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五十章:复活
    清晨,没有了雾,也没有了雨,明媚的阳光透过房间的玻璃窗照射在坐在墙根睡着了的姜森身上。

    李涛先起了床,没有打扰姜森,也没有去看王振业,他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于是背着枪出去做巡查。

    张德润和陈氏两姐妹在地下停车场装着车,加上昏迷着的王振业他们一共八个人,他们一共准备了六辆车,开头的是一辆装甲车,车面装着他们收集的整整一车的结石和蚀性溶液,接着是四辆满载武器和物资的重载军用卡车,最后是一辆满载汽油的油罐车,因为人手不够,所以他们能开的车不多,甚至许多物资都塞进了驾驶室里。

    严密娟背着婴儿,像往常一样做好了早餐。

    姜森被王慕烟叫醒,所有的人围坐二楼在大厅的餐桌旁边,默默吃着自己碗里的食物。

    李涛喝了一口热气腾腾的米粥,高温的米汤流入胃里,难受得让他的眼睛不禁的湿润了。不过,胃里的难受转移了他心里的难受,姜森知道他要问王振业的事情,大家都在担忧着王振业,但是都不想开口。

    姜森放下刚喝了一半的粥碗,平静地环视了大家一眼。

    这时一直柔软微凉的手从旁边伸了过来,抓住他的手,食指并拢,渐渐握紧。姜森与王慕烟对视,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眼里有些忧郁。

    姜森开口:“老王,还在睡觉,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的消息,因为感染了丧尸病毒的基本都会在几分钟就变异,但是现在他还在睡觉。”

    餐桌上的压抑气氛并没有减少,一楼没有处理干净的尸体开始腐烂,发出刺激的腐臭,这种味道传到了二楼,在加上心情的阴郁,很多人都没有胃口。

    “吃饭吧!我们今天还有整整一天的事情,我们的离去是为了更好的开始,而老王一晚上都没有变异,这是好现象。”

    吃完饭,大家看了一眼王振业,看到他还在睡觉,就留下了陈莹照看他,大家都开始了迁移的准备工作,一辆满载结石和蚀性溶液的装甲车先从地下停车场开了出来,八个庞大的车轮在泥泞的土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车辙印,车顶上的重机枪已经褪去了包衣,冷冰冰的指着远方,姜森和李涛一起在驾驶室中调试着各种武器系统。

    接着,一辆载重满了武器弹药的重载武装卡车哄着油门从地下停车场驶出,满载的武器将车轮深深的压进了路边泥泞的土地中,再接着是三辆同样的重装武装卡车,最后是一辆油罐车。这五辆重型卡车的驾驶舱后排都被改装成了可以休息的床,每辆车的车座下都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枪支弹药。

    陈晶和严密娟上了车顶,仔细检查每辆车的密封情况,李涛和张德润在五辆车周围查看着车况。

    陈莹坐在王振业的床边,呆呆地看着窗外忙碌的众人,墙角张难在一个人嬉笑玩闹,没有人能够猜透婴儿那丰富的想象力玩弄着什么、

    “嘿!丫头!把我解开,我还没死。这样很难受,水..我要喝水。”

    “砰!”,发呆的陈莹被吓了一跳,手里一松,手中的手枪都掉到了地上。

    “啊?王爷爷?你没死?”,女孩不敢相信地小说问完,接着又高兴地大喊:“啊!啊!啊!哈哈哈,王爷爷活过来了!王爷爷活过来了!”

    在屋外忙碌的众人停到屋里的叫喊立马放下手头的工作跑进屋里。

    众人冲进王振业的房间,王振业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嘴里一直在喋喋不休,扭动被绑在床沿上的身体,叫嚷着颈部发麻,身体酸痛。姜森连忙用最快速度解开绳索,严密娟也跑出去为老人端来水。

    笼罩在银行小楼上空的悲伤气氛顿时消失殆尽,大家高兴地围在老人床边,张德润上前解开了老人伤口上的绷带 ,黑臭的绷带下面已经结痂,伤口周围的皮肤也在慢慢地褪去黑色。

    “哎呀?王爷爷!你的伤口结痂了!而且黑血的变异肌肤也在改善!你没事了!”,老人的伤口上的绷带是陈莹给缠的,她也是小队里医学水平最高的,看着王振业伤口的变好十分兴奋。

    “哈哈哈,让大家牵挂了!老头子我也算是走过了一趟鬼门关啊!”老人笑着打趣着,大家跟王振业简单聊了几句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团队要上路了,要做的事情很多。

    昨天足足下了一天的雨,太阳炙烤着大地,蒸发的水蒸气让人很不舒服,老人擦拭去了额头上的汗水,透过玻璃看着在在车边忙碌的其他人。那双被皱纹包裹,有些浑浊却不却精明的眼睛中,隐隐释放出忧郁和深沉目光。

    “真想不到,我居然还活着。”

    姜森微笑着,抽出一支香烟点燃,吸了一口,递了过去。老人接住香烟,没有抽,转头盯着窗外,透过香烟上升的烟雾,老人看着忙忙碌碌的众人,问道:“我们这是要离开了吗?”

