给江彬。

    江彬接过来仔细看过,果真是大明宝钞,就算这东西折价严重,在市面上也可以换得七八十两银子,心里再次收到巨大冲击。

    小拧子手一挥,道,“咱家不怕你耍手段,既然要委任你做事,自然会对你有所督促,你把咱家急需的东西找来,就算是圆满完成任务。至于咱家是怎么找来的……请恕咱家暂时不能如实相告,等你把事情办成后,咱家再告诉你也不迟!”

    江彬脸上满是震惊和为难之色,之前他担心小拧子是仿冒的,现在虽然疑心减少,顾虑却更多了。

    头脑彻底恢复清醒后,他开始瞻前顾后,一方面当然还是担心自己上当受骗,因为在他看来太监都是贪财的人,哪里会主动给予人钱财的道理?另外就是他怕自己卷入朝堂的纷争中,进而被小拧子的竞争对手针对。

    “小人这就回去办事。”

    江彬心里想的是,可以先回去考虑一下,再派人详细调查一番,总归不能这么轻易相信眼前的人。

    小拧子脸上神色极为不悦,用尖利的声音道:“办事是一定的,不过咱家可没耐心久等,今晚就要把事情办妥。来人啊,陪江大人一起去!”

    小拧子显得越急切,江彬的疑心病就越重,他急着争辩:“拧公公,您怎么也要给小人一些时间,毕竟准备吃喝玩乐之物需要费些周折……”

    小拧子没好气地道:“江大人,你当咱家没提前查过你的根底吗?你煞费苦心找来的戏班子,已跟你一起到了宣府,就藏在你的祖宅中……至于你在宣府是否有别院,咱家虽然不知道,但可以猜个大概……虽然咱家不肯把为何找你说明白,但你觉得咱家做事会跟那张公公一样武断?”

    “哼,你恐怕不知道,张公公是想通过宣府巡抚和总兵官等人为帮他做事,锦衣卫钱指挥使则是靠他自己的人,咱家平时在陛下跟前虽然能说上话,但现在却没什么帮手,你能投奔到咱家门下,以后你的前途光明似锦哪!”

    听小拧子这一说,江彬的疑心瞬间又降了不少。

    江彬是聪明人,他想巴结皇帝,自然对皇帝身边人的情况打探得一清二楚,包括这些人到宣府后的所作所为他也都很清楚,情况跟眼前这位少年郎所说基本一致,不过他转念一想,朝廷就那么点儿事,既然他自己能打听到,旁人也可以利用这些传闻,以他的迫切心理来对他施行诈骗。

    江彬心怀疑虑,一时间没有应答,小拧子见状一挥手:“来人哪,送江大人回府,把江大人为陛下准备的礼物带上……江大人可以以自己的人马护送,把人送到行宫东后门,咱家自会把人带进去!”

    或许是小拧子也无语了,自己说了半天,还奉上宝钞,江彬就是不相信他,干脆让江彬带自己的人护送。

    江彬仔细一想,只要把人护送到行宫门前,看看行宫那些侍卫面对小拧子时的反应,便知道此人是真是假,如此就不用担心了。

    江彬赶紧行礼:“拧公公请好,小的这就去办事。”

    ……

    ……

    不见兔子不撒鹰,江彬做事小心谨慎,几次巴结权贵而不得,心中的防备心理很重,骤然遇到小拧子这样的“大人物”也无法完全信任。

    江彬并没有一股脑儿把他准备的巴结君王的手段全用上,只是先把戏班子给找来,都是他散尽家产苦心蓄养的,还有就是宣府远近较为出名的歌女和舞女,早就被他收入府中,此时一并用马车载上,四辆马车里硬是挤进去二十多个人,再加上两辆装着戏班子行头的马车,六辆马车一起往行宫而去。

    小拧子一直没有骑马,全都采用步行的方式,由江彬陪着一起前往行宫。

    如此一来,江彬对小拧子又有所怀疑……传说中的小拧子是皇帝身边得宠的太监,出来不坐八抬大轿也就罢了,连马车和马匹都不乘,显得太过寒碜。他却不知道,皇宫里规矩很多,除了皇帝和妃子,其他太监和宫女再得宠也不会有代步工具,而紫禁城那么大,仅仅东西六宫之间来回一趟就得半个时辰,小拧子早就锻炼出好脚力。

    不过等江彬到了行宫东北门,见那些宫廷侍卫对小拧子恭顺的态度,才知道眼前这位真有可能就是皇帝面前最得宠的近侍太监。

    “……这些都是陛下要找的人,快把人送进去……你们几个愣着做什么,过来帮忙啊!”

