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五十一章:两种女人
    健身房的二楼,两个浑身**的壮汉坐在椅子上,仰着头,双眼微闭。他们双腿分开,面前各自跪着一个同样**的女人,用最肮脏,也是最令男人享受的方式为他们服务。

    山姆没有带走所有人,他留下两名心腹作为健身房的看守。至于女人,除了当做丧尸诱饵被杀掉的那些,还剩下六个。她们有着相同的特点,都很年轻,很漂亮。用美女去喂丧尸,真的很浪费。

    栾嬅双手杵着地,机械地上下耸动头颅。她偶尔会抬起眼皮瞥一眼椅子上的男人,他们脸上的表情很爽,很舒畅,丝毫没有想要睁开眼睛的意思。

    两个男人丝毫不会认为这群女人会反抗,这群女人软弱的体格根本没法跟他们相比,长时间半饥半饱的生活,不断消磨着女人所剩不多的精力,而且房间里没有任何一件能够当做武器的东西。

    他们已经习惯地认为,自己是狼,她们只是一群不会反抗的胆怯绵羊。

    舒服的呻吟在房间里回荡着,没有参与“服务”的女人畏缩在墙角,相互簇拥,用紧张恐慌的眼睛看着他们。这些女人已经懂得了到底什么是末世,忘记了所谓的自尊,她们眼中只有生存。

    她们蹲的位置距离椅子很近,但这个角度却位于留守者视线的死角,听得见她们哭泣,却看不到她们的动作。

    男人似乎不满栾嬅的服务,按着她的头狠狠的向下,完全地堵住了栾嬅的喉咙,在她要窒息的时候男人松开了手,一阵满足的看着咳嗽出泪的她,栾嬅要杀了他,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

    从山姆带人离开的那天开始,栾嬅就偷偷在剩余的女人当中不断游说。面临死亡威胁和蹂躏现实的惨状,所有人紧紧维系起来。她们表现的更胆小怕事,服侍男人也更为尽心,甚至开始主动争宠,但是这两个男人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对!就这样,我很满意..继续..今天的晚餐,可以多给你们一个罐头。”

    一名壮汉很是舒服地嘟囔着,沉浸在迷乱中的他根本没有注意,栾嬅和另外一个女人迅速交换着眼色,她们微微抬起胳膊,朝分散在四周的其他人做了个手势,然后,咬肌陡然发力,两排森冷的牙齿重重合拢,把坚硬的棍状物从男人身上狠狠咬断。

    “啊!!!”

    他们猛然瞪圆双眼,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胯下喷出浓密的血泉,浑身上下所有神经彻底麻木。感觉心脏在这一刻几乎停止跳动,全部血液都以无法抑制的速度向外喷涌,大脑一片空白,从喉咙深处爆发出来的声音好像在哭,身体也不受控制的从椅子上滚落,双手紧紧捂住伤口,绝望恐惧的来回乱扭。

    他们刚要掏枪,畏缩在墙角的女人们立刻一拥而上,把两张椅子翻倒,用粗壮的椅腿横压在男人脖子上。几个人一起发力,男人颈部如同橡皮般迅速瘪缩了近半的厚度。他们的眼睛几乎凸出眶外,伸长舌头,双手松开伤口,在空中和左右乱抓。剧痛、窒息、愤怒和狂暴,使他们想要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死这些女人。但想法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实在太远,几分钟后,他们已经僵硬着躺在地面,再也无法动弹。

    女人们依然压住椅子,丝毫不肯放松。大量的血从男人尸身下面流淌出来,渗透了地板。

    “噗!”,目露凶光的栾嬅,从口中吐出一块淋漓的血肉,那赫然是被活活咬断的男人下体。她拿起男人身边的枪,“砰砰!”,不停地向两个男人的尸体射击。

    四散溅开的血肉到处都是,没有人制止她疯狂残忍的行为,每一双眼睛里都流露出释然和紧张两种矛盾目光,她们担心两人还没有死,庆幸自己终于摆脱了被蹂躏的命运。

    直至打空了弹夹,地上两具尸体的头已经完全没了样子,她们才如释重负般舒了口气,相互搀扶着爬起,摇摇晃晃走向储藏食物和水的柜子。

    不同于肮脏的健身房、肮脏的女人,在这个城市的另一个角落,一个帅气的男子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两个漂亮、干净的女人缠在他身上为他服务着,他是摩根家族的次子,虽然不是第一顺位的继承者,但是手中的权利也是惊人的。两人女人竭尽全力地为他服务。

