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万法仙杖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考核
    正文

    唐楼猝不及防,感觉碎片朝着口腔各处飞溅,和唾液融合后开始化开,心中又气又急,不知是不是剧毒之物。

    也是他太过放松,以为认证中心不会有事,爱贝查行一照面就下手成功。

    耳边传来查行的声音,“算你运气好,这片学玉老夫为将来弟子炼制,却便宜了你。”

    温如玉叹气,“?丹师,你这是做什么?”

    查行走到唐楼身边,低声对他说,“区星征要搞死你,老夫助你一臂之力,小心此人。”

    说罢,查行拍拍双手离开。

    温如玉打量唐楼,见他安然无恙,知道?丹师喂得不是毒药,“走吧,大神官等着呢!”

    接下来的路程,唐楼默然不语,那片薄薄的玉片,功能和玉简相似,储存大量数据,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片玉片是可食用的。

    这是查行的独门丹方,炼制出的丹药和玉简有相同功能,却是以服食的方式吸收内部数据。

    指甲盖大的薄薄玉片,竟储存了查行的毕生绝学,是他身为四品丹师的精髓。

    唐楼脑海如同爆炸般,无数数据纷飞,塞满他的脑海,产生鼓胀的难受感觉。

    “为什么?”

    唐楼心里有了疑问,却始终想不通。

    一位四品丹师的毕生绝学,比堆积成山岳的灵方更加珍贵,唐楼和查行不过点头之交,为何对方如此慷慨,第二次见面就倾囊相授。

    纵然唐楼炼成无极丹,买入四品丹师行列,得到了查行毕生积累,开始突飞猛进的提升。

    须知唐楼刚入四品境界,而查行却是老牌的四品丹师,积累深厚超过唐楼十倍不止。

    仅仅是服食一块玉片,唐楼便得到大量经验技巧,掌握四品丹师巅峰的技能。

    很快温如玉带着唐楼,见到严丹师、裁决大神官等人,除此以外,还有位青年四品丹师。

    “修竹丹师,这位是八卦山来的区星征四品丹师,他执意你的考核,现在提出复查,有我和裁决大神官做仲裁,你听清楚了?”

    唐楼恍然大悟,难怪查行面色不快,如果这次考核被判定弄虚作假,唐楼和他这个考核人都要名声尽毁,被扫除丹师的世界外。

    严丹师是认证中心的最高丹师,裁决大神官更是众多裁决官之首,都是德高望重之辈。

    更重要的是,严丹师对唐楼说话,并非征求他的意见,而是直截了当告知他。

    唐楼点头,“我接受。”

    区星征从唐楼进来时,一言不发,望着眼前名为修竹的年轻丹师,内心如狂风暴雨。

    “如此平庸之辈,也值得你牵肠挂肚。赢双影,你也太自甘下贱了!”

    原来唐楼离开碎骨山脉后,赢双影和区星征几次通信,都提到这个天资出众的散修丹师,而且拜托区星征特意照顾。

    可赢双影不知道,区星征平和待人的外表下,却藏着嫉贤妒能的小肚鸡肠,从此对这个没见面的修竹嫉恨无比,竟是要硬生生毁了他,让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区星征内心如同毒火燃烧,表面却闲淡无比,“既然如此,我们开始复查。”

    严丹师抬抬手,“快去准备场地、丹方和材料。”

    区星征突然提出异议,“考核的丹方,不妨由我提供。”

    这是明显不信任认证中心,如果说刚才还是对查行个人的质疑,区星征眼下此举,便是对整个认证中心的怀疑。

    严丹师表情淡然,“使者来自八卦山,定然有许多不外传的丹方,此番要麻烦你了。”

    区星征列出三张丹方,“这里的几张丹方,都是最简单的五品丹药,修竹丹师若能全部炼成,足可自证清白。”

    丹方交到唐楼手中时,被严丹师扫了一眼,这位二品丹师随即神色大变。

    区星征神色意味深长,望着严丹师,“严丹师,纵然?丹师晚节不保,也只是他一人所为,对认证中心无碍,但若有其他龌龊,八卦山就要质疑认证中心如何办事了?”

    听得话中威胁之意,严丹师神色不快,“使者教训的是!”

    接下来,唐楼要接受考验,将三张丹方上的丹药炼制出来,认证中心准备齐全,炼丹场地、丹炉和药材一样不缺。

    整个过程,唐楼可以关门炼丹,区星征、严丹师和裁决大神官只需在外等候,等到时间到了、药材耗尽,唐楼若是还没有炼出丹药,便证明前次考核作假,不仅他本人要褫夺品级,连考核人查行也要跟着吃瓜落。

    唐楼这才知道,为何查行大方赐予学玉,原来他也被区星征逼到悬崖边上。

    查行在认证中心几十年,一直公正行事,如今却被质疑晚节不保,如何忍受头上这盆脏水!

    “修竹,还有什么要准备的?”

    唐楼望着练功房内,一应齐聚完备,“可以了。”

    说罢,唐楼走进练功房内,关上大门。

    区星征竟不停留,朝着严丹师和裁决大神官拱手,“十天之后,我再来查看结果。”

    这次考核为期十天,十天过后,纵然药材分毫未动,也判定唐楼失败。

    等区星征离开了,裁决大神官才问严丹师,“你看出什么了?”

    严丹师缓缓开口,“区星征的三张丹方都是死局,根本没打算留条活路,他这是存心要修竹的命。”

    裁决大神官不解,“同样是五品丹方,难道修竹炼不出来。”

    他们二人了解查行,知道他不可能徇私舞弊,唐楼的五品丹师没有丝毫水分。

    “纵然是五品丹师,也不可能炼制天下所有的五品丹药,跟别提区星征的三张丹方,都是八卦山的历史遗留,从未有人炼成过。”

    裁决大神官不懂炼丹,哪里明白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真有此事?”

    “当真不假,我刚才粗略扫过,三张丹方都不是当代之物,不是上古修真时代,便是太古遗留,纵然是八卦山的长老们,也未必炼的出来。”

    裁决大神官望着严丹师,“莫非老严你也不行?”

    严丹师果断点头,“我这个二品丹师,同样炼不出来。”

    裁决大神官和唐楼有过一面之缘,更是帮他打发了如意丹药坊的丹师,可这次不同,区星征权势甚大,连他也干预不得。

    “但愿你能凭自身实力,消去这次灾劫!”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