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九十八章:欢愉
    女人的耳朵比智能手机都智能,知道自己的主人心情极差,所以自动过滤掉了姜林的后几句话,听到一个年轻帅气的小鲜肉夸自己漂亮,女人的心情好了许多,故作害羞地问道:“真的嘛!”

    “假的!”,姜林很无语,自己分明是在讽刺这个女人啊!

    “哈哈哈,那你叫什么名字啊?”,好吧,女人智能的耳朵把“假的”给翻译成了“真的”。

    姜林没有再理她,无语地走向山下,路边一辆沃尔沃xc60,姜林打开车门,女人很自觉的坐进了副驾驶上,“车不错啊!开沃尔沃的一般都会是高学历的精英知识分子啊!你是医生?”

    “不是,医生救人我杀人。”,姜林发动车子,也懒得赶女人下车,开着玩笑般地说道。

    “哈哈哈,这不可能,首先杀手为了脱身,都是长相平常的,你这么帅,目击者一看就记住你了。”,女人见姜林没有赶自己下车,心里窃喜。

    “那我就不会装备一下吗!就像你,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姜林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哈哈哈,那你也不会杀我!”,女人像听了一个玩笑一般听了姜林的实话,系上安全带,开始在车里翻找着什么,姜林也没有对她有多大兴趣,自己倒着车,任由女人在车上翻找着。

    女人的能力是超乎寻常的,当姜林将车开上大路,她拿着不知道从哪里翻出的一张姜林丢了很久的校园一卡通,说道:“嗷,原来你叫姜林啊!还是个学生,嗯,15级  ,小弟弟啊。”,然后,翻出下面一张,“这是你女朋友?连证件照都这么漂亮。”

    姜林一个急刹车,车停到了路边,姜林一把夺过女人说中的卡片,打开车窗直接扔了出去,女人先是一惊,然后大笑:“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把你的驾驶证也扔出去了。哈哈哈,在那两个校园卡中间还有你的驾驶证!”

    不知为何,姜林的心情好了许多,他扔到的仅仅是他自己的校园卡,木颖留下的校园卡和他的驾驶证被他留在了手心中,发动车子,没有搭理高兴笑着的女人,直接把驾驶证扔到了驾驶台上,女人顿时惊讶,拿过姜林扔在驾驶台上的驾驶证仔细揣摩,然后向姜林撒娇的问他怎么变回来的,姜林跟木颖是青梅竹马,知根知底的木颖从来没有跟姜林撒娇过,再加上女人高挺的胸部有意无意地触及姜林的躯体,姜林停下了车,结下安全带,把女人按在副驾驶上,没有言语的开始动手动脚。

    “嗯!你干嘛!”、“就是要干嘛!”

    一个小时候,沃尔沃xc60重新发动,副驾驶上衣衫不整的女人一边整理的自己的袒露出的黑色胸罩,一边开口道:“告诉你,你这可是强奸!”

    “哼!”,开着车的姜林一笑,看着女人刚把胸罩整理进t恤,右手伸了进去,摸了几把,又给她拽了出了,轻佻地说道:“刚才是你强奸

    ,我,还是我强奸你,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你老公多久没碰你了,这么饥渴!”

    女人从来没有解释自己还是单身,她撒娇般地打了姜林一下,害羞地说道:“哼!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车里备着避孕套,说明会跟女朋友在车里,那么漂亮的女朋友,还来欺负我!”

    “她死了。”,开着车的姜林说完,车里安静极了。

    沃尔沃驶过山区,进入城区,在城市的边缘,女人打破了静默的行车引擎声,开口道:“停车“

    姜林停下了车,看了女人一眼,女人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满意的看了看自己高挺的胸部,看了一眼盯着自己胸部看的姜林,带着一种捕鱼的渔夫对自己渔网的自信开口道:“那个泥石流的故事里是假的吧!”

    女人,真的是一种神奇的动物,姜林也不知她是怎么知道姜林就是故事里活下来的男孩的,看了女人一眼,说道:“是,故事只是故事。”

    “小弟弟,我叫张洁,放心,我不会粘着你的,你今天我很满意,记得有生理需求可以找我。”,女人给姜林留下一张名片,轻轻的吻了姜林的脸颊一下,就下车离开了。

    姜林没有看女人留下的名片,只是把它放到了一边,继续开着车,路上,一直有个问题困扰着他,青梅竹马,两人似乎只是应该在一起,可是姜林爱木颖吗?木颖又爱自己吗?