    摩根家族的实力范围在美国的南方,以休斯顿为主基地,他们占领着北美大陆大部分的油田资源,末世爆发已经让海运彻底的瘫痪,摩根家族回复了墨西哥湾大部分的石油平台,所以他们控制着北美大陆的大部分油气资源,在摩根家族的眼中,仅仅分到几个西部城市的希伯来家族根本不值得一提。

    之所以让阿尔杰.摩根亲自跑到这座城市的原因就是零号试剂。其实在希伯来家族在私下运作通过陆地交通,穿过满是丧尸的洛杉矶将零号试剂运到军部研究院的时候,摩根家族就已经看出了破绽,他们没有说破,反而在私下里推动希伯来家族的这项行动得到通过,摩根家族想要先下手为强,可是他失误了,整个摩根家族让希伯来家族给耍了,阿尔杰怀疑希伯来家族来了一招金蝉脱壳,护卫队根本就是一个幌子,之后接到命令进入西部研究院的艾伦.希伯来绝对从西部研究院得到了零号试剂。

    而希伯来家族却怀疑自己是给其他的大家族做就“嫁衣”,护卫队押运的零号试剂被别人抢了,而其他家族则认为被希伯来家族耍了,希伯来家族得到了零号试剂。各大家族从来没有一个人怀疑零号试剂会被姜森得到。

    一阵释放后,**的阿尔杰从床上起身,进来几个仆人擦拭干净了他强壮、性感的躯体,为他床上了一件带着中将军衔的军装,摩根家族给他的时间差不多了,他不应该在这座废墟的城市中再浪费时间,这是年轻的他第一次体验到失败,他很愤怒,却无能为力,因为即使对摩根家族来说希伯来家族不值得一提,但是现在是灾难刚爆发,各个势力都在稳步发展的时候,没有任何家族可以没有正当理由的私自开战。

    “少爷,我们刚得到情报,昨天晚上,艾伦.希伯来在洛杉矶招募的一支民间武装全军覆灭了。”,老仆人一边搭理着阿尔杰的军装,一边告诉了他这个自己刚得到的情报,当他说出这个情报时,他明显的感觉到了少爷纹丝不动的躯体产生了微微的颤动,显然阿尔杰要在离开之前留下点什么。

    “艾伦也是挺有实力和想法的,知道自己家族的实力不够,懂得收集幸存者的力量,哼!我觉得他到没有想到他第一支民间武装就这样被全军覆灭了,我到挺好奇击败他到人怎样,如果有利用价值,不如我们在洛杉矶埋下一颗钉子。”,阿杰尔站在镜子前照着,下面的裤子还没有穿上,释放完的下体再次竖起,一个漂亮的少女在竭尽全力的侍奉着他。

    银行小楼前的幸存者已经将上路车辆,准备完毕,机械专业的老人正用自己的知识改装着每一辆车,他们将进行一场远行,虽然还没有确定的目的地。

    李涛和姜森开着一辆悍马车在城市里做最后的巡逻,他们需要人力,幸存者小队的人数太少了,因此很多物资都被留在了小楼的地下金库。

    当悍马车开到市体育场的健身房时,李涛看到了旗杆上高高挂着的一具尸体,向姜森指了指,开口道:“阿森,你看,那就尸体应该不是丧尸的尸体。”

    姜森讲过强化的视力捕捉到了尸体脑袋上的窟窿,开口:“我们过去看看吧!”

    当姜森用斧头砸碎健身馆一楼门锁的时候,栾嬅正在二楼努力嚼着一块刚刚塞进嘴里的梳打饼干。

    听到楼下传来的巨大响动,使楼上的女人们一阵惊慌,她们以为山姆回来了,迅速抓起各种武器,冲下楼梯。

    “哐啷!”

    轰然砸开的房门带起一阵飞灰,姜森一脚蹬开挡住门框的立柜,李涛跟着走进大厅。

    几个肮脏不堪,浑身**的女人,手里紧紧握着各式各样的枪支慌慌张张地对着两个闯入者,她们许多甚至还没有把枪的保险打开。

    她们并不觉得羞耻。衣服这种东西已经随着曾经噩梦般的屈辱磨难被遗忘。女人们嘴边都沾着食物碎屑,有饼干,也有干硬的方便面,她们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火焰,嘴里还在不停咀嚼着尚未咽下的食物。位置靠后的几个人微微有些颤抖,腿脚和手上到处是血。不是她们的,而是来自那楼上那两具早已死硬的尸体。

    姜森和李涛立马慢慢地低下身子,把佩戴的枪轻轻的放到了地上,高高地举着双手,李涛开口道:“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无意识地闯了进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