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黄泉无客栈 > 第468章 岩坨寨的小老头
    “再者……”

    说到这里王若雪又顿一顿,片刻之后,忽然冲着阿俊吩咐道:“一会儿你先下山去把我们要砍树的事情告诉村长。”

    “告诉村长?”

    阿俊有些不解的望了王若雪一眼,反问道:“难道你是想让村长向大婶施压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会不会有一些不过份了?”

    “大婶是一个老实人,她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如果我们这样对她的话,我感觉心里有一些愧疚。”

    “不是施压。”

    王若雪连忙摆手道:“你下山之后,告诉村长我们要给村子里做一场法会来消除这一段时间村子里的晦气。”

    “同时又发现村子的后山之中有一颗降龙木,如果能砍来制成法器的话,那么村子里人手一件法器,日后也就不用再害怕那些邪祟了。”

    “你这样跟村子一说,他有什么理由不同意呢?”

    “到时候再由村长出门,村长之前对大婶一家多有照顾,她肯定会听村长的话,所以我相信这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原来是这样啊。”

    听到王若雪这般解释之后,阿俊自然是明白了。

    当下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现在就下山去。”

    “我相信有了你这个理由,村长肯定会同意的,大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言罢,阿俊冲着众人一笑,然后独自下山去了。

    待到阿俊一走,青袍吴家前辈这才朗声道:“这一株桃木的木料很多,给你们每人打造一柄桃木剑之后,那些木料还绰绰有余,到时候全都分发给村民,也确实是可以起到一个镇宅的作用。”

    “此行你们去壶瓶山,那山中的邪气非常的重,而且很多年山中都是没有生人到访,肯定也聚集了许多的瘴疠之气,这种瘴气轻则使人头晕,重则可以取人性命、。”

    “你们有了降龙木防身,也就不需要再害怕那些瘴气了。”

    “太好了。”

    王若雪面色一喜,不无豪气的说:“这一次得到降龙木,可以说是意外之喜了。”

    “有了降龙木的相助,咱们定可旗开得胜,满载而归。”

    “只是吴前辈,您真的不与我们一道去壶瓶山吗?”

    “难道您就一点也不想看一看那传说中的清心神咒到底是什么?”

    “想啊。”

    青袍人闻方不由得朗声笑道:“这清心神咒乃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尤其在我们这些湘西修行者的眼中,更是无价之宝。”

    “我作为四大家族的传人,自然也是想看一看先祖们留下来的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现在的情况并不容乐观,我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一些私欲而耽误了大事。”

    “所以这一次不能跟你们一起到壶瓶山去,我必须得赶到王家去,把从阿亮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他。”

    “然后再回到吴家去,把吴家的内奸给抓出来。”

    “在这里我只能祝你们几个年轻人顺利了!”

    “如此……也好。”

    王若雪咧嘴笑了笑,对于吴前辈不与他们一起去壶瓶山,她自然还是有一些不太高兴的,毕竟这吴前辈无论是功力还是经验,都是远胜他们几个年轻人的。

    如果有他相助的话,那么大家至少会安全许多。

    但是他既然有其它的事情要办,那也就没有必要再强求什么。

    “吴前辈,现在阿亮一个人回吴家去了吗?”

    “他路上会不会有危险啊?”

    因为阿俊与阿亮也算是老相识了,而且现在又知道了阿视也是卧底的身份,所以无形之中就对阿亮有一些关切之意。

    “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吴前辈不假思索的回应:“我与他在凤凰分手之时,大护法的人已经出城来追捕你们了,所以理论上来说,应该是没有注意到他的行踪。”

    “而且离开了凤凰之后,二十里之外的驿站,就会有一个吴家的人接应他。”

    “现在已经过了一天的时间,我想他可能已经到了花垣地区。”

    “花垣是我们吴家的地盘,星魔教在那边没有什么太多的势力,所到了花垣之后,他基本上也就安全了。”

    “大家不用过份的担心他,阿亮是我的外甥,我肯定会保护好他的。”

    “等到从王家出来之后,我就会返回花垣地区,到时候有我在,没有人能动阿亮,这一点我是可以保证的。”

    “反倒是你们几个年轻人,我有一些不太放心。”

    “毕竟那壶瓶山也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地方,早年四大家族明里暗里派了那么多的人去壶瓶山寻宝,但是能回来的都只是寥寥数人罢了。”

    “若非这一次事关重大,而且你们又有必去的理由,否则我都不太愿意让你们去那壶瓶山中涉险。”

    当然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了。

    “只有说到了壶瓶山之后,我们见机行事,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也不要强求,咱们四大家族流传了几千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击垮的。”

    “所以这清心神咒并不是自救的唯一办法,如果能得到,那自然是最好,如果得不到,那也不要沮丧,我们还会有其它的办法走向复兴的。”

    “我们明白。”

    听到吴家前辈如此这般的叮嘱,王若雪自然也知道这一次壶瓶山之行有多艰难。

    当下默默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自顾自的坐在桃林的山坡下,观赏着这一片美伦美焕的桃树林,那清新的空气让她都有一些流连忘返了。

    “村长,就是这里了!”

    就在大家都相顾无言之际,忽然前方山坡的转角处,传来了阿俊的说话声,同时又有两个脚步声传了过来。

    听声音好像走得还比较急促,所以响动比较大,几人又都是习武之人,自然是比寻常人要耳聪目明,一下子就听到了声音。

    闻言从人连心站了起来,朝着前方的转角处望去。

    目力所及之处,赫然看到阿俊已经带着村长疾步走了过来。

    别看村长好像一把年纪了,实际上村长的步划还是相对比较稳健的,而且走起路来一点也不比阿俊这个年轻人慢多少。

    看着他那稳健的样子,王若雪对于这个老人又多了几分佩服。

    “村长,您怎么过来了?”

