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九十章:丧尸群的袭击
    国民警卫队营地大门正对着的街道远远的延伸过去,一栋钢筋混泥土的大楼威严却又冰冷的耸立着,一整凉风通过顶层破裂的窗户吹进大楼,已经三阶强化的王松站在窗户前,通过望远镜观察着正对着街道上的丧尸群。

    “砰砰!”,零散响起的枪声在空旷的城市中显得格外的响亮,王松将望远镜的视野向前延伸,国民警卫队门口的士兵已经开枪了,零散的子弹像是投入湖中的石子,除了微微的波澜之外 ,并没有任何实际性的作用。

    “我们的计划第一步已经开始了,接下来就要等了!”,开口的是一个满头金发的白人男子,他自称“死侍”,他很强壮,即使现在是在凉爽的秋季,他还是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这让他那充满力量的肌肉一现无余,但是站在他身边的三阶强化的王松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喂!你什么眼神!”自称为死侍的白人男子是大楼里这支拼凑在一起的这支团队的临时队长,统治着上千人的团队,让他感到很骄傲,当骄傲的他瞥见了王松眼中的不屑一顾,这让他很不舒服。

    “没什么!”王松只是笑着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在意他,而是向队伍里他的手下示意了一下。

    “你这个该死的黄种人!你什么眼神!老子让你加入就很不错了,信不信现在老子将你从这里扔下去!”,白人男子没有从王松的眼神中得到一丝的敬畏,他愤怒地上前扯住了王松的衣领,高大的他一下子将王松拎了起来,王松全身的肌肉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他只要简单的一用力就可以反杀这个自大的白人男子,但是这会毁了王松的计划。

    “喂!你们看,国民警卫队的大楼里走出了人了!”,就在王松和白人男子对峙时,窗边的另一个举着望远镜的男子看到了从国民警卫队的大楼里出来的栾嬅一行人。

    “哼!”,白人男子用尽了全力将王松推开,他本想将王松狠狠地推倒在地,可是王松稳稳地站在了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记住,我才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我们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对面国民警卫的武器!如果有人拖了后腿,别怪我不客气!”

    白人男子看了王松一眼,他的直觉隐隐的告诉他对面这个矮个子黄种人会是一个隐患,但是现在计划开始了,他没有时间处理王松,重申了一边他的地位,走到了窗边,拿起了望远镜,望远镜里,栾嬅带着两个手下和几个西装革履的机器人士兵上了车,车队驶出了国民警卫的营地。

    “没关系!我们的目标是国民警卫队里的武器!做好第二阶段是准备!”

    白人男子并没有关注离开的栾嬅,他关心的是国民警卫队里库存的武器,当然他并不知道现在国民警卫队地下室的武器仓库已经被姜森搬空了,他在姜森之前,发现了国民警卫队的武器仓库,可是那时他根本没有办法突破仓库的大门。

    当他将破墙的工具准备妥善,乔治.杜邦带着士兵已经占领了国民警卫队的营地。为了攻下这座营地,他集结了圣安东尼奥附近所有的幸存者团队,准备来一场大规模的行动,王松所带领的几十个手下,就是几十支幸存者团队中的一支,那个叫做“死侍”的白人男子许诺分配给王松百分之五的战利品,但是王松跟他的手下根本不在乎这百分之五的战利品,他们在乎的是全部的战利品。

    丧尸群的威力是巨大的,而国民警卫队前的枪声更加刺激了它们的前进,这些丧尸已经开始了进化,它们的躯体已经基本完成了脱水进程,干燥的躯体看起来不堪一击,可实际上,没有了太多水分的负重,它们奔跑的速度得到了明显的提升,干枯的皮肤上开始生长了一层层的黑色的霉菌。它们挥舞着锋利的双爪向国民警卫队的士兵们奔跑去。

    大楼里,王松和十几个强化的手下坐在地板上,他们每个人都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干硬的玉米饼,玉米是一种高产的农作物,王松统治的小镇正在慢慢地恢复秩序,他们很幸运的收割了成熟的玉米。

    经过石磨简单碾磨的玉米面有点粗糙,咬一口干硬的玉米饼还需要喝几口水,即便如此,身边的其他幸存者团队看到王松等人啃着的玉米饼还是不禁的渗出了口水。

    在末世,很多幸存者都没有长远的打算,他们只是一味的依靠文明时代留下的物资度日,可是末日留下的物资是不可再生的,没有可靠物资来源总要有人饿死。

    大楼外,“它们也在进化!”,车队慢慢启动,栾嬅看了一眼奔来的丧尸群,自言自语了一句,升起了车窗玻璃,她的这一句话包含了很多的无奈,丧尸在进化,leg基地面临的困难在变大,但是她却无法为leg基地找到支持。

    奔跑的丧尸踏在满是垃圾、落叶的柏油路上,带起了漫天的尘埃。栾嬅的车队离开了,她一点都不在乎为什么丧尸群会围攻杜邦家族在圣安东尼奥的分支。

    秋天的太阳远远地离开着大地,却继续履行着它照耀着大地的职责,明媚的阳光透过了玻璃照在了室内两个帅气的男人面孔上,而这两个男人也被门口的枪声打断。

    “真不巧,leg的人刚来,丧尸也来了。”

    乔治.杜邦没有开口,他所站的窗户的正面前,就是街道,而在他面前,街道上,黑压压的密集丧尸群加速地向国民警卫队奔来,而且路的两边不断有丧尸加入,他们向闻到血腥的鲨鱼群一般,兴奋的向子弹飞来的国民警卫队营地涌来。

    “根本望不到边。”,乔治看着高楼大厦中间夹着的黑压压看不到头的丧尸群,很快的分析道:“或许,丧尸群背后人的目的是这里的武器吧,可是他们不知道这里的武器我都不知道去哪里!”

    “咔嚓!”,乔治将腰间的手枪上膛,开口道:“你先走吧,我想见识见识丧尸群的厉害。”

    “机枪开火!”,说着乔治按下对讲机,发布了命令。

    “砰砰”

    布置在国民警卫队营地门口的四架重机枪开火了,咆哮着的枪口不停的飞出莽撞的子弹,急速地子弹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飞向丧尸群。

    面目狰狞的丧尸高举着干枯的双手,“嗬嗬嗬!”,张开腐烂的嘴巴,兴奋的叫做,“嘭!”,一个带着另一只丧尸血肉的子弹刚还从他是嘴巴中飞入,带着烟尘般的丧尸干枯的粉末从丧尸的头颅后飞出。

    枪支是人类弥补自己暴力不知的结晶,单个生物的力量,终究无法与之抗争。每一颗子弹都击穿了成串的丧尸,被击中头颅是丧尸倒地,但是更加刺激了其他丧尸,它们踩着同伴的尸体,推搡着向国民警卫队奔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