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八十章:韦伯
    这几个年轻人应该不是第一次从外置油罐里抽油。很快,两只提桶已经装满汽油。姜森漫不经心地看着这些人,发现那根抽油用的塑料管差不多有三分之二都被插进罐子。显然,罐子里的存油已经所剩不多。

    那些人没有拎起油桶离开。他们一直朝这边张望,贪婪的目光在悍马车和枪的上面打转,幻想着自己拥有着两辆强硬的悍马会是什么场景,但是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守候在姜森旁边的王慕烟和陈莹。

    “他们真的是leg基地的统治者?我们可是遇到了很多leg基地出来的人啊!他们应该也只是出来寻找物资的吧?统治者怎么能够亲自出来啊?”,一个穿着牛仔外套的白人男子偷偷看了姜森等人一眼

    另一个穿灰衬衫的男人话语充满羡慕和嫉妒:“我说,我们是不是应该过去跟他们好好谈谈?我也不觉得他们是摩根家族悬赏的啊?。你看那两个妞,长得挺漂亮,腿长胸大,老子看了就想日。”

    “如果不想死,就趁早闭上你的嘴!”

    被他们叫做韦恩的年轻人冷冷低喝,面色阴沉地说:“leg基地的几个统治都是黄种人,他妈的leg基地出来的人口风很紧根本打听不出什么来,但是那还抽烟的男子绝对是摩根家族发放的照片里面的男子,你知不知道他们是谁?随便开口就说出那种话,那个男的当时没开枪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你想死就趁早滚远点儿,别来拖累我。”

    这番斥责丝毫不留情面,灰衬衫男子的脸色阵红阵白,眼眸里不断释放出凶狠狂虐的目光。他龇着牙,像受伤的狼一样反目瞪着为首的年轻男子,握在手里的刀也摆出进攻姿势。尽管隔着数十米的距离,凭着被强化过的敏锐视觉,姜森仍然清楚地看见肖恩眼里的不屑和讥讽。

    “..我怎么会跟这种低能狂妄的白痴混在一起?”

    韦恩年轻人摇了摇头,满面冰冷地沉默着。从病毒爆发到现在,他脑子里已经不是第一次冒出这种念头,而且越来越强烈。他是纽约曼哈顿人,在休斯顿一所名牌大学管理学硕士研究生。

    从去年开始,父母就一再打电话要求他回家一趟。他知道父母正在慢慢的将他带入曼哈顿的上层人脉圈,同时他也知道,这一次回家是要相亲了,相亲的对象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瑟琳娜,一个基金经理的女儿,也是韦恩从小到大的玩伴,如果单纯的谈“性”的话,整个圈子没有一个干净的,韦恩很早就跟瑟琳娜睡过了,而且还不是两个人一起睡的,还有圈子里其他一起长大的玩伴,但是这就是那个圈子的现实,韦恩一直想逃脱,所以才来了休斯顿上学。

    韦恩一直在逃脱,他不想回家,但是父母还有瑟琳娜的父母带着瑟琳娜来了休斯顿,瑟琳娜从小就是一个相貌甜美的女孩,表面的性格温柔,看着是一个乖乖女,可是韦恩知道瑟琳娜在床上有多么的放荡。

    很多事是韦恩不能决定的,也是瑟琳娜不能决定的,曾经在床上那么放荡的两人在父母面前要谈结婚难免有些不舒服,但是在场的双方父母也很高兴。四个人甚至开玩笑说“差不多明年这个时候就能结婚”,还逗弄、催促他们尽快生个孩子。

    那幕欢快幸福的画面,被瑟琳娜的母亲首先打破,那个五十岁的曼哈顿著名珠宝设计师变成的三十,像野狗一样抱住站在旁边的女儿,几口咬断了瑟琳娜的喉咙。

    包括韦恩在乃,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他只觉得脑子很乱,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直到一股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将他狠狠推朝旁边,韦恩才从浑噩中猛然惊醒,继而发现:父亲也不知时候变成生化电影里吃人的怪物。如果不是母亲拼尽力气把自己推开,落在那张满是狰狞利牙嘴里咀嚼的,恐怕已经不是母亲的脸,而是自己的肩膀、胳膊、胸口..

