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一世唐人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宁在雨中高歌死,不去忍气吞声活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宁在雨中高歌死,不去忍气吞声活

    1256.宁在雨中高歌死,不去忍气吞声活

    看见乌珠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似乎对羌人的不争气很是痛心。

    李破军真想告诉他,你们羌人在三四百年后还是牛逼了一次的,羌族党项部落的首领李元昊建立大夏帝国,称霸河西,与宋辽形成三国鼎立之势力,享国近两百年,史称西夏,势力之强大远超乌珠所说的“百万之国”。

    “这被欺压入骨的奴性唯我洮羌要挣扎一二,大唐太子殿下,今我一死,愿你善待羌人,善待洮羌,大唐的羁縻之策虽好,但为官者未必体恤。

    你说那孔长秀仁厚,又岂止他素来看不上我等胡夷,一口一个蛮夷,满口的仁义道德,洮州之地,汉民百姓年年减税,修桥铺路,按照你们的标准来说是颇有政绩,呵呵,但我洮羌,洮羌又得到了什么,还是一成不变,还是承担着巨额的税赋,这白石山上的猎物都被打光了都不见的能够凑齐,如此日子,与其忍气吞声的苟活,不如去争上一争”。

    乌珠似乎有些情绪失控了,居高临下,看着山下的李破军等人厉声诉道。

    乌珠的话似乎有些煽动力,连张文瓘这个饱学儒士都是色变动容。

    就在众人动容失神之际,只见得乌珠走到一旁山崖旁,凄声喊道:“唯我洮羌,宁在雨中高歌死,不去忍气吞声活”。说罢竟是在众人惊愕吃惊的目光中,纵身一跃。

    “乌珠小姐……”。

    “乌珠……”。

    众人大惊,和木智发了疯一样的向前跑去。

    山顶的三百残兵也是惊骇失色。

    “呜呜,乌珠小姐,你带上阿大”,护卫阿大诺大一个壮汉,竟是眼睛通红的哭了起来。

    “乌珠小姐等等我,阿大来了”。

    说罢之后,竟是跑过去跟随着乌珠跳了下去,侧边断崖就在山前,山道阶梯的两旁,亦有数丈之高,而且全都是乱石沟壑。

    乌珠一跳下便是砸在乱石之中,溅起丝丝血迹,阿大更惨,直接头部装在石头之上,红白一片,死的不能再死了。

    李破军脸色铁青,看着和木智抱着乌珠的尸首痛哭,那张之前还鲜活的俏脸此时已经是渐满血迹,没了生息。

    “好刚烈的女子”,张文瓘也是唏嘘慨叹道。

    正当张文瓘叹完,只听得山顶一阵低声嘶吼,似乎是在用羌语在说着什么,和木智脸色大变,看向山顶伸手喝道:“不要”。

    李破军等人一惊,忙是看去,只见得山顶三百羌兵竟是一个接一个的一跃而下,砸在乱石怪木之间,多数人当场就死了,剩下的也是重伤垂死。

    这下就真的是惊骇了,亲身面对如此惨烈的一幕,李破军也是脸色微白,嘴唇都在哆嗦。

    “这……这……”,张文瓘伸着手不停哆嗦,终于是忍不住再看这一幕,转头向一边,“胡夷亦有忠烈啊”。

    “各为其主,他们都是忠烈勇士,值得敬重”薛仁贵也是脸色肃然的说道,说着躬身行了一礼。

    “将他们厚葬在此吧,陪伴着他们的白石大神”。

    伫立良久,李破军也是轻叹说道,

    手下军士忙是上前收拾三百残兵尸首,动作格外注意,对这些可敬的敌人也是充满了敬意,对于一些没有当场死亡的人也是加以救助。

    看着三百勇烈陆陆续续的被抬了下去,李破军也是轻声道:“或许百年后,此间故事流传下去,我们也会成为那口诛笔伐的施暴者吧”。

    张文瓘脸色一肃,摇头道:“大将军多虑了,我等王师天兵携大义而来,乃是为了平定叛乱,必定属于正义的一方”。

    李破军没有说话,只是凝目看着那些死不瞑目的羌兵,只听得房二也是一脸肃然的呢喃道:“宁在雨中高歌死,不去忍气吞声活,这女人好气魄”,说着一脸激动,直捶胸道:“这便是我的格言了,一定要活出个滋味来”。

    张文瓘闻言瞥了一眼房二,眼中也是带着苦笑,这反贼说的话,这二货竟是当成格言了,幸亏他是宰相公子,是皇家亲信。

    李破军听了却是眉头一挑,这句话似曾相熟啊。

    心思一动,走到一面平滑的巨石前,呲唥一声拔出腰间倚天宝剑。

    “大将军,你这……”。张文瓘惊讶问道。

    “大将军莫不是要刻石留字?”翟长孙眼睛一亮问道。

    “昔日窦宪勒石燕然,莫非大将军也要效仿来一个勒石白石?”长孙涣也是猜度道。

    房二听了却是嘴巴一瘪,直嘟囔道:“一个小小的白石山有什么可记功的,这仗打得忒没劲……”。房二这厮倒是尽说实话了。

    李破军瞥了他一眼,手中剑一拧,面对巨石,用力刻写。

    片刻之后,张文瓘等人近前一看,具都是脸色微动,一脸钦佩。

    只见得巨石之上,赫然刻写着一首小诗。

    “白石山上竖降旗,唯有佳人立峰头。

    十万勇士齐卸甲,举族无一是男儿”。

    看罢了这首“诗”,张文瓘脸色有些凝重,直沉声道:“大将军,这乌珠虽然壮烈,但终究是反贼,这诗乃是夸赞,更有为其惋惜惊叹之意,是不是有些不合适?朝中御史言官若是得知……”。

    李破军听了却是摇摇头,直道:“无碍”。

    看着那布满血迹的乱石山凹,“来日回京我还要请奏圣人,追封乌珠”。

    张文瓘闻言一怔,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李破军主意已定,是规劝不了的,而且内心对于这羌女也着实是佩服。

    中军大帐,李破军毫无心思再待在这山中,当晚便是下令撤军。

    待得傍晚驻扎洮州治所临潭城之后,还没来得及卸甲洗漱,就听得陈康来报,李震携数十名男子在屋外求见。

    李破军心思一动,猜到了应该是那临潭民团来了。

    对于这种民间义士组织,李破军是充满敬意的,虽然大多数组织者都是抱有别样心思,但是保境安民这是真的,保卫乡里,护佑乡民这就是他的积极之处。

    书客居阅读网址: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