    小拧子故意没把人从正门或者后门往里面送,这主要是因为竞争对手太过强大,既有张苑,又有钱宁,小拧子就算深得皇帝器重,却没有配套的官职正名,只能借一借朱厚照的威风。

    宫廷侍卫帮忙的时候,小拧子走到江彬面前,问道:“江大人现在相信了?”

    江彬笑道:“小人一直都相信您哪。”

    小拧子没好气道:“有戒心是好的,咱家不会怪你,你暂且别进去,在这里等着,咱家面圣后把你的孝心献上,如果陛下满意的话,或许会赐见。如果你将来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是谁提拔你,更别恩将仇报!”

    江彬紧忙跪下来磕头:“拧公公对小人的提携之恩,小人就算万死也难以报答您的恩情。”

    “行了行了,说这些没用,看你的实际表现吧……在这里等着,如果天亮咱家还没出来,你就先回去。”

    小拧子有些迫不及待,他明白争宠的事情刻不容缓,另一边钱宁和张苑都在做事,只要慢了就算办成了功劳也会落到旁人头上。

    再无更多交待,小拧子直接进了行宫,江彬本要跟上去,却被宫廷侍卫给拦了下来。

    “行宫重地,不得擅闯!”宫廷侍卫早就知道江彬是边军武将,故此只是出言喝止,没有拿刀剑威逼。

    江彬见小拧子已经带人进去,迫不及待问道:“刚才那位是……”

    “乃是拧公公,那位爷可是陛下跟前的红人,你小子可真有造化,能跟拧公公认识!”侍卫羡慕地道。

    江彬这才松了口气,心里油然多了几分期许,不过因为没法进入行宫,他只能焦急在门口等候。可现在二更鼓刚敲过,漫漫长夜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甚至听小拧子话里的意思,很可能要等到天明,如果那时再等不到的话,他只能空着手回去。

    江彬心里很担心:“就算拧公公是真的,但现在他也是空手套白狼把我精心找的人给带进去,有了功劳也不可能算到我头上,明早他不出来,甚至以后再不来见的话,那我有何保障?”

    本来已经有些安定的心,这会儿又惴惴不安起来。

    但无论怎么担心,他也没办法,只能继续等候。

    ……

    ……

    小拧子匆忙带着人进了行宫。

    一路上还要躲着张苑和钱宁的眼线,生怕自己的功劳被人抢了。

    不过他也没直接去见朱厚照,而是先把人安置在一个院子内,然后匆忙去后院见一个人。

    “……丽妃娘娘,人已经找来了,其中歌女、舞女姿色都很出众,最让人惊喜的是那个戏班子,清一色女子,就连吹拉弹唱的也是!”

    小拧子见到丽妃时神色异常兴奋。

    丽妃道:“拧公公辛苦了,现在既然人已经找到,拧公公为何不去见陛下?”

    小拧子笑道:“都是丽妃娘娘您的功劳,奴婢岂敢独专?奴婢接到人后,第一时间就来通知娘娘一声……由丽妃娘娘您去跟陛下说,如此才能讨得陛下的欢心。”

    丽妃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本宫果然没看错拧公公,难怪陛下身边那么多公公中,只有拧公公最得宠……既如此,那还等什么,就请拧公公陪本宫去见陛下,把心意告知陛下?”

    “正有此意,正有此意!”小拧子笑眯眯地说道。

    两个人之前虽然不算是什么对头,但关系也说不上有多好。可如今因为张苑和钱宁风头正劲,再加上丽妃失去了钱宁这个帮手,二人可说是一拍即合。

    丽妃有资源,而小拧子可以在朱厚照跟前吹耳边风,两个同样都是皇帝身边得宠之人,联起手来做事,自然也是事半功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