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万古圣尊 > 第三百零六章 选择
    第三百零六章 选择

    “等一下等一下,冥兰长老,你不要这么冲动嘛,你派一些长老和弟子保护我呢,其实是没有用的。虽说这个邪修吧,他在玄清宗主的压力下要赶时间,但是也不意味着他就是在赶着去死啊。我身边要是隐藏着许多强者保护,他指定不会出来送死的。要想成事,我们就得按照他的规矩来,我一个人去,才能真正将他引出来斩杀。”“楚玉”起身,一脸无奈的拉住了向门外走去的冥兰长老。

    “这个邪修最不济也是个入圣境中期的修为,再加上邪宗的功法普遍残忍强大,很有可能能够发挥出入圣境后期甚至是入圣境巅峰的战力来,你虽然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就有入圣境中期的修为,但是面对这样的邪宗修士,你还不是他的对手。我会给你配备上最好的装备,然后派最擅长隐蔽踪迹的长老和弟子去保护你,他不会发现的。”冥兰长老对于“楚玉”的这个提议却是有不同的看法,“楚玉”虽说年少有为,但是面对这样强大的敌人,还是有些不够看的。

    “你觉得这个邪修会轻易上当吗,这样的计划谁都能够想到,这个邪修怎么可能没有相应的准备呢?你放心,对于别的修士来说,邪修的战力会强大许多,但是对于我来说,反倒是我对邪修的功法有所克制,此消彼长之下,他定然不是我的对手。你应该知道当时我面对误入歧途的弟子,使出的功法和秘术都是很窍门的吧。那些招式都是专门对付邪修的,这么和你讲,玄清宗主把我当做他的继承人,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我能够学会这些玄云宗的灭魔秘法。”“楚玉”静静地看着冥兰长老,等着冥兰长老根据他的叙述做出最终的选择。

    其实冥兰长老也知道,这样的一个邪修肯定是很谨慎的,抛开邪修的功法不谈,哪怕在同样的境界下,甚至是同样的功法传承下,一般的修士都很难和邪修抗衡,两者之间存在的不是战力上的差距,而是意志力,战斗智慧,战斗直觉,把握机遇的能力,决断力等多方面全方位的差距。

    在正道的不遗余力地围剿之下,但凡能够活下来的邪修都不是平常角色,战力且不论,光是几十年如一日的警惕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这要的是极度的自律,强悍的意志力,面对危险的冷静沉着,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决断能力,如果这些人没有走上邪路,其实他们的前途都是很光明的,但是总有些人会被巨大的力量吸引,抛弃所有作为人的底线,将恶魔引入身体当中,走上这么一条不归路。

    可能一个邪修的战力会稍微有所欠缺,但是他对于危险的嗅觉和警惕性一定是相当高的,如果秦平带着隐藏在暗中的玄云宗长老们去对战这个邪修,想必以邪修的警惕和危险预感,很有可能会发现问题,到时候甚至会导致这个邪修疯狂报复,那样的话将秦平直接送出去,为了保住玄云宗的荣誉的行动就没有意义了。

    “年轻人,不要自负,这个邪修胆敢挑战我们玄云宗的权威,定然战力很高,是入圣境后期也说不定,他知道直到你的底子,之前就了解你的功法,现在很有可能也知道了你的具体修为,他还是选择了这样来解决你,证明他一定有信心能够解决你。你这样出去很有可能只是白白送命,到时候我们的宗主继承人被邪修斩杀对于我们玄云宗的打击也很相当大。”冥兰长老脸上写满了担忧。

    “冥兰长老,你不相信我很正常,这个邪修了解我的修为和招式也很正常,但是,其实你们都不清楚,我的战力其实不是很正常,这就是他没有算计到的地方。我既然能够识破他的诡计,那么就对他的想法有一定的了解,也大概知道他的实力如何,这可是关乎我的身家性命,我可不会拿自己的命开完下,我说有把握解决他肯定就是真的有这样的实力。”“楚玉”心里也明白冥兰长老的担忧,自己死了其实对于玄云宗的打击也很大,而且冥兰长老很有可能因此被玄清宗主记恨,到时候莫说是大长老之位了,就是现在的位置都不一定保得住。

    “我们现在各自站在各自的角度立场上,谁也说服不了谁,那么小友你看这样如何。你既然这么自信,那么你就是觉得你的战力能够胜过那个邪修。那么我们就来检测一下你的实力,我呢,入圣境后期,这么多年下来虽然没有突破,但是实力还是要比一般的入圣境后期强上一线的,如果这个邪修有入圣境后期的实力,那么他的实力应该在我之上。你只要能够打败我,我就让你去和这个邪修单打独斗。”冥兰长老温和慈祥的眼睛里爆射出一丝精光,来自入圣境后期的巨大威压瞬间展开,整个房间中的空气都因此变得浓稠起来,行动都因此受到了限制。

    “冥兰长老的这个提议很不错,这样吧,我们也没有过多的时间耽搁,就在这个院子的演武场将就一下吧,为了不影响之后的计划,我们都将出招的威力压制在一半,然后不要用武器,以一方彻底丧失作战能力为准,您看如何?”“楚玉”很开心地接受了这个提议,要是说比实力,莫说是一个小小的冥兰长老了,就是玄清宗主都不一定是“楚玉”的对手。

    冥兰长老看着“楚玉”接受了她的提议,也松了口气,最怕的就是这样的年轻才俊自视甚高,目中无人,表面上同意长辈的安排,私自行动,到时候事情一旦发生就难以挽回了,“好,就按你说的来!要是你赢了我,就让你去斩杀这个邪宗修士,为我玄云宗立威;若是你败于我手,那你就不能擅自行动,我们就召集长老会议商量对策。”

