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九十四章:另一个世界的姜林
    “啊啊啊!流氓啊!你的衣服坏了!医生在给你处理伤口把你的衣服剪破了!你先把衣服穿上!病号服!“,小女生继续大声惊讶地说道。

    虚弱的姜林虽然在忍受着小女生的尖叫,但是居然不知不觉中有了欢乐,煞白的面孔上露出了一闪而过的微微笑容,费力说道:“你不是捂着脸吗,为何知道我脱了衣服啊?”

    “哈哈哈,那个那个!”小女生不知道怎么回答,“哼”的一声,索性直接放下了双手,开口道:“又不是我吃亏,反正是我看你!”

    姜林这回看清了面前这个小女生,一种年轻特有的漂亮,背后撒在她脸庞的阳光,微微的,好像脸上的肌肤好像正在变着透明,散发着一种奇特的力量,在这种神奇魔力的作用下,姜林一时不知所以,带着一种抚摸珍宝般的激动,右手慢慢探去,小女生一时被姜林的举动惊呆了,不知所措。

    害羞的腮红,如同鲜红的琥珀一般,姜林冰冷右手,触碰上了的瞬间,小女生彭彭的心跳捧着姜森指尖的温度,融合到了姜林手指上,伴随着姜林同样频率的心跳中,传入姜林冰冷的心脏,被激活的心脏,开始心痛,姜林开始落泪。

    而伴随姜林眼泪落下的,还有右手滴针针口渗出的一滴鲜血,这滴鲜血滴在了小女生的肩膀上,慢慢地顺着小女生的锁骨滑动,小女生害怕极了,可是她不知所措地不敢挪动,只有泪水不可控制的落下。

    一丝微微的湿热感,温润了少年触在小女生脸颊上的冰凉的手指,姜林意识到了小女生也哭泣了,立马回过神,看清了这只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子,然后像犯了错的孩子般地收回了自己的右手,看着小女生的慢慢落泪,可怜的姜林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道歉,于是决定索性不去道歉了,反正他也不想同这个小女生再见了,于是,继续用羸弱的、没有感情的语言说道:“我的衣服。”

    小女生用精致的鼻子在空气中微微的嗅了嗅,应该闻到了姜林口里腐烂的臭味,但是并没有表达出来,啜泣着,微微地说道:“抱歉,那天晚上,有闪电又有暴雨,天又那么黑,我真的害怕,然后没有反应过来,把你撞了!”

    姜林看着这个漂亮小女生的落泪,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向去给她擦拭一下,可是颤抖的双手刚伸出,就收回了。

    因为身体太过虚弱,姜林扶着病床,将病床带给身躯支撑,省下来的微微力量转化为对女生微微的安抚,说道:“哈哈哈,没事,我这不是没事嘛,我的衣服呢?我没事了,你总不能把我关在这里吧?我还有我的事情要做呢?”

    这时,小女生终于听到了姜林言语中原来是可以有感情的,于是带着惊讶抬起头,润满泪滴的两只大眼睛盯着姜林,开口道:“好吧!我去给你找衣服。”,说完,小女生就离开了病房。

    小女生离开后,姜林掀起衣服,检查自己的伤口,看来自己应该感谢那场大雨,冲刷掉了自己身上的血迹,然后被这个倒霉的小女生开车撞了,车祸掩盖住了自己战斗留下的伤口,现在,在家人、朋友、同学那里少年还依然只是一个大学生。

    少女出去没有一会儿,带进了三个男人。其中为首的是散发着久居高位威严的中年男子,同漂亮的小女生有几分相似,他右手边一位精壮男子,双手抱着一套男士衣物,警惕地盯着姜林;左边是一位两鬓苍白、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小女生似乎看到己方势力大涨,于是噘着嘴对着医生告状道:“医生,你看,就是他,要出院,还,还,还欺负我。”。

    医生没有开口,为首的中年男子看着向医生告状的女儿,略带微笑地对姜林微微点头,开口道:“小伙子,抱歉了,天太黑,又下着雨,小女把你撞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会负责到底的,而且,警察局的同志也已经介入调查了,如果是我女儿的责任,我们责无旁贷,但是天下父母心嘛,你看,你跟小女年纪相仿,这件事我不想在她以后的成长里留下过多的影响,所以,希望你能配合好医生的治疗,健健康康地出院,然后合情合理地接受一份我们的补偿,让这件简简单单地过去。”

    靠着床边的姜林虽然身体虚弱,但是虚弱身躯到处散发的疼痛也让他的大脑清醒着,他听出了中年男子在谈警察局的调查时,故意加强了语气,而且说的是“如果是我女儿的责任”,姜林没有确定中年男子是不是有意这么说的,但是少年不想再多添麻烦了,既然自己还站在这个世界中,那就要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了,相比之下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女生就显得无足轻重。所以,姜林也想尽快脱离这个看着就不好惹的中年男人。

    于是虚弱的姜林,带着晚辈对长辈该有的礼貌,忍着疼痛,微微弯腰示意,说道:“没事,这件事我也有错,所以,就不要给各自添麻烦了。”,说完,姜林拖着躯体从精壮男子怀中拿来了准备好的一套男士衣物。

    可是小女生不乐意了,上前夺下了姜林手中的衣物,开口道:“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姜林有点无可奈何地看了中年男子一眼,然后,终于没坚持住,羸弱的躯体再次倒下了。

    姜林倒下了,房间安静了许多,精壮男子终于有机会上前把小女生从姜森身边拉开,于是,他一边把小女生向门外拉去,一边开口道:“小姐,还是交给医生处理吧!”

    小女生不放心的从少年身边被拉开,可是并没有注意到在场的白大褂根本没有任何表示。

    同样对姜林倒下没有任何表示的还有散发着威严的中年男子。

    房间的四个人,只有少女一人似乎觉得一条生命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是一件不应该的事情。但是包括姜林在内所有人都没有在意的是,小女生锁骨上集聚的少年的那滴鲜血,已经融入进了她的躯体。

    中年男子看到自己的女儿被带出病房后,没有表情的转身跟着也离开了病房,两鬓苍白的白大褂也没有任何表示的跟着离开了,随后门外进来了几个年轻的医生,把躺在冰冷地面上的冰冷躯体搬到了病床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