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六十九章:特权阶层
    “李涛,你带两个人将厨房处理干净,德润带人将他控制起来,他需要死。”,姜森吩咐了李涛带人去处理干净厨房,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怎么处理还是有差别的,姜森选择了私下处理干净厨房残留的活人尸体,给其他的幸存者留了一丝遮羞布,这件事大家都知道,可是这件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会被永远的埋藏住,但是姜森必须杀了罗伯特,即使在一定程度上将他很伟大,但必须有人为人性底线的原则做出交代。

    李涛和张德润各带着两名士兵去处理姜森的任务了,姜森环视了一下众人,“还愣着干嘛!把这里打算干净!在吃完饭的时候我不想闻到一点异味,尤其是粪便的味道,这里已经通水了,先把小楼收拾干净,然后把你们收拾干净,各位,你们是所谓的精英,让我看看刚刚那个男人愿意为之牺牲的你们到底值不值得!”

    说完,姜森就转身向厨房走去,两个士兵留在大厅里维持秩序,剩下的十几个士兵开始侦查警戒小楼四周的环境。

    厨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血腥,干干净净的没有一滴鲜血,案板上两条人的大腿放在方面,栾跃扶着角落里的垃圾桶不停的呕吐,姜森向前拍了拍他的背,“小子,你这么一直呕吐可不行啊!”

    “森!森哥!我,我现在杀丧尸,甚至杀人都不会恶心了,可是~”,说着男孩有转头指了指案板上的大腿,“呕!”,又是一阵不可控制的呕吐。

    “怎么处理?”,李涛指了指案板下被剃干净的白骨。

    “偷偷埋了吧!然后在上面用罗伯特陪葬吧。”

    黄昏,忙忙碌碌的众人终于结束了手里的工作,这个小楼被幸存者们打扫的干干净净,楼顶的平台上飘着一张张刚洗干净的床单被套。

    大厅里飘荡着终于不再是肉汤的味道,正常饭菜的香气代替了曾经小楼各种各样的异味,几只大号炊桶沿着墙壁一字排开,里面装着刚刚煮熟的米饭,颗粒晶莹,在灯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几张餐桌上摆着两只很大的汤盆,这盆汤是半只野鹿熬成的。

    大厅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忙碌了一下午的众人纷纷拿起了堆在一边的空碗,去领取自己的食物,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吃到香喷喷的米饭了。每个人都尽可能多的用勺子压实自己碗里的米,在米饭高高的堆满了饭碗之后,他们才兴奋的坐在了座子上。

    可是这群高傲的精英的眼里根本没有一丝感激、更没有一丝谦让。

    “哐当!”,大厅中,一个端着满满一碗饭的女子摔倒在地。

    “抢什么抢,活该!”,她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收回脚,大骂道。

    “是你!是你绊倒了我!!”,女人一边擦拭着鼻血,一边指着收回脚的中年男子说道。

    很多人都看到了是那个中年男子将女人绊倒了,可是大家都没有在乎,冷冷清清的吃着自己的饭,女人失落的从地上爬起,她很仔细的收拾起了洒在地上的食物,自己走向卫生间去处理自己的伤口去了。

    一个中等个头的男人端着碗,愤愤不平地走到墙边蹲下。一边吃,一边满腹牢骚发出小声怨言:“什么都要抢,整那么多你们吃得完吗?撑死这些狗日的!”

    接着,楼上下来一个颇为虚胖的中年妇女,他走到盛饭的大桶前,看着空荡荡的饭桶,拿起旁边的勺子尽量的刮着,可是不一会儿,她就失去了耐心。她属于晚到的后来者,手里端着半空的碗,很是恼怒地转了一圈,发现不仅桶里面的米饭没有了,就连几张餐桌上的汤盆也已经倒空,连肉渣也没有剩下。

    她是休斯顿著名制药厂的老板娘,灾难爆发时,她正在市政厅同罗伯特谈事情,所以灾难爆发之初,她就跟随着罗伯特来到了这栋小楼,而且由于她的身份,罗伯特一直将她归类为重点保护的特级对象,可是如今没有任何人对她表情尊重,面部肌肉被神经牵动着,迅速扭曲成带有强烈愤怒的表情。

    她很想发怒,很想指着那些正在吃饭的人大骂一顿。几个坐在桌子旁边的强壮男人漫不经心地看着她,目光充满毫不掩饰的讥讽和鄙夷。这种带有挑衅暗示的举动,她很聪明,懂得审时度势,没有开口。她恶狠狠地盯着那些男人,通过力气和数量,在自己和对方之间迅速作出比较,用只有自己能够听见的声音,不干不净地骂着,转身朝姜森所在餐桌走来。

    这是大厅里唯一还有空位的餐桌,属于团队核心统治成员。当然,饭菜品种和质量,与摆在其它几张桌子上的没有分别。

    还有三个空位————严密娟背着孩子正在厨房里忙碌,张德润和李涛正在处理厨房的事情,围在桌子旁边的其他人还没有开始吃。倒不是他们不饿,而是觉得所有同伴都聚在一起,这顿饭才能吃得安稳。

    核心团队讲过一段时间的相互接触,尽管他们各自体质已经获得全面强化,都能自己处理一定的危险,但谁也不知道他们未来可能面对什么样的危险?一次次的苦难和死亡拉近了幸存者之间的关系,他们有的是自己最艰苦的时候参加了姜森的团部,有的是从一开始就跟着姜森经历了多次的危机,所以他们与其说是一个团队,不如说是一个家庭。

    大厅里所有人都知道这张桌子属于核心成员,也从未有人在旁边落座。中年妇女对这些事情知道的很清楚,可她从小接触的环境让她觉得自己就应该受到特殊待遇,于是她走了过去,毫不客气的拿起勺子,从尚未有人动过的汤盆里舀出几大块肉,盛进自己碗里,然后坐下,大口吃着自己碗里的米饭。

    王振业的烟抽了一半,夹住烟头的右手僵在半空,惊讶地看着这个女人。

    本来在窃窃私语的王娜和顾涵停止了交谈相互看了看,不约而同把目光投注在胖女人身上,她俩很生气,想要开口,却先看了看姜森。

    栾嬅身子往后一靠,双手交叉在胸前,冷冷地盯着她。

    王慕烟转头看看姜森,发现他那双很好看的眼睛正在慢慢缩紧,目光冰冷而锐利。

    中年妇女也察觉到气氛变得沉闷,她讪笑着,加快手里的动作,继续从汤盆里舀肉,迅速把自己的碗装满,堆尖。

    “把它放下。”

    姜森抬手指着女人手里的碗。他说话的声音很轻,但周围的人都能听出,其中带有随时可能爆发的成份。

    女人脸色变得阵红阵白,她眼里掠过一丝恼怒,很不甘心地放下已经很沉重的碗。也许是觉得这东西难以放弃,又立刻伸手紧紧捧住。

    “我..我还没有吃饭。”

    她搜肠刮肚寻找合适的字句。

    姜森看着她很不情愿的脸,平静地说:“我们也没有吃,今晚我们提供的食物很多,每个人都有。至于你打算带走的这些,属于其他人,而且属于我们统治阶层。当然,如果你确实需要,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必须给我一个足够充分的理由。”

    中年妇女显然没有被人如此责难的心理准备。她脸色变得很难看,似乎想要努力缓和气氛,于是转过身,指着已经满座的另外几张餐桌,恨恨不平地叫嚷:“我,我知道我不应该得到特殊对待,可是都是他们把菜全部分光。我不过是稍微来晚了一些,就什么也没有了。这..这不公平!”

    这句话瞬间得罪了大厅里几乎所有的人。很多人放下碗筷,用凶狠不善的目光看着她。尽管摄于姜森等人的威严,没有人说话,但眼眸深处的威胁和阴沉,却不言而喻。

    “呵呵!公平?”,双手叉在胸前的栾嬅一冷笑。

    中年妇女抱紧手里的碗,理所当然地回答:“我睡过头了,没注意时间。”

    这话让姜森一愣,“那么说今天下午大家在打扫卫生的时候你在睡觉?而是睡过头了?”

    栾跃从座位上站起,伸手握住被胖女人抱紧的碗,非常用力地强行“接”了过来。这种无言而强硬的举动,使胖女人感觉遭受了莫大的羞辱。她狠狠咬着牙,恼怒凶狠地瞪着对方。

    老人继续抽着自己的烟,陈莹继续逗着怀中的张难,至于顾涵和王娜,两个女孩显然被中年妇女的理所当然震惊住了。

    “会有人来的。你们杀了罗伯特,他可是市长,总会有救援来的,我知道那些财阀早就知道丧尸病毒会爆发,我经过了体检,我是“a”等级,我不会感染丧尸病毒,要不是我出了意外留在了市政府,我现在早就开始享受了,救援很快就会过来,到时候有你好看”

    中年妇女的这句话在整个空荡的大厅回荡,其他的幸存者虽然很幸运的活了下来,但是他们都在这场灾难中失去了亲人,失去了自己拥有的一切,而女人突然爆料出了这场灾难的内幕,大家都气愤着,但是中年妇女似乎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她恶狠狠地留下话,用力掰断手里的筷子,怒气冲冲地转身就要离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