    整个公园都陷入混乱,到处都是求救与惨叫,刚刚被环卫工人打扫过的干净路面被鲜血染红。几乎所有在公园里晨练的老人都变成丧尸,它们嚎叫着扑翻一个系着黑带,在湖边摆出高难度踢腿动作的空手道教练。那个男人很快被撕得粉碎,连脑袋都被从挣裂,分成两半。

    瑟琳娜的母亲趴在女儿身上乱啃

    旁边,瑟琳娜的父亲的右手已经被两个在公园运动的年轻人变成的丧尸撕扯掉了。

    母亲腹部被父亲咬出一个大洞。他掏出肝脏,忘我投入地大口咀嚼。之前在肖恩的眼中,母亲一直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他从没想到最后是母亲牺牲了自己救了他。

    一个在几米外一个路过的警察持着枪呵斥着,他非常勇敢,可是他拿不定注意该不该开枪,“嘭!”,他朝天空鸣枪,枪声回荡着向一声集结号,整个公园的丧尸向持枪的警察飞奔而去,“砰砰”,接着只传来了几声枪声,那个持枪的警车就彻底被丧尸围住了。

    那天的阳光像往常一样明媚,大地却充满血腥。

    韦恩已经忘了,究竟是怎么逃出那个可怕的公园。

    街上比公园里更乱。很多车子都撞在一起,更多的变异在车堆中奔跑,扑向那些满面惊恐的人。

    一辆巡逻的将车侧翻在马路中央,丧尸把受伤昏迷的警察从车里拖出来,像分蛋糕一样撕成几块,抱着人体短肢坐在街上大口吞嚼。

    狂乱的恐怖风暴席卷了整个休斯顿城市,到处都是尖叫与哭喊。不断有人从楼房高处跳下来摔死,身后窗户里伸出胡乱挥舞的丧尸手臂。一个穿西装套裙的女人高跟鞋被卡在下水道的井盖上,无法挣脱,一个见义勇为的男子蹲下过去帮忙,可是女人突然变异成为丧尸,低下身子,活生生的咬断了男人的颈椎,男人脖子中流出的鲜血顺着女人的高跟鞋滴入下水道。

    还有一个中年男人想爬上路边的行道树,可是他的一直脚被丧尸扯住,他是双手拼命地抓着树枝,可是他的脚踝已经活生生的被丧尸啃的只剩了骨头。

    一个强壮的男子,竟然从丧尸群中冲了出来,他不顾一切朝四面乱打,怒吼着从尸群里冲出。肠子从他腹部破口里滑出,被一头丧尸抓住,一人一尸的感觉就像在放风筝。他捂着肚子拼命跑出十几米远,又不得不惨叫着跑回去,对咬住肠子大口吞咽的丧尸拳打脚踢..直到最后被密密麻麻尸群淹没的时候,那张凶狠狂暴的脸已是毫无血色,惨白得令人心悸。

    韦恩一直在用手机反复拨打“911”,他很快放弃了这种毫无帮助的举动————和自己一样,街上逃亡的每一个人都在做着相同的事。无论在任何位置,都能听到他们对着手机狂呼乱喊的求救声,远处还传来一声声不断的枪声。

    混乱持续了很久,韦恩躲在路边一间垃圾房里。他脱下自己昂贵的定制西装捂住口鼻,用腐烂发臭的各种弃物覆盖全身,藏在肮脏的角落里一动不动,从小娇生惯养的他任由蟑螂之类的虫子在身上乱爬..直到手机里再也听不到任何讯号,嘈杂的电波彻底变成盲音,垃圾房外面一片死寂,他才从藏身处瑟瑟发抖地爬出来,努力睁大沾满粪便、口痰和泪水的双眼,绝望地看着遍布尸体和死亡的世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