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华尔街传奇 > 第375章 外援
    主动约理查德·洛克菲勒,到家他去蹭了顿饭,想趁机看看他女儿,偷学着如何照顾小孩子。

    不过理查德的心思可不在这上面,压根没猜到叶冬青的来意,拉着他胡扯了一通,主要是各位名流政客之间的八卦绯事,连说到他家亲戚时候都没嘴软,为了那家信托基金的钱,最近有人开始搞事,试图找到当初的漏洞,然后分家散伙。

    洛克菲勒基金会创建那么些年了,当初的法律不全面,有些已经不再适合现在的规则,要想找漏洞并不是不可能,因此某些人觉得可以联合起来试试,玩起了小伎俩。

    不过现如今的家族代表人是理查德的祖父,这老头果断签署了几条补充协议,以信托基金管理者的身份,成功阻止了一场灾难。

    一个巴掌都有高矮粗细之分,更别提拥有数百位家族成员的洛克菲勒家族,这个数字里包括非直系亲属,比如家族成员的丈夫或者妻子之类。

    有人不满足于定期拿钱,想要将本金分到自己手里,按照如今的规模算算,每位拥有信托资格的直系洛克菲勒家族成员,大约都能分到一亿美金左右,也难怪会有人惦记上。

    延续到二十一世纪,理查德的很多亲属之间已经不再联系,关系没人们想象中那么密切,分出许多个小派系。

    这么多年过去,年年都做慈善,按照规定的比例捐出一部分钱用于公益事业,却还是管理着上百亿美元的财富,人们常说这个家族已经没落,实际上他们的起步线就是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奋斗不到的终点,所谓的没落只是相对而言。

    像他们这种延续上百年的家族欧美都有不少,里面的经验值得叶冬青去学习借鉴一下,以前没后代时候就算了,现在已经有了,只不过没见过面,也不在他身边,最好还是多学学比较好。

    要问突然多出一个孩子究竟是什么感觉,经历过最初的惶恐不安之后,如今已经开始慢慢接受,觉得这样也挺不错,像是播种完种子后直接收获果实,少了中间的照料过程,可惜的是瓜种在别人家地里,能不能拿回来现在还难说。

    跟心理顾问见面时候,对方问了叶冬青一个问题,说是最好请信得过的朋友代为出面,能够让对方意识到什么,却又不用叶冬青直接露面的那种。

    想来想去,貌似就理查德最合适,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也讨姑娘们喜欢,对付女人很有一套。

    这也是他过来找理查德的原因,正发愁于怎么开口,理查德先问他说:“对了,蕾妮难得给我打来电话,问你跟劳拉是怎么回事,劳拉最近心情貌似不太好,昨晚还喝醉了酒,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很难想象蕾妮竟然会打电话给我,这几个月以来她只见了那个小家伙一面,似乎已经在尝试恋爱,我看见了她发的图片。”

    当初蕾妮把孩子放在他家门口就走,一直都没有跟理查德和好的意思,主要是理查德压根就没主动,似乎巴不得这样。

    以前叶冬青还有嘲笑他的理由,而现在自身难保,没工夫去管这些事。

    动作一顿,劳拉得知真相后跑来纽约质问他,那天闹得挺不愉快,没听叶冬青解释,发生这种事,他心里也不舒服,此刻回答说:“有点小矛盾,我也不清楚她会不会原谅我,等到处理完近期的事情之后,我可能会去伦敦找她当面谈谈。

    所以......理查德,我们是朋友对吧?”

    后面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理查德眉毛上挑,搞不清怎么就扯到自己身上来了,下意识点点头,“当然了,怎么回事?难道想让我帮你去劝她?绝对没问题,只要你把你的飞机借给我,已经连续两次在头等舱遇到婴儿,哭得我想用脑袋撞舱板,简直是种煎熬。而我祖父的私人飞机太老旧,竟然还是七十年代那会儿的飞机,日子过成这样也是够了,他不担心飞机掉下来,我很担心,美妙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从他嘴里听多了混账话,这种已经不算什么。

    跟女儿同住几个月,目前能做到和平相处,但也仅仅只是不讨厌她而已,还谈不上喜欢,依然在尝试着把孩子送还到她母亲那里,为了达成这个目的,甚至连跟蕾妮亲近的馊主意都想出来了。

    “不不不,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如果你知道原因,就会知道劳拉为什么生我的气了,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叶冬青想了想,觉得不太放心,紧接着补充句:“而且你必须管好自己的嘴巴,连喝醉酒之后都不能说给别人听,我需要你去帮我一个忙,借飞机可以,完全没问题,只要处理好了我借你用一个月都行!”