    虽然早就已经料到村长会亲自过来,但是出于礼貌,王若雪还是走上前去微笑着询问。

    “我过来看帮忙啊。”

    村长伸出有些枯瘦的手臂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笑道:“听闻几位天师要用这一株桃木来制成法器保村子的平安。”

    “这是一件利民的大好事啊,我和你家婶子商量了一下便同意了。”

    “因为村子里的人都去地里干活去了,所以也就只有我能抽出来空,所以就上山来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您太客气了”

    王若雪连忙走到村长的面前,拱了拱手,笑道:“其实这些情留给我们这些年轻人来做可以了,您何必亲自出马呢。”

    “不过有了您的认同,我们也就可以放心的动手了。”

    言罢,王若雪缓缓的扫视了众人一眼,随即笑道:“既然现在都已经得到了许可,那么事不宜迟,咱们就开始吧。”

    “争取能在下午把这些法器都给制成,然后在天黑之前赶路,争取入夜的时候赶到落花村去!”

    “好!”

    众人闻言自是心中欣喜不已,几个年轻的小伙子立即快步朝着左边那颗桃树奔去,然后合众人之力,将那株桃木给推倒,并且拖到了村子里。

    恰好这个村子里又有一个老木匠,做了几十年的木工,手法相当的厉害。

    他特意抽了一些空出来,和他的小徒弟一起将这一株桃木给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制成了十二柄桃木剑,以及若干的法器。

    这些法器得到了吴家前辈的开光之后,便具体了极厉害的效用。

    本身这些桃木就是上百年的降龙木,而且在山中吸收日有之精华,早就已经有了灵性。

    如今又得到了开光,那威力当然是再上一层楼。

    而在场的这些人里面,除了刘子佩之外,其余的人多多少少都学过一些道术和巫术,就连阿俊小时候也学过一些符咒和祝由术,所以桃木剑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最好的武器。

    刘子佩当然也争吵着要了一把过来,毕竟这东西看着古朴,拿在手心里还有祥瑞之气弥漫出来,让人感觉很是安心。

    所以手中持有桃木剑之后,大家都是信心倍增。

    将那些剑和其它的小法器都制好并且开了光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的事情了。

    因为他们还要在入夜之前赶到落花村去,所以这一段时间也就不敢再耽搁,匆匆的收拾了一下,与青袍吴家前辈告别之后,几个年轻人便朝着壶瓶山的方向奔去,却是连头也不回。

    话说三十年头,四大家族的高手,也是途经小朱家村去的壶瓶山。

    想不到三十年后,又是四大家族的小辈们祖才闯上壶瓶山,只是当年闯山的人,如今已经只剩下几个人了,而且还都是死的死,伤的伤,失踪的失踪。

    当年那一次壶瓶山之行,更是在很大程度上令祝由四大家族元气大伤,如今这几个初出茅庐的小辈们又去闯山,至于结果如何,只能待后面详说了。

    而在山的另一边,朱轻鸿也已经与白莲圣姑告别,独自往壶瓶山的方向走去,他走的却是小朱家村后山的一条小路,这条小路途经岩坨村,再经老司岩,最后到达壶瓶山。

    这同样也是一条小路,知道这条小路的人更是知之甚少,如果不是白莲圣姑告诉他的话,朱轻鸿也是不知道这条小路能通往壶瓶山的。

    从山谷出来走了半日的时光,终于到达了第一个驿站,也就是岩坨寨。

    岩坨是一个不怎么大的小村子,也就只有三四十户人家罢了,这个村子建在了条小河的旁边,村子的后面则是一坐相当巍峨的大山,据说这还是湘西的第二高知,叫什么雷岭,不过当地人的说法很多,所以也没有什么统一的叫法。

    这个岩坨村平时与外界也是极少往来,因为出村的道路只有一条,也就是古时候的一条官道,路并不算宽,而且因为年久失修的原故,这条路更是很少有人走。

    除了平时村子里的人出去买点生活用品,那么外面的人基本上不会到岩坨寨来,因为到岩坨的路只有两条,一条是这条官道,另一条则是经过迷雾鬼林。

    这迷雾鬼林来头可就大了,当地人又叫它红树林,或者迷踪林。

    听闻这林子里常年不见天日,生长着许多的精怪大妖,甚至还有人见过阴兵,但这些都是传说,总之也是没有人真正的进去探寻。

    因为进村的路并不好走,所以外界的人一般也不会到这村子里来,除非是走亲戚,否则一般很少会看到陌生的人进村。

    岩坨寨的人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世世代代都与世隔绝,实际上活得也是相当的开心,并且他们也不喜欢外界的人过来打扰他们的生活。

    轻鸿走了半日的时间,在经过官道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前方的小村庄,从那村子依山傍水的情形来看,很显然就是白莲圣姑所说的岩坨寨。

    之前他出发之前就已经和白莲圣姑商量过,到了岩坨的时候,需要进行一次补给,这样吃饱喝足之后,才有力气在入夜之前走到老司岩去投宿。

    “终于有人烟了。”

    朱轻鸿的欣喜的望了前方的村子一眼,然后加快的脚步,往村子的入口处走去。

    在进村的时候,恰好看到一位牵着牛的老人走了过来,老人年纪大约也就是六十多岁的样子,人看起来精神面貌很不错,只是皮肤有一些黝黑,再加上头发也白了,所以有一些显老。

    大概是很少见到陌生人的原故,所以看到轻鸿的刹那,老人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双眼迷离的盯着眼前的年轻人,诧异道:“年轻人,你是打哪里来的,我怎么好像从来也没有见过你啊?”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