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一百零五章:师父
    “姓名!”

    “年龄!”

    “末世之前做过什么工作?”

    ……

    leg基地威严的警察局是基地的最早一批建筑,位于基地的中心,威严的警察局下的广场上排起了一条长长的队伍。

    在基地颁布了征兵通告之后,整个基地躁动了起来,尤其是一些新加入的幸存者。基地里最早的居民大部分都抓住了基地蓬勃的发展机会,实现了他们自己的发展机会,有房有财产,但是新加入的幸存者却没有自己的私产,他们每天要付出辛勤的劳动,才能得到基地的寄养和庇护。

    征兵通告一颁布,所有的辛辛苦苦劳作的新加入幸存者们看到了机会,他们不傻,他们每天都在看着基地的蓬勃发展、每天都有新的幸存者来投奔,所以总有一天他们也会摆脱“新加入”的头衔,成为基地的正式居民,但是现在,基地里市场的经济基本都被最早一批的加入者把控者,他们无法插手。

    但是,基地的征兵通告给了他们机会,基地的军队总要扩招,那么最新加入的他们就在一定程度上是属于军队的元老了,只要leg基地的军事力量继续发展,最先加入的他们就有出头之地。

    每个人都有野心,当自己的生存需求得到满足之后,渴望的就是自我价值的实现了。

    没有人关心基地军队物资的情况,他们对姜林的统治有种疯狂的自信,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整个基地正在从有到无的发展,尤其是他们弱小的leg基地在每一次同强大的摩根家族的对抗中,leg基地总是胜利的一方,战争的胜利给整个leg基地带来了自信。

    在leg基地的核心领导团队确立了基地的新的经济和军事政策后,整个基地开始了新的转型,之前因为物资短缺的工程也重新开工,整个leg基地一片火热的景色。

    在leg基地火热招兵的同时姜森坐着避难所后的时光机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而另一个世界。

    “爸,我回来了。”

    姜林回了家,姜家在小县城做着建材的卖卖,因为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姜家的卖卖都是一直不错,但是,因为姜林的老板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姜家的建材生意正在慢慢的萎缩。

    “阿林,回来了,学校的事情处理的怎样?”

    看着自己帅气的儿子,姜建东从办公桌上抬起头,关怀地询问。

    “还行。”

    姜明没有多说,他不知道,另一个世界是否靠谱,或者说,不知道那是不是一场梦,回家,跟父亲简单地说了几句,姜林就出门了,他需要杀人。

    市里,出租车在一家要打烊的书店门口停下,姜林下了车,对着向下拉卷帘门的老者说道:“喂!老头要关门啊?”

    略微有些驼背的老者没有回头,停下手中的活,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吃过饭了?”

    “吃了,最近生意怎样啊?”姜林一弯腰,从半关的卷帘门进到店里。

    年久的卷帘门半放着,老者也弯腰进了店,对坐在硬沙发上的姜林说道:“怎样?不怎样,你去上了学,我的生意就关了,这不只等你回来了,培养一个新人太麻烦,我老了,赚的钱也差不多了。”

    姜林在硬木沙发上,弯下腰坐下,在老者的茶几下一边摸索着一边笑着重复了老者的话,说道:“哈哈哈,培养新人太麻烦?”接着又继续说道:“可是这就跟玩手机游戏一样,你也要练个小号啊,万一我这个大号练废了,你还有小号可以玩啊!”

    老者看着姜林没有找到什么,于是亲自起身,从姜林摸索的地方掏出一罐茶叶,把茶叶放到桌在上,说道:“你小子!看来最近挺闲散,是不是上课都是玩手机了,颇有玩游戏的心得啊!”

    被姜林称为“老头“的老者是姜林的师父,一手教会了姜林杀人的本领,也是唯一知道姜林身份的人,姜林想要摆脱杀手的身份,就必须杀了他。

    老者知道姜林来的意图,可是没有说透,姜林向沙发的硬木后一靠,也没有提出自己的意图,看着泡茶的老者,说道:“还可以吧,你也知道,关于性命的大单子,都是从你这里走,其他的生意倒是可以,办事处的手下打打官司、讨讨债之类的,这几年的收益还可以。”

    老者没有着急回答,慢慢地泡完了茶,递给姜林一杯,淡淡地说道:“小子啊!杀人很简单,老头我年轻时候杀的人都数不过来,但是,手上的血容易洗,心里的负罪感难消啊!”

