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五十七章:沙漠
    简单的收拾完之后,大家都各自分工明确的忙各自是事情了:老人带着手电筒挨辆车的检查车况,这些车虽然都是军工品质,但是已经连续跑了一天了,老人不敢马虎

    张德润将儿子抱给了老婆严密娟,自己拿起去进入了服务区的小楼,去看看姜森他们怎样了,他还没有进门,姜森就带着栾跃出来,姜森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放心吧!抓了几个人,李涛看着呢。”,张德润点点头,于是向提着枪向服务区的便利店走去。

    王慕烟带着陈莹,两个人提着油桶向服务区的加油站走去,虽然车队有满满一油罐车的油、每辆车的油箱也没扩容增大了,但是车队还是在每个加油站停车加油,油罐车上的油是备用的,而且是一笔很大的财富。

    剩下的几个女人在一起搭建着灶台,但在确定了服务区的水塔有充足的水之后,她们差点扔掉手里的事情,立马跑去洗澡。

    这里之前是被一直幸存者团队占领的据点,所以不但服务区的水塔有充足的水,张德润也从便利店找到了许多物资,车队出发的第一天还是很顺利的。

    吃晚饭的夜晚,一群女人跑进了服务区有淋浴的卫生间,虽然是凉水,但是对她们来说也足够奢华了,沐浴喷头下面,栾嬅闭着眼睛,任由水流冲刷身体。水花在光滑的肌肤表面不断溅开,顺着凹凸有致的曲线向下流淌,在浑圆的足踝下面汇聚,消失在浅凹的地漏管口。

    从扶手栏上拿起干燥的毛巾,推开沾满水珠的房门,长长呼了口气。扑面而来的微凉空气刺激着刚刚被热水刺激导致毛孔敞开的皮肤。那种难以言喻的舒畅,使曹蕊忍不住想要呻吟。

    “我们真的很幸运,在这么干燥的沙漠环境的末世中还有水,知道吗?这是我末世以来洗的第二次澡。”

    说话的对象,门口旁边椅子上的王慕烟。联想起过去一段时间的经历,栾嬅很感慨,也觉得只有“幸福”这个词才能表达此刻的内心感受。

    火堆旁的王慕烟淡淡地笑笑,从墙根拉过自己的背包,取出两个空置的58毫米手枪弹匣,一颗一颗压进子弹。

    她穿着宽松的t恤和短裤,露出大半个挺翘的胸部,修长的双腿盘坐着,臀部显得紧绷,腰部没有丝毫赘肉,在火堆的照耀下一切都充满着少女特有的青春活力。

    “我啊,的确够幸运的,记得他第一次见我,那么多人,他就递给我一把匕首,就是这把。”

    王慕烟掏出腰间的匕首,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却足够听得清楚。

    “我开始还是很感动的,直到后来他告诉我,这把匕首他第一次给我是让我自己了解自己的,哈哈哈,如果没有他,我可能早就已经死了,所以,这把匕首我会永远留着,在没有了他之后,我用这把匕首自己了结我自己。”

    栾嬅走到火堆旁,在王慕烟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端起装有凉开水的杯子,抿了一口,有些好奇地打量着王慕烟。

    在一天的交流中她已经知道了不少她和姜森的事情,不知不觉,栾嬅眼角溢出淡淡的泪水。

    相比自己的经历,她很羡慕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她决定要用自己的生命保卫这个团队。

    “今晚,我不回车里了,我值夜班!嘿嘿!你可以!”

    火光照耀的女孩虽然杀过人,但是面对这种事还是害羞极了,连忙扭捏地说道:“姐!你说什么呢!我、我、我们没有。”

    “嘿嘿,姐我也没说什么啊?只是我要值夜班啊,明天上午可要你开车了。”

    不同于服务区停车场上一堆堆火把温暖的空间,服务区的小楼没有一丝灯光,火把的微微亮光搭在小楼的墙上,晃映的人影让小楼显得异常安静。空旷的楼梯间比坟墓还黑暗。没有光,走廊里透出令人畏惧的凉意。

    沿着粗糙的水泥台阶,姜森和王振业小跑着冲上三楼。用钥匙打开其中一个房间的软锁,闪身进去,反手关上房门,扣紧暗锁。三个手腕和足踝被绳索紧紧捆住的男人蜷缩在墙角,没有说话,也不会动。

