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九十五章:姜森、姜林
    姜林这一次连续昏迷了三天,醒来后,身边没有了陌生人,守在他窗边的是一脸疲惫样子的父母,可怜的母亲看到儿子醒来,欣慰地偷偷摸了摸眼角,然后开口责备道:“让你喜欢出去玩,这下好了,差点回不来!你说你,一连昏迷了四天,你要吓死妈妈啊!”

    姜林欣慰的微微一笑,并没有注意到母亲的言语中似乎并没有小女生的存在,母亲身边的父亲接着开口道:“行了,孩子刚醒,你瞎说什么!再说这不是没什么事嘛!男孩子去野外玩玩探探险,长长见识不错嘛!”

    已经跟父亲离婚了母亲怄气地并没有看父亲一眼,只是轻轻地抚摸了病床上儿子额头。

    父亲欲言又止地简单地吐出了几个字:“安心养伤吧。”,然后就离开了,可怜的父亲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想自己心爱的儿子表达自己的情感,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尽力满足自己儿子的需求就好,可是这一次他害怕极了,他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儿子不在了,他该怎样活下去。

    父亲离开后,母亲终于抬起头恶狠狠地瞟了这个男人的背影一眼。而姜林从父亲离开时看了自己一眼的眼神中看出了审视。

    剩下一个心疼着自己宝贝儿子的母亲,珍惜着同多年来没有好好相处的儿子亲密相处的机会。

    在母亲细心的照顾下,姜林身体恢复的很快,没有几天,学校里的舍友来看望他,笑着夸姜林命大,“阿林啊!你真是命大,你看新闻报道,你跟的那个驴友团,在泥石流里活下来的就你自己一个。”

    “啪!”,宿舍最大的,也是最懂事的秦健,看到了姜林面上的微微一抽,拍了说话的舍友后脑袋一下,打断道:“哈哈哈,金旺就这样,说话没的遮拦!”

    被打了一下的金旺也意识的了,跟姜林一个驴友团,处于始终失踪状态的还有姜林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木颖,于是,笑着,挠了挠头,说道:“哈哈哈,对对,是我的错!”

    “哈哈哈,没事,我已经知道了,人各有命嘛!”,姜林笑着开口道。

    因为姜林在同学眼里一直是一个不正经的、爱开玩笑的印象,所以继续打趣道:“哈哈哈,经过了生死就是不一样,说话开始有点佛系了,哈哈哈,你可别出院后整一个佛系少年啊!”

    “哈哈哈!”,大家哄堂一笑,姜林笑的看似很开心,可是心里迷茫、伤痛到了极点,因为所谓的驴友团是他的六个下属和他青梅竹马的女友,可是这七个人都想杀了姜林,而姜林最终杀了包括女友在内的七人,这七人的尸体,是姜林用最后的力气沉进了卧龙水库。但是醒来后的姜林的得到的消息是包括自己女友木颖在内的七个人被淹没在大雨带来的泥石流中,而幸运的姜林一人活了下来。姜林不知道为什么七人的死亡得到了如此合理的接受,只能以为是小女生的父亲为了早点结束这场纠纷,用自己的势力编撰出了泥石流的借口。

    舍友在简单地看望之后就离去,病床上的姜林安静的躺着,盯着桌子上的透明的水杯里透明的水,想从水中看到什么,可是阳光穿透水杯,里面的水干干净净,而这座医院所在城市的日常生活用水就是采集于卧龙水库。

    随后,姜林闭上了眼睛,探索着充满清洁剂味道的床单里微微散发出的一个接着一个的死过的气味,一个从高空跌落的调皮孩童,他对死亡的好奇里夹着着一对年轻夫妻的撕心裂肺;一个被车撞了的外卖小哥,他的死亡味道充满了解脱,以及送走了他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父母对命运的抱怨;一个从车祸现场救下一个小女孩的未婚男子,他的死亡了充斥着后悔,以及社会对他的事迹的宣传利用……,每一场的对死亡的当事人来说,真的很简单。

    “真的很简单吗?”,这时,姜林的耳边传来一句言语,姜林睁开眼睛,现在是在梦里?还是雨幕中的那一幕不是梦?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姜森站在了窗边,但是他的身躯丝毫没有遮挡住夕阳,夕阳透过了姜森的身躯,照在医院的地板上,而且此刻他的大脑中突然涌入了许多的记忆,关于无尽杀戮的末世记忆,一段段的记忆让他不寒而栗,而同时他的记忆也在涌出。

    “你!你!你是!!!“

    “你叫姜林?好巧,我叫姜森!”,两个人世界的人交换了记忆,姜森来自无序的末世,而男孩来自文明的现在。

    姜森侧身坐在了沙发上,病床上的少年拥有了他的记忆,而他也拥有了姜林的记忆,开口道:“哈哈哈,那七个人够倒霉的,你第一次杀人竟然被他们碰上了。”

    姜林只是一个22的大三学生,虽然他有另外一个身份,可是在经历的末世无尽杀戮的人性磨练的姜森面前,他只是一个小菜鸟,而姜森立马搞清楚了状况,时光机的确穿越了时光,但是没有打通两个世界的现实来往,他穿越之后在这个世界面对的就是这个男孩 ,所以姜森知道自己要给这个男孩树立一个强硬、主动的第一印象,他要操纵着这个男孩。

    而年少的姜林虽然得到了姜森穿越时光的记忆,但是他根本没有姜森想的那么多,只是震惊在一片片末世的经历之中,偶尔的还会偷偷地享受一下王暮烟的美丽。

    姜森并不知道病床上的少年想着什么,但是他从姜林的脸上看到了这个少年陷入了深深的惊讶之中,这很好,姜森就是需要掌控住他,姜森坐在沙发上,翘起双腿,开口道:“在怀疑自己到底学生还是杀手啊?还是在计划复仇啊?”

    姜林看了沙发上的男人一眼,带着一种年少的慌张与迷茫,刚杀完自己同行、女友的少年很是迷茫,他真的需要安慰,也需要指引,而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另一个世界的男人,带着一种磨练过后的成熟、坚毅,坐到了迷茫的少年的面前,少年没有一丝的防备。

    “听说你们这里心灵鸡汤挺盛行啊?想喝鸡汤?”姜森看出了少年的渴求,但是他没有等等少年开口,继续说道:“没有鸡汤,我那里的情况你应该知道了,我刚刚试过,一些无生命的东西我可以带走,同样我也可以从另一个世界带东西过来,这是不仅是我的机会,也是你的机会。”

    “这朵鲜花我可以带走吧!“,姜森起身,放下了脸上的严肃,拿起了身边花瓶里一朵鲜花,放在鼻尖轻嗅。

    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少年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得到想要安慰,姜森消失了,留下的是一支手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