    “......这么严重?我开始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个圈套了,你先告诉我大概要帮什么忙,是不是会受伤的那种?”

    理查德表情奇怪,以前叶冬青可没这样过,虽然心里满满都是好奇,但他可不想牵扯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里,出头鸟可没那么好当。

    叶冬青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咬咬牙,来了句:“都不是,我惹上了麻烦,跟女人有关的麻烦,在这方面你比较有经验。”

    “女人?想拿下谁,包在我身上了,成功之后记得你的飞机!”

    “......该死的,你能不能等我先说完?”

    “ok。”

    ......

    故事的开始是叶冬青在旧金山湾举办二十岁生日那天。

    理查德也在场,对那晚的狂欢派对记忆深刻,然而直到此刻他才知道,那天晚上叶冬青竟然还干过如此劲爆的事情,听得眼睛雪亮,目光中充满着钦佩之意。

    全部听完后,得知前段时间新闻里的那个孩子,竟然是叶冬青的,差点就给跪了,不为什么,一个“服”字,本来理查德还以为他是什么没情趣的家伙,直到现在才承认叶冬青是同道中人。

    不说别的,就那顶绿帽子,一般人可扣不上去。

    “放屁,什么叫背叛?当时他们俩短暂分手了好不好,直到发现怀孕之后才又在一起,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只是一次意外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晚喝了多少酒。”叶冬青有点心虚,所以不自觉地说话声音都变大。

    理查德觉得有趣,吃瓜吃到眼睛都发光,叶冬青这位当事人可一点都不觉得哪里好玩,被对方气到翻白眼。

    “无所谓,反正这真是太酷了!一下就两位超模,难怪劳拉被你气到需要买醉,我觉得还是劳拉更适合你,她是个比较不错的姑娘,如果把蕾妮换成她,也许我会愿意一起照顾这个孩子,可惜我跟蕾妮并没有共同话题,不能凑合着度过这辈子,那不是我想要的。”

    “滚蛋,瞎想什么呢,你还没说到底帮不帮我,如果同意那就在这几天去趟洛杉矶的比佛利山庄,我跟你一起去,但是我先不露面。”

    “这种事必须我出马才行,蕾妮不就是乖乖把孩子送给我了?虽然我并不想照顾。”

    后知后觉,理查德这才突然明白那句“有经验”是什么意思......

    专业的律师事务所往往会安排模拟法庭,让律师们在每次重要的出庭前,都先了解到法官的脾气,还有每位陪审员和另一方律师的脾气,然后总结参考看看成功的概率有多大。

    类似的模式也被用在了处理叶冬青的麻烦事上,有人专门研究了邦辰的脾气,教理查德如何说话,让他知道怎样察觉到对方的微表情,以便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即使经过培训,再加上叶冬青愿意给与补偿,成功的几率也不过是在五五开左右。

    叶冬青偶尔会希望她是位拜金女,这样至少不用如此麻烦,对于毁了别人的幸福这件事,他也感到万分抱歉。真相揭露前一直心存侥幸,谁知道真的就这么巧,一枪命中了目标,也怪当时就忙着嘲笑理查德了,没从他的遭遇中总结点经验,要不然多半不会有这种意外。

    事情已经发生,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解决。

    等到差不多模拟完了,叶冬青带着理查德,以及全套设备,包括一整支帮他出谋划策的公关团队,踏上了前往希腊的航程。

    没办法,邦辰一直都没回洛杉矶,还在那里疗伤呢,不可能让她来纽约谈话,只好亲自过去找她,如果理查德处理不好,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叶冬青只能亲自露面。

    这对他而言是件大事,认真对待肯定没错。

    期间尝试过给劳拉打电话,可惜对方都没接,也不知到底是怎么想的,已经决定无论邦辰怎样决定,之后都得再去一趟伦敦,找她当面谈谈才行,以之前对劳拉的了解来来看,问题应该不大,不过叶冬青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说起来这次确实太过分。

    即使那天清晨没有溜走,局面都不一定会有如今这样糟糕,毕竟只是喝醉了酒,彼此都有过错,更容易被原谅。

    千金难买早知道,在希腊下飞机时候,每当想到今天就能得出个结果,叶冬青就脑袋疼。

    这时候拍拍理查德肩膀,叮嘱说:“见面之后千万千万别乱说话,哪怕用水泼你脸都必须忍着,我这次可就指望你了。”

    “一定!”理查德眨眨眼睛,继续开口道:“我听说兰博基尼发布了款新车,刚好最近资金周转不开,你看.......“

    咬咬牙,叶冬青皮笑肉不笑:“买!只要成功了,我都买!“

    理查德显然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