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五十九章:丧尸疫苗
    超市外,栾跃挥舞着棒球棍,以不弱于全垒打的强悍力量,连续砸爆了四头丧尸的脑袋。守候在旁边的陈莹立刻跟上,用斧头朝丧尸臀部一阵乱砍,收取丧尸脑袋中的结石。

    “喂!你俩可以进去了,超市的丧尸被处理干净了,看看大家需要什么进去拿!”,姜森和王慕烟推着两辆装满食物的的购物车从超市出来,接着栾跃和陈莹收起地上的结石,跑进了超市。

    很快,奔驰suv的后行李箱就填满了各种各样的物资,汽车引擎发出轰鸣,栾跃扔掉了满是血迹的棒球棍,拿着一支从超市刚得到的新棒球棒和陈莹一起,迅速钻进车厢,姜森踩下油门,驾着车辆朝城市西面驶去。

    坐在车上,栾跃拿起装有结石的金属管,凑近眼前好奇地端详,疑惑地问:“这东西真的可以强化骨质,让服用者变得更强?”

    姜森抬起头,看了一眼望后镜,淡淡地说:“团队里人力气比你大这是事实,而且你的力量在增加这也是事实。”

    “这倒是真的,尤其是在吃了你给我的那个红色液体胶囊之后,我觉得我的力量增长的更快了!对了,那里面是什么啊?莹莹说是血液,我不信,血液还有怎么可是有增强力量的功效,觉得不~啊!~~~,莹莹,你掐我干嘛。”,坐在后排的栾跃话还没说完,坐在他身边的陈莹狠狠地掐了他的大腿一下。

    “噗嗤!”,坐在副驾驶上的王慕烟忍不住地一笑,姜森也无奈地通过后视镜向车后面的两个人一笑。

    “森、森哥,我、我,我只是好奇。”,陈莹像是坐错事的孩子一般低着头认错,栾跃不解地看着,他真的很疑惑,因为他的力量在服用了结石后真的得到了强化,尤其是在吃下姜森给他的那颗红色药丸之后,以为要成超人的发现自己的不但没有李涛力气大,就连陈莹他都比不过,就在昨天,两个人刚刚扳过手劲儿,他那粗大的手能顶陈莹手掌面积的两倍,可是即便是他双手对陈莹的单手,栾跃也被对方死死压制。

    “没事,我们是一家人,不要说什么抱歉的话,有些事情,知道多了对你们并不是一件好事。我们大家的力量正在不断的增强,在末世我们能够生存下去就好了。但是你要看好你身边这个傻子,不要什么都说,“怀璧有罪”,有些事情可能给我们带来麻烦。”,姜森开着车,笑着通过后视镜看了陈莹一眼。

    女孩回复了姜森一个微笑,又狠狠地掐了身边的栾跃一把,至于背叛姜森、背叛团队,这在女孩的思维中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很快,车辆载着四人回到了城外的车队营地,车队已经连续行驶了三天了,今天车队在这里做一整天的休整。

    与车队分享奔驰suv带来的各种各样的物资的同时,美洲中央会议室,豪华的大厅金碧辉煌。

    “我们需要疫苗。”

    “在没有免疫力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挡住变异生物的进攻!”

    “军部研究院究竟在干什么?在灾难爆发之前,研究院不是说进展十分顺利吗?为什么现在疫苗还没有批量生产!”

    望着摆在桌子上那摞厚厚的报告,约翰.摩根的眼睛里,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无奈和焦虑。

    从南方战线返回的美国南部集团摩根军团残部,正在进行人员和兵器的补充。令人惊讶的是,各级部队的军官似乎对此并不关心,他们递交的战斗报告里使用频率最高的两个字,就是“疫苗”。

    摩根军团说首先在美国南部先后部署了两个整编师,他们出发的时候,两个整编师都是在正常满员状态下,兵员数量超过四万。然而,从前线回来的幸存者,仅为这个数字的百分之十,这让摩根家族损失严重。

    超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战损,已经属于被“全歼”范畴。可是,在两个师的伤亡人员统计表上,“战死”栏目下的数字,却只占到兵员总量的百分之十七。

    其余的人,都是伤员。或者失去了手脚,或者遭受了并不致命的轻伤,他们最终一个人也没能活下来。按照命令,所有伤者必须在六小时内加以“处理”。数万名被查实的伤员,无论轻重,都会被当场格杀。

    和丧尸战斗,受伤就意味着死亡。

    报告表格上那一连串冰冷的数字,让摩根家族有点接受不了,在未稳定的末世,人力资源是做宝贵的,可是如果摩根家族处理不了南方的丧尸群,恢复墨西哥湾的原油生产,那么在其他家族发展壮大的时候,他摩根家族在停滞不前,甚至在倒退。

