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薄少,求你行行好 > 第两千十九章 排斥么?
    正文

    第两千十九章排斥么?

    她想让自己稍微冷静一点,继续说道,“我觉得,我们两个之间现在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了。”

    说完,言漾就立马冲出了房间,他觉得自己要是再继续跟这个男人待在一个房间里的话,空气真的会消失殆尽,他也会觉得越来越感受不到氧气存在。

    她因为那个吻快要让自己窒息了。

    言漾跑到外面之后,回忆起刚才的那个场景,觉得自己的心跳却越来越快了,完全停不下来的那种感觉。

    惨了,她怎么会这样呢?明明是心如止水的那种状态,也已经发过誓,绝对不会再跟他扯上任何的关系。

    可是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言漾深呼吸了下,纤细的手微微的府上了自己的胸口。

    那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疯了吧。

    刚才竟然跟容少怀接吻了。

    关键是她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排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言小漾,你怎么在这儿啊?怎么满脸通红的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夏未央本来是想去看看他们家的小丸子的。

    但是没想到出来之后还没走到艾小纨的地方。

    反正就先遇到了言漾了。

    而且看到的言漾还是喘着粗气。

    看上去竟然有些狼狈的样子。

    言漾本来还觉得心惊肉跳的,但是看到面前的夏未央微微一愣之后,才有些恢复了情绪。

    但是一时间竟然觉得自己有一点说不出话来,开不了口。

    “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呀?要不我带你去找丰轻扬?”

    夏未央看着言漾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心里有点紧张。

    言漾慌忙摇了摇头,可能是刚才跑步跑的实在是太快了。

    所以时间才会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

    她深深的喘了一口气说道,“未央,我没事的。”

    她身体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心里面多少还是想着刚才发生的那件事。

    “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容少怀欺负你了呀?”

    夏未央已经很少看到言漾会像是现在这样狼狈。

    她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不狼狈的。

    很多时候都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如止水的那种感觉。

    说道‘欺负’两个字的时候,言漾的小脸又开始发红起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

    唇上似乎还事有容少怀留下的味道。

    夏未央下意识的朝着她有些饱满而通红的唇上看过去,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激动的说道,“言小漾,你不会,你不会……”

    夏未央指着言漾的唇,一时半会儿的,忽然觉得自己竟然有一些词穷了。

    但是整个人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所以更加的惊讶,更激动了。

    之前还刚讨论过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没想到已经进展到……

    “没有没有。”

    言漾说着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可是就是这个动作完全的出卖了她。

    言漾闭了闭眼睛,觉得似乎也没什么必要继续撒谎下去,她抿着唇点了点头。

    “不会吧,你们两个竟然真的是接吻了,我想知道到底是谁主动的?不可能是你吧。”

    夏未央说着,又立马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你主动的,一定是容少怀这个兔崽子欺负你了。”

    夏未央有些气呼呼的说道,言漾虽然有些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以后到底应该怎么走。

    暂时也只是自己在犹豫的过程中绝对不可能主动去亲吻容少怀的。

    按照容少怀的个性,确实比较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了。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实在是太了解他了。

    夏未央一把抱住言漾说道,“那个兔崽子到底在哪里?竟然敢这样欺负你我找他算账去。”

    “别去,未央,没事的。”

    言漾现在已经彻底的冷静下来了。

    “怎么美食呢,你这边还在打算,真要给他机会呢,可是他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哪有这么猴急的。”

    夏未央真的快对容少怀无语了,“这不是侵犯你的人身安全吗?这样的男人你不可以再跟他住在一起了。”

    夏未央是觉得真的很生气才会这样说。

    容少怀真的也是一点都不尊重人,竟然就这样不明不白地亲吻了他们家的言小漾!

    这不是强来吗?

    要是再跟这个男人一起住着的话,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没用的,未央,现在这个男人就是无赖,他当时没有做出对我特别逾越的事情,只是因为李木子过来,这个男人就开始不淡定了。”

    言漾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觉得我跟李木子之间是不是还有一点关系?觉得我跟李木子之间可能还有发展的可能性。”

    夏未央本来还觉得气呼呼的,但是现在听到言漾自己倒是没有那么在意。

    心里的火焰也慢慢的冷却的下来。

    能够感受到言漾现在已经开始完全的动摇了,她也并不是很生气。

    也许是因为内心对于容少怀的这种感情因素在变化。

    “今天不是跟莲花交易吗?没想到来的人是李木子吗?”夏未央对于这件事情也有些微微的诧异,“我还以为这个男人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了。”

    “李木子过来给我送了号令牌,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什么了,直接就回去了,但是容少怀就偏偏误会了。”

    误会他们两个之间还有发展的可能性,误会他们两个之间是不是还有在一起的可能性。

    所以一冲动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言漾忽然觉得自己又有点懊悔的感觉。

    觉得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也意味着是有些接受了呢?

    这种感觉还真的是一点多让人觉得不舒服呢。

    “他就算是误会了,也不可以这样对你,这让你本来就有些摇摆不定的心,现在就更加乱了,是不是?”

    夏未央一眼就看出言漾的迟疑,说道,“你老实告诉我,他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之后,你心里的感受到底是怎么样的?排斥吗?”

    其实夏未央心里其实是已经有答案了的。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