    汽车在城市拥挤的车流里挤进了大学的校园,虚伪而迷茫的悼念过后,姜林来了学校打算请一个长假,辅导员根本不认识姜林逝去的女友,可是看到姜林,还是没有悲伤的对姜林施舍着他的怜悯,“姜林啊!节哀啊!网上的事情过一段时间就会淡去,你是怎样的人我最了解了!”

    姜林觉得恶心,这是大学三年他第一次见这个仅仅比自己大4岁、靠家里关系留校的辅导员,但姜林还是笑着说道:“谢谢,导员,我今天是来请假的,我想回家歇几天。”

    表达完了自己的悲伤,辅导员觉得自己对这个大学三年自己第一次交谈的学生是真的没有什么再聊的了,于是开口道:“行!大三了,课不是太多,回家歇歇也好!”

    姜林,微微示意,礼貌地说道:“给你添麻烦了!”

    年轻的导员,总是以为自己才华四溢,姜林这一届是他带的第一届学生,可是,这三年竟然安安稳稳地的过着。

    可真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啊!临近毕业,姜林出问题了,而且是大问题,那么自己处理掉这个大问题,不就很好的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了嘛,到时候,还有谁敢说自己是靠爸妈的关系留校的。可是,他费力地上蹿下跳,努力地白费着力气,发现事情已经解决了。

    可是自己毕竟白费了力,总要让人知道自己出的力,刚好当事人在,那向当事人直接表达自己的是如何费力的处理他的事情的,那么当事人肯定会觉得欠自己很大人

    情啊,又是开口道:“嗯,的确添了不少~~”

    可是年轻导员刚开口,姜林就已经转身离开了,姜林的事情涉及七条人命,所牵扯的麻烦根本不是一个小小的辅导员能够触及到的,姜林根本不打算再理他。

    男人总是无情,欢愉过后的张洁女人,在姜林这里暂时只成为了沃尔沃车里某个不知名角落里的一张名片。

    出了办公楼,姜林眼中,古树花香的校园,各个角落散布的都是木颖的影子,而张洁,仅仅是一场欢愉的私密偷腥。

    青梅竹马,两人对未来并没有太多是憧憬,因为一切都是在合情合理地发生着:

    “我们毕业就是拍婚纱照吧,刚好夏天,而且也可以是我们的毕业照。”

    “行啊!过几天我要回一趟胶东,看看房子装修的怎样了,你回去吗?”

    “嗯,不了,不想回家,林,我们不回家结婚好吗?”

    “虽然我跟你一样不想回家,但是我们不能脱离自己的根,结婚不回家,就永远回不了家了。”

    “哼!不回去更好!”

    结婚,对两人来说并没有电视剧里的多么激动幸福,两人一直都在一起,所有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从来没有分开,也没想到会分开。结婚反而因为家庭世俗成了两个人需要面对的一场煎熬。

    想到这里,“呵!”,姜林一笑,这下两人都不用因为结婚而煎熬了。

    灵魂只给躯体留下了一丝用来驱动脚步的意识,剩下的不知在哪里魂飞着,姜林或者说是姜林的躯体,在绿树成荫的校园里流荡。

    今年夏天的雨水很多,一滴,从姜林眼角顺着鼻梁滴到地上的水,瞬间泯灭进入炙热的大地。

    接着“哗啦哗啦”,浇在头顶的雨水,召唤回了在外魂飞的灵魂,开始感到疼痛。

    被雨水刷透了的衣服紧紧得粘在身上,如同两块强力吸铁石一般相互吸引着,似乎要把姜林的灵魂从躯体中挤压出来;大雨伴着风拼命地不停打在姜林的脸上,试图穿透他的脸庞,代替他的样子。

    “噗!”,大雨中的姜林右手摸了布满雨膜的脸庞,吐出挤进了嘴里的雨水,在空荡荡的校园漫无目的地前行,没有任何怀疑,因为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刚才还熙熙攘攘的校园,瞬间连屋檐下躲雨的鸟儿都无影无踪。

    但是,当他在大雨中塌下一步阶梯之后,雨停了,姜林发现自己来都了另一个世界:空荡的城市安安静静,废弃的车顶和马路上,到处布满了灰尘,就在他身边,一个干枯的尸体没有目标的原地蹒跚,它那丑陋的外表把姜林下了一大跳,但是那只丧尸似乎并没有发现来自另外一个时间的姜林,姜林的心脏跳动加快,很快他知道了这是记忆中姜森的末日世界。

    “我去!”,姜林不禁的吐出了一句感叹的脏话。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