    一旦超过规定时限,受伤的士兵就会被感染成丧尸,疫苗,摩根家族或者说每个家族都需要疫苗。

    “我们研究院灾难爆发之前对丧尸病毒的研究的确进展飞快,在座的各位也都注射了丧尸病毒,可是如今我们无法实现批量生产,我们缺少一种最重要的原料。”

    “什么原料?我看就是你着该死的黄种老头能力不够!真不知当初大家是怎么被你忽悠把你推到了研究院的院长位置。”

    一个满头白发却显得很精神的黄种人老头,带着一种不屑的笑,开口道:“呵呵,又是肤色问题,为什么疫苗已经基因强化剂的研究进展缓慢,就是因为你们军方丢失了零号试剂,所有对丧尸的研究都有根据零号试剂进行,而你们在座的各位为了自己的利益丢了零号试剂,为什么能用空运的零号试剂走了陆运,你摩根家族的次子跑到洛杉矶又做什么?”

    会议总是不欢而散的,没有人愿意公开承认自己的无能和错误。

    美洲中央科学院,凌晨一点十五分。

    一辆豪华的林肯车载着参加完会议的研究院院长张维迎驶入了研究院的地下停车场,

    等在车位旁的是个带着眼镜的女生,她穿着的宽大的白色制服,丝毫掩盖不住曲线玲珑的傲人身材,修长挺直的脖颈有着雪样的腻白,虽然没有化妆,朴素的脸上却显出让大多数女人都为之嫉妒的清丽。尤其是那种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和高傲,更让人觉得有种潜在的诱惑和难以接近寒意。

    当林肯停下后,吕冰上前,拉开林肯的车门,张维迎从车上下来,“老师,怎样,看你脸色今天的会议又被骂了。”

    “哈哈哈,你小丫头知道那么多干嘛!你的研究怎样了?”,吕冰是从华夏来美国读博士后的,而张维迎就是她的导师。

    漂亮的吕冰不紧地双眉微微紧紧,摇了摇头。

    “和所有的病毒一样,必须在活细胞内寄生,并且以复制方式增殖才能继续存活。

    那不是普通概念的寄生,用“强占”、“掠夺”之类的字眼,似乎更能说明它的可怕特征。

    病毒有高度的寄生性,完全依赖宿主细胞的能量和代谢系统,获取生命活动所需的物质和能量,离开宿主细胞,它只是一个大化学分子,停止活动,可制成蛋白质结晶,为一个非生命体,遇到宿主细胞它会通过吸附、进入、复制、装配、释放子代病毒而显示典型的生命体特征,所以病毒是介于生物与非生物的一种原始的生命体。”

    张维迎一边向研究室里走去,一边继续开口讲道:“和普通意义上的病毒完全不同。丧尸病毒索然同样也依赖寄主的细胞维持生命,却强行改变着人类dna染色体,我相信这一点你已经知道了,这种丧尸病毒对dna的作用是杂乱复杂的,有的给dna增加染色体,有的反而吞噬dna的染色体,这种对dna的影响,直接控制了丧尸从人类变成非人类。这一点,从多个丧尸的研究实验,已经得到了证明。

    对抗丧尸病毒的第一个难度就是这是我们全人类第一次面临的新的病毒形式,在这之前我们人类虽然在基因研究领域取得了了飞速的进步,但是这种研究因为道德约束在人类物种的研究中进展缓慢,而且丧尸病毒是一种全身的作用形式对人类产生物种的,可以说这是研究人类的一个全新的领域 ,但是零号试剂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就是有了那零号试剂 ,我们才研制出了丧尸疫苗。但是我们无法实现丧尸疫苗的批量生产,我们要寻找的,就是一种能够让我们的注入人体的丧尸疫苗有足够的能量载体,一方面让丧尸疫苗不至于感染接种者,另一方面又要与足够的强度让人体产生丧尸病毒抗体。我们已经有疫苗了,但是我们现在缺少的是一种重要的载体。”

    “老师,你说那些丧尸到底是凭借着什么存活下了我,我们的试验对象从灾难爆发开始我们就没有给他任何投食,可是为什么它还是存活着?”,吕冰跟在张维迎的身后,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能量总是守恒的,支持丧尸存活的那种力量才是我们需要的。”

    “那老师你问什么总是提起零号试剂啊?我们对零号试剂的研究破解不是已经进展了百分之八十了吗?零号试剂应该对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重要性了吧?”

    “因为军方那群混蛋把他弄丢了,这本来就是他们的错。我们科学院研究进展缓慢需要借口。”

    两人的交流都是用汉语进行的,除了吕冰,张维迎不会对任何人说这么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