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黑暗扎基奥特曼 >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黑化进行时
    垂下手枪,飞羽的双目微微颤抖,注视着不远处躺在血泊中的尸体,鲜红的液体染红了一地,这血淋淋的一幕倒映在他的眼瞳中。

    我..做了....什么...

    飞羽一动不动的看着,彻骨的寒意通遍全身,无法相信自己开枪射杀了最好的朋友,悔恨一下子占据了整个内心。

    刚才在开枪的前一刻,他感觉好像心魔附体一般,被操控似的按了下去。

    尽管无法相信事实,可他最后做出的选择却摆在眼前————他亲手射杀了飞鸟。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痛苦在身心上传荡,而造就出这个罪恶的却是他自己。

    “飞鸟....”

    飞羽大脑的思维一瞬间炸了,嗡嗡作响,恍恍惚惚的迈步向前走去,脚步一步步踏去。

    “踏,踏,踏...”

    他的眼神几乎涣散,内心一点点分崩离析,双腿踩着踉踉跄跄的步伐,朝着那个熟悉的尸体走去。

    正当飞羽即将接近倒下的飞鸟信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开始诡异的扭曲起来,转变成另一个世界。

    整个世界快速发生着变化,在低落状态下的飞羽还没发觉的时候,就已经转变成了另一个风格。

    人民繁多的商街广场下,数不清的年轻人正在来来往往的走着,而立于周围的树木都戴着五颜六色的彩灯,场景颇为热闹。

    和刚刚阴冷的氛围完全不一样....

    “飞羽,你怎么了?”

    听见身旁一个悦耳而熟悉的声音,飞羽微微一怔,缓慢的扭过头去,只见身穿着蓝衣外套的女孩正站在自己的旁边。

    “没事吧?发生什么了吗?”女孩清丽的脸颊上带着困惑之色,似是在等飞羽的解答。

    看到她,飞羽痛苦的心沉了下去,眼眶不自觉发热,下一刻直接将她揽入怀抱,筱雪只是有一点惊讶而已。

    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为什么她会在身边,飞羽什么也不想知道了。

    他自私的认为,所有的事情在此刻...都不重要了,只要能维持着这美好的一刻就够了。

    “飞羽,你是怎么了,突然这样....”片刻后,她轻轻开口了。

    飞羽难受的心稍稍抚平了一些,慢慢放开女孩,只见她清澈的双眼正看着自己。

    可就在这个充满温和的时候,飞羽的脑海里却毫无征兆的传荡来一个令人无比绝望的话语:“飞羽,你不要忘了此刻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做呢。”

    刹那间,周围所见的整个世界失去色彩,而所有在商街上的行人都如同按下静止键一般不动了,凉宫筱雪也是如此,她脸上还保留着刚才困惑的神色。

    飞羽眼眸猛缩,双腿颤栗着后退两步,扎基的话宛如一只手捏住他的心脏一般,无法喘气,只剩下一股惊天骇浪般的心惊。

    “不,我不能伤害筱雪,绝对不行....”

    飞羽无法接受,只是立刻就听来了黑暗扎基那不含任何感情又颇显蛊惑的声音:“不忍下手吗?飞羽,你不是已经违背自己的心愿杀了飞鸟信了吗?结果还是看不清真正的自己啊。”

    扎基的声音又变得无比凶狠,“杀了这个女孩,你就会明白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你不是要变强吗?再杀一个人和成为宇宙间最强的神,这两个选择之中还用犹豫吗?”

    “以前经历的痛苦你都忘了吗?而改变的机会就在你的眼前!”

    苦涩的过往仿佛从眼前闪过,飞羽顿时心下一狠,眼神变得狠厉起来,咬紧牙关,可是当再次看向眼前的女孩时,他却又变得迟疑,挣扎的内心让他愈发痛苦。

    亲手杀掉最喜欢的人....

    “不行....”

    手中的冲击波发射器脱手而出,掉落在地,飞羽充满绝望的声音颤抖不止,“我做不到...我不能那么做!”

    “做不到?”

    “轰隆!”

    顿时一声惊响,周围的整个世界都崩裂开,连天空也破成无数的碎片,所有处于静止不动的行人都伴随着碎片消失不见,包括筱雪。

    “飞羽,是你放弃了这个机会,你放弃了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宛若九幽之下魔神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重新回到黑暗空间中,飞羽双手紧紧攥成拳头,愤怒、痛苦、悲恨这些词汇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

    为了变强他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可是他无法做到对自己喜欢的人下手,这是他无法改变的弱点....

    “不过....”

    黑暗扎基说这句话的语气冷得让人胆寒,“吾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

    随即,黑暗空间再度转变。

    寒冷的夜空下,月色迷离,在遭遇了毁灭的城市中,有一间小屋子还完好无损。

    “呼~呼~”清冷的寒风在窗外呼啸而过。

    眺望了一眼外面黑夜寒风的场景,对这里无比怀念的青年在这间屋子中坐着,这里他太熟悉了,熟悉的让他永远也不愿意回忆起来。

    他终于再次见到了让他抱憾终身的人。

    “主人,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并没有直面回应,飞羽自顾自的问道:“阿玲,你说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坏人你会讨厌这样的主人吗?”

    “有多坏啊?”黑池玲有些呆的说道。

    “.....坏到不可饶恕吧....”飞羽神色复杂。

    “这样啊...”

    黑池玲见飞羽还有些认真的样子,微笑着善解人意道。

    “不管主人变成什么样子,属下都会不离不弃的永远跟随主人到最后一刻的!这就是属下的回答。”

    飞羽微微一愣,回过头来看向黑池玲,此时他的双目失去了高光,乌黑的瞳孔没有一丝亮光,彻底的一片漆黑,看上去格外的惊悚。

    “谢谢....”

    伴随着毫无生气的声音,他站了起来,朝着黑池玲的方向走过去。

    黑池玲开心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飞羽,刚想要张开双臂怀抱自己的主人时,胸口处传来一阵刺穿的剧痛。

    “噗!”锋利的匕首刺了进去,血液在伤口处流出。

    “主人?”

    不可置信的低头看了一眼,黑池玲的眼中只有不解的神色,情形变化得她无法理解。

    “恨我吗?”

    他问了一句毫无意义的话,手中那把扎基赐予的匕首仍然没有拔出来。

    实际这一刺犹如扎进了自己的心脏一般痛苦万分,飞羽的心灵在这一刻已经彻底为之崩溃。他要杀掉最亲的人。

    “属下的命本来就是主人的,怎么会恨呢,只是有些不明白而已...”

    黑池玲的声音逐渐变得虚弱,身体甚至已经站不住,不由后退了几步,撞在了后面的墙上。

    她一只手捂着流血的伤口,清灵的双眼流下了两行泪水,声音已然有气无力,“肯定是属下做错了什么..惹主人生气了吧...”

    “错的不是你。”

    飞羽紧紧握着匕首再度走上前,声音沙哑,失去感情的这个样子好像一个疯子一般,“是我。”

    抬起匕首,再次向站不稳的黑池玲刺去。

    大量的鲜血四溅,横飞的血液染红了土黄色的地板。

    。m.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