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道魔传 > 正文 一三零六、不归
    星辰看着他不言语,韩一鸣也看着他,这个疑问他早已有了,这时问出来就是要得到一个结果。

    片刻之后,星辰道:“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五神兽已去了两个,未杀青龙之前,小乖的劲敌是青龙。青龙之后,它的劲敌便是这鸣蛇,鸣蛇有几千年灵力,只缺一个时机。杀小乖便是它的时机。它与小乖只能活一个。我自然是帮小乖。”

    韩一鸣道:“白虎与师祖有无交情我不知晓,但玄武与师祖曾有交情,我也曾得二位尊者指点。你可要对它们下手?”

    星辰道:“若是它们不对我灵山动手,我也不会对它们动手。”

    韩一鸣道:“这话我却有些信不过。你从前见过朱雀,我听到你们说话了。灵山从前有朱雀翎,师祖与朱雀也有旧交情,可你为了息壤同样杀了朱雀。”

    星辰道:“掌门,青龙一死,五神兽就不再是从前的五神兽了,小乖成为东方之主的路还长,但巨蛇死后,便只需要时间了。五神兽就是亘古不变的么?若是真的不变,朱雀就是不会在南坎,执掌南方的是祝融。就因四方主神也在变换,才有朱雀执掌南方一说。何三思本就是祝融后人,如同小乖要做东方之主,他也要回归他的神位。比之小乖,他更能执掌一方,他不过是等待时机罢了。掌门当那息壤是真能求得的?息壤只有夺得,永远求之不得。息壤上有祝融灵力,亦有朱雀灵力,岂是能轻易给人的?”

    韩一鸣叹道:“那你总要让我知晓我将来是不是还要去杀白虎,杀玄武?”

    星辰淡淡地道:“它们不对我灵山动手,我亦不会对他们动手。掌门担心我再带上掌门去找他们挑战么?我并不好战,其实息壤到手,掌门的心头大患就去了一半,之后不必再为我担忧。”

    韩一鸣叹了口气:“是么?我知晓你灵力高强远在我之上。我也知晓你是为了灵山打算,我还知晓……”

    他不再说下去,星辰淡淡地道:“灵山虽好,但我会远离灵山。”

    韩一鸣看了他片刻道:“你要离开灵山?”

    星辰道:“正是。”

    韩一鸣叹道:“你是灵山弟子众所周知,就如同我是灵山掌门一般,就算我将掌门交给同门,再告知同道我已不是灵山掌门,我的作为依旧与灵山分不开。只要有风吹草动,便会有人找上灵山要求灵山找到我。你也如此,你做了好事同道未必会放在心上,但若是你做了恶事,同道却首当其冲会找到灵山。”

    星辰笑道:“掌门之意我明白,我们是撇不清与灵山的干系的。不论是我还是掌门,只要有所作为,不论我们是否离开灵山,同道都会算在灵山头上。”

    停了一停,他又道:“可是这又如何?现下灵山他们已不能再去,说句狠话,我就是毁天灭地,别人能拿我灵山如何?我离开灵山只是因我有要做的事,这才离开。他人的想法还不能左右我,掌门亦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灵山的存在就是他们加罪于我们的缘故,或许也可以反过来说,只要我们活在这世间,他们就会为难灵山。”

    他一笑道:“掌门是否要让他们称心如意?自绝于世?”

    他淡淡地道:“我们自绝于他们,灵山就能平安了?只怕我们一寂灭,他们就要想法子对灵山下手。因此我绝不会让他们顺意,他们不要来与我灵山过去,我自有我的事去做,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恨我也罢,欲置我于死地也罢,有本事就来挑战我。而我绝不会因他们耿耿于怀而思前想后。我倒想他们以我为敌,但忘记了对付灵山。事事畏缩,结果就是被他们逼得退无可退,那我宁可逼得他们步步后退。”

    这番话让韩一鸣张口结舌,不得不点头赞同。

    停了一停星辰又道:“掌门在此休养些日子,不要离开此间。”

    韩一鸣听了这话忽然心中一动,问道:“你不休养么?”

    星辰微微一笑:“我要离开些时候,有人正在找我。”

    韩一鸣看了他片刻,正想问他去向何方,星辰已道:“我要去找元慧。”

    韩一鸣不禁看着他猜测他见了元慧会是何等情形,星辰道:“他找我们许久了。”

    停了一停,星辰淡淡地道:“我该去见见他了。”

    韩一鸣道:“你识得他?”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问得愚蠢,星辰怎会不识得元慧?

    星辰道:“识得。他找寻掌门许久了,而我带了掌门东奔西走,他一直找寻不到。现下灵山安危无虞,便当去找一找他。”

    韩一鸣道:“你会把青竹标带回来么?”

    星辰道:“他不会回来了。”

    韩一鸣立时愣住,青竹标是他的弟子,虽说离开灵山许久了,但韩一鸣一直当他是自己的弟子,迟早会回灵山来。

    忽然听星辰说他不会回来了,怎会不惊讶:“他不回来了?他这是真的不当灵山弟子了么?”

    星辰淡淡地道:“他离开了灵山就不必再回来了。”

    韩一鸣禁不住急道:“这怎么成?他离开之际我说过将来要让他回灵山的。现下青龙已没了,灵山有了息壤再不会被同道威胁,正是他回来的时刻,怎能不带他回来?我怎能食言而肥?”

    星辰微微一笑:“掌门,他不是个安份的弟子,不回来更好。如今灵山没有了威胁,他在灵山时日久了反而会无聊,他并不是一个全心修行的弟子。这世间的声色犬马于他而言是莫大的诱惑,莫如让他就在山下。他在灵山学到的与别的同门不同,不回灵山反倒更加好些。”

    韩一鸣张了两次口,却无法反驳。

    星辰说的有理,青竹标着实不是个安份的弟子。成为韩一鸣弟子之前的青竹标便是个泼皮无赖,无理搅三分。

    当日韩一鸣收他为弟子时着实无奈,收了他入门也由沈若复带着。他去元慧处时韩一鸣却忽然觉得不忍。

    他虽对这弟子不看好,但毕竟也是灵山弟子,将他送到元慧手中韩一鸣着实担心。

    元慧狡猾聪明,韩一鸣不愿青竹标在他手下吃亏!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