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九十三章:另一个世界
    “啪啪!”,基地感应到了姜森的进入,一楼大厅里的灯光自动开启,整个一楼大厅看不到尽头的库存货架,可是这些货物姜森却无法将其利用上。

    秘密避难所里已经有人居住了,但是并没有察觉到姜森的到来,他一个人走进了电梯,没有什么犹豫,按下了最底层,电梯平稳的停在了底层的核反应堆面前 ,末世之前的核能已经得到了十足的开发 ,这一个静默运行的核反应堆的计划使用年限是两百年,这就意味着leg基地是不会缺少电能的,可是一个基地想要真正的得到发展 ,需要的是一个大环境下经济运行体系。

    镶嵌在姜森胸前的陶片发出了姜森的信息,反应堆前的一个小铁门开启,姜森留恋地回头看了一下电梯口,踏步了进去。

    封闭的空间中,一个孤零零的板凳放在了中央,姜森没有任何犹豫,做了上去,“嗡嗡!”,姜森感觉到了向前的陶片产生了激烈的震动。

    时间似乎突然静止,姜森一人站在了陌生的黑暗雨夜之中,他惊讶地发现雨滴刺穿了他的身躯打在了地上,“轰隆!”的一声雷声,姜森提起头,不远的雨幕中,一个年轻的少年被七人围攻,那少年一人奋力的反抗,他的动作迅速、精准,但是姜森明显的看出了少年渐渐地落向下风。

    而拼力反击的少年一个瞬间瞥到了站在的姜森,少年惊讶,为什么雨滴穿过了雨幕中男子的身躯落地。

    “嘭!”,少年因为姜森分神,被一个男子狠狠地一棒打在了背上,姜森一直以为这些人根本看不到自己,可是他捕捉到了少年眼中的惊讶,原来这个少年能够看到他。

    ......

    另一个世界

    漆黑的夏夜,没有了蝉鸣、没有了鸟叫,雨前沉闷的空气中弥漫着由一具虚弱躯体散发出的血腥臭。

    唰,一道耀眼的闪电劈开了沉闷的空气,照亮了这具虚弱的躯体,但是雄伟的闪电很嫌弃这具躯体的虚弱,认为它自己作为伟大的众神之父宙斯的武器,攻击这个虚弱不堪的躯体无法显示出它的力量,于是只是在羸弱前行着的躯体头顶一闪而过。

    但是,正是这个瞬间,让黑夜看到了这个不知何时偷偷融于进了自己的满身腥红血迹的可怜躯体。

    哗哗哗,大雨倾盆,黑夜开始蚕食这个闪电不屑的猎物,雨滴贪婪的浇向一步一步向着某方走去躯体,邪恶的黑暗惊讶的发现这具看着虚弱极的躯体原来蕴藏着如此深厚的邪恶,黑暗停不下来了,轰隆,轰隆,雷声在黑暗中招来了更多的雨滴,一滴滴暴雨直接汇成了滴流,浇浸躯体凌乱的头发,贪婪地冲进他的头脑,击穿他的脊梁,欢快地吸收着这具躯体无尽的邪恶,同时也顺带着带走了所剩不多的灵魂。

    这是一场最终的行刑,对这具躯体的主人姜森来说,自己的夏季永远没有久石让的音乐summer里的那样唯美、轻快,也没有宫崎骏动漫里,小女孩那被调皮的微风吹起的小翘裙露出的可爱小白内裤的美好,有的只是在城市郊外漆黑的夜里,暴雨突至,拖着一具残留着生机的躯体慢慢地在暴雨中无目的地拖向某处。

    感谢造物者均衡的理念,有邪恶,就有善良,一道耀眼的车灯闪过,车灯下,姜森惊讶地发现,手上曾经结痂的鲜血已经在雨中淡去了,清洁透明的雨水顺着自己苍白的手指间哗啦啦的下顺着,自己身后拖行的鲜血原来不是黑色的,而是鲜红的。

    嘭,没有了疼痛,没有了悲伤,大雨中,这位年轻的少年似乎看到了自己那可怜的躯体在空中翻滚,解脱。

    滴~滴~滴~,一道道水滴般的未知的声波击打在少年的心脏上,心脏将这种起伏的疼痛慢慢地泵遍全身,“啊!“,本想撕心地吼叫,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吼叫的力量。这里,难道就是但丁笔下的地狱?

    “你醒了?”,地狱里,一个美丽的天使出现,但是由于天使身后的阳光太过耀眼,痛苦的少年并没有看清她的面容,只是心跳的频率开始转为美好。

    “嗨,你要喝水吗?”,天使不应该,也不会照顾人,少年感觉到了嘴边的水,顺着嘴角下滑到自己的胸膛上,如同溪水流经春天干涸许久的大地,胸膛上慢慢融开的水冰镇着胸膛的疼痛,她一定是天使。

    “嗷嗷嗷,真的抱歉,真的抱歉!”,小天使张皇失措地擦拭着姜森嘴角渗出的水,而天使,是不会说抱歉的。少年早期锻炼的能力,让他瞬间激活了梦境般的大脑,立马拔下插在手上的针头,克服疼痛,灵活的从床上起身。

    下了床后,全身的疼痛,让他不可控的弯曲了脊梁,旁边的小女生焦急地上前,扶住痛苦中的少年,却被少年警惕地一把推倒了一边。

    小女生被少年推倒了一边的沙发上,似乎被磕到了胳膊,抱着自己受伤的胳膊,唯唯诺诺地开口道:“你还好吗?我很抱歉!当时天太黑了,又下着雨,所以我,我,我没反应过来。”

    少年没有在意小女生的话,他脱下了病号服,“呀”,一边的小女生严严实实地用双手捂住了整张脸,这是少年第一次正面瞧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女生,可是小女生的双手严严实实地捂住了双脸,少年并不知道这小个女生长什么样,他也不想知道,他现在需要知道的事情太多,相比之下,这个小女生无足轻重。

    没有理会捂着脸的小女生,虚弱的少年费力地脱下病号服,看着满身的淤斑,发现下面是真空的,觉得有点尴尬,于是又穿上了,穿上后,艰难地站着,看了一眼沙发旁边,还捂着脸的小女生,费力地动了动干裂的嘴唇,口腔里的腐臭伴着言语散发:“我的衣服呢。“

    “啊啊啊,臭流氓,你先把衣服穿上啊!“,小女生挪了挪紧捂的双手,把嘴巴露出来,大声说道。

    “所以说,我的衣服在哪?“,少年紧了紧眉头,没有在意小女生是否知道自己已经把衣服穿上了,小女生的大声尖叫直接刺穿了他的耳膜,击在了他虚弱是心脏上,让他难受极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