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五十四章:坚强的男孩
    “栾姐..我,我没力气了..”

    栾嬅的耳边,传来王娜近乎哭一般的声音。很虚弱,半死不活。弟弟栾跃也停下了脚步,用枪支着他那疲倦的身体,他已经好久没有吃顿饱饭了。

    “你给我闭嘴!”

    栾嬅心惊胆战地看着正在路边小巷里游荡的几头丧尸,恶狠狠地压低声音怒骂:“别说话就没事。如果被它们发现,我们谁也活不了。我们马上就到目的地了,再坚持一下!”

    “我,我早就不想活了。”

    王娜的声音越来越弱:“把我放下来..你,你带着你弟弟,你们走吧。”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究竟在说什么废话?”

    栾嬅机械地朝前迈着步子,艰难地扭头看了看趴在肩膀上的同伴,脸上的表情说不清在笑还是在哭:“已经没多远了,只要再走过这条街,就能找到上次给我们留下武器的那些人。他们说过,就住在附近。”

    “你、你还相信男人的话?”,栾嬅没有开口,一次次的希望破灭也让她没有了太多的期望,但是她需要找到一个坚持下去的希望。

    王娜沉默了几秒钟,忽然像疯子一样“哈哈哈”狂笑起来:“我真的不想再活下去了,不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连最起码的尊严都没了!不会有救援,也不会有人来帮我们。那些人无非是想要欺骗和利用我们,就像安娜和伊丽莎白,玩够以后就被吃掉。我..我..我不想变成她们那样,我..救命..救命啊!”

    尖叫的救命声在安安静静的城市中传播开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王娜猛然从栾嬅手里挣开,踮着脚,一瘸一拐连蹦带跳朝前小跑。

    “啊!”,突然,王娜的后脑勺被重物狠狠的击中了,她晕倒在了地上。

    栾嬅看了一眼倒在了地上的王娜,又惊讶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栾跃,男孩到持着没有子弹的m16,枪托上残留着一丝王娜后脑勺的血液,男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炎热的空气带着刺鼻的臭味,进入肺部,刺激着他的每一个肺细胞,他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看着自己的姐姐,艰难地开口道:“她再这样下去会害死我们的,我背着他。”

    栾嬅有点想哭,可是她的泪水还没有落下,栾跃就带着严肃的命令语气开口:“姐,帮我把他放到我背上吧,我背着她,你在前面带路。”

    栾嬅用力咽下一口干粘的唾液,她从来没有认识这样的弟弟,在之前的印象里,弟弟都是调皮、懒散、不懂事的,他总能把爸妈气得撵着他满小区的跑,也就是因为暑假的他在家太闹腾了,爸妈才把他送到了美国的栾嬅这里,但是现在弟弟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

    想起了王娜问的那句“你还相信男人的话?”,再看看弟弟似乎男人还是值得信任的。

    她用力抽了抽鼻子,用了很大的力气将晕倒在地的王娜扶到了弟弟的肩膀上,看了一眼道路的尽头,在那里存在支撑着他们两个人前进的唯一希望,也许王娜说的是对的,尽头的希望又将是一种泡沫,也可能王娜说的是错的,那里真的有希望,但是姐弟俩人已经来不及考虑这些了,这场赌博中,他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了,他们只能前进。

    栾嬅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啪嗒!啪嗒!”,用作拐杖的枪口搭在地上,两人在炙热的太阳下,一步一步艰难地前行着。

    “嘎嘎嘎!”,他们的头顶盘旋着皮毛黝亮的乌鸦,乌鸦似乎知道他们的每一步都在燃烧着灵魂,它们很有耐心的盘旋着、等到着着三人倒下。

    完成了探路任务的李涛和姜森开着车急速地往回奔,没有空调的敞篷悍马军车在高温下真的很热,两个人带着墨镜,看都懒得看路上零散的丧尸一眼。

    柏油路上,背着王娜的栾跃,身上的汗水已经打湿了之前涂在他身上的丧尸血肉,周围的丧尸捕捉到了空气中微微的活人的味道,它们开始兴奋起来,慢慢地探索着向三人围来。

    可是栾嬅和栾跃实在是没有任何反击之力了,栾嬅苦苦地持着没有子弹的枪,一下又一下的用自己最大的力量推一头探索来的丧尸推远,她哭了,可是男孩却咬着牙,稳稳地背着背上的王娜,一步一步地继续向前。

    忽然,两人感觉到地面有轻微的震动。很快,远处传来汽车引擎的轰鸣。

    “砰!砰砰!”