    姜森重新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点了点头。

    老人继续开口:“这样也好,这个小楼的位置太特殊了,我觉得整个洛杉矶城没有比这里更好的避难的地方了,整个城市的幸存者都会想要着栋小楼吧。”

    老人吸了一口烟,用审视的眼光盯着姜森,继续开口道:“这是末世,好多事情无法用常理来解释,我觉得你很神秘,知道很多,而且你的血还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记得看过一部吸血鬼的电影,觉得你跟电影里的吸血鬼很像,有些惊人的力量,不过电影里,被吸血鬼咬的人都会成为吸血鬼,现在,被丧尸咬的人都会成为丧尸,我看很多人看了电影。都想被吸血鬼咬上一口,变成永生的吸血鬼,可是现在没有人愿意被丧尸咬上一口,变成永生的丧尸啊,哈哈哈,那么就是因为丧尸难看?”

    姜森毫无反应,他重生的秘密他不会同任何人分享,至于零号试剂的秘密他更不会说出来。用力抽了一口手中的烟,吐出了肺里的烟雾。

    老人看姜森没有回答的意思,渐渐渗出酸咸的泪。

    “知道吗?我做梦梦到了一个漂亮的姑娘。”

    “哈哈!”,姜森一笑。男人在一起的话题永远有女人。

    老人抽了一口烟,跟着姜森笑着说道:“好久好久没有梦到我年轻的时候了,要不是这场梦,我都要忘记我自己年轻时候多么帅了。梦里我自己站在夕阳的海边,面朝着大海,穿着一身宽松的衣服,我现在都记得梦中的那种夕阳下海海风灌入衣服里的感觉。”

    老人抽了一口烟,带着一种特殊的笑继续说道:“夕阳真的好美啊!”,一声甜美的女生,少女一身白裙出现在我面前。

    那少女洁白的连衣裙被夕阳映红,随风飘扬,夕阳似乎也被少女吸引住了,好色的用自己的光芒穿透着少女的连衣裙,连衣裙里若隐若现的美好躯体,哈哈哈,都让我感到害羞。

    那少女开始向我一步步走来,乌黑修长的秀发随着海风不羁地乱舞,酡红的双颊好像偷醉的玫瑰花,一身素裙在火红夕阳的映衬下光芒四射。我当时觉得她一定是将凡的仙女。

    知道嘛,完全是我的灵魂控制着了发呆的躯体,走到她的面前,颤抖着单膝下跪,满手鲜血的葬献自己澎湃的心脏:“跟我走吧!做我的勇气,一起逃离!”

    那少女钟情地看着,令人心醉的一笑,她那被夕阳映透的双手稳稳地扶起了我。就在刹那,我左手中的心脏跳动——泵出的鲜血,染红了少女的胸脯。”

    “哈哈哈!”姜森终于被老人逗笑了,差点被口中的烟雾强盗,笑着说道:“然后你这个老流氓去帮那漂亮的少女擦拭她胸部的鲜血了?”,姜森笑着向老人问道。

    “哈哈哈!”老人一笑,抽了一口烟,继续开口道:“没有,接着我就被渴醒了,再接着就好感受到了你小子把我绑的多牢固。”

    姜森起身,拍了拍老人的肩膀,笑着说道:“哈哈哈!好了,欢迎回来,歇歇吧!我们明天一早上路离开!”

    在同一座城市的同一时刻,不同于忙碌又高兴的银行小楼的幸存者团队,洛杉矶市体育场旁边的健身馆的大门依然紧锁着。

    山姆带走了大部分的人,所以阴暗的一楼大厅里空旷无人,在争抢过食物之后 ,木质地板上散落着的食品包装袋和空饮料瓶根本没有人去打扫。临走之前,山姆为他们承诺了更好的居住场所,所以布满脚印的软垫被扔得到处都是,四周镜子上喷染的鲜血已经干结,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苍蝇,在这看不到的角落里,发酵的尿液散发着刺鼻的味道。

    连接二楼的隔板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不时传来沉重的撞击声,还夹杂着女人断断续续的抽泣和呻吟。

    (笔趣库 www.biquku.com)