    “好,那我就斗胆请教冥兰长老的高招了。”“楚玉”起身走到门口,站在门边,向门外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冥兰长老深深地看了“楚玉”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拄着拐杖一步步地向门外走去。冥兰长老出门之后,“楚玉”就跟在冥兰长老的身后走了出去。

    夜已经很深了,浓墨般的黑暗带着一起透骨的寒气,随着原本温和的山风笼罩在两人的身边,“楚玉”仗着年轻的身体没有被影响到,但是冥兰长老拄着拐杖的手却因为侵入体内的寒气颤抖了一下,但是马上就被冥兰长老强行控制住了,体内的元气一阵流淌,将侵入体内的寒气逼了出去。

    冥兰长老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老了,修士的体质要比一般人强上很多,按理来说这样的寒风根本不会对修士造成任何影响,但是冥兰长老本就不是炼体的修士,这些年作为玄云宗的三长老,养尊处优,也没有进行战斗什么的,体质要比同境界的修士差了许多,再加上了年纪,总有那么一些时候,没及时用元气护体,就会露出那么一丝疲态。

    冥兰长老的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这么大年纪了,那段在江湖上热血拼搏的时光已经离自己远去了。虽然这些年自己因为对于权利的渴望还保持着心中的热血,但是已经没有年轻的身子骨了。这个秦平小友也难得地激起了自己的战意,冥兰长老其实内心也在期待这样的一场帮她重温过去的战斗,人就是这样的矛盾的动物,心中其实还是想安逸的,但是总是忍不住去触碰那些冒险刺激的东西。

    冥兰长老深深吸了一口气,元气在体内慢慢地加速流转,力量的感觉又回到了冥兰长老的体内,这些年的温和慈祥有时候都会让她忘了自己拥有的修为带来的力量。元气流转的速度慢慢加速,感受着慢慢复苏的力量,冥兰长老脸上的笑意也慢慢荡漾开来,原本刻意沉稳的步伐也慢慢变得坚定霸气起来了,专属于冥兰长老的气势慢慢荡漾了出来,不夹杂着冥兰长老这些年作为玄云宗长老的威势,单单只有属于入圣境后期的威势,那个靠着单纯的力量带来的威势。

    “楚玉”在身后也感受到了冥兰长老的这种变化,也感受到了冥兰长老在这种情况下激发出的力量和战意,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楚玉”在想,要不要多和冥兰长老过两招,让冥兰长老打的酣畅淋漓一些,反正也只是想要表现出势均力敌的情况,多打一会儿也不碍事。

    演武场边的树木的枝叶,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摆动,婆娑着发出沙沙的响声。深夜的天空圆月高挂,满天的星辰散发着灿烂的星辉,和月亮的撒下的月光不同,星辉更像是星辰为了彰显自己存在而散发出的光辉。月光给深夜带来一丝明亮,而星辰给黑暗带来一丝希望。

    “楚玉”和冥兰长老现在演武场的两边,遥遥对视。冥兰长老已经将自己的拐杖放在了回廊上,自己双手空空地站着。这个拐杖其实是冥兰长老的师傅留给她的,她师傅死后就就将拐杖就给了她,她原本只是将拐杖收藏起来,时不时把拐杖拿出来,睹物思人,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感觉到自己可以使用这根拐杖了,从那以后,拐杖就再没有离开过她的手中。

    冥兰长老已经不记得这个拐杖日夜陪伴在自己身边已经多少年了,有时候甚至会忘记这个拐杖对她来说原本的意义,但是如今拐杖一离开她的手中,原本被轻轻掩上的阀门被重新推开,无数的记忆如同汹涌的河水一下子灌入冥兰长老的脑海。

    时间仿佛倒流了,冥兰长老又回到了那个靠着一腔热血和师傅的保护闯荡的年纪,冥兰长老的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惶恐和迷茫,如同师傅走的那天一样,不再有一个人可以永远做你的灯塔,也不再有一个人会在任何情况下都护着你了。微凉的空气中有一丝酸涩,顺着冥兰长老的鼻子流入她的脑海。

    冥兰长老笑了,心中充满了新生的喜悦。这种感觉已经离开了她太久太久,以至于她都快忘记了自己原本的热血,自己的初心。冥兰长老笑着伸出手,汹涌的元气涌上掌心,一如当年的模样。汹涌的元气慢慢攀上顶点,就在达到顶点的那一刻,阻挡了冥兰长老几十年的入圣境后期的壁障骤然破解,就像奔腾的河水冲破了长堤。冥兰长老周身的气势陡然一升。

    冥兰长老,突破了!

    冥兰长老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感知着自己的体内瞬间暴涨的元气和力量,心中涌现出无穷的喜悦。冥兰长老到达入圣境后期的极限已经几十年了,这几十年来无论她怎么努力,阻挡她破境的壁障一直岿然不动,她也就慢慢放弃了破境的想法。冥兰长老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过了能够势如破竹地突破的时间段了,不仅仅是她,宗内的长老们甚至是太上长老们,都几乎已经将所有的潜力都耗尽了,现在只是想用无穷的努力来尝试能不能继续突破,但是真的能够再这样的情况下破境的长老,凤毛麟角。

    冥兰长老的体内充满了新生的力量,那些力量就像干枯的深井突然了涌入的清水,不但冲散了冥兰长老沉积多年的苍老和陈旧,还给她带来了无与伦比的新生和活力。冥兰长老的眼睛里重新注入了精气神,慈祥和温和隐退,威严和力量变成眼神中的主色调。

    “恭喜冥兰长老破境!”“楚玉”站在冥兰长老的对面,冥兰长老的异样的状态刚一出现,就被他发现了,“楚玉”稍微感知了一下现在冥兰长老的情况,就知道冥兰长老这是突破了。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