    他们是今天傍晚刚抓的幸存者,

    三个人睡在冰冷的地板上,毫无知觉。他们都被打晕,嘴里反绑着厚布条,无法动弹。

    “你不怕他们泄露你的秘密吗?我是说万一你的血液的确有抗击丧尸病毒的作用。”,姜森和王振业默默看着这些人,老人先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放心吧!在末世,大家要么是死人,要么是坏人。”,说着他从背包里取出一只医用玻璃瓶,接着窗外撒进的月光,可以看见瓶子里装着粘稠的灰褐色液体。姜森把注射器针头插进瓶口的橡皮塞,抽出大约十五毫升,没有用酒精消毒或者清洗,直接注入其中一名俘虏手腕上的血管。

    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所有俘虏都注射过姜森的血。至于那只医用玻璃瓶里面的灰色液体来自于丧尸体内。这种东西的感染效果非常显著,扩散性极强,人体反应甚至比丧尸咬伤还要剧烈。

    悬挂在窗前的布幔被风吹开,露出一片如墨似漆的夜空,还有一轮弯曲如眉的月亮。

    姜森收好药瓶和注射器,从衣袋里摸出香烟,抽出一支点燃,递给老人一支,深吸一口,喷吐着淡淡的烟雾,两人没有交谈,老人盯着躺在墙角的三个拼命蠕动的俘虏,姜森盯着窗外,那一轮弯弯的月亮还是蛮漂亮的。

    低下头,腕上手表的指针显示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七分钟。

    未来世界对于丧尸的研究已经形成系统学科:按照各人基因、体格、身体状况等因素,正常情况下的咬伤或者抓伤,大约会在三至六小时内产生效果。换句话说,就是被丧尸咬伤的人,因为感染导致变异没有准确的时间界定。然而,带有大量病毒的丧尸体液则不同。这种东西会在短时间内造成感染,变异时效不会超过十五分钟。即便是感染后服用免疫药剂,有效时限也不能低于七分三十秒。

    三名俘虏的呼吸轻悠而缓慢,体温稳定,没有升高的迹象。手指和面部皮肤没有脱水。拨开眼皮,瞳孔没有放大,周围也没有充血。

    沙漠里夜间,比白天温度要低一些。房间里的的空气似乎也因为寒意而变得凝滞。姜森蹲在墙边,默默注视着颤抖着的俘虏,右手虚握,保持随时准备攻击的状态。

    姜森跟王振业对视了一眼,老人抽了一口烟,烟星映红了老人的面孔,很显然老人也心里也很纠结,他吐出了口中的烟,开口道:“现在是夜间,气温毕竟低,人体的新陈代谢活降低,或许这会影响丧尸病毒的作用,我们在等会儿吧。”

    虽然姜森给他们注射剂量足足超过正常值三倍以上,但他还是接受了老人的意见,等上了半个小时。

    没有人变成丧尸,也没有发现被注射者身体不适的副作用。这一切都表明,姜森此前的猜测是正确的,自己体内的确产生了强大的免疫基原。即便没有未来世界制造的基因药剂,这种抗体也能够通过血液方式传播给其他人。

    当然,这种实验仍然带有一定偏差,也没有仪器进行数据分析。但姜森不准备再进行类似的实验。加上老王,实际上已经有了四例依据,不需要更多的证明。

    从后腰抽出长刀,对准墙角挣扎的俘虏侧颈狠狠刺下,刀锋从另外一端穿透出来,割断了喉咙,也截断了整个颈椎。

    姜森出刀的方位很准。刀子从骨块之间的缝隙穿过,没有丝毫阻碍。

    接着,他把长刀递给了老人,:“看到我出刀的方法吗?你试试,有很多类人生物仅靠割断血管并不足以致死,只有切断神经中枢,才能让它们彻底丧失行动能力。就像是很多丧尸虽然被砍下了头,可是还活着,就是没有伤及它们的神经中枢。”

    老人在银行小楼遭到攻击后,就已经没有了那么多的多愁善感,他在姜森的指点下出刀,几分钟后,姜森和老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留下三具逐渐变冷、僵硬的尸体。

    “嗷~~~!”,姜森出了小楼,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了一阵不知名的吼声。姜森向四周的黑暗探取,强大的意识并没有在四周发现什么危险。

    “把火灭了吧,大家早点休息,明天早晨还有事情。”

    火堆被灭掉,眼睛在适应了一段时间的黑暗后四周并没有太黑暗,空气出奇的干净,在加上周围没有光源的污染,姜森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外面黑蓝色的夜空和漫天的繁星,一轮弯月,斜挂在远处的山头,微弱而清凉的微光,撒在了躺在姜森胸膛上王慕烟美妙的躯体上,夜色很美,姜森抚摸着月光下王慕烟诱人的躯体,稳稳的抱着她,两人同时入梦。

    “噗通!”,在月光的照耀下,入梦的姜森并没有发觉到,那块同零号试剂一起得到的那块神秘物资随着他的心跳频率跳动了一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