    枪声在安静的街道中显得格外的尖锐,令人心慌的枪声传入耳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狂野和粗暴刺激了疲倦的心脏激烈跳动。

    栾嬅感觉莫名的紧张,一阵肮脏的丧尸血肉扑到了她的脸上,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当她睁开眼睛眼睛,发现面前的丧尸已经躺倒了地上,距离自己只有十多米的两头丧尸僵在半途,阳光下是大脑急速地一歪,一颗子弹带着黑臭的血肉飞出,在侧颅留下一个清晰的弹孔。两只丧尸左右摇晃着,嘴张得很大,不约而同扑倒在地。

    远处的汽车已经驶近,透过前挡风玻璃,可以看到两个带着墨镜的男人的面孔。姜森从车顶天窗探出身来,握着m16突击步枪不断朝周围步步逼近的丧尸点射。

    “得救了..”

    带着脑海最后出现的这三个字,极度疲惫的栾嬅只觉得眼前一黑,歪斜着身体晕倒在地。

    “哧!”,强硬的悍马车停在了栾跃身边,驾驶室上的李涛将手搭在车窗上,看着背着一个女人的男孩不禁打趣道:“哈哈哈,小子!桃花运不错吗!两个美女啊!”

    “需要帮助吗?”,姜森从车上跳下,他问出了这句话,男孩点了点头,终于再也忍不住地大哭起来。

    姜森拍了拍男孩的头,从他身上拿下昏着的王娜,将地上的栾嬅扶到车上。

    李涛也从车上跳下,捡起了男孩脚下的枪,从胸前掏出备用弹夹,“咔嚓”,推掉空弹夹,换上了新的弹夹,将子弹上膛,递给了男孩,开口道:“怎么,会开枪嘛?”

    男孩摇摇头。

    “拿着!”,李涛将突击步枪递给了男孩,摸了摸跟他差不多高的男生的头发,继续开口道:“那你能上车吧!哈哈哈,不用我也把你抱到车上吧?”

    男孩摇摇头,“啪嗒”再次把枪搭在地上,打算拄着m16一步一步的上车。

    “啪!”,李涛毫不客气地拍了男孩的后脑勺,“这个时代里,枪是保卫你性命的,你就这样对待它!”

    男孩很想哭,可是他咬着牙不让眼泪掉下。

    “行了!别难为他了!上车!”,坐在悍马车副驾驶上的姜森带着墨镜,将一直胳膊搭在窗外,看着李涛大声说道。

    “走吧,我背你!”,姜森说完,李涛蹲下打算背着男孩过去。

    “啪!”,男孩一巴掌打在了李涛的后脑勺上,然后背着枪,一步一步的向车里走去。

    “哈哈哈!”

    男孩自己走到了车上,李涛嬉笑着看着上车的男孩,悍马车碾过一只丧尸的尸体,再次上路,颠簸的车厢里,姜森递给男孩一瓶水,用汉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栾跃,那是我姐姐,她叫栾嬅,那个是我姐姐的朋友,叫做王娜。”,男生虽然坚强,可是没有一丝防备的经验,姜森一问他把什么都说出来了,他下意识地想要得到姜森的信任。

    姜森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安慰地笑着说道:“坚强的男子汉!喝水吧!明天我们一起离开这座城市。”

    男孩舒舒服服地笑着点了点头,“咕咚咕咚!”,地将手中的一瓶水喝光。

    一股淡淡的香味,诱惑着栾嬅从沉睡中醒来,她舒舒服服地转身,干干净净的洗衣粉的味道从鼻子中进入肺部,这让大脑感到一阵舒爽。

    接着饥饿的胃让她忽略了洗衣粉的味道,睁开眼,一碗粥,表面泛着被搅得很碎,看起来很舒服,也很美味儿的蛋花。

    屋子很干净,有很多人围着自己。有几张面孔曾经见过,有男人,有女人,还有一个妇人怀里抱着孩子。他们很和善,都对着自己微笑。

    栾嬅下意识地伸手在旁边摸了摸,发现王娜和自己一样,躺在同一张床上。

    “我、我还活着?”

    她确定这不是梦。因为,这一切都很真实。

    “姐!我们得救了!”,栾跃已经洗完了澡,干净的大男孩露出十分阳光的微笑,端着那碗粥,舀起一勺轻轻吹散热气,小心翼翼凑近栾嬅的嘴边。

    有很淡的咸味儿,粥里加了盐,吃起来很香。

    屋子里很多都是陌生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栾嬅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

    “好了,不用哭了,我们明天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你要跟我一起走吗?”,严密娟抱着孩子,笑着向栾嬅问道。

    “姐!我们也跟着他们一起走吧!他们都是好人,你看就是这两个人救了我们!”,栾嬅没有开口,她身边的弟弟指了指姜森和李涛说道。

    “嗯!谢谢!谢谢你们能够收留我们!”,栾嬅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向屋里的人致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