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战火缘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警察叔叔,你闹呢?我好不容易能歇几天,你让我来破案,良心不会痛吗?”萧颜凑到听筒旁边,猛地大吼了一声,随即就听到对面‘啪嗒’一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压抑不住的哄笑。

    “我靠!你们林队是不是一把年纪了耳朵不好使还得开免提……”萧颜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尴尬,头顶上还挨了苏叶一敲。

    苏叶面无表情:“小丫头,别骂人。”

    “别玩了,赶紧下来。”林宏杰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应该是把掉在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

    萧颜当然是跟他说着玩,她再想休息也得把自己的事做完了才行,更何况,这还是头一次有人在她面前用这么诡异的手法杀人,还一下子杀了十个,萧颜甚至都怀疑,如果她们发现的再晚一点,唯一的幸存者张正茂是不是也会遭到毒手?

    “走吧,我们下去,”苏叶站起身来,把萧颜推出门之后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罗医生,等你忙完了我上来找你拿报告。”

    他指的是萧颜之前的那份体检报告,不看到结果他心里总是不踏实,林宏杰对这件事的反应也让他心里打鼓,如果真的没问题的话他大可直接告诉他一切正常,但是他却说要亲自来找罗仲阳谈这件事,十有**就是她的身体确实出了什么问题。

    罗仲阳经他一提醒,想起了这件事,脸色一变,郑重地点点头:“下边开完会之后你们一起上来吧,我今晚应该是没希望下班了。”

    “知道了。”萧颜也不知道两个大老爷们儿在无论听上去还是看上去都很瘆人的法医室里干了点啥,不过她倒是知道苏叶出来之后,平常挂在脸上的和煦笑容奇迹般地消失了,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形容,就是他心情不太好。只不过他不愿意说,萧颜也不主动去问,两个人就在如此和谐的氛围中达成了默契。

    楼下的会议室里,不出意外的,烟雾缭绕,桌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令人意外的是,就连从不抽烟的林宏杰面前也零星地摆着几个燃烧到尽头的烟屁股。

    萧颜推开门的那一刻就皱起了眉:“你们这是破不了案所以集体自杀?”

    她对于警察叔叔一到压力很大破不了案的时候就在尼古丁上寻找慰藉的这种行为持保留态度,虽然从感性层面上讲,她十分理解,肩上扛着十几条人命,还顶着上面限时侦破的巨大压力,借由香烟作为发泄口这种行为;但是从理智上讲,一线刑警一天三班倒连轴转的作死式作息再配上不要命一般的咖啡和香烟,说他们集体自杀都是轻的了,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她表哥,今年年初林宏杰体检报告上好像还写了他熬夜太过有点亚健康的状况来着……

    林宏杰不用她多说,直接把手里还剩下一大半的烟掐灭,一挥手:“把排风系统打开,姚科,讲一下调查结果。”

    市局别的不说,硬件设备还是十分完备的,考虑到大家的精神压力以及不吸烟同志们的健康状况,基本每一间屋子里都安装了目前国内最先进的排风系统,坐在最靠窗位置的警官从铺了满满一桌子的文件堆上翻出了遥控器,‘嘀嘀’两声之后,萧颜感觉世界都清新了。

    姚科连接上投影仪,开始放照片:“这是现场拍摄的尸体照片,除了被发现的台侧灯箱,洗手间和配电室以外,东西两部电梯,消防通道拐角,更衣室隔间等地点又分别发现了六具尸体,除去配电室里的死者是一枪毙命以外,其他九具尸体经过检验都死于一种新型的有毒物质,检验科给出的报告显示,这种毒素致死率为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但是性质极其不稳定,只能通过注射或者雾化吸入的方式进入人体。由于宴会厅现场人员众多,痕迹复杂,我们的技术人员正在加班加点筛查相关线索。”

    这些东西林宏杰早就看过一遍了,他转头看苏叶:“什么想法?”

    苏叶沉吟片刻:“死掉的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胖有瘦,其中甚至还有先天性心脏病家族史的病人,不同的性别,年龄,身体状况……”

    他停顿了片刻,缓缓说出四个字,让在场的一帮摸爬滚打了n多年的刑警精英们背上瞬间泛起一层冷汗:“人体实验……”

    林宏杰神色一变,这也是他的想法,一种性质不稳定的毒素,各种不同身体状态的死者,同一时间,同一场合,同样的死法,这些点串联到一起,唯一能够解释的通的一个原因,就是有人在拿这种还不算稳定的毒素进行人体试验,不管是测定致死量也好,寻找副作用表现也罢,以上种种无一不在表明这就是在拿人命进行实验。

    萧颜举手:“能来参加这次宴会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要不就是像我这样长的好看人又聪明的,他们如果要进行人体试验的话,直接去天桥底下或者垃圾场附近绑几个流浪汉来岂不是风险更小?”

    大家自动忽略掉萧少校的第二句话,但她提出来的这个问题的确十分重要,如果是想要吸引警方的注意力,为什么还装模作样的把尸体藏好?可如果只是为了秘密取得人体试验的数据,那为什么要挑选这么一个各种阶级关系交错纵横的场合来办这件事呢?要知道,在场的除了家里有钱的就是家里有权的,要是真给逼急了,全国上下刑侦部门的天罗地网不要钱的往下砸,还真不信网不住几条鱼了。

    姚科在旁边的小白板上重重的写下‘目的’两个字,坐回椅子上又切换到下一张幻灯片上:“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配电室里的尸体,我们确认过身份之后证实了这人是国宴厅里平常负责巡逻的小保安,名叫吴宇,但是奇怪的是国宴当天他正好轮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宴会现场,又为什么死在了配电室里。”

    林宏杰补充道:“经检测,杀死他的那把枪就是遗落在现场的那一把。”

    萧颜一脸黑线:“按照一般推理的进展,枪上要么一干二净,要么只有他自己的指纹,这次是哪一种啊?”

    按照前边几次案子的现场情况来看,他们总是在被人牵着走,并且在最后的最后总能有一个合适的替罪羊恰到好处的跳出来,让一切‘合情合理’的结束,那么这一次应该也不是例外。

    苏叶从手中的案件报告中抬起头来:“他自己的。”

    。m.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