    姜林没有接老者的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扔到茶几上说道:“哎,这里是10万块,也算孝敬你的。”

    老者看了一眼支票,“啪嗒“,用打火机点燃了,支票因为有不同的颜料,所以在烟灰缸里燃烧释放出的火焰很是漂亮。老者一边老者五颜六色的火焰,一边开口道:“阿林啊,你知不知道希望往往会意味着一种狂妄啊?”

    姜林没有直接回老者的话,拉开茶几下的一个抽屉,从中拿出一支雪茄,自己给自己点上,缓缓地抽着,而对面的老者也没有言语,静静地喝着茶,书店充斥着纸张燃烧的味道,安静极了。

    姜林抽了几口烟,觉得安静的空气难受极了,于是挤出几丝微笑,说道:“哈哈哈,记得第一次,我自己接单,开始紧张的要死,手套里的整个手都是汗水,人家也明显看出了我是一个孩子,“哈哈哈!”,他不知为何的笑声,当时把我吓坏了,我像遇见鬼一样,下意识的把他顶在墙上,两个大大拇指狠狠地顶着他的喉结,把他死死地按在墙上,他死了,我却没有一丝紧张,干干净净地清理着现场,把现场布置成自杀现场。当时我都被我自己惊呆了。”

    老者的话,也微笑地说道:“哈哈哈,是啊!那时,人家只是收账,你却把人家杀了,跟你说实话,当初要不是看你处理的那么干净,我就会把你处理了,为了摆平这件事,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可是他真的死了吗?还是藏在了世界的某一角落。”

    老者把玩着茶杯,继续说道:“你呢,是我亲手培养出来的,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自己接的单子,总是处理的离奇的干净,从来没有警察来找麻烦,甚至连受害者的家属都不会出来找麻烦!我是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把一条生命处理的如此干净。”

    “老头,多少年了,你从来不问我如何杀人,今天算是开口了啊!”,现在局势已将很明显了,姜林要杀了老者,老者要处理掉秦林。

    老者放下手中的茶杯,略带悲伤地说道:“是啊!现在有点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处理你,到了现在有了感情,就舍不得了。

    姜林听了老者的话,正了正身说道:“哈哈哈,老头,你为什么不说,你已将老了,杀不了我,而是说有了感情不舍地杀我,你就这么自信啊?”

    “哈哈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是作为师父的欣慰,说到你,你的心太软还是我的错。”,老者看了警惕着的姜森一眼,叹了一口气,似乎并不急着动手,继续说道:“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因为长得漂亮,然后被同班男同学强奸了,少女自杀身亡,而实施强暴的男学生因为家庭背景将宣判一拖再拖,现在都拖了两年了,可是少女的母亲一直穷追不舍。”

    “是啊,从经济学的角度,让少女的母亲永远的闭嘴,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少女既然死了,那就死了吧!”,姜林打断了老者的话,带着愤怒说道。

    老者看了一眼姜林的愤怒,继续说道:“哈哈哈,你的理性判断,仅仅是你的偏见和短浅的目光在总和而已,你怎么确定少女不是自愿的同男同学发生关系,然后被她母亲给逼死了。你只是听了少女母亲跪在地上向你求生的一面之词罢了。”

    老者说道虽然有道理,但是姜林不想在气势上输给他,于是说道:“可是少女死了。”

    老者听出了姜林言语气势上的挣扎,继续说道:“少女死了,然后就要有人给她陪葬?那男同学的父母就不会痛吗?这件事在网上也流传过,大家义愤填膺地认为男同学强暴了少女,导致少女自杀,然后男同学就该死,可是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木颖的死,让你也遭受了舆论的暴力。”

    姜林,听了老者的话,并不知道如何反驳,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思考了一会,开口道:“小时候,被教“人之初、性本善”,然后觉得心要善良,也一直心地善良。后来,长大,读过经济学的书,经济学概念最根本的假设就是每一个人都是“经济人”,没有这个假设,经济学建立起来的大厦就会崩塌,然后因为长大,也开始脱离了人之初的时代,最求利益最大化。”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