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六十三章:教堂激战
    格林看着旅者的喋喋不休,终于忍不住了,掏出腰间的匕首,锋利的匕首很容易地插进了旅者的喉咙,温热的血液喷出,怒火渐渐平息,冷静下来的他开始感到恐惧。

    他关上了旅馆的大门,躲在里面,找出了箱底的枪,一颗一颗地压着子弹,他讨厌警长王松,讨厌王松那道貌岸然的正义,他杀了人,那么死之前就再拉着王松垫背,他讨厌死这个黄种人骑在他头上耀武扬威。

    然而,预料中的警长王松并不没有带人出现,甚至整天也没有客人来光顾小旅馆。外面传来声嘶力竭的喊叫,还有人不断在喊“救命”,街上到处都是混乱的人群。

    “嘭!”,突然一个人撞到了旅馆前门的玻璃上,接着有一个人跑过来,一口咬住了趴在窗上人的喉咙,一阵鲜红的血液染红了玻璃,格林认识那个被咬的人,他是镇上的货车司机,他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儿,格林多次想着他女儿珍妮意淫过,通过柜台上的监控,可以看到外面的街道上,很多人在像狗一样相互撕咬。他们把人按翻在地,从伤者身上扯下胳膊和大腿,连皮带肉吃得津津有味。

    格林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明白这是自己洗脱罪名的最佳时机。他将旅客冰冷的尸体拖出店外,一群曾经熟悉的小镇居民一拥而上的撕咬着,很快,旅者就被啃食的看不清面孔了。

    “嘭!嘭!”,接着格林开枪了,击中了几只趴在旅馆门前的丧尸,向街道上奔跑的人群大喊:“喂!这里!这里!”

    “谢谢!谢谢!”,向他道谢的是他邻家的女主人简,从她嫁给邻家,格林就一直对她图谋不轨,可是他多次向简示意,但是简总是装作看不见,如今看着简对自己的感激,格林相信只要自己坚持睡她,她并不会有什么反抗,从杀人犯到拯救者,格林只觉得仿佛做了一场梦,很真实,也很血腥。

    但是这种英雄般的被崇拜的感觉很快被该死的王松打断,穿着警服的王松,冲进旅店,带着全部的人冲进了教堂,而本来就是警长的他理所当然的接管了这些人的统治权,也理所当然的得到了众人的崇拜。

    开始格林没想到灾难已经摧毁了政府的统治体系,他对王松敢怒不敢言,他已经合理的处理了一条人命,所以他并没有对王松的统治有太多的不满,但是事情的发展变得出乎意料。没有救援,通讯断绝。

    王松带着他们四处寻找食物,把附近商店里所有吃的都运回来,支撑着过了第一个星期。

    西方人都是自私的,他们总是以“弱肉强食”为借口欺负那些弱者,慢慢地强壮的格林感到不爽,凭什么他搬回来的东西要给被人分享,就要给别人分享,那么自己得到一点身体上的回报又有什么不对,可是王松死板的守着原有的道德观。

    格林身边渐渐聚集起一批有着相同想法的人。这个小群体成员数量虽然不多,但是他们基本都是像格林一样的强者,喜欢用暴力方式解决问题,忍气吞声对王松的统治不满。

    附近的商店已经全部搜空,食物越来越少,没有水,也没有电,食品配额更加让格林等人不满,于是借助外出进城的机会,他抛弃了王松,接管了教堂的统治,他和那些拥护他的人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女人、食物。

    就在格林享受两个女人的服务时,一个手下撞撞跌跌的进来,“头,有一辆车来了。”

    强硬的奔驰suv以极其张狂的速度冲过路口,把教堂前十字路口上几只头颅累成的京观撞飞,接着丝毫没有减速,撞开了教堂外的围栏,一头扎进了教堂的大门,车门打开,先下车的是感到刺激的栾跃。

    “站,站住!你们..你们是谁?”

    三个守候在一楼大厅里的男人围了过来,他们持着手中的枪,对准飞进的奔驰车和车上下来的栾跃。

    “啊?”,栾跃一愣,立马打算重新回到车里,可是这是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一身警服的王松挡在了栾跃面前。

    骚动的大厅顿时安静了下了,角落里抱着双腿痛苦的几个少女带着期盼的眼神看着王松。

    姜森和李涛根本没有下车,一个坐在副驾驶上,透过前挡风玻璃看着教堂的环境,一个带着辱骂的整理的身上的灰尘:“要不是老子反应快,及时从天窗爬下,早就被撞死了,多亏我还是来帮你的!”

    站在车边的栾跃挠挠头,似乎自己也不应该下来啊~

    王松大步走到距离最近的年轻人面前,轻轻地拨去年轻人的枪口,随即,抬起左手重重拍了拍对方肩膀,用命令式的口气问道:“格林在哪?”

