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蛮娇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冷汗
    唐氏说完还慢悠悠的补充了一句。

    “很贵的,值许多银子。”

    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此时此唐氏的心在怦怦直跳。

    但她必须表现的很淡然,两个孩子还那么小,他们不能没有母亲,所以她必须自救。

    唐氏在心头默默的祈祷,这两个绑匪见钱眼开,不那么讲究规矩。

    绑匪如她所愿的眼睛亮了一下。

    下意识的要问,“值多少银子?”

    另一个绑匪却打断了他。

    “乱问什么,别忘了我们的规矩。”

    这个绑匪长得高高壮壮满脸的横肉。

    怕蛮家那边发现端倪,沿着独轮车追上了。

    两人已经脱去了伪装,并且独轮车也换成了平板车。

    听到银子眼中就带着贪婪之色的绑匪,显然很怕这个人。

    被他这么一呵斥,不禁缩了缩脖子。

    唐氏心底不由得一沉,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位大哥你这就说的不对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是不是?”

    她还不能死,她的孩子们需要她,为母则刚的唐氏并不死心,不余遗力的鼓动着绑匪。

    那个绑匪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自己高大壮实的同伴。

    “呵呵,谁说不是呢!”

    然后立即小声对自己的同伴道,“大哥,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为了二千两银子杀个人不值当。”

    虽然他们曾经为五百两杀过人。

    “二千两?”

    唐氏说服道,“我可以让人给你们五千两。”

    虽然绑匪说的声音很小,课唐氏一直注意着俩人的动静。

    五千两!

    翻了一倍还多。

    够他在柳子胡同几个月的开销了。

    小个子绑匪的眼睛更亮了。

    他咽了口吐沫试探道,“大哥……”

    高个子的绑匪虽然没有说话,其实也有点动心了。

    他们干这买卖不就是为了钱吗?

    有更多的钱为什么不赚?

    顾客买//凶//杀//人,然后反被对方出更高的银子,买了过去杀//了顾客,在他们这行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并且他们只不过改杀为绑架,成就了另一桩买卖。

    与前一个雇主也不搭界吧?是吧?

    高个子绑匪没有说话,矮个子就当他是默认了。

    写了一封勒索信,让人送去了镇国将军府,交给了门房指名给蛮家二老爷的。

    于是就有了前头二老爷收到勒索信这一幕。

    勒索信上指明酉时未,金水河畔一手交人,一手交钱。

    并且指明要蛮二老爷一个人,独自前来,否则就撕票。

    现下已是酉时,时间不多蛮二老爷急忙去取银票。

    勒索信上指明,只能二老爷一个人前往,他就没有带亲兵,连小厮要跟着一起去,都被拒绝了。

    他不敢、不能拿唐氏的性命做赌注。

    把银票揣进怀里,亲自赶了一辆马车前往金水河畔。

    出城的官道上没什么人,二老爷驾着马车很快出了城。

    田间劳作了一天的人们扛着锄头,如小鸟归巢一般往家赶。

    远处绿柳拂堤,炊烟袅袅。

    美丽的风景蛮二爷无心欣赏,只恨不得马车快些快些再快些。

    好像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马车总算赶到了金水河畔指定地点。

    拉车的枣红马累的鼻子里直喷热气。

    那个亭子里什么也没有。

    哦,不,亭子北边的柱子上,用一把飞刀插了一根布条。

    上面写着,“银票塞在亭子第三台阶底下缝隙中,然后往南一里路进林子,你要的人在那里。

    二老爷连忙按照指示,把银票塞进台阶缝隙,马车都来不及坐,一瘸一拐的跑着就往小树林去。

    满头大汗的跑进小树林,果见唐氏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一棵树上。

    口里还绑了一根白布条。

    蛮二老爷也顾不得树林里有没有其他危险,直冲过去给她松绑。

    然后绳子解到一半,后脑勺上就挨了一记。

    蛮二老爷晕了。

    蛮二老爷被敲晕在小树林,皇宫那头蛮清欢的花轿也入了东宫。

    论理镇国将军府到皇宫顶多半个时辰的路程。

    可架不住萧辰觉得自个大婚一次,怎么着也要风风光光的,愣是沿着京城转了一个大圈。

    十里红妆瞧不尽的热闹。

    挤在人群中看热闹的沈雅姗,眼热的追逐着那顶花轿。

    那个暴力女嫁进东宫去了,她的晟哥哥还不晓得哪日才能迎娶她。

    出征前可能没时间。

    可现在战事已歇,孝顺绝口没提过,何时迎她入王府。

    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坐上花轿。

    更让她觉得忐忑不安的是,萧晟的王府里头,住了一个姓王的什么校尉,听说还是个江湖女子。

    好不容易解除了来自蛮清欢的威胁,又来个什么校尉,这些女人真不要脸。

    仗着自己会一些花拳绣腿,就在男人跟前搔首弄姿下贱的很。

    陆英也被曹金梅从家中强拉出来看热闹。

    皇帝开了恩科,考期迫在眉睫,陆英正打算利用一个月的时间闭门读书,把四书五经,再好好的温习温习。

    前段时间曹金梅老来打扰他用功,并且这姑娘听不懂好赖话,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不好不容易十天之前,曹太太带着曹金梅回老家去了。

    陆英就闭门谢客,专心的在家里做起了学问。

    今个早上刚刚走进书房,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摊开来,还没开始读呢,曹金梅就来了。

    大包小包兴致勃勃,又是给他带的湖州狼毫笔、又是松萝烟的墨锭……

    好不容易挨到晌午,这下曹金梅该回去了吧?

    下晌终于可以安安静静的做学问。

    然后大街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这十天他两耳不闻窗外事,竟然不知道太子大婚。

    酷爱凑热闹的曹金梅立即打听是怎么回事。

    得知太子大婚,十里红妆羡煞旁人,立即拉了陆英就去瞧热闹。

    并且嘴里道,“去瞧瞧太子妃到底有多少嫁妆,赶明咱们成亲,我让我爹多准备一些嫁妆,比太子妃的还要多,还要豪华。”

    曹金梅的口无遮拦陆英已经习惯了,可还是叫她这没心没肺的话,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嫁妆的规格竟然越过太子妃,到底想干什么?

    他的身份能越过太子去?

    。顶点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