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一百零二章:恐惧
    “宁哥!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今天出来不是看你们三个秀恩爱的!”,舍友锦恒说完,宿舍八人之间的小群体安静极了,姜林好讨厌这种感觉,难道自己真的应该很悲伤吗?虽然是青梅竹马,但是他真的没有多么悲伤,因为看过太多的悲伤,姜林眼中,活着的目的就是活着本身,并没有对死亡在恐惧与悲伤,只是逝去的人不同罢了。

    在舍友面前没有太多的掩饰,因为要交往,所以姜林同他们说的都是实话,当然是截取的实话:“好了,不用你们提醒,我知道木颖死了,今天出来了就开心些,忘记木颖,不要一直提醒我她不在了,今晚的目的就是喝!”

    “哈哈哈,金旺、宁哥、博文听到没有,我们出来的目的不是你们三人争风吃醋,而是喝酒!”,走在前面的宿舍老大秦健转身笑着说道。

    “哈哈哈,喝!”,八个大男人,笑着开始溜达红楼夜市,熙熙攘攘的夜市,小摊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新奇物件,东看看西瞅瞅,走到一个卖臭豆腐的摊子前,姜林开口道:“你们要不要吃啊!”

    男生对小吃并不是太感兴趣,没人要吃,于是姜林自己来了一份,老板在递给姜林做好的臭豆腐时,并没有发现,姜林迅速的将一支尖锐的竹签藏进了裤子口袋。

    “你们要不要吃啊!我是真的吃不惯臭豆腐啊!“,姜林举着臭豆腐,一脸嫌弃地问道。

    “哈哈哈,他们不吃,我来吃啊!”,舍友没有回到,姜林身后,一阵飘香,一个漂亮的女人,用牙签挑了一块臭豆腐,在嘴边轻轻地一咬,然后,很大方的腕上了姜林的胳膊,对姜林开口道:“又见面了啊。”

    “咳咳!”,七个舍友看着这样漂亮的小姐姐搭上姜林,有点尴尬发出声音。

    “哈哈哈,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张洁。”,姜林从张洁怀里挣扎出自己的胳膊,向舍友介绍,然后,指着舍友,向张洁介绍,“这是我的舍友们。”

    “嗨!”,漂亮的张洁大方的向姜林的舍友招呼,“嗨!”姜林的舍友有点不自然地向张洁招呼,漂亮的张洁挽着姜林的胳膊,两人般配极了,所以舍友都以为这是一个急着上位的备胎。

    说完,张洁又搭在了姜林胳膊上,舍友自觉的走在两人前面,姜林靠到张洁耳边,说道:“大姐,你不是结婚了,大庭广众之下,你不怕被你的熟人看到啊!”

    “呀!”,姜林靠过来之后,张洁尖叫了一下,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然后开口道:“你身上的什么捅了我一下啊!”

    于是,周围的人,都不自觉的瞟了一眼姜林的裆部,姜林有点恼,因为姜林已经把那只竹签偷偷的扎过很多水果、也扎过路边等待出售的小猫小狗,在黑暗中,将这支竹签迅速插入一个人的喉结,竹签上多种物质的残留会很好的切断线索,可是张洁毁掉了这支竹签。

    姜林无奈的将口袋里的竹签掏出,扔到了地上,“竹签!”,说了一句,然后转头看了一眼身后人群中的一个人影,就继续向前走。

    张洁看出了姜林的不快,但是并不知道姜林是因为一支

    竹签不快,以为是自己的出现给他在舍友面前带来了什么麻烦,转身离开了,而姜林并没有对张洁的出现、离去有太多关心,他一直认为张洁已经结婚了,所以张洁对他来说只是一场给别人戴帽子的欢愉的偷情就可以了。

    “嘿!阿森!那谁啊?”,舍友看到姜林跟上,好奇地问道。

    张洁并没有告诉姜林她有没有结婚,但是姜林一直判断张洁已经结婚了,所以向舍友开口道:“不要胡思乱想,她都结婚了,我爸在泉城一个生意伙伴的女人,算是一个姐姐。”

    纯洁的学生,虽然对漂亮的女人充满着无限的向往,但是没有被社会所污染,品行很端正,漂亮的有夫之妇只能对她的丈夫嫉妒一下。

    继续走着,姜林瞥见身后一直跟着的影子继续跟着,因为竹签暴露了,影子警惕了许多,随即加快步伐向姜林走去。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一把寒光四溢的锋利匕首,带着男孩的恐惧、激动、兴奋等等全部的情感,配着男孩全部的力气,向姜林背后悄悄地捅去。

    锋利的刀尖刚刺破姜林单薄的短衣,就再也前进不动了,姜林两只手指紧紧地钳住了匕首,男孩害怕的开始出汗,一慌张,紧握着的匕首被姜林夺了去,男孩吓得急忙挤进了人群。

    姜林因为并不知道一直跟在他身后影子是个男孩,所以看了一眼手中的匕首,有点疑惑,自己都被暴露在了互联网的舆论中,“隐降”组织就算再想杀他,也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用匕首行凶的方式来行动啊。

    姜林把匕首简单的一擦拭,抹去自己的指纹,扔进了路边垃圾桶,看着在前面溜达的室友,转身也挤进了人群,向着影子消失的地方找去。

    夜市吸引了周围的人气,夜市不远处老旧小区的深巷里,安静的如同另一个世界,一个男孩一只手扶着墙,另一只手耷拉着,拼命地干呕着,帽子已经掉到了地上。微弱的路灯,姜林看见了他只是一个不大的男孩。

    姜林走到了男孩的身后,静静地站着,男孩并没有发觉,只是一味的干呕。

    “恐惧?还是失落啊?”,姜林略带嘲笑地开口道。

    “唰!”,男孩下了一跳,不稳的脚底一滑直接摔到在地上,姜林低下身,像一只猫好奇地盯着嘴边半死的老鼠般,审视着不知所措的男孩。

    猫抓到老鼠,总要戏弄一番,姜林笑着,开口道:“恐惧,人人都有,但是,如果你被刀子刺了一下,你并不会质疑刀子的现实性,可是,看看着周围的气氛,完全的恐怖片片场,然后,你会自我安慰不要害怕,面前这个是个人,不是鬼,所以,恐惧是分类的,现实性的恐惧是简单许多,用刀子捅了你,然后,恐惧其实就是疼痛,而疼痛是可以消失的。可是,一种不是现实性的恐惧,例如现在的你对我的恐惧。哈哈,这可就麻烦了,需要你有很强的自我安慰,自我想象能力。”

    说着,姜林没有再搭理地上颤抖的男孩,起身,靠到墙上,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盯着被城市灯光染红的黑夜,不知道在同地上的男孩发问,还是在发问自己,道:“害

    怕吗!”

    男孩,冷静了许多,偷偷拔出鞋底藏着的匕首,“哐当!”,可是因为太害怕,颤抖的手将刚拔出来的匕首掉到了地上,“滴答!”一滴恐惧的汗水滴到了匕首上,盖住了匕首的寒光。

    姜林,继续盯着黑夜,听着远处夜市的喧闹,开口道:“恐惧这一关,需要你自己过,人,是一个十分奇妙的事物,杀人的过程中,你总会遇到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你要是战胜不了自己的恐惧,就直接退出吧,还年轻呢。”

    男孩,捡起地上的匕首,站了起来,指着姜林。

    “这个小巷子可是有两个监控的。”姜林抽着烟,还是没有正眼地理会男孩。

    “被,被我都剪掉了。”男孩尽力的让自己冷静说道。

    “哈哈哈,不错,你这是告诉我,我可以在这里杀了你吗?”姜林扔到了手中抽了一半的烟,笑着看了比自己小了几岁的男孩。

    男孩一时无语,姜林步步逼近男孩。匕首上,男孩滴在上面的汗水在刀尖上汇集,滴落到了地上。

    “有没有人告诉你为什么要来杀我啊?”姜林停到了男孩面前,男孩手中的匕首顶在了他胸膛上。

    男孩颤抖的手已经拿不稳匕首了,颤抖的匕首一道一道地划破了姜林的衣服,但是没有伤到姜林躯体的一毫,男孩的生死掌握在了他自己的手中,匕首再往前探出一毫米,姜林就会杀了他。

    男孩不知所措,手中的匕首现在决定了一条生命,只要再向前一点,自己杀了面前这个人,自己就能从实习生转变为强大“隐降”组织的正式员工,可是男孩真的害怕极了,路灯下的微笑着的姜林对他来说,真的如同地狱里走出的恶魔般恐怖。

    姜林换了一个话题,开口道:“你是实习生?”

    男孩被姜林点破自己的身份有点震惊,颤抖的双手不经意间的将匕首向后撤了一些。

    姜林察觉到匕首的后撤,开口道:“好吧,看了你也并不知道什么。至于为什么派你来,可能知道我心软吧。”说完,姜林转身打算离开。

    而男孩听了姜林的话,迅速将匕首刺出,锋利的匕首插进了姜林的后背,鲜血顺着血槽迅速的涌出,浸透了姜林的衣服。

    紧张的男孩又迅速地将匕首从姜林躯体中抽出,打算再次补刀,却发现,姜林已经微笑地盯着他:“你说你这么短的匕首,捅的又是后背,根本杀不死我,这是何必呢!”

    男孩这会儿真的吓住了,微笑着的姜林看着是那么的无害,可是又有谁规定恶魔不能微笑的,只要恐惧足够,就是恶魔。

    “你说,你让我出去见到朋友什么,怎么解释我背后的伤口啊!”说着,姜林向后摸了一把,鲜血在他的指尖汇集,滴到了地上,继续说道:“哎,你再看看地上的血,知不知道现在人命是多么的昂贵、处理一条人命是多么的麻烦?”

    听了姜林谈话,男孩头脑中瞬间飘过了无数多种自己将怎样死去,更让男孩伤心的是,繁华的世界,他的死亡根本没有人在乎,男孩哭了。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