    年轻人曾经在城市的超市参入过那场欢愉的强奸,看着一身正气的王松,浑身上下都在战栗,结结巴巴地回答:“二、二楼,警长、警长,我,我错了!”

    “开枪啊!不是为了我,也是为了你们自己,你们觉得他能放过你们吗?”,这时,楼上传来了一身辱骂式的吼声。

    “这是一辆防弹的suv ,如果你觉得你比它还防弹,你就站在外面吧!”,声音还在教堂的大厅回荡,李涛将子弹上膛,转身笑着向车边的栾跃说道,一直不知所措的栾跃立马跳进了车里。

    “砰砰!”,开始不断有子弹打在奔驰车上,下车的王松已经急速地找好了掩体,副驾驶上的姜森转到驾驶室,踩下油门,未熄火的奔驰车野兽般飞出,“嘭!”,后排的天窗上,李涛不停的开火,每一颗子弹都会带走一条人命。兴奋地男孩终于认识到死亡的恐怖,“嘭!”,一个飞来的子弹击中了他身边的玻璃窗,防弹玻璃上裂开了一小片的裂痕,吓着他一个激灵。

    “阿森!那哥们上了二楼”,天窗上开着枪的李涛看着王松顺着柱子爬上了二楼,大声的向开着车的姜森汇报。

    “坐好了!”,姜森狠狠的踩下了油门,凶狠的suv撞开两边的栏杆,飞上了二楼。

    “嘭!”,将车停稳,李涛半蹲着,不停地开火,李涛一把拉下了后排车座上吓坏了的栾跃,“小子!你不是挺激动吗!开枪啊!不要打到自己就好!”

    栾跃趴在颠簸的后排车座上,根本都无法握紧手中的m16,更何况开枪了,他只是总感觉头顶的车门上,“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好像所有的子弹都在朝着他躲避的位置打来,他想哭,他妈的这车可一定要防弹啊!

    密集的枪声开始变得淅淅沥沥,姜森从车上下来,半蹲在奔驰车的车旁,继续开枪着,站在后排将上半身伸出了天窗的李涛,踹了趴在后排上的栾跃一脚,“你小子不是挺能耐吗!爬起来开枪啊!”,很快,还没等到栾跃爬起来枪声就已经停了,王松在众人心目中还是有很高的地位的,击毙了几个顽固的反抗分子之后,教堂里的枪声就停下了。

    车外,王松看来姜森一眼,姜森向他点点头。

    姜森掏出手枪,直接击中办公室的门锁,顺势飞起一脚踢开房门,门前的王松立马举着手枪冲了进去,“嘭!”,一声枪响,屋里左后飞出的一颗子弹击中了王松的防弹衣,子弹巨大的冲击力,将王松狠狠地顶到了地上。

    “嘭!”,姜森用自己的感知力开了枪,子弹穿透放倒的桌子,击中了桌子后格林持枪的右手,姜森转身向李涛点点头,李涛生拉硬拽在栾跃两人进了房间,这时躺在地上的王松也爬了起来。

    房间里,栾跃和李涛一人一个方向的包围了桌子后握着右手的格林,李涛向栾跃偏偏头,示意让栾跃去把他拉出来,可是栾跃有点不肯,李涛再次睁大眼睛,带着怒气地向他偏偏头,男孩知道自己必须去了,于是将枪转到后背,咬着牙将格林从桌子后拉了出来。

    “啊!”,格林虽然比栾跃强壮,可是实际上,一直服用结石的栾跃是比格林力气大,格林握住自己的流着血的右手,被栾跃从桌子后面拖了出来。

    “咔嚓!”,王松掏出手枪,将子弹上膛,一步一步向格林走来。

    “哈哈哈,不同的人向往不同的利己主义,我呢,只是简单是向往物质的享受,而你王松呢!虚伪!虚伪!你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满足你的虚荣心嘛!不就是想让别人崇拜你,满足你自己的精神享受嘛!”,趴在地上紧紧握住受伤的右手的格林大笑地说道。

    “对,不同的人向往不同的利己主义,或高级,或低级,但是,曾经被接受的善的等级,现在却在决定有道德还是没有道德的问题了。很显然,宁要一种低层次的好吃,就像你这种物质的追求,而不要更高的好处,就像我这样对精神的追求,这是被看为不道德的。其实,很好理解,这就像文明时代,如果年轻人不愿意吃苦没有什么追求,就是不道德的。”,王松将上了膛的手枪插进了枪套,掏出了腰间的匕首,“在之前,宁愿自己复仇,而不要公正的法制,是一种不道德,可是,现在